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二十五章妖仆蛇女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十個前後進入,古海修為只排到了末流,卻是危機重重,可如今,所有人都只能先天境,古海頓時放鬆很多,即便自己只是先天境第一重,可別人也比自己強不了多少啊,況且,自己還是修鍊外功的。 古海嘴角露出一...

天元島!

古海一行的位置離入口並不遠,四人翻過一座大山,就到了最中心一個巨大的山谷。

山谷底部一大片霧氣環繞的區域,一個個來自四方的修者跨步進入之中。

修者跨入霧區,就消失不見了。

「那就是入口,我們也是第一次來,聽說跨入霧區,就能進入先天殘局界1陳天山說道。

「走吧1古海踏步走向那霧區。

陳天山、高仙芝緊隨其後,宋青書走在最後,此刻臉上卻是一陣扭曲。

宗主讓自己殺了古海,可剛才古海陡然扭頭的畫面猶在心中,不知為什麼,宋青書心中好似有種畏懼的感覺。

「怕什麼?他只是一個先天境而已!我怎麼可能怕他?笑話1宋青書面露猙獰之色,強壓著心中的畏懼。

一行人緩緩踏入霧區。

走著走著,眾人好似緩緩走出了大霧一般。

可是,一出大霧,眼前景色已經不是先前山谷了。

天元島上根本沒有任何植物,可是眾人一出大霧區域,卻是陡然間鬱鬱蔥蔥,儘是滿山翠綠。

「這是?」古海驚奇的看看身後。

身後依舊是大霧區域。

「根據宗主交代,就是這個霧區,這是出入口,最多一年時間,當大霧消失的一刻,就是先天殘局界關閉出入口的時候1陳天山解釋道。

古海點了點頭。

「好恐怖的天威氣息1宋青書抬頭望天。

天空也有著一個小太陽,但,古海能感覺的出來,這太陽與外界的根本不同。或許就是一個小恆星吧。

「果然只能先天境進來1陳天山也是苦笑道。

「你們什麼感受?」高仙芝好奇道。

古海也看著二人,畢竟古海和高仙芝好似並沒感到不同。

「我感到有一股懸在頭上的氣息,我們將修為壓制在了先天境的巔峰,好似只要修為再增加一點,突破先天境,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就會沖我們來1陳天山驚嘆道。

「哦?」古海眼睛微亮道。

先前只是聽說,如今從陳天山口中聽到這個事實,古海頓時放鬆了很多。

這小世界中,可是有無數修者進入了,就剛才一會,最少有十個前後進入,古海修為只排到了末流,卻是危機重重,可如今,所有人都只能先天境,古海頓時放鬆很多,即便自己只是先天境第一重,可別人也比自己強不了多少啊,況且,自己還是修鍊外功的。

古海嘴角露出一絲輕笑:「不錯的地方1

「那邊好多人?」陳天山頓時微微一愣。

「說1山谷另一頭陡然傳來一聲大喝。

「不說殺了她1

「哼,這妖孽,死有餘辜,害我死了師兄1

「再不說出百壽蟠桃樹所在,現在就殺了你1

「啪1

……………………

………………

……

遠處此刻正圍著大量的修者,新入小世界的修者紛紛跑向了那裡,那裡修者圍了幾圈,有數百人之多。

而山谷四周,更有著大量乾涸的血跡,草叢之中,古海更看到了一些殘肢斷體,一片狼藉。

「先前這裡經過了大戰?」高仙芝眉頭一挑道。

遠處圍了一大群人,陳天山、宋青書快速圍了上去,古海並沒有衝上前去,而是走到一個斷手之處,仔細檢查草叢中的斷手。

「舵主,先前這裡的戰鬥好慘烈啊,這是斷肢?那邊還有很多,那裡還有一些收殮的屍體,這是沒收殮的?」高仙芝跟在古海身後好奇道。

「這斷肢斷了三天了1古海沉聲道。

「哦?」高仙芝看著那斷手若有所思。

高仙芝一開始要跟隨古海,就是為了向古海學習的,憑此斷手就能判斷多久了,這是仵作的工作,以前高仙芝看不上這知識,直到此刻高仙芝才驟然發現,自己的確小看了所有學問,此次過後,一定要好好學學。

古海、高仙芝緩緩向著遠處人群走去。

幾百人圍著,場面頗為壯觀,這也是古海第一次見到如此摺5攪私處,也聽到外圍人的議論了。

「聽說,三天前此小世界開啟,開啟的一霎那,所有強者都衝進來了,但,想不到這裡面的原住民早就等著了,阻止大家進來,兩方廝殺,慘不忍睹。這裡的原住民都瘋了,一個個不要命的廝殺,大多全部死了,只逃走了少許1

「大部人追著進去了,只有少部分人留了下來,因為當時活捉了十個原住民,本來要逼他們說出這裡地形,寶物所在的,可他們居然寧死不屈,大多咬舌自盡了1

「這群瘋子,土著1

「還好,還有一個活下來了,可惜,是一個妖仆,在原住民中地位也不高,不過好在它不想死,只能從它下手了1

「百壽蟠桃樹,那可是壽株啊,一顆蟠桃都能增壽百歲!我要得到就好了1

「就看這妖仆堅持多久了1

……………………

………………

…………

外圍人議論紛紛,古海卻是眉頭微皺。

「寧死不屈,咬舌自盡?弈天閣的弟子,還蠻有骨氣的?」高仙芝驚訝道。

古海點了點頭。

「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1人群內部傳來一個稚嫩的哭泣之聲。

「不知道?你怎麼來的?帶我們去就行了!你難道還想像他們一樣?」

「妖孽,你們的人殺了我師兄,我就是殺你十次也不夠,你還不快說,還要我動刑嗎?」

「哼,別裝可憐了,妖孽,你們先前狙殺我們的時候,怎麼沒有這麼可憐過?」

……………………

…………

……

人群中儘是數落之聲。

古海、高仙芝緩緩向著人群中央擠去,慢慢的擠到了最前面。

「這是?」古海露出一絲驚訝。

卻看到一條五米長的黑蛇被三柄長劍釘在了一個石壁之上,周身鮮血四射,蛇肉翻出,皮開肉綻,而黑蛇的頭卻是一個小女孩的頭顱,一個七八歲女孩的頭顱。人頭蛇身?

蛇女全身是血,臉上也被打的淤青無數,此刻吐著血,哭著看著眼前一群拿著鞭子、刀、劍的修者。

一個個修者面露猙獰的盯著蛇女。咆哮中帶著一股股戾氣。

蛇女卻是奄奄一息,也許流血太多了,在顫抖之中。

「妖孽,你只要說了,我們可以放了你,百壽蟠桃樹藏在哪裡?這裡太大,我們修為有限,想要一年內找到,並非易事,你只要告訴我們在哪,我做主,放了你1為首一個紅衣男子冷笑道。

其它修者此刻,卻並沒有人阻止,而是冷冷的看著蛇女。

也許先前的大戰太過慘烈,居然沒人同情蛇女的遭遇。

「我不知道,我只是一個妖奴,每天只是負責看守葯田而已!我真的不知道1蛇女哭著說道。

「葯田?葯田在哪?」紅衣男子頓時眼睛一亮。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是被他們帶來的,來前我們被裝在大箱子里,我不知道路怎麼走,我也不知道怎麼回去,求求你們,放了我吧1蛇女可憐兮兮的哭道。

「妖孽,你怎麼可能不知道?我看你是不要命了,哼1紅衣修者眼睛一瞪,一劍對著蛇女刺去。

「呲1

「啊1

隨著蛇女一聲慘叫,蛇女身上再度出現一個血洞。

「我真的不知道,誰來救救我,主人,主人救我,嗚嗚嗚1蛇女哭著露出絕望。

「殺了她1

「哼,再不說殺了她1

四周眾修者紛紛猙獰喊著。

也有露出憐憫之色的修者,可如今,卻沒人站出來,一地屍體已經說明了一切,此妖是所有外來者的敵人,誰同情敵人,就是和大家過不去。

「哼,冥頑不寧,孽畜,浪費我們時間,去死吧1紅衣修者喝道。說話間,一劍就要刺向蛇女頭顱。

「不1蛇女絕望的嘶吼起來,但,全身都被釘在了巨石上,根本動憚不得。

眼看長劍就要刺到頭顱了,眼看就要死了。

叮!

陡然,一個石頭激射而來,瞬間撞在了紅衣修者的長劍之上,將長劍撞偏了。

「呲1

一劍瞬間刺入蛇女頭顱旁邊的巨石之內。

「誰?」紅衣修者頓時眼中一怒。

所有人都順著石頭飛去的方向望去。卻是古海剛才出的手。

古海周圍的人,除了高仙芝,頓時紛紛退開,露出古海在所有人前。

「也該夠了,幾百個人,對著一個小女孩威逼利誘,更不斷動刑,不覺得害臊嗎?」古海冷冷的走上前一步。

高仙芝要跟隨上前,古海輕輕揮手示意,讓高仙芝停下。

「你是誰?」紅衣修者冷聲道。

此刻,所有人都看著古海。有好奇、有不屑、有冷笑、有羞愧的。此刻看著古海緩緩走到中央。

「這小女孩剛才已經說了,她只是一個奴隸而已,能知道什麼?諸位都是各宗門高手,不需要一直揪著不放吧?先天殘局界那麼大,諸位為何不繼續進入,再找人詢問?在這裡浪費時間做什麼?」古海說話間再度上前。

人群中,宋青書、陳天山瞪大眼睛。陳天山要上前,卻被宋青書攔了下來。宋青書眯著眼睛看向古海。

「你是什麼東西?給這妖孽出頭?你找死嗎?」紅衣修者抓著劍指著古海寒聲道。

蛇女盯著古海,眼中儘是期盼:「前輩,救我,救我1

「我就是要救她,怎麼,你想攔我?」古海冷冷的說道。

「你是誰?」四周頓時有人喝斥道。

顯然眾人都在往蛇女身上泄恨,忽然冒出一個人來阻止,自然心生不爽。此刻,很多死了親友的修者,怒火慢慢集中向了古海。一股股殺意籠罩向古海。

「鄙人一品堂水舵主,諸位可想與我一品堂作對?」古海忽然冷聲道。

「一品堂?」四周很多人都忽然臉色一變。

和古海猜的一樣,眾人都好似聽過一品堂大名。很多人忽然皺起了眉頭。剛才的騷動頓時平靜不少。

人群中,一個虯須大漢忽然間雙眼微眯,身後幾個下屬卻瞪眼怒視古海,但虯須大漢一揮手,阻止了幾個下屬瞪眼,靜靜的看著中心之處。

古海緩緩向著紅衣修者踏去,嘴角露出一絲輕笑。

紅衣修者原本有些退縮了,可忽然間,紅衣修者神色一動,瞪眼道:「哼,你騙鬼呢,一品堂根本沒有水舵主1

「不錯,我想起來了,一品堂金木水火土五舵,其中水舵已經空缺二十年了,怎麼可能有水舵主?」又有人忽然喝斥道。

「小子,你敢騙我?」紅衣修者眼睛一瞪正要發怒。一股殺氣直衝而來。

「吼1

陡然間,古海周身真氣外放,一股戾氣直衝四周,發出一聲氣吼之聲,古海體表冒出一絲絲紫色龍形真氣。頓時將紅衣修者的殺氣衝散了。

「嗯?」人群中的虯須大漢陡然臉色一變。

四周,無數修者也是頓時瞪大眼睛。

「真龍先天功?沒錯,他應該沒撒謊1

「真龍先天功,誰敢不經允許修鍊,必將被誅滅全族的!他說的沒錯!他要不是一品堂水舵主,不可能修鍊此功法的1

「一品堂?」

………………

…………

……

人群中儘是議論之聲,剛才一個個的怒目慢慢壓制了下去。

古海緩緩走到石壁之處,看著那蛇女被釘在石壁上,眼中閃過一絲不忍。

「呲1

古海輕輕拔出一柄長劍。

「啊1蛇女痛苦的一聲驚叫,但還是強忍著。

淚水止不住的流,蛇女感激的看向古海。

所有人都看著古海,而那先前最囂張的紅衣修者卻是怒目相瞪,顯然自己被落了面子,很是不爽。

「不可能的,我來的時候,一品堂還沒有水舵主,一品堂主當時還在九五島上,和我宗的宗主在一起,你是誰?」紅衣修者冷聲道。

「哦?看來還是個老鄉?你說的不錯,堂主先前是在九五島上,我也是剛剛被任命舵主的,鄙人古海,你可知道?」古海頭也沒回的繼續給蛇女拔身上的長劍。

「古海?你變年輕了?不對,你不是主持陳宋之戰的嗎?你怎麼來了?難道,難道宋國敗了?」紅衣修者臉色一變。

古海也是雙眼微眯,扭頭看向紅衣修者。

「你認識我?你是誰?」古海眉頭深鎖的看向紅衣修者。

「宋國,龐天龍1紅衣修者冷冷的看向古海。

「龐太師之子?龐天龍?聽說你十年前修為衝擊到先天境,繼而加入了宋甲宗?」古海雙眯眼道。

「想不到,你一個癟癟老者,也有成就先天的一刻?剛達到先天境吧?嗯?對了,你怎麼加入一品堂了?我走的時候,你剛剛得到掌管陳國大軍的權利,這才幾個月?你……,你?難道?」龐天龍臉色一變。

古海沒有理會,而是繼續拔著蛇女身上的劍。

噗通!

蛇女身上的劍被拔光頓時跌落而下,全身是血,虛弱無比,古海馬上接祝

「宋國怎麼樣了?古海,宋國怎麼樣了?」龐天龍頓時瞪眼道。

「宋青書,管管你的弟子,聒噪1古海對著人群中一掃,冷聲道。

人群中,宋青書面色一僵。而龐天龍和很多人頓時找到了宋青書。

「師叔?」龐天龍馬上叫道。

宋青龐天龍,又看看古海,神色微動道:「舵主,他雖然是宋甲宗弟子,但並非我的弟子,所以我並沒有權利管他1

「嗯?」古海雙眼微眯的看向宋青書。

「師叔,宋國怎麼樣了?」龐天龍馬上急切的問道。

「宋國已滅,至於你爹,也被古海逼死了1宋青書看了看古海冷聲道。

「什麼?」龐天龍頓時瞪著眼睛看向古海。

古海看了眼宋青書,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古海,你殺了我爹?」龐天龍眼噴怒火道,手中長劍一指,指向古海,好似隨時上來將古海碎屍萬段一般。

「宋青書,你確定你管不了他?」古海看著宋青書淡淡道。

宋青書沉默了一下,最終點點頭道:「舵主恕罪,我現在加入一品堂,已經算是脫離了宋甲宗,自然沒權利管他,況且就算以前也沒權利管他,他並非我的弟子。這是舵主和他的私人恩怨。我更做不了主了1

「嗯1古海點了點頭。

「古海,你真的逼死我爹?師兄們,幫我一起拿下古海!我要將他碎屍萬段1龐天龍頓時喝道。

人群中,有著一群宋甲宗弟子頓時就要站出來。

「哦?你讓他們助你,是否是說明,宋甲宗與一品堂不死不休?」古海冷冷的說道。

說話間帶著一股殺氣的看了一圈要衝上前的宋甲宗弟子,一眾宋甲宗弟子頓時身形一僵,皺眉停了下來。眾人看向宋青書。

「看宋青書幹什麼?他都沒資格管你們,你們要是敢再踏前一步,就是代表宋甲宗與我一品堂宣戰,你們來啊?」古海眼睛一瞪。

眾宋甲宗弟子在這一瞪眼間頓時一慌,身形不自覺的後退一步。

「你們、你們1龐天龍面色一僵。一陣無奈。

畢竟讓師兄們與一品堂撕破臉皮,自己還沒那威信。

「哼,古海,你是一品堂舵主又如何?你才剛入先天境沒幾天而已,你去死吧1龐天龍長劍陡然向著古海殺來。

PS:這幾章過度一下,精彩馬上要開啟了。今天出門有事,先提前更新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