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章我要當老大

作者:觀棋  |  更新時間:2015-05-16 16:59  |  字數:4097字

「一號!」「一號!」「一號!」………………

觀眾席傳來大片歡呼之聲。

古海雖然贏了,但也渾身是血。沒有理會外界呼喊,緩緩盤膝而坐,以真氣滋養身上的傷勢。

「李幫主,你這一號會不會有問題?」宋甲宗主極度不爽道。

「宋甲宗主,不會輸不起了吧?哈哈哈哈!」李偉幫主笑道。

「我會輸不起?哼!」宋甲宗主不爽道。

「月瑤寶貝,你說的不錯,哈哈哈哈,又贏了!」李幫主再度摟過月瑤大笑道。

月瑤卻不發一言,任憑李幫主擺弄。

李幫主一邊摸著月瑤,一邊看向斗獸場的古海笑道:「一號做的不錯,賜傷療傷丹一枚!」

「是!」一個下屬應聲道。

「一號惡人,幫主賜療傷丹一枚,跪地謝恩!」那下屬大喝道。

黑衣人一聲大喝,斗獸場稍微靜了下來。

卻看到那黑袍人探手拋出一個小瓷瓶,拋向古海方向。

「療傷丹?看來一號惡人給大豐幫賺了不少錢啊!」

「廢話,你沒看剛才那麼多人輸了嘛?」

「一號?」

……………………

………………

……

四周賭徒議論之中。

盛放丹藥的小瓶子落在了古海的面前。

古海閉目調息,眼睛睜開微微看了一眼,抬頭看向貴賓區的大豐幫主,古海並沒有去接,而是繼續調息療傷。

對於李幫主的賞賜,一點反應都沒有。

「幫主賞賜,還不快跪地謝恩?」斗獸場出口處的一群黑袍人頓時瞪眼怒道。

古海沒有理會。

跪地謝恩?古海只跪天地父母!

「放肆!」一個黑袍人頓時怒斥。似乎要從出口處跨入,教訓古海,拍幫主馬屁一般。

「還不跪謝幫主?」那黑袍人拿著長鞭似乎要抽過來一般。

「呼!」

古海扭頭,雙目泛出一絲狠光。

那一絲狠光看來,黑袍人陡然一激靈,全身一寒。

一號惡人還沒有封印修為呢?自己就站在他面前?這可是殺人不眨眼的惡人啊。都是狠人啊。他要殺我怎麼辦?

「呼!」

那黑袍人陡然反應過來,驚嚇的調頭再度跑入藍光罩內。

嚇了回來,黑袍人惱恨的瞪向古海,就是這個惡人,讓自己丟臉的。

「還不跪謝幫主!」黑袍人怒聲叫道。

古海依舊沒有理會,繼續盤膝療傷。

貴賓區。

李偉幫主見古海無動於衷,也是心中不爽。不過,剛剛贏了無數靈石,心情正舒暢,也沒有太追究,只是發出一聲冷哼:「哼!」

「我們走!」李幫主摟著月瑤緩緩離去。

宋甲宗主看了看一號惡人,眼中閃過一股厭惡:「一號惡人?真是個討厭的傢伙,和古海一樣討厭!哼!」

宋甲宗主也是心情不好的離開了。

「咻!」

陡然,廣場之上再度射來紅色能量索,將古海捆縛而起,拉入出口處。

石台處。

「嗡!」

古海修為再度被強行封印了。

先前那黑袍人忽然鞭子抽來:「啪!」

「你不是了不起嗎?幫主的賞賜都敢不接?剛才還敢對我瞪眼?啊?你來殺我啊,殺我啊?」那黑袍人對著古海吼聲道。

「啪!」「啪!」…………

又是幾鞭子抽在了古海身上。

古海扭頭看向那黑袍人,語氣森寒道:「我會的!」。

「會?哈哈哈,你死了這條心吧!還敢瞪我?你不是會殺人嗎?來殺我啊?」

「啪!」「啪!」…………

那黑袍人不斷的抽打古海。古海卻是咬著牙,不再發一言,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頭,那個八號惡人,沒死!」旁邊另一人叫道。

「哦?八號沒死?」執鞭黑袍人停止抽打古海皺眉道。

「是!不過還剩下一口氣了!」

「沒死最好,這一次逆襲,讓我大豐幫賺了不少,那個八號金丹境被逆轉一次,下次還可能逆轉,都是甲子號的,我們還能再大賺一次,抓過來,封印修為,帶回惡人谷!」執鞭黑袍人吩咐道。

「是!」眾人快速去做了。

刀疤此刻已經血肉模糊,只剩下一口氣了,古海沒吃的那枚療傷丹,被執鞭黑袍人沒收了,根本沒有幫刀疤療傷,僅僅用冷水潑醒,就押解二人回去了。

一路上,刀疤孱弱無比,被執鞭黑袍人催促著和古海快走。

古海不發一言。

「這位兄弟,謝謝你,謝謝你!」刀疤哆嗦著對古海小聲道。

刀疤記得,當時古海已經踩在自己咽喉了,已經準備殺自己了,但最後,是自己求饒,古海放過自己了。

古海看了一眼刀疤,沒有說話。

「我沒說謊,我的確有血海深仇,謝謝你饒了我,人活著,哪怕再凄慘,都還有機會,人要死了,就什麼機會也沒了!」刀疤顫顫巍巍道。

古海意外的看看刀疤,最終點了點頭。

在鞭子的抽打中,二人回惡人谷了。

二人抵達惡人谷。黑袍人一聲大喝,一眾惡人頓時全部聚集了過來。

「大人回來了,我就知道,大人肯定能回來!」陳天山驚喜的叫著。

「這次怎麼回來兩個?」

「不應該啊,不是死光到最後一個為止嗎?」

……………………

…………

……

惡人們議論紛紛。

「好了,馬上新的一輪就要開始了,編號為『甲寅』的,全部出列,跟我走!」一個黑袍人一聲大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