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四章出其不意的偷襲

作者:觀棋  |  更新時間:2015-06-15 17:01  |  字數:5898字

「光明正大的走出去?哈哈哈哈!」丁蕊冷笑的看著對面古海!

「古海,你做夢吧,就憑你?」丁冬冷喝道。

古海踏前一步,一眼將四周修者都看了一遍,看到屠生棋王,屠生棋王摟著一個黑袍女子,不發一言。

「丁冬,你想與一品堂為敵,你想與堂主外公為敵,你有想過,丁龍宗所有弟子都是和你一樣的想法嗎?」古海冷聲道。

「嗡!」

丁龍宗弟子頓時交頭接耳了起來。

「古海,你先前策反了丁冬,現在還想挑撥丁龍宗弟子?你就這點伎倆嗎?」丁蕊冷笑道。

四周丁龍宗弟子沉默了一會,並沒有開口。

「我不是挑撥丁龍宗弟子,而是到了這一刻了,我需要明確,哪些人可以為敵,哪些人可以放過!」古海冷聲道。

「呃?」四周修者微微一頓。

古海這什麼意思?哪些人可以放過?你以為現在的你掌握主動權?

丁冬卻是神情一慌,古海到現在都有恃無恐,不會龍婉清外公真的來了吧?

「放過?你想放過誰?你是被嚇傻了吧?」丁蕊驚奇的看向古海。

龍婉清也不解的看向古海。

「丁龍宗弟子?火舵弟子?還有諸位修者,如今,是我和丁蕊的恩怨,不願趟這趟渾水的,請站到兩邊去,待會以免誤傷,我可以向諸位保證,不管結果如何,你們都無礙!」古海開口道。

四方修者露出一股茫然之色。

古海帶來的一千多修者,古怪的看看古海,沉默了一下,緩緩的退到了兩邊。

進入丁龍宗,的確是承了古海的人情,但,還沒到為古海拚死的地步,如今一品堂內部大血拚,眾人自然不願趟這次渾水,紛紛退到兩邊。

屠生棋王帶著一眾弟子,也緩緩退到了兩邊。

丁蕊、丁冬疑惑的看向古海,丁龍宗弟子,一品堂火舵弟子,卻是身形未動。

「怎麼?你還真有救兵?」丁蕊冷聲道。

龍婉清看著古海,眼中閃過一股擔心。

「堂主,將旁邊那三張桌子搬來給我!」古海沉聲道。

「呃?」四周眾人露出一股茫然之色,搬桌子?

龍婉清雖然被封了修為,但力量方面還是有一些的,三張木桌子並不重,很快就搬來了。

古海緩緩將三張桌子疊加了起來。

在眾人費解的目光中,古海緩緩踏上了三張桌子之上。

「古海是瘋了吧?他在幹什麼?」

「這時候,還玩爬桌子?」

「他底氣在哪?」

……………………

………………

……

四周修者露出茫然之色。

站在高台之上,古海冷冷的看著對面丁蕊和丁冬二人。

丁冬是一直比較緊張,雖然站到丁蕊這一邊了,但,心裡還是跳的慌,自己不會選錯隊吧?

丁龍宗弟子終究跟隨丁冬,一時神色複雜。

丁蕊卻是戒備著古海,雖然覺得古海修為很低,但,大豐幫、宋甲宗終究毀在其手中,不得不小心,他的每一個行為,都可能有深意。

但,看到古海爬上了三張桌子的高台,丁蕊卻真的有種猜不透的感覺。這是要幹什麼?

「古海,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有什麼可裝的,立刻束手就擒,否則……!」丁冬瞪眼道。

「丁宗主,你知道嗎?當初大豐幫李偉就是這個口氣。後來宋甲宗的宋生平也是這個口氣,還有清河宗的李清河也是這個口氣,你知道他們的下場嗎?」古海冷聲道。

「嗯?」丁冬臉色一變:「清河宗也是你滅的?」

「清河宗宗主的頭,是我親手割下的!」古海冷聲道。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是李清河對手?」丁冬冷喝道。

「呼!」

陡然,古海翻手間,抓出一顆人頭。

「嘩!」

四周修者頓時臉色一變,誰會想到古海忽然抓出一顆人頭啊?

「這是,這是李清河?」陡然有人驚叫道。

「李清河的頭上,怎麼那麼多蛇頭啊?」有人驚叫道。

「妖化人?傅血居然將李清河也妖化了?」丁蕊驚訝道。

「丁宗主,你現在還不信嗎?」古海笑著說道。

丁冬眼皮一陣狂跳。

「不信?可以問問李清河,他可以回答你,當初他是怎麼對我張狂的,然後被我怎麼割下腦袋的!」古海面露陰森道。

「問?」眾人露出茫然之色。

頭都被割下來了,這怎麼問?

就連龍婉清也瞪大眼睛看著古海,古海不是瘋了吧?

「李清河,你告訴他們!」古海一聲大喝。

「嗡!」

卻看到,李清河頭顱上的那些小蛇,緩緩動了起來。

「咔咔咔咔咔!」

在古海真氣催動下,小蛇發出咔咔咔咔的聲音動了起來。李清河的面部也是一陣顫動。

「活了?怎麼可能?」

「那蛇頭,那蛇頭好凶性啊!」

「李清河頭被割下來,還沒有死?」

…………………………

………………

……

四周無數修者被這悚然的一幕驚駭到了,一些修者情不自禁的向後退了一步,太詭異了。

丁冬、丁龍宗弟子盡皆頭皮發麻,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李清河的蛇頭。

丁蕊和一眾下屬也是一臉的驚疑不定。

「李清河,頭被割了,不可能還活到現在的!」丁蕊面露陰冷道。

「你看清楚,他是不是還活著!」古海喝道。

「哼,妖言惑眾!」丁蕊一聲冷哼,似要出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