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五十七章未生人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 「舵主,真的是媧后最後的那一尾巴,提醒了未生人?」高仙芝眼睛一亮道。 「終於找到了1陳天山也興奮道。 因為找到未生人,那馬上就可以回九五島了。 遠處,黑袍人大長老沉默了一下...

「轟1

古海一聲令下,高仙芝探手取出自己的金色棋子。陡然召喚出應龍,趁著應龍俯衝而下。

「呼1

四周,大量雲獸紛紛讓開。

下方一個山谷之處,一品堂弟子被大明王神的一根孔雀翎全部攔腰斬斷,摔死成肉餅,但,卻有著一個血肉模糊的身影此刻並沒有死亡。

卻是蒙泰,蒙泰不停的吞下丹藥,同時爬到自己的下半身處,吞下丹藥之際,居然將兩個半身重新銜接了起來。

但,終究攔腰斷過了,元氣大虧,此刻,蒙泰艱難的爬向林中。

奈何,此處掉落之地,是一個光禿禿的山谷,大多都是石頭,所以,沒有什麼遮擋物,轉眼被古海看到了。

「轟1

應龍俯衝而下。

「不1蒙泰臉色狂變。

「轟1

應龍龍爪一抓,將蒙泰抓起,衝天而上,向著高空烏雲之處而去。

「放開我,放開我1蒙泰面露焦急之色。

從來沒有過這麼狼狽的,從來沒有過的。就差一點,自己就差一點就能躲開了。

「呼1

轉眼,蒙泰被帶到了古海面前。

「呵,蒙舵主1古海眼中閃過一絲寒光。

「古海,你想幹什麼,我可是一品堂土舵主,你敢傷我,你也沒有好下場的1蒙泰臉色一變道。

「我的下場,不需要你來說,抓你來此,只是要告訴你,你做的一切,我都知道,從鼓動宋青書開始,我都知道,我給過宋青書機會,宋青書沒有珍惜,同樣,看在同僚的份上,我也給過你機會,你也沒有珍惜,我不想多說了,死吧1古海冷冷道。

「呲吟1

陡然,猛將的方天畫戟向著蒙泰斬去。

刀鋒所向,一股強大的殺氣直衝而來。

蒙泰臉色一變:「等等,等等!你想死全族嗎?」

「嗯?」方天畫戟陡然一停。

「九五島,九五島的宋甲宗與我們有約,馬上就要動手,一統九五島了,九五島的各大宗門,順者生,逆者死,清河宗也不能倖免,我若出事,你古家的所有人都要死1蒙泰瞪眼吼叫道。

「什麼?」一旁陳天山臉色一變。

古海雙眼一眯:「哼1

「呲吟1

方天畫戟轟然斬下。

「不1

「轟1

蒙泰被豎劈了兩半,鮮血、內臟轟然爆炸而開。

「1

應龍將蒙泰屍體丟了出去。

這一刻,蒙泰再無復活的可能。

「1蒙泰屍體落地,化為肉醬。

四方,無數修者看向古海,都是一陣心寒。

古海到底什麼來頭?和蒙泰不是同僚嗎?怎麼那麼狠?

不遠處,看到四方修者畏懼的神情,九公子臉色也是一陣難看。

這裡可是有十萬雲獸啊,十萬埃那只有古海帶著兩個屬下,十萬雲獸,卻不敢上前?

九公子想要上前,可群雄的戰意已失,自己衝上去根本就於事無補。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舵主,現在可怎麼辦?」陳天山看向古海。

「我們快結束了,結束后,馬上回九五島,通知清河宗主預防宋甲宗主和一品堂弟子陰謀1古海冷聲道。

「啊?一品堂?那堂主……1陳天山臉色難看道。

「堂主應該不知道此事,是蒙泰他們私下決定,想必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而九五島,或許有什麼別人不知道的東西,讓他們那麼用心1古海沉聲道。

「九五島有什麼東西?舵主為何要殺了蒙泰,剛才……1陳天山一臉焦急。

「蒙泰不會說的,他那眼神已經告訴了我,再聽下去,就是他編的謊話了。不如不聽1古海沉聲道。

「是1陳天山雖然不信,但此刻只能點頭。

「憐生菩薩,多謝1古海對著不遠處的憐生菩薩道。

「希望古舵主沒有怪我,以後你會明白媧后是什麼人的,最少,即便是我,也是她的小輩,呵,我已經拿到我要的東西了,也要告辭離開先天殘局界了,應該不久后就能再見,到時,若是有求,還請古舵主行個方便。」憐生菩薩雙手合十道。

「我能做到,定儘力而為1古海點了點頭。

憐生菩薩點了點頭。

「對了,憐生菩薩,在下不懂,閣下和大明王神,為何可以飛行?不藉助雲獸?難道你們修為沒有約束在先天境?」古海最後好奇道。

「我們修為就是先天境1憐生菩薩笑道。

「嗯?」古海不解的看向憐生菩薩。

要知道,先前大明王神的戰鬥力,可是太過兇猛了埃

「大明王神先前也沒有用盡全力,他修為是先天境,但,和你戰鬥,並不是修為,而是神通,神通也是實力的一種1憐生菩薩解釋道。

說完,憐生菩薩向著遠處出口處飛去。

「神通?」古海眉頭微皺的看向陳天山。

陳天山微微茫然,搖了搖頭道:「我也不清楚,好似聽宗主提過,妖獸帶有天賦神通,其它我也不知道1

古海點了點頭。

二十八天地縱橫大陣擺開,繼續等候未生人的到來。

一個廣場之上。

大長老和病怏怏的年輕人一直看著剛才的一切。

「媧后,媧後為何會在我們這小世界?」病怏怏的年輕人臉色難看道。

「不清楚!不過,現在看來,必須要徹查一番1大長老沉聲道。

病怏怏的年輕人點了點頭,抬頭看向高空中的雲霧大陣,雙眼一眯,似要出手。

「嗡1

陡然,遠處一座山峰之巔,虛空一陣疊盪。疊盪出一股股漣漪之後,形成一道道氣浪直衝四方。

「未生人出來了?」病怏怏的年輕人臉色一變。

「你不要跟來1大長老沉聲道。

說話間,大長老身形一晃,向著遠處飛去。

「咻1

很快,大長老飛到了那座山峰之地。

那山峰之上,虛空疊盪之中,緩緩走出一個身影。

那身影裹著一身長袍,只是這長袍豎著從中心一分兩半,一半黑,一半白。

黑白長袍裹著全身,帽檐更是裹住頭部,能看到的只有一雙手。

可這一雙手,卻讓四周靠近的修者一陣驚訝。

黑半邊袍的右手,乾枯不已,猶如癟癟老者的右手。上面更浮著大量的老人斑。

白半邊袍的左手,稚嫩不已,猶如粉嫩嬰兒的左手。上面光潤有彈性一般稚嫩。

黑白袍人出來,虛空漣漪消失了。

這時,遠處一個黑袍人飛來。

「未生人,你怎麼出來了?」黑袍人問道。

黑白袍人看了看天空中雲霧大陣,又看了看黑袍人:「大長老,有人找我,你為何不提醒我?」

黑白袍人話說完,四周無數修者瞪大眼睛。因為他這一句話,卻有著兩個聲音一般,一個稚嫩如嬰,一個蒼老如朽。

一個人說話,兩個極端的聲音?

「未生人?」陡然有人反應過來,驚訝道。

「嘩1四方無數修者頓時驚訝的看過來。

要知道,古海的千軍萬馬擺陣,最終目的,不就是要找此人?

高空中,古海、陳天山、高仙芝眼睛一亮。

「舵主,真的是媧后最後的那一尾巴,提醒了未生人?」高仙芝眼睛一亮道。

「終於找到了1陳天山也興奮道。

因為找到未生人,那馬上就可以回九五島了。

遠處,黑袍人大長老沉默了一下:「你有你自己的事情,我們不便打擾1

「我的事情,還不需要你們來做決定1黑白袍的未生人淡淡道。

說話間,未生人抬頭望天,看向大陣。

大陣遮蓋了內部,但,古海卻有著感覺,未生人那雙眼睛,已經透過大陣看到自己了。

「以百壽蟠桃樹為要挾,就為了見我?你是誰?怎麼知道我在此界?」未生人的聲音再度傳來。

老幼重疊的聲音,聽起來頗為嚇人。

「在下一品堂水舵主,古海!此次,代堂主前來,尋找未生人前輩1古海鄭重的說道。

「一品堂堂主?呵,她不自己來見我,還要找人代她來見我?」未生人的聲音之中,好似夾著一絲落寞。

「或許在下與前輩所理解的一品堂堂主,並非一個人1古海深吸口氣道。

「哦?現在是誰?」未生人淡淡道。

「龍婉清,應該是前輩口中堂主的女兒,如今,龍婉清為新的堂主1古海鄭重道。

「女兒?龍婉清?哈,哈哈!丫頭終究是嫁人了!她夫君是誰?」未生人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道。

古海忽然一陣沉默。

「怎麼?不能說嗎?」未生人沉聲道。

「不是,龍婉清讓我來此找尋前輩,是想請前輩出去幫忙!讓我帶來這個1古海深吸口氣的取出一個小盒子。

「呼1

小盒子陡然飛出,飛向了未生人。落在了未生人手中。

「出去?不可能,未生人,你答應閣主的1大長老頓時驚訝道。

未生人打開盒子,卻看到小盒子中,正靜靜的擺放著一個髮釵,很樸素的髮釵。平平無奇,沒有絲毫法力波動,甚至還很毛糙。

「這是我當年送給丫頭的,她當年不是扔了嗎?原來只是氣我的!她還保存著?還保存著?呵呵1未生人的聲音中,透著一絲驚喜一般。

「前輩,請節哀1古海深吸口氣道。

抓著髮釵的未生人身形一頓,陡然看向古海。

「龍婉清說,她母親二十年前就死了,到如今,都找不到兇手,所以才要請前輩出山,幫她找到殺母兇手,幫她冤死的母親報仇。懇請前輩出山1古海恭敬道。

四周所有人早已屏住了呼吸。

未生人看著古海:「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我沒聽清,你再說一遍,丫頭怎麼了?她怎麼了?」

「這枚髮釵,應該是龍婉清收拾她母親遺物時收拾到的,我觀這小盒子保養,她母親生前,應該非常小心的保存著著這髮釵,她母親被人害死了,而且應該死的很冤屈,以至於死後二十年了,連兇手都找不到,所以才懇請前輩出山,為其母親找兇手,報仇1古海再度說道。

「丫頭被人害死了?」未生人忽然身形一陣搖晃,好似要跌倒一般。

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