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二十一章一品堂,龍婉清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的笑話,等你親手將一品堂這個牌子砸了1 「嗯?」少女眉頭一挑。 「人說君無戲言,堂主你如今也是如此,身在其位,須謹言慎行,你的每一句話都要慎重,你答應古海入一品堂只聽你調令,那只有兩個...

宋城,一間客棧之內。一間屋中。

在浴桶之中清洗了幾遍,終於將身上的污垢全部清理乾淨了,古海帶著一絲震撼的看著鏡中畫面。

「這是我三十歲巔峰時候的模樣?」古海摸了摸臉興奮道。

臉上的皺紋消失乾淨了,髮根之處新長出來的白髮,也徹底變黑了。

稜角分明的肌肉塊,比之昔日地球電視上的健美先生還要完美,古銅色的皮膚下蘊藏著勃勃的生機。

全身都變年輕了,唯一沒變的只有那眼神,依舊深炯如潭水般的眼神。

「先天境,第一重?我終於突破了,仙兒,我離為你報仇,又近一步了1古海臉上閃過一股猙獰。

過了一會,平復了心情,古海才穿好衣服打開房門。

房門口站著不是旁人,卻是陳天山、陳兩儀二人。

「古伯伯,你變年輕了?」陳兩儀眼睛一亮。

「宋城收取了?」古海看了一眼陳兩儀。

「是,多謝古伯伯,多謝1陳兩儀此刻真心實意的拜下。

古海點了點頭。

「堂主已經在主廳等你了,一切待會再說吧1陳天山笑道。

古海點點頭,隨著陳天山快步向著主廳。

主廳之中。少女坐在主位和流年大師對弈之中,其他人陪在一旁,高仙芝也站在眾人末端。古海一入大廳,眾人一起看向了他。

清河宗主此刻看向古海,卻不似一開始的歡喜,而是眼中閃過一股怨念。畢竟因為這怪胎,浪費了自己大批的靈石。

「古海,多謝上仙1古海對著少女堂主恭敬一禮道。

「上仙?哈,我可不是上仙,古先生為何感激我?」少女笑道。

「此次恩典,古海銘記於心,若非上仙,在下如今只是一待死老者,也不會回到巔峰年紀1古海深吸口氣道。

一旁清河宗主陰沉著臉,但並沒有發作。古海將功勞給少女,清河宗主也沒有搶功的意思。

「行吧,既然你感激我,那我也就不客氣了,因為你,我們耽擱了很多時間。你馬上跟我們走1少女也不客氣道。

「哦?」古海微微一愣。

「和你一起的高仙芝,還有清河宗的陳天山、宋甲宗的宋青書,都將入我一品堂!我為堂主,以後,你為我效命1少女直接道。

「一品堂?堂主?」古海眉頭一挑。

「古海,堂主能看上你,是你的造化,還不謝恩1清河宗主沉聲道。

古海卻是皺眉的看向少女。

「一品堂?不知上仙可否為我解惑?」古海再度一禮道。

「哈哈哈,你小子,別人聽說能加入一品堂,無不欣喜若狂,你倒好,還挑三揀四?」宋甲宗主頓時冷笑道。

「在下沒有資格挑三揀四,只是在下凡人一個,孤陋寡聞,怕在下無能,讓上仙丟臉了1古海馬上小心的說道。

「丟臉不至於,修為弱了點,但,腦子好使就行了。此千島海,眾下宗門,都以入我一品堂為榮,為我一品堂做事,會有超乎想象的俸祿。而我一品堂,也只要精英1少女堂主鄭重道。

「哦?」古海神情一動,看向清河宗主。

清河宗主冷笑道:「堂主看上了你,我可不敢收你,我可以兌現承諾,給你先天境的修行功法,但,我的功法豈會比得上一品堂功法?古海,堂主看上你的才能,是你的造化1

「古先生,你還猶豫什麼?」一旁高仙芝苦笑道。

不知道古海此刻躊躇什麼?如此好的機會,哪有那麼多的思量?

古海看了看眾人。

一眾清河宗、宋甲宗弟子看向自己都是一臉嫉妒的神色,而少女堂主帶著一絲自信,一旁陳天山不斷給自己使眼色,讓自己答應。而少女身後一個中年俊秀和尚此刻卻是事不關己的態度,扣著佛珠,好似在默誦經文一般。

「上仙,若我加入一品堂,不知有何約束?有何忌諱?」古海卻是鄭重的看向少女堂主。

眾人一副不理解的看向古海,你一個凡人,居然還敢跟堂主講條件?腦袋壞掉了不成?一個天、一個地,就好像皇帝要收乞丐做臣子,乞丐居然還挑三揀四一般。

「約束?簡單,不得背叛一品堂,還有,聽我之令,就行了!還有,你沒得選擇1少女自通道。

古海微微一陣苦笑,點了點頭。

「既是如此,古海見過堂主,只希望,堂主兌現諾言,在下以後,僅聽堂主之令1古海鄭重一禮道。

「哦?」眾人微微一愣。

這古海問了半天,原來是等在這裡,僅聽堂主之令?其他人的話就不聽了?

「哈哈哈,好,你若做得好,我不介意給你特權!記住,我叫龍婉清1少女堂主笑道。

「多謝堂主1古海笑道。

「大師,你說古海入我一品堂,讓其在哪一舵比較好?」少女看向一旁流年大師。

流年大師卻好似忽然驚醒一般,停止了手中佛珠的扣動,看向古海。

「一品堂,分有金木水火土五舵,堂主既然答應給其特權,只聽堂主之令,那自然只有五大舵主才能勝任,剛好,水舵主位置一直空缺,不若讓古海做此水舵主吧1流年大師說道。

「什麼?」四周眾人頓時臉色一變,驚駭的看向流年大師。

「堂主,萬萬不可啊,古海是有些能耐,可剛入一品堂就成為一方舵主,這於禮不合啊,一品堂其他人怎麼想?」清河宗主眉頭一挑,嫉妒道。

「是啊,堂主,你三思啊,我等雖然是一品堂附庸宗門,不入一品堂核心,可,這一個剛剛先天境的小子,以後修行能不能再進還不知道,你讓他當一方舵主?這如何服眾?」宋甲宗主也是臉色一變道。

此刻,就是龍婉清也是皺眉看向流年大師。顯然也覺得這封賞有些過了。

「大師,你為何薦他為舵主?」龍婉清皺眉道。

流年大師搖了搖頭道:「不是我薦他為舵主,以他實力,還遠不到爭奪舵主的程度,況且一品堂無數人盯著這個位置,也不是他古海所能霸佔的,只是我在告訴堂主你,你已經不是從前了,從你繼任一品堂開始,你的一言一行,都將被放大無數倍,所有一品堂弟子都在看著你,不止一品堂,還有其它勢力的人,都在等你的笑話,等你親手將一品堂這個牌子砸了1

「嗯?」少女眉頭一挑。

「人說君無戲言,堂主你如今也是如此,身在其位,須謹言慎行,你的每一句話都要慎重,你答應古海入一品堂只聽你調令,那只有兩個位置,一,是舵主。二,就是我這般的客卿!堂主你自己決斷吧1流年大師淡淡道。

龍婉清卻是眉頭一挑,眼中閃過一絲複雜。

而其他人聽到流年大師所言,頓時誰也不敢多嘴了。

龍婉清神色變幻了一下,最終再度看向古海。

「古海,從今天起,你就是我一品堂水舵主!這是你的令牌,以後只對我負責即可1龍婉清取出一塊紫色令牌沉聲道。

古海看了看龍婉清,也沒想到這一品堂規矩這麼多。

雖然不知道水舵主是什麼個情況,但從剛才對話中不難聽出其權利。此刻已經容不得自己拒絕了。

「是,多謝堂主,古海定不負堂主重託1古海鄭重道。

在眾人嫉妒的目光中,古海緩緩接過紫色令牌。

令牌非金非木,上有一滴水的浮雕一般。

「滴血其上1龍婉清皺眉道。

古海點點頭,找來細針,刺破手指滴血其上。

「嗡1

紫色令牌微微顫動間放出一道紫光進入古海身體,好似一瞬間跟古海心神相連一般,頓時,古海好似從令牌上感受到一個十丈方的小空間,空間之內,有著十顆紫色靈石,還有一封竹簡。

「這是?」古海驚訝道。

「收好此令,以後你就是一品堂水舵主,不要令我失望1龍婉清沉聲道。

「我儘力而為1古海點了點頭。

清河宗主看著古海,面部一陣糾結,先前看古海不爽,可現在不同了,古海成為一品堂舵主,這地位馬上就不一樣了。

「恭喜古舵主,昔日答應古舵主入我清河宗學習的,如今看來,是沒有機會兌現了,不知古舵主想要什麼?只要不過分,我儘力滿足,算是聊表遺憾吧1清河宗主笑道。

「清河宗助我突破,已經感激不盡了,只是,我要是跟隨堂主馬上離開,我古府……1

「古舵主放心,沒人敢動他們,陳國昔日虎牢關境內的所有土地,從此都劃歸古府管轄,你隨時可以歸來1清河宗主一口肯定道。

「多謝1古海微微一禮。

「堂主,在下可否划入古舵主麾下?」一旁高仙芝忽然站了出來道。

「哦?」龍婉清眼中閃過一絲好奇。

「在下能力有限,希望能跟隨古舵主左右學習1高仙芝鄭重道。

「也好,我還沒決定你分到哪一邊,你問古海答不答應1龍婉清並沒有介意。

「高大帥能與我共事,在下高興還來不及,豈會嫌棄?」古海馬上笑道。

「古先生,不,古舵主,你就不要取笑在下了,叫我小高就行!能跟隨古舵主,是在下榮幸1高仙芝頓時歡喜的拜道。

「好吧,高先生客氣了1古海馬上扶起高仙芝。

「既然如此,那就這樣吧,古海,三天後出發,給你三天處理自己的事情1龍婉清皺皺眉頭道。

「是,多謝堂主1古海點了點頭。

踏步,古海走出了大廳,高仙芝也跟著古海走了出去。

清河宗、宋甲宗眾人看向古海方向,眼中儘是嫉妒之色。

在眾人紛紛告辭之後,大廳之中只剩下龍婉清和流年大師了。

龍婉清眉頭深鎖,顯然還為剛才的魯莽而煩躁。

「堂主,你在為封了古海而後悔?」流年大師笑道。

「是我太得意忘形了,既然秀了吧,只是我擔心他不能勝任……1龍婉清眉頭深鎖。

「一品堂在外人看來一團和氣,堂主你雖然剛繼任不久,但應該能看出其內部問題,這古海雖然修為弱了一些,但卻不是一個善茬1流年大師笑道。

「哦?」

「這古海,或許能幫你將一品堂這潭死水攪渾,讓他去和那幾個老傢伙斗一斗吧,幫你徹底掌握一品堂1流年大師鄭重道。

PS:一般來說,除了爆發期間,每天兩更,三點半左右一更,七點左右一更,一般盡量只會提前、不會拖后。今天外出有事,這一更提前上傳,見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