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一章未生人歸來

作者:觀棋  |  更新時間:2015-06-23 18:40  |  字數:4185字

面前三十人攔路,龍婉清眼睛一瞪,正要發怒,古海卻是忽然攔了下來!

不是龍婉清解決不了,而是此刻不宜亂斗。因為四周幾萬修者都在盯著呢。不止這三十人跳出來,待會還會有其他人跳出來。

「諸位,我們想自己進去,你們是不是讓開條路?」古海淡淡道。

古海語氣很平靜,卻非常冰冷,踏出一步,冷眼盯著三十人。

對面眾人眉頭微皺,畢竟,這段時間,對古海的凶名還是知道一些的。

「古先生,我們是九二島,萬海宗弟子,我們……!」那修者冷聲說道。

可剛說了一半,就被古海打斷了。

古海臉色一冷道:「我不管你們是誰,我再說一次,我們想自己進去,誰再攔著我們,下場和九五島四大宗門所有弟子一樣!」

說話間,古海盯著對方的眼睛,目露寒光,再度踏前一步。

九五島四大宗門,所有弟子,這要有兩萬多弟子吧,下場一樣?都被古海所殺嗎?

被古海那充滿殺氣的眼神盯著,回憶著四大宗門的下場,那修者心中一寒。

古海目光冰寒,盯著最前面那修者,一步一步上前。

到這一刻,那修者才感覺剛才自己太突兀了,這可不是隨意揉捏的軟蛋啊,這是殺人魔頭啊!九五島宗門弟子,幾乎被他殺乾淨了啊,自己還傻傻的闖上來?

一步,一步,古海離那修者越來越近,眼睛盯著那修者眼睛,似擇人而噬的野獸。

眼睛被古海盯著,自己無法挪開眼睛,古海的每一步,都好似踩在自己心中一般,那修者額頭冒出一絲冷汗,先前的底氣好像瞬間蕩然無存了一般,甚至忘記自己來幹什麼的一樣。

就看著古海一步一步走來,好似古海身軀越來越大一般。

「呼!」

在古海走到身邊之際,那修者心裡終於抵擋不住,腳下一退,讓開一條路。

隨著第一個人讓開,其他人也紛紛讓開了。

古海帶著龍婉清等人,踏步從三十個修者中心穿了過去。

三十個修者,卻是滿頭大汗,卻不再提攔截眾人,好似列兩隊,恭迎、恭送古海一行一般。

待古海一行離去,眾人才長呼口氣,茫然的相互看了看,剛才好大的壓力。

一切看起來很平靜,卻又很詭異。

最少在四周其它修者眼中,這一幕太詭異了,古海根本沒有對他們做什麼啊,這群人好似被嚇傻一般。

四周,有些修者好似在等待這三十人開個頭,好一擁而上一般,但,這三十個人卻忽然軟了,這讓四周蠢蠢欲動的修者怎麼辦?

一時間,古海一人氣場,好似壓下了全場氣焰一般。

一步一步踏向巨型牡丹花,無人敢再上前阻攔。

龍婉清茫然的看著這一幕,心中充滿了茫然:「古海,剛才他們來勢洶洶,怎麼忽然就怕了……?」

「他們來勢洶洶,是因為四周很多人都蠢蠢欲動,他們感覺自己是眾人中的一份子,自己只是打個頭而已,人多,心有底氣,所以不怕我們。我盯著他們的眼睛,冰冷直指內心,給他們心理上有種『我只針對你』的感覺,讓他們自我感覺到一種大孤立,孤獨是人最害怕的一種情緒之一。他們忽然怕了,自然就讓開了!」古海低聲解釋道。

「孤獨?」龍婉清意外的看看古海。

「這裡的幾萬修者,本身就不是一個整體,他們彼此都防備著對方,我只是將這個情緒放大而已,所以剛才那群人才會有孤獨的情緒!」古海解釋道。

龍婉清神情複雜的看看古海。這是利用人性的弱點為己用嗎?

一行人繼續向著牡丹花走去。四周經過一段時間平靜,終於又有一群五十人沖了上來,攔截古海。

但,如法炮製,古海一行再度非常順暢的從五十人中心穿過去,看的很多修者都露出茫然之色。

「怎麼回事?又這樣?他們都已經衝上去了,怎麼忽然打退堂鼓了?」

「他們傻了嗎?怎麼又躲開了?」

……………………

………………

……

四周修者露出茫然之色。

一次,眾人還有心針對古海,兩次,就覺得詭異了,當古海第三次平淡的從一百個好似中了定身術的修者中間穿過去的時候。全場幾萬人都忽然沉默了。

再也沒有修者衝上前來,只是看著古海一行的背影,露出茫然和糾結之色。

此刻,古海一行已經走到了牡丹花前。

牡丹花體表,好似有著無數雲霧一般,內部朦朦朧朧。

眾人微微停頓。

古海深吸口氣,踏步,踏上一片牡丹花的花瓣。

隨著古海第一腳踏上去,龍婉清、古秦等人紛紛跟著踏了上去。

到了此刻,四周修者也沒有心思想了,只能耐心的看了起來。

九五島。原清河宗。

隨著清河宗滅宗,古海派人駐守此地了,幾個月下來,清河宗也恢復了一些人氣,大量普通軍隊駐紮,開始開鑿靈石礦。

昔日龍婉清居住的山峰之上,此刻有著古府掌柜不斷記賬之中,每日都有大量靈石被挖掘出來。

山峰上一片喧鬧。

「嗡!」

陡然,山峰上的空間一陣疊盪。

「嗯?」四周眾人臉色一變。

卻看到那疊疊蕩蕩的虛空口,忽然踏出一個身穿黑白袍的身影,一半黑袍、一半白袍,緩緩踏出,落在山峰上的小廣場之上。

一個老掌柜眼睛一亮,馬上放下毛筆,走了上來。

老掌柜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