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七十一章恐嚇丁冬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吧1守衛點了點頭。 丁冬跨入大殿,身後跟著一個黑袍人。 「匡1 一入大殿,丁冬瞬間關好大門。 「丁冬,你們殺了古海,對不對?」龍婉清冷聲道。 「噗通1丁冬卻是忽...

三天後!

丁蕊站在一個大殿口,冷冷的看著浮島上空的無數雲霧。

「六百盤殘局,三天下來,十倍懸賞,只破解了三篇?」丁蕊冷冷的看向一旁丁冬。

丁冬攤攤手,露出一股委屈道:「古海、屠生棋王都沒有再出手,其他人只解開三篇!我,我……1

「他們為什麼不出手?」丁蕊冷冷的看向丁冬。

「我,我也不知道,他們說有些累了吧1丁冬苦笑道。

「累了?借口,全是借口,我若不是以琴入道,我早就解開了,丁冬,你再去催,催他們快點1丁蕊冷聲道。

「可是,催也沒用,我都去拜訪過了1丁冬苦澀道。

「再去1丁蕊冷聲道。

「好吧1丁冬苦笑道。

「哼1丁蕊一聲冷哼,扭頭跨入大殿之中。

丁冬無奈的退走,再度來到悠然谷。

四周修者到是非常熱情,不斷研究殘局,可是,破局不是那麼容易的。等他們破解,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

只能寄希望到屠生棋王和古海身上了。

丁冬看了看兩邊閣樓,沉默了一下,最終跨步向著古海的小院落而去。

「宗主1院落外有專門服侍並且監視古海的丁龍宗弟子。

「如何?」

「古先生一直在小院里沒有出來,這兩天也就煮煮茶,1那弟子說道。

丁冬眼皮一陣輕跳。

「古先生1丁冬對著小院內叫道。

「門沒關,自己進來1小院中傳來古海悠閑的聲音。

丁冬踏步向著小院中走去。

在小院中,丁冬四處找了起來,很快在一個正廳看到了古海。

古海面前放著一個小爐子,上面煮著茶水,古海倒了一杯茶水,抓著一本書卷似乎在研讀之中。

「古先生1丁冬迎了上去,跨入大廳。

「哦?丁宗主1古海微微一笑,放下書卷。

「古先生,這幾天休息的可好?」

「還不錯吧,這裡景色怡人,空氣清新,端是個養老的好地方1古海笑道。

丁冬:「………………1

見古海隨口胡謅,丁冬也只能不再客套,直奔主題道:「古先生,已經三天了,古先生是否可以再破解殘局了?如今懸賞放大十倍,解開一個殘局,一百上品靈石1

古海端著茶碗,輕輕吹了吹,緩緩喝了一口。不急不緩。

「古先生?」丁冬有些焦急道。

「丁宗主,我在這幾天,你還看不出來嗎?」古海淡淡笑道。

「哦?」丁冬微微一愣。

「諾大丁龍宗啊,不知道一朝夷為平地,會是什麼模樣1古海微微一笑道。

「夷為平地?古先生,你這是何意?」丁冬眼睛一瞪道。

「何意?丁宗主,你自己都做了,還猜不到後果?」古海微微一笑道。

古海那平靜而神秘的神情,看的丁冬越發捉摸不透。

「古先生,你說清楚,我不明白1丁冬搖了搖頭道。

「你不明白?不明白也好,到時或許只是肉體上一些痛苦而已1古海搖了搖頭道。

古海越是不說,丁冬越是焦急。

「古先生,你什麼意思?什麼肉體上的一些痛苦?你說清楚1丁冬瞪眼叫道。

「我記得有過這麼一個刑法,叫什麼來著?哦,我想起來了,叫『剝皮法』,你沒聽過?」古海笑道。

「刑法?剝皮法?」丁冬看向古海。

「就是,嗯,就拿你來比喻吧,先將你修為封住,讓你成為一個凡人,然後呢,把你豎著埋在土裡,只留下頭在外面,讓你動不了。然後在你腦袋上開個洞,就薄薄一層,破開頭皮而已,死不了,你放心1古海看著丁冬比劃著笑道。

丁冬卻是眼皮一陣狂跳。

「然後在開了洞處,往裡面灌水銀,水銀你知道嗎?你知道?那就好,就是那玩意,灌進去以後,貼著皮膚在皮膚里流淌,那個癢啊,癢啊,癢啊!好像抓一抓,可是動不了,真癢啊,真癢啊,奇癢難耐啊,怎麼辦?」古海小聲道。

丁冬卻是忽然感到全身一陣瘙癢一般,看著古海。

「咦,頭上剛好一個洞,鑽出去就不癢了,你一跳,連皮都不要了,鑽了出來,一下子好舒服1古海笑著說道。

皮都不要了?

丁冬,陡然一激靈,滿臉驚恐之色。

「古海,你想幹什麼?」丁冬瞪眼冷喝道。

「啪1

古海將茶碗往桌上一丟。丁冬下意識的一抖。

「丁冬,你依舊冥頑不靈,那也就罷了,就當我沒說,你出去吧,我明天繼續破解殘局1古海冷冷的說道。

丁冬眼神一陣變幻,額頭冒出一絲絲冷汗。

古海沒有提出非分要求,可就剛才的一席話,卻讓丁冬全身發寒,畢竟,丁冬這些天也在擔驚受怕之中。

「古先生,你,還請你說清楚1丁冬額冒冷汗道。

「說不說清楚,你心裡有數,你覺得我剛才說的刑法,是哪的?」古海笑道。

「你一品堂刑法?」

「哈哈哈哈,你何時聽過我一品堂有這刑法?」古海冷笑道。

「嗯?」

「這已經不是一品堂的事了,丁冬,你明白的,有些人是碰不得的,就拿堂主母親來說,她死了,可是,你以為就結束了嗎?不,沒結束,從二十年前開始,因為堂主母親的死,每天都會有百個人頭落地,你聽好了,是每天1古海笑道。

「每天?我,我怎麼不知道?」

「你當然不知道,你有什麼資格知道這個秘辛?你不知道,那是因為還在找著兇手,從來沒有停過,從來沒有,不過快了,已經查到九五島了,這裡就是源頭,有些人找死,自己送上頭顱,我們也沒辦法,是不是啊,丁宗主?」古海笑道。

「古海,你……,你嚇不到我的1丁冬瞪圓喝道。

雖然怒氣沖沖,但古海已經看到其額頭冒出一絲冷汗。

「你若覺得我嚇你,那就當我沒說吧!丁宗主,你可以走了1古海淡淡道。

「誰,誰派你來的?不說我馬上就殺了你1丁冬拔出長劍瞪眼道。

「你覺得,我敢獨自一人來你丁龍宗,會怕你,會怕那畝∪穡俊憊藕@湫Φ饋

「你怎麼知道?」丁冬眼睛一瞪,露出一股殺氣。

「我怎麼知道?你以為就我知道?」古海冷笑道。

「還有誰?還有誰?你們都知道什麼?你來有什麼目的?」丁冬焦急道。

「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嗯,我來呢,只是確定龍婉清的安危而已,我的任務完成了,接下來就沒我什麼事了!你忙你的吧1古海笑道。

「啪1

丁冬頓時跌坐在椅子上。

「你知道?你怎麼會知道龍婉清被囚?你怎麼可能知道?是流年大師?不對,要是流年大師,他早就來了1丁冬心亂如麻道。

「我怎會知道?你認為,就憑你和丁蕊,做事能瞞得住堂主的外公?」古海冷笑道。

丁冬頓時面露驚慌之色。

堂主的外公?

「不可能,他不可能來九五島的,他要來,早就,早就……1丁冬驚恐道。

「你們囚禁堂主,也好。有堂主,有這龍脈,誘餌是足夠了,大魚很快就要上鉤了,堂主母親死亡真相,馬上就要揭曉了。到時,血流成河……,呃?你們終究幫忙找出了真相,不會連你們魂魄都不放過的,略作小懲即可1古海淡淡道。

「略作小懲?龍婉清的外公,已經埋伏在四方,等待大魚上鉤了?小懲,什麼小懲?」丁冬心緒劇烈波動之中。

「對了,有沒有感覺到身上癢啊?」古海笑道。

說話間,古海踏步就要出去一般。

「別,古先生,古先生,不要走,不要走,我是被逼的,我是被逼的啊,我無辜的1丁冬頓時哭著跑到古海面前,抱著古海的腿跪了下來。

古海冷冷的看著丁冬。

「我真的無辜的,我不答應表姨,表姨會殺了我的,堂主在我這裡,這些天一直都生活好好的,我還派人專門服侍,真的,真的1丁冬抱著古海的腿,跪地求饒之中。

丁龍宗,一個大殿之中。

龍婉清坐在一個雲霧殘局前,這是浮島四周的六百篇殘局之一,龍婉清無聊,也要來一篇。

看了一會棋盤,龍婉清卻沒心思去解,好生煩躁。

「古海來了?不行,要通知古海才行!他才先天境,就算再強,也不是丁蕊和丁冬的對手,而且行蹤都被丁蕊發現了,都幾天了!

會不會被害了?丁蕊上次來的語氣,好像要將古海殺了才放心?

這裡是丁龍宗,丁冬的主場,丁冬要殺古海,易如反掌啊!

對了,幾天前殘局大片大片的破解,應該是古海引起的吧?這幾天都沒動靜了?

古海死了?」

龍婉清臉色一陣難看。

陡然,大殿外傳來聲音。

「丁宗主!舵主不在這裡,你怎麼來了?」門口守衛好奇道。

「沒事,你們守衛你們的,表姨讓我有話問龍婉清1丁冬沉聲道。

「好吧1守衛點了點頭。

丁冬跨入大殿,身後跟著一個黑袍人。

「匡1

一入大殿,丁冬瞬間關好大門。

「丁冬,你們殺了古海,對不對?」龍婉清冷聲道。

「噗通1丁冬卻是忽然跪拜而下:「堂主,小人都是被丁蕊逼迫的,我沒有故意針對堂主啊,堂主恕罪1

龍婉清:「………………1

「多謝堂主記掛,古海無礙1一旁黑袍人笑道。

說話間,黑袍人緩緩掀開帽子,露出真容。

「古海?」龍婉清驚訝道。

PS:馬上出門,提前更新了!

二維碼廣告Start--

.qrcode{

width:590px

margin:0auto

background:#fff

border:1pxsolid#ccc

padding:15px20px

overflow:hidden

}

.qrcodeimg{

float:left

}

.qrcodeul{

margin-left:120px

font:14px/1.Yahei

padding-left:15px

}

.qrcodeli{

list-style:square

margin-bottom:5px

}

掃描二維碼關注17K小說網官方微信,最新章節也可以在微信上看啦!

點擊微信右上角+號,選擇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wap_17K」關注我們。

回復大獎+你的QQ號參與活動。10部iphone6,萬名QQ會員等您來領!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