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六章落弈丁龍宗

作者:觀棋  |  更新時間:2015-06-12 06:35  |  字數:4533字

一路上,尾隨古海的人也越來越多。

古海不以為意,也沒有隱瞞行蹤,也不需要隱瞞行蹤,相反,光明正大反而更安全,自己是一品堂水舵主,最少明面上的勢力不敢妄動,其次自己凶名在外,暗地裡的勢力也會掂量一下自己。

沒過太久,古海就停了下來,因為已經到丁龍宗了。

眼前已經聚集了無數修者,此刻的丁龍宗雲霧繚繞。

隱約間,能夠看到一個巨島浮在半空之中。巨島呈錐形,上平下尖,端是其妙無比。

浮島四周飄著一片片方形雲霧,雲霧之上,居然詭異的是一篇篇棋局。

雲霧棋局四散而開,緩緩移動一般,擴散在丁龍宗四面八方。

遠處,一個修者端坐在地,一個雲霧棋盤定在面前,他在緩緩落子一般。

旁邊一個修者探手一抓,那雲霧棋盤居然一分為二,不,應該是複製了一盤一模一樣的殘局落在其面前,那人也同時端詳那雲霧棋盤上的殘局了。

「棋盤?」古海疑惑道。

「古舵主,這是丁龍宗擺出的殘局大陣,許諾,每解開一個殘局,厚賞十枚上品靈石!」一個修者在一旁搭訕道。

「哦?」古海露出一絲驚奇。

「這些殘局,好不厲害,有三千盤殘局,已經解開五百盤了,本來一個月才解開一百盤,直到千島海三大棋王出現,才解開這麼快的!」那修者解釋道。

「嗡!」

遠處一個殘局好似被解開,陡然間,那雲霧棋盤驟然崩散而開,化為大片雲霧沖向高空的浮島,一時間,浮島越發模糊了起來。

而旁邊一個下著同樣殘局的棋盤,也驟然消失,好似只要解開,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一般。

這時,從大霧籠罩的大陣之中,快速走來一個身穿黃袍的男子。

「古舵主,看,那是丁龍宗弟子!」旁邊之人解釋道。

就看到那丁龍宗弟子取出十枚上品靈石,恭敬的送給解開殘局之人。

四周一眾修者一陣眼紅,十枚上品靈石,就是十萬枚下品靈石,端是一個龐大的數字了。

「這棋局,解開有什麼用?」古海皺眉道。

「不知道,從一個半月前開始的!棋力強的,被邀請到了丁龍宗內部,或許他們知道吧!」一旁男子搖了搖頭道。

「哦?你剛才說的三大棋王也進去了?」古海疑惑道。

「是啊,三大棋王,都是千島海的元嬰境強者,各自棋力都是蓋壓一方的梟雄,想要入宗,只有破局,破局越多,越受歡迎!」那人解釋道。

「古舵主,你在先天殘局界,可是棋力衝天的啊,要不,你也試試?最少贏一局,能有十枚上品靈石啊!」那人期待道。

「是啊,古先生,你可以試試!這些殘局,我們都研究很久了,就是解不開!」

古海微微皺眉。

就看到先前那人陡然跳起,跳向高空環繞丁龍宗移動中的棋盤,探手一抓。

「呼!」

那雲霧棋盤一分為二,其中一個棋盤還在高空移動,複製的一個雲霧棋盤卻是被拉扯了下來,轉眼到了古海面前。

「古先生!你要試試?」那人恭敬道。

古海看看棋盤,看看丁龍宗,神色一陣複雜。

古海猜到丁蕊應該在裡面。這應該不是普通懸賞,危機重重,但,隨著實力增長,古海對九五島的龍脈也產生了一絲好奇。

量力而行,當實力太弱的時候,沒有機會參與,如今是否可以了解一下呢?

「也好!」古海點了點頭,坐下開始落子了起來。

雲霧棋盤上有專門的棋碗,夾起一枚,就落在其上。

「啪!」古海一子落下。殘局也隨著動了起來。

無數修者此刻都盯著古海的落子。

丁龍宗內。

丁蕊和龍婉清再度對峙了起來。

龍婉清身外,引龍玉的護罩護住全身,丁蕊奈何不了。

「哼,龍婉清,你別冥頑不靈,我只是不想對你下殺手,否則,這引龍玉也救不了你!」丁蕊冷聲道。

龍婉清冷冷的看著丁蕊:「丁蕊,你不想對我下殺手?你現在囚我,和殺我有何區別?」

丁蕊冷冷的盯著龍婉清。

「你是擔心我外公吧?我若不死,外公並不會太過追究,我若死了,外公定然追究?哈哈哈,說到底,你還是怕我外公!」龍婉清冷笑道。

「龍婉清,這條龍脈,我勢在必得,我再給你一點時間,你再冥頑不靈,哼,你母親怎麼死的,你外公不是也沒查到嗎?他也不是萬能的,我能讓你和你母親一個死法!」丁蕊冷聲道。

「嗯?」龍婉清陡然瞳孔一縮。冷冷的看著丁蕊。

因為龍婉清分辨的出來,丁蕊並不似作偽。

「表、表姨!」殿外傳來丁冬的聲音。

很快,丁冬跨入大殿,神色複雜的看了眼龍婉清。

「見過一品堂主!」丁冬恭敬道。

「哼!」龍婉清一聲冷哼,沒有理會。

「你來幹什麼?」丁蕊冷聲道。

「古、古海來了!」丁冬苦笑道。

「什麼?」丁蕊臉色一沉。

「古海?」龍婉清也是露出一絲驚訝。

「是啊,這個老魔頭,我也沒想到啊,他禍害了大豐幫,禍害了宋甲宗,現在跑到我丁龍宗來了,表姨,這可怎麼辦啊?這古海可是一個狠人啊,剛剛有弟子來報,古海一個人,殺光了宋甲宗所有弟子,一個人殺的!」丁冬苦笑道。

「一個人?殺了整個宋甲宗弟子?不可能!」龍婉清驚訝道。

這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