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二十五章我能解開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忠古海,但,時間長了,難免會有各自小心思。 可如今的一幕,卻再沒惡人敢小覷古海。 那可是元嬰境啊,元嬰境強者,此刻在古海面前,好似被千刀萬剮一般,就在眾人面前,被一柄柄天刀凌遲之中。<...

斗獸場!

蒙泰一邊吐著血,一邊虛弱的看著風鈴。

風鈴一點一點的走來,捂著頭部,露出痛苦之色。

外界,古海和李偉大戰並不能影響二人一般。

「風鈴,咳咳咳,你不記得我了嗎?你說過我們要找個沒人的地方,永遠生活下去的1

「我是月瑤,我是李偉哥的女人1風鈴捂著頭部痛苦的吶吶自語中。

「你能想起來的,你是風鈴,你就是風鈴,一直跟在大師兄屁股後面的風鈴,我是大師兄蒙泰,我是你的夫君啊1

「我是月瑤……1風鈴痛苦的捂著腦袋,好似不願承認一般。

風鈴離蒙泰越來越近,眼中依舊掙扎之中。

「啪1蒙泰不知哪來的力氣,一把抓住風鈴的手。

「啊1風鈴驚嚇的想要縮回去。

可蒙泰卻不放手。

「噗1蒙泰一口鮮血噴出,頓時染紅了風鈴雙手。

風鈴頓時面露驚恐之色。

「風鈴,為夫對不起你,沒能保護好你,為夫快要不行了,你,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1蒙泰虛弱道。

「不、不、不,你不能死1風鈴面露驚慌之色。

蒙泰眼皮緩了緩,輕輕閉了上去,抓住風鈴的手,陡然鬆了下來,好似一下子沒了聲息一般。

這一幕,陡然驚的風鈴一激靈。

「不,不,你不要死,你不要死啊,夫君,夫君1風鈴忽然哭了一起,一把抓住蒙泰的右手不放,焦急了起來。

蒙泰卻沒有聲息,一動不動。

「你醒醒啊,你醒醒啊,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我是風鈴,夫君,我是風鈴1風鈴忽然哭的撕心裂肺。

而就在此刻,蒙泰猛地一抽搐,眼睛動了動,卻是忽然再度睜了開來。

「風鈴,你記得我了?」蒙泰面露驚喜之色。

風鈴瞪大眼睛看著蒙泰醒來。

「嗚嗚嗚嗚,夫君1風鈴趴在蒙泰身上哭了起來。

「風鈴,你想起來就好,想起來就好1蒙泰眼中閃過一股滿足。

「轟隆隆1

遠處,大霧之中,發出陣陣轟鳴之聲。

「啊1「啊1李偉的慘叫聲在大霧中響起。

頓時,四方無數賭徒修者心中一陣發寒。

李偉雖然之前和蒙泰戰鬥,早已傷勢慘重,但,再怎麼說,他也是元嬰境埃元嬰境不是應該橫掃一切金丹、先天境的嗎?現在居然被先天境困在大陣之中,似乎極為慘烈埃

「天刀生死局?不可能的,哪有那麼多人會天刀生死局?難道……?」山峰上的九公子陡然瞳孔一縮。

「九公子,你想到什麼了?」一個下屬好奇道。

「怪不得,怪不得找不到他,難怪我看他那麼熟悉,原來是他,原來是他!九五島那麼多修者尋找,都沒有一絲蛛絲馬跡,原來他躲在這裡?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嗎?」九公子露出一股驚訝道。

天刀生死局中。

李偉手中劍罡拚命的對撞天刀,古海此刻布陣威力終究小了一些,但,對付李偉足夠了。

李偉劍罡能斬一柄天刀,但古海的天刀卻是源源不絕。

古海雙目冰冷,周身浮出一個個星光點,好似一枚枚棋子在舞動一般。

昔日偽九公子,根本沒有吃透天刀生死局,只會用法寶布陣,可古海不同,古海可是完全吃透了,哪裡可以刪減,哪裡可以增加,古海都可以調整。

一時間,數十上百的天刀向著李偉斬去。

「轟1「呲吟1「呲吟-………

「啊1「啊1…………

一連串的慘叫聲中,李偉身上頓時多出大量的血口子,血灑四方。

古海布陣,可以清晰的看到李偉,而李偉卻找不到古海在哪。

兩千多惡人,此刻跟著古海身後,也能看到眼前場景。

眾惡人雖然因為誓言效忠古海,也知道古海力量,只承認古海的手腕,但,大部分人僅僅只是承認,卻並不認為古海是那麼的高不可攀,並沒有上升到崇拜的程度。

一時之間,可能還效忠古海,但,時間長了,難免會有各自小心思。

可如今的一幕,卻再沒惡人敢小覷古海。

那可是元嬰境啊,元嬰境強者,此刻在古海面前,好似被千刀萬剮一般,就在眾人面前,被一柄柄天刀凌遲之中。

這一份凌遲,讓所有惡人一陣心寒。

那是一種多麼無阻的感覺啊?元嬰境啊!

聽著李偉的慘叫,一種惡人一起看向最前面的古海,看著古海的背影,近乎所有人咽了咽口水。對古海的認可度,一下子上升了無數。

「或許,跟隨這位老大,並不會埋沒了我?但,若是背叛這個老大,自己將會有比此更慘烈的下場?」

這一心思形成,頓時讓眾惡人的神情一肅。

呲呲呲呲呲呲!

大量的天刀斬在李偉身上,很快,李偉就血肉模糊了,很多傷口更是能夠看到骨頭一般。長劍早已被丟了出去,李偉已經到了窮途末路。不再反抗。

「月瑤,我的愛人1李偉露出一絲凄然的笑容,似乎等待最後致命的一刀了。

古海盯著李偉的表情,探手一點。

「轟1

天刀生死局轟然破開,大霧散開,古海一拳打出,一個巨大的拳罡轟擊在李偉身上。

「1

李偉投入斗獸場之中,落在地上。血肉模糊,癱軟在地。

「嘶1

「元嬰境?被那先天境幹掉了?」

「那群惡人,好恐怖1

……………………

………………

……

四周山峰之上,無數賭徒修者露出驚詫之色,一個個心中發寒。

最後一刻,古海沒有下殺手。

「嘩啦啦啦1

一眾惡人緩緩鬆手。

大量真氣輸送,眾惡人微微有些虛脫,但,很快就能恢復,所有人都看向古海。

經過剛才一戰,古海威信更大了。

「大人1高仙芝心涌澎湃的叫道。

「李偉還活著,馬上拷問摘除面具的方法1古海沉聲道。

「是1一眾惡人頓時興奮的叫道。

面具,面具,終於能夠解開面具了。

斗獸場內。

李偉跌落在蒙泰不遠處。轟然跌下,血肉模糊,癱軟在地上,無法動彈了。

跌落在地,剛好看到風鈴趴在蒙泰身上哭,蒙泰抱著風鈴。

李偉面露驚恐:「月瑤,我的月瑤1

趴在蒙泰身上的風鈴,卻是猛地一顫,陡然起身,扭過頭來,看向李偉,面露痛苦之色。

「月瑤,我的月瑤1李偉忽然露出一股凄然的笑容。

沉默了一下,風鈴忽然驚哭了起來:「李偉哥,李偉哥1

倒在地上的蒙泰臉色一變:「風鈴,你是風鈴,別被他騙了,風鈴1

「我是風鈴1風鈴捂著腦袋。

「不,你是月瑤,我的月瑤1李偉焦急的叫著。

「我是月瑤?」風鈴再度捂住腦袋。

「不,不,風鈴,你不是月瑤,月瑤早死了1蒙泰叫道。

風鈴捂著腦袋:「我是風鈴?我是月瑤?風鈴?月瑤?」

「別想了,我的寶貝,無論你是誰,別讓自己那麼痛苦1李偉心疼無比道。

蒙泰卻是艱難的爬起身來,看向李偉,面露猙獰:「是你將風鈴害的這麼慘的,只有你死了,我的風鈴就回來了1

說著,蒙泰一步一步的走向李偉,面露森寒殺氣。

「不要,不要殺我的李偉哥,不要1風鈴害怕的哭訴之中。

「風鈴,你現在認知出了錯誤,我殺了他,你就回到風鈴了,讓我殺了他1蒙泰叫道。

「呼1

陡然,古海擋在了蒙泰面前。

「蒙舵主,我完成了,幫你逃脫險境,你對我的承諾呢?你說幫我找到解開面具的辦法,現在卻要殺了李偉?」古海盯著蒙泰冷聲道。

蒙泰盯著古海,面部扭曲了一會,好似在思考要不要和古海翻臉一般。

「夫君,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我是風鈴,我不是月瑤,我是風鈴,月瑤早就死了1風鈴一陣抽動后,忽然叫道。

蒙泰頓時看向風鈴,面露喜色。

「風鈴,你想起來了?你回來了?」蒙泰驚喜道。

「嗯1風鈴哭著笑著,兩種極端情緒詭異的交織在了一起。

「呼1

蒙泰一把抱住風鈴。

「風鈴,你能想起來,太好了1

「夫君1

二人死死的抱在一起。

另一邊,李偉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最後露出一絲凄然的笑容。笑容中有著一股無奈,一股絕望,一種心死。

哀莫大於心死!

「哈,哈,月瑤,我來找你了1李偉露出一股心死的表情。

「嗡1

陡然,李偉的身體發出一陣陣熒光,傷口在快速恢復,但,皮膚慢慢變老了起來。頭髮一瞬間變得花白了下來。

「不好,大人,李偉融了元嬰,他一心求死1上官痕陡然驚叫道。

說話間,上官痕踏步上前,手指陡然戳向李偉。

「啪啪啪啪1

李偉身上陡然戳了十幾個血洞,李偉頓時昏死了過去,僅僅有些許呼吸一般。

而此刻,蒙泰懷中的風鈴,卻是全身猛地一抖。

蒙泰快速抱緊風鈴,不讓風鈴動彈,好似生怕風鈴沒了一般。

「怎麼樣?」古海沉聲叫道。

上官痕臉色很難看:「大人,李偉的命是保住了,可是,李偉一心求死,可能一昏不醒了,也許永遠醒不過來了1

「植物人?」古海臉色一沉:「有沒有辦法喚醒?」

上官痕搖了搖頭:「沒有,心死的人,根本救不回來,除非自己醒,強行施加外力,只會死的更快,也許下一刻,就沒了聲息1

蒙泰懷中,風鈴一直在顫抖之中。蒙泰死死的抱祝

古海扭頭看向蒙泰,蒙泰先前已經虛弱的快要死了,可如今卻好了很多?他是裝死?還是真的傷那麼重?

更重要的是,蒙泰真的努力幫自己解開面具嗎?不,他從一開始就沒有兌現諾言的跡象。

「古舵主,真的不好意思,我儘力了,可是沒能成功,只能等了,五十年後,面具自落1蒙泰搖了搖頭道。

四周,一眾惡人盡皆臉色非常難看。

眼看就能解開面具了。結果功虧一簣?

「大人1一眾惡人此刻心情極為低落。

古海沒有安慰眾惡人,而是深吸了口氣,看著蒙泰道:「五十年?我可等不了1

「哦?」蒙泰微微一愣。

「這面具,我有辦法解開1古海扭頭,不再看蒙泰。

「什麼?」蒙泰陡然臉色一變,這怎麼可能?

一眾惡人卻是眼睛一亮,不可思議的看向古海,真的嗎?大人有辦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