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九十二章天地不仁,以蒼生為棋子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的人只有一個人,剩下都是輸的人1古海眼中閃過一絲擔憂。 「除了唯一贏的人,其它人都會死於內部爭鬥絕殺之中?」龍婉清臉色一變。 古海點了點頭:「我猜測是如此1 「那豈不是說,只要...

生棋棋盤,呈白玉之狀,經緯乃是金絲線勾勒而成,縱橫各二十九道,上面已經擺上了黑白棋子。古海一眼就猜了出來,這就是二十九天地縱橫棋局的高級篇!

僅僅掃了一眼,古海就感覺到這盤棋的複雜,複雜程度,比之丁龍宗的要強出十倍不止。

「咦?死棋那裡,怎麼有三類棋?」古秦忽然露出一絲疑惑之色。

古海扭頭望去。

死棋棋盤卻是極為詭異,那好似一個方形深淵一般,深淵之上,浮著一顆顆棋子,每個棋子都連著一根金絲線,連向深淵內部一般。

方形深淵口,浮動著近十萬的棋子,三分之一是白棋,三分之一是黑棋,還有三分之一卻是透明無色的棋子,好似玻璃棋子一般,浮在方形深淵上空。

「啪啪啪1

陡然,有著一些棋子碎開了。

「就是那些棋子,他們都變成棋子了1龍婉清擔心道。

「變成棋子?」古海疑惑道。

「義父,這是棋盤嗎?怎麼沒有經線緯線?而且擺設了十萬棋子?」古秦疑惑道。

「這方形棋盤內部,可能是二十九縱橫世界,觀棋老人將其重新改造了,以人為棋,人人都是棋子,應該有十萬人進入其中了,在棋局世界中掙扎1古海皺眉道。

就在這時,黑棋盤中忽然傳來蒙泰的怒吼:「畜生,我大豐幫內部是有矛盾,但,也輪不到你一個畜生來放肆1

「傅血,這傳承,不是你染指的,哼1魏煬的冷哼聲傳來。

「轟1

「昂,蒙泰、魏煬,你們師徒兩,不是不死不休嗎?混賬東西,為什麼都針對我1蛟龍傅血怒吼聲從黑棋深淵中傳來。

「還活著,那深淵裡,他們還活著?」龍婉清捏著拳頭緊張道。

古海卻是皺眉,畢竟,第一眼看這裡,並不能猜出到底怎麼回事。

「古舵主,流年大師在裡面,在下也心憂無比,我入死棋局,給古先生看看,希望對古先生有用1一個龍婉清僕從鄭重道。

「哦?」古海露出一絲意外。

那僕從調頭似乎要離開牡丹花。

「呼1

陡然一股龐大的吸力產生,那僕從根本毫無反抗之力的,頓時被方形深淵吸了過去。

在飛過去的時候,陡然間身形一陣扭曲,化為一枚黑色的棋子,棋子浮在方形深淵上空,繼而從黑棋子中,冒出一道金色細線,直衝深淵內部而去。

「真的變成棋子了?」古秦驚訝道。

「不對1古海搖了搖頭。

「嗯?」

「不是變成棋子了,而是進入棋局世界了,那棋子,應該是此世界為他凝聚的一個棋子分身,浮在深淵口,本體在棋局世界遭遇什麼,在棋局口,就能顯示出某種位置和狀態,比如那邊的三個棋子碎裂了,說明本體在棋局世界中也死了1古海沉聲道。

「難道沒有變成棋子?」龍婉清驚訝道。

古海點了點頭道:「當初應該是棋局世界為你和流年大師塑造『棋子分身』的時候,被流年大師用定龍環,將你推了出去!你看到流年大師變成了棋子,所以…………1

「那這是怎麼回事?」龍婉清不解道。

古海沉默了一會道:「應該是觀棋老人為自己的傳承,做了兩手準備1

「哦?觀棋老人的傳承?不是大地龍脈嗎?」龍婉清驚訝道。

「咦,剛才魏煬也提到『傳承』二字?」古秦也是微微一愣。

古海點了點頭道:「是傳承,觀棋老人留下的傳承,大地龍脈只是觀棋老人傳承的一部分,具體有哪些,我不清楚。觀棋老人想要有人接受他的衣缽傳承,觀棋老人最想要的,就是有人能夠像他一般,棋力超絕,要是能解開『生棋』,就能得到他的衣缽1

「生棋?」龍婉清眉頭一挑,搖了搖頭道:「生棋一直都沒人解開,凡是輸棋的人,都死於棋局絞殺之力下了!先前神機營大量弟子就死於生棋的絞殺之力下,複雜程度,就連流年大師都不敢去下1

「那就是棋力不足。無法直接得到觀棋老人的傳承。或許觀棋老人也想到了這點,未必有人能解開,因此,他設置了一個死棋,死棋或許不需要太大的棋力1古海分析道。

「死棋?後補的?」古秦凝眉道。

「或許吧,凡是進入牡丹花的人,只要放棄生棋,就全部推入死棋的世界,在裡面,各憑本事的爭奪傳承的機緣吧!我不清楚裡面發生了什麼。但,可能不是什麼好事1古海皺眉道。

「什麼意思?」

「生棋,已經輸則必死了。你認為死棋,若不能贏,會如何?」古海皺眉道。

「那也只有死啊?」古秦微微一怔道。

「可是,傳承只有一份,那贏的人只有一個人,剩下都是輸的人1古海眼中閃過一絲擔憂。

「除了唯一贏的人,其它人都會死於內部爭鬥絕殺之中?」龍婉清臉色一變。

古海點了點頭:「我猜測是如此1

「那豈不是說,只要跨入這巨型牡丹,只有一個人能獲得傳承,其他人都會死?裡面十萬修者都要死?」龍婉清露出擔憂之色。

「這也是外圍五萬修者不敢跨入的原因嗎?他們可能在此已經守候很久了,只有進,沒有出,一開始幾次還無所謂,可一直這樣,他們也怕了,所以不敢進來?」古秦臉色一沉道。

眾人盡皆臉色一變,眼前這白霧環繞,潔白無瑕的牡丹花,在眾人心中再也不那麼美麗,而是看起來比修羅地獄還要陰森一般。

這是一朵吃人的牡丹花?

古海點了點頭。

「義父,你能解開生棋?」古秦棋盤道。

「試試看吧1古海點了點頭。

眾人期盼的看著古海。

卻看到古海緩緩坐在了棋盤一端,和對面觀棋老人的傀儡,面對面而坐。

「棋局已經恢復,請落子解局1對面,白髮老者微微一笑道。

古海點了點頭,低頭仔細對著棋盤看了起來。古海沒有落子,而是不斷在心中推演之中。

「大豐幫的初級篇、丁龍宗的中級篇、牡丹宗的高級篇,三篇雖然不同,但卻是一個遞進的過程,要不是看過初級篇和中級篇,還真不容易代入這盤棋,好複雜1古海眉頭深鎖。

這還是古海第一次感覺到棋局複雜。

古海慢慢心神沉入其中,看著這棋盤。

龍婉清、古秦等人耐心等候,雖然心中無比焦急,但,卻不敢打擾古海。古海這一坐,就是整整一天的時間。

外界,五萬修者一直關注著牡丹花上,對於古海入內,也分外的期待。

雖然有大霧籠罩,但,還是朦朦朧朧能看到個大概。

「古海坐了一天了,他怎麼還沒落子啊?」

「是啊,他不會不敢下,故意拖時間吧?」

「不對啊,十天前,也有人學古海故意拖時間的,結果,不到兩個時辰,就被那棋局絞殺了啊?」

「為什麼古海他可以拖時間?這不公平啊1

…………………………

………………

……

無數修者露出不服之色。

可縱是如此,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去。

生棋之地,已經死了無數人了,死棋之地,更是十萬修者進入,到現在沒有一個活著的出來。

那牡丹花,就是一個死亡絕地,跨入其中,就完了。

雖然誰都想得到大地龍脈,但,那也要有命去取埃觀棋老人給個東西,太危險了吧?

這一局棋的確複雜,可就因為複雜,裡面的感悟也是極為多的,古海在此,忽然多出無數感悟,腦海中好似一瞬間,悟透了很多東西一般。

古海的眉心空間,黑棋依舊君臨天下般的浮在上空,旁邊是白色晶體殘片,下方十萬篇殘局,經過一個漫長的四四合併,已經合併了一半了,可隨著古海忽然悟透了很多東西。下方棋盤忽然以一種極為詭異的速度,快速合併了起來。

「轟1「轟1「轟1………………

一連串的快速合併。沒過多久,其中的八萬篇殘局,已經徹底化為兩萬篇的四四合併大殘局了,還有兩萬篇,好似本身就極為繁雜,一時無法合併。

「好像,它們是可以濃縮的?」古海沉思道。

就看到其中一個四四合併的大殘局,忽然間慢慢融合縮小,剔除了一些無用的廢棋,消失了一些縱橫線。慢慢的,再度化為縱橫十九道的棋盤。只是此刻,這盤殘局和先前四盤都不一樣了,但,好似又有那四盤的影子,好似四盤殘局的所有精華全部濃縮在了這一盤之中。

「嗡1「嗡1「嗡1「嗡1………………

濃縮,濃縮,濃縮………………

兩萬大棋盤,快速濃縮之中,又一天過後,再度化為了小棋盤。

都是十九道縱橫的棋盤,加上無法合併的殘局,就是四萬篇小殘局了。每一篇都是繁雜無比。

「當棋局蘊藏的思想、規則越多,就可以凝聚陣法嗎?」古海微微怔了怔。

心神一邊看著『二十九天地縱橫棋局』,一邊看著眉心空間的四萬篇殘局。古海有種感覺,棋局之間,好似都能相通的,自己這四萬篇殘局,若是再濃縮,或許就可以用來布陣了?

或許觀棋老人的二十八天地縱橫棋局,二十九天地縱橫棋局,也是這麼來的?

合併、濃縮,剔除糟粕,取其精華,讓規則不斷密集,讓完美變的更完美?這就是棋之大道?

「轟1

眉心空間四萬篇複雜的殘局,其中有著四篇,轟然間合併而起,再度化為一個四四合併的大棋局。

「我的猜想是對的!殘局融合,濃縮,是構造大陣的基礎,是創造世界的開始?」古海眼中越來越亮。

四萬篇複雜的殘局,想要全部四四合併,並非一時之事,只能慢慢推演。古海心神慢慢全部沉入二十九天地縱橫棋局中。

沉入沉入,忽然間,古海感到意識忽然進入棋局之中了。

好似站在一個蒼茫的大地之上,天地皆白。孤零零的就自己一個人。

忽然間,不遠處冒出一個女子身影。

「仙兒?」古海微微一愣。知道這是幻覺。

卻看到身上冒出一根金色絲線連著陳仙兒,金色絲線上,似乎環繞著兩個字『愛情』。

繼而,不遠處忽然出現了四個小童。

「古秦、古漢、古唐、古明?」古海疑惑的看著四個小童。

再度有金色絲線連著自己和四個小童,絲線上好似環繞著『親情』二字。

陡然,不遠處冒出一股青色煙霧,裡面站著一群看不清面容之人,為首一個青袍人,看起來有股攝人心魄的氣息,望之一眼都會心驚肉跳的感覺。

金色細線連著古海和這群人,上面環繞著『仇恨』二字。

蒼茫大地之上,越來越多的人憑空出現。每個人都有一條金色細線連著古海。每根細線上都有寫著古海和此人的關係。

古海站在這蒼茫大地之上。若有所思,若有所悟。

過了好久,古海忽然看了看天空,長呼口氣道:「我明白了,天地為棋盤,眾生為棋子,人與人之間的恩怨情仇猶如一條條看不見的經緯線,棋盤上縱橫的經緯線連著一顆顆棋子,讓棋子掙扎在棋盤之中而無法脫身,眾生皆為棋,天地不仁,以蒼生為棋子1

「嗡1

古海好似一瞬間悟通了一個至理一般,周身散發出一道道金色光暈。緩緩的心神從棋局中退了出來。

抬頭看向對面的觀棋老人傀儡。

「義父怎麼還不落子啊?」古秦擔憂道。

「是啊,都三天了,古海還在想嗎?」龍婉清也是擔憂無比。

外界無數修者,此刻也是茫然的看著古海。這一坐就是三天,也是極品了,他是在下棋嗎?

「恭喜你,你是到現在,唯一解開此局之人1對面觀棋老人傀儡忽然開口道。

觀棋老人傀儡的聲音不大,但,卻詭異的傳遍了所有人的耳中。

「哄1

外界觀望的五萬修者,頓時一片嘩然,炸開了。

「怎麼可能,古海一子也沒落啊1

「他怎麼解開了?這是作弊1

「不公平啊,坐在那坐三天,就能解局?我也會啊1

…………………………

………………

……

龍婉清、古秦也茫然的看著對面觀棋老人的傀儡,這就解開了?根本沒動啊?

「你已經解開棋局,請落子!準備受我傳承1觀棋老人再度開口道。

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