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十章主觀和客觀

作者:觀棋  |  更新時間:2015-06-18 17:11  |  字數:4375字

古海刀架在龍婉清脖子上,這一幕,讓四方無數修者都驚呆了!

「怎麼回事?古海怎麼也劫持一品堂主了?」

「古海不是來救一品堂主的嗎?」

「這要幹什麼?」

…………………………

………………

……

從廢墟中爬出來的修者都無法理解這一幕。

李浩然臉色陰沉,一眾神機營弟子也露出茫然之色。誰會想到,古海會劫持龍婉清?

「古海!」李浩然森然道。

「退後,李營主!」古海冷聲的說道。

李浩然卻是站在原地,冷冷的看著古海。

「古海,你瘋了?」龍婉清憤怒的叫著。

自己這是怎麼了?剛被丁蕊劫持過,又被古海劫持?你們還有沒有將我這個堂主放在眼裡?

「堂主,得罪了!」古海沉聲道。

「哼,古海,你好大的膽子,別以為你剛才救了我,我就縱容你,再不放開我,先前救我之功盡去,你也是以下犯上之罪!」龍婉清怒道。

「堂主,你錯了!」古海沉聲道。

「嗯?」

「我救你,並不是為了要立功,哪怕到現在,我對一品堂的了解也不多,我為什麼不顧生死的去救你?立功?不,我只是報恩而已,得到你被囚禁的消息,我從清河宗一直殺到宋甲宗,再從宋甲宗殺到丁龍宗,只是為了昔日你助我成就先天之恩而已!

救你,我不需要功勞,也不存在立功!我只是要將你送交到流年大師手中。我也就算報恩完畢了。

現在,臨門一腳,還請堂主耐心等候片刻!」古海沉聲道。

古海的解釋,令龍婉清哭笑不得。

「報恩?好了,我承認你報恩結束了,可以了,你現在放開我!」龍婉清苦笑道。

「不,堂主,不是我不願放開你,只是你現在已經思路不清了,我若放開你,你馬上就再陷入死局,那就一切功虧一簣了!」古海沉聲道。

「思路不清?你說什麼?」龍婉清不忿道。

「不是嗎?剛才丁蕊可是親口說,李浩然就是殺你母親的兇手,不管是不是真的,你不該防備一點李浩然嗎?你沒有,對他的話,你言聽計從,你置你母親的死於何地?」古海沉聲道。

「都說了,不是李浩然!」龍婉清怒道。

「你如何保證?」古海沉聲道。

「這要保證嗎?他是我外公派來保護我的,昔日救過我的命,不可能害我的,是丁蕊瘋了!」龍婉清怒道。

「但是,他殺了丁蕊滅口,你不奇怪嗎?」古海冷冷的說道。

「他是失手!」龍婉清鬱悶道。

「這都是你以為!」古海冷聲道。

「古海,你什麼意思?」龍婉清喝道。

「我一直跟我的兒子們說過,看待一件事的時候,不能全憑主觀,要從客觀的角度看待問題,你如今全憑主觀臆測,你如何為你母親報仇?不但報不了,還會將自己深陷險境!」古海沉聲道。

「你怎麼跟外公一個口氣?哼,古海,我可不是你兒女,不需要你來教!」龍婉清鬱悶道。

「那我問你,你知道殺你母親的兇手嗎?」古海沉聲道。

「不知道,又如何?」

「不知道,不知道為什麼咬定李浩然不是兇手?就因為他救過你,還是因為你傾慕他?」古海冷聲道。

「你!」龍婉清氣極。

「真相浮出水面之前,所有人都可能是兇手!」古海沉聲道。

「我的事,不要你管!放開我!」龍婉清喝道。

「對不起,堂主,你的事,我可以不管,但,我只需要你再等片刻,流年大師一到,我就放你自由,耐心等待,也就一小會,就好了!」古海沉聲道。

「你、你、你,古海,我一定會要你好看的!你這個瘋子!」龍婉清氣憤道。

「不是我瘋,而是我不信任李浩然!等流年大師來,我向你賠罪。」古海沉聲道。

「哼!」龍婉清一聲怒哼,一陣無奈。

古海扣著龍婉清,冷冷的看著對面李浩然:「李營主,你若真的為保護堂主而來,請退後,等流年大師過來!」

李浩然並沒有退後,而是冷冷的看向古海,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古海?古海?從先天殘局界,第一次聽說你,我就討厭這個名字了!現在我才發現,你本人,比你名字還要討厭!」

李浩然沒有退後,反而向前跨了一步。

「退後!」古海怒瞪道。

李浩然露出一絲冷笑道:「你敢傷害龍婉清嗎?你敢嗎?」

李浩然再度踏出一步。

古海臉色一沉,身形躍。

「嘭!」

挾持著龍婉清,從一座山峰跳到另一座山峰,好似怕了一般。

遠處,無數修者露出茫然之色,這一幕,怎麼那麼詭異呢?

見古海後退,李浩然卻是更加得寸進尺一般,一步再度跨來。

「不敢吧,你不敢傷龍婉清吧?你說你是報恩,你若傷了龍婉清,就是恩將仇報了。你這是報恩嗎?」李浩然飛來,冷冷的說道。

「嘭!」

古海再度退後,跳上另一座山峰。

「放開龍婉清,否則,我就不客氣了!」李浩然再度飛來,語氣冰寒。

「嘭!」

古海陡然退到一個山谷之地。

「你已經無處可退了,放開龍婉清,否則,我這一指,就讓你在此山谷,與世長眠!」李浩然冷聲道。

說話間,探出一指,一道指罡直對古海方向,好似只要李浩然一個念頭,就瞬間洞穿古海腦袋一般。

「古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