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四十三章棋道陣法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雜,分陰陽兩儀,相互制衡,白棋為陽,主生!黑棋為陰,主死!棋道即是陣道?以棋子為零點,布棋形大陣?觀棋老人的棋道陣法?棋力多強,陣法就有多強?」古海心神驚訝道。 也許陣法不止這麼簡單,但,眼前...

高仙芝、陳天山乘著雲獸衝天而上,二人卻沒有發現,此刻,無憂谷四方已經有了很多的異常。

只是這股異常並不是外表看上去的那麼顯著而已。

一股無名的香氣瀰漫而出,向著無憂谷四面八方散去,香氣很淡、很奇特,縱是高仙芝、陳天山都不能發覺。

一棵大樹之下,一隊螞蟻正在叼著食物列隊行走之中,忽然,一股香氣湧來。

「嗡1

所有螞蟻頓時身形一頓。扭扭頭,將口中的食物丟棄了。

螞蟻轉頭,順著香味來的地方慢慢爬去。

螞蟻很小,但卻很多。

香味很淡,但對螞蟻來說卻有著致命的誘惑力一般。

香味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越來越遠的地方有螞蟻被吸引。

螞蟻們紛紛放下一切,不斷向著古海所在山洞爬來。

螞蟻太小了,所以爬行的速度很慢,餓了,路上找點吃的,累了,休息一下,待恢復體力后,繼續向著古海所在山洞爬來。

細微的螞蟻,根本沒能入了高仙芝和陳天山之眼。

誰又能想到,會是螞蟻呢?

高仙芝、陳天山離開后的兩日,第一批的螞蟻才慢慢在無憂谷聚集,但,縱是如此,依舊很不起眼。

先來的螞蟻並沒有沖向古海山洞,而是相互間一陣撕殺一般。

待無憂谷的螞蟻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時候,才慢慢向著洞穴靠近。

洞穴處,被高仙芝、陳天山隱藏起來了,只留了些許透氣的小洞,可對於螞蟻來說,卻是康庄大道,況且,螞蟻自身也能打洞。

洞內。

小柔被安排留下照顧古海,對於這個要求,小柔自然毫不猶豫的答應了,而且還極為開心一般。

看著古海盤膝坐在那裡,小柔就慢慢游到了古海周圍,繞著古海,盤著古海,頭部輕輕靠在古海的腿上,聞著古海眉心散發的香氣,無比陶醉一般。

古海心神完全沉入了眉心之中。

十萬殘局,此刻正在不斷配對,不斷合併,四盤小殘局化為一盤大殘局。

黑棋依舊冷艷,居高臨下,沒有動靜。

古海心神幻體盯著黑棋下方的白色晶體,白色晶體上,各二十八條經緯,二十八經緯棋盤的棋子跳動的越來越快了。

古海心神都被牽引了一般。漸漸的古海好似看到了什麼。

「以棋御陣?」古海心神幻體的眼睛一亮。

「這盤棋,在向我演示,如何以棋子落陣嗎?陣法之道,在於繁雜,分陰陽兩儀,相互制衡,白棋為陽,主生!黑棋為陰,主死!棋道即是陣道?以棋子為零點,布棋形大陣?觀棋老人的棋道陣法?棋力多強,陣法就有多強?」古海心神驚訝道。

也許陣法不止這麼簡單,但,眼前的棋盤卻向古海演示著一種特別的布陣方法,以棋布陣,不止陰陽大陣,生死大陣。棋力即是陣力!

眼前的棋盤就是在給古海演示著棋力陣法的一切細則一般。

這是在教導古海,教導古海如何將棋力變成戰力,這比任何功法對古海的吸引力都要大。

古海有強大的棋力,但,棋力只能自娛自樂,用於智慧運算,或者特定的環境使用,而眼前棋盤的演示,卻是在教導古海,如何將自己的棋力變成一種具有破壞力的功法。

棋力越強,這破壞力越大。

這是將古海的理論轉化成實踐的方法,原來,棋力還有如此妙用?

「這盤棋,是在演示一種平衡,棋力大陣的平衡?演示各種突兀變化?觀棋老人昔年不愧為棋道天下第一,原來這也是天道的一種?」古海眼中閃過一股堅定。

這一刻,古海越發的專註,徹底沉浸在了這盤棋中,好似不想放過一絲一毫的錯漏一般。也或許只有古海這種棋力超群的人,才能夠看的這麼深,換個人來看,必定只是一個普通棋盤。

棋盤棋子跳動,散發著一絲絲能量香氣,香氣湧出,小柔聞著香氣,痴痴的看著古海。

也不知過了多久。

「啊1

小柔陡然感到尾巴處一陣生疼,好似破了一道口子一般,絲絲鮮血溢出。

小柔驟然驚醒,扭頭望去。

「啊1

小柔一聲尖叫,卻看到尾巴處陡然鮮血直流,而鮮血口,卻是有著成千上萬的螞蟻扒著吞吸自己的鮮血。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此刻山洞之中,已經爬滿了螞蟻,鋪天蓋地的螞蟻。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小柔驚叫道。

「1

小柔身子一卷,一尾巴甩去,頓時,大量的螞蟻炸飛而出。

但,山洞裡的螞蟻已經爬滿了。那洞口之處,更是密密麻麻,猶如堆砌出了一座小山將洞口堵上了一般。

「這麼多螞蟻?怎麼這麼多螞蟻?」小柔驚叫道。

扭頭,小柔看向古海。

「恩公,快醒醒,不好了,恩公1小柔要急哭了。

但,此刻的古海,已經徹底沉浸入那盤棋中了,越來越多的心神被牽引而去。棋道陣法,看似簡單,但,內含太多的變數,即便以古海那驚人的腦力,此刻也必須要全神貫注。

一旦全神貫注,古海好似聽不到外界的一切一般。

「恩公,你快醒醒啊1小柔焦急的叫著。

但,古海一時根本醒不來。

無數螞蟻向著古海湧來。

「糟了,是香味,一定是那香味1小柔驚叫著。

「嘩啦啦1

螞蟻不斷向著古海涌去。

「別碰我恩公,別碰我恩公,你們去死1小柔驚叫著。

「1「1「1………………

蛇尾快速扭動,甩動著螞蟻,將螞蟻甩開。但,螞蟻太小了,一尾巴下去,不可能全部清除的,總有一些從縫隙中鑽出,繼續湧向古海。

小柔焦急不已,不停的轟擊螞蟻。

「不行,不行,螞蟻越來越多,必須帶恩公離開,在這裡,早晚被螞蟻吃了1小柔驚叫著。

螞蟻微小,殺傷力不大,但,螞蟻太多太多,那就另外一回事了,積少成多,積液成海,這螞蟻就是如此,小柔身上已經被咬出兩處小口子了。

看了看洞口。

「滾開,滾開,滾開1

「轟1

小柔轟然沖向洞口處,將大片大片的螞蟻撞開,要將山洞撞開,然後帶著古海離去。

「颯颯颯颯1

無數螞蟻堵住了通道,小柔雖然有了靈性,但,卻沒有相應的修為,畢竟,小柔才八歲,哪裡有什麼法力?只能靠著蠻力衝撞。

「轟1

一聲巨響,小柔撞開了洞口,本來遮擋在洞口的樹木、土石,頓時被全部撞開了。

可是撞開洞口的小柔,卻是忽然一窒,定在洞口,被洞外的景象驚呆了。

「嘶1

小柔倒吸了一口冷氣。

外面的無憂谷,黑壓壓的一片,好似一片黑色的**一樣。

而這黑色**的組成,就是無數的螞蟻。

滾滾而來,無窮無盡的螞蟻,猶如大海大浪一樣湧來。

「啊1

小柔頓時驚哭了起來。

山洞裡的螞蟻,已經讓小柔疲於應付了,可洞外無憂谷的黑色海洋,好似擊毀了小柔最後一絲期待。

好似全世界都充滿了螞蟻一樣。

「怎麼會這麼多?怎麼會這麼多?恩公,恩公1小柔被嚇哭了。

可是,扭頭望去,卻看到,已經有大批的螞蟻爬到了古海之處。

「不,不要傷害恩公,你們這群螞蟻,滾開,滾開1小柔頓時沖了上去,不斷的用尾巴拍動一個個螞蟻,幫古海撣去身上的螞蟻大軍。

「嘩啦啦1螞蟻不知疲憊,外界,越來越多的螞蟻湧來。

「恩公,你快醒醒啊,嗚嗚嗚,快醒醒啊1小柔驚哭不已。

尾巴不斷甩動,甩開古海身旁的螞蟻,堅硬的蛇皮再度出現了大量創傷,一些螞蟻雖小,但,咬口力量極大,一次次給小柔造成疼痛。

「恩公1小柔不斷哭訴之中。

可,古海根本聽不到。

轉眼,猶如海水灌入山洞一般,山洞裡面,已經浮了一層螞蟻,還有著無數螞蟻屍體。這群螞蟻好似要吃了古海,吃到香氣的源頭一般。

螞蟻更關注的是香氣,咬小柔,只是因為小柔擋住了它們,小柔若是衝出去,還是能夠逃出這片螞蟻海的,但,小柔沒有,小柔不停的甩動尾巴,甩動的自己都沒了力氣一般。

「怎麼辦?怎麼辦?」

小柔快速纏繞古海,拖著古海向著洞外而去。

「滾開,滾開1小柔驚恐的叫著。

一路所過,億萬螞蟻叮爬在小柔身上。不斷咬著小柔。好似要小柔放下古海給它們吃一樣。

「我不會讓你們傷害恩公的,我不會的,嗚嗚嗚嗚,恩公,你快醒醒,我該怎麼辦啊?」小柔哭著逃著。

身上螞蟻不斷附著,撕咬著小柔尾巴鮮血淋漓。

小柔纏繞著古海衝出了山洞,但,古海就是香氣的源頭,古海到哪裡,螞蟻大軍就到哪裡。

「轟、轟、轟………………1

小柔尾巴拚命摔著,衝出山谷,可是,無窮無盡的螞蟻,卻是拚命的撲來,撕咬。

小柔咬著牙齒,一邊哭,一邊甩尾巴,身上已經被咬的皮開肉綻,鮮血淋漓了,鑽心的疼痛讓小柔幾乎要昏厥過去,但小柔一直堅持著堅持著。

「我不能睡,我睡了,恩公就要被螞蟻吃了,嗚嗚嗚,我不能睡,我一定要保護好恩公1一股信念支撐著小柔。

但,外面的螞蟻太多了,小柔逃出來以後,已經迷失在了螞蟻海中,已經分不清東南西北了,而螞蟻根本不會減少,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鮮血流動的越來越多,小柔也不知道堅持了多久,全身早已血肉模糊。虛弱的幾次都要昏死過去。

「我不能睡,我不能睡1小柔顫顫悠悠的甩動著血肉模糊的尾巴。

於此同時。古海的眉心之中,那白色晶體之上。

「啪1

隨著最後一枚白子落在棋盤之上,頓時,整個棋盤轟然爆散而開,徹底散開了,化為最後一股能量消散而開,也是最後那一縷香氣爆發而開了。

「嗡1

古海心神一震,終於清醒了。

「好強大的棋道陣法1古海震撼道。

終於結束了,剛才那一幕幕,讓古海依舊回味無窮一般。一種大喜悅湧入心頭,古海明白,自己得到了一股大傳承,或者說學到了運用棋道的大法,有此傳承,必將讓自己實力更上幾層樓。

古海正沉浸在興奮之中。忽然,隱約間聽到了一個聲音。

「我不能睡,我不能睡1

小柔那虛弱至極的聲音傳入古海耳中。

「嗯?」古海本體陡然睜開雙目。

I73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