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十九章第三役,喪臣心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找不到他們,如何除惡?那就下一級,當初,提出縱民為匪者為誰?激怒百姓者為誰?百姓追究者為誰1劉丞相沉聲道。 「嗯?」朝堂之中,瞬間陷入詭異氣憤。 「劉丞相,你要殺我?」宋太子陡然臉色...

宋城!皇宮口!

一個個面色憔悴之人跪倒在地,悲喊之中。

「請皇上做主,還我正道,緝拿盜匪,還我財物1

「皇上,草民每年交稅無數,如今家財被搶奪一空,求皇上做主啊1

「皇上,龐太師指使家僕,搶奪我家財,懇請皇上明正典刑,治罪龐太師1

「皇上,草民有證據啊,龐太師家僕搶我財物,縱仆為匪,請皇上治罪1

…………………………

……………………

…………

都是宋城的商人,此刻一個個舉著狀紙,跪在皇宮口,哭喊著等候皇上做主。

而在不遠處一個閣樓之中。

古海、古漢看著眼前告御狀的一眾商人們,眼中閃過一股冷冽。

「義父,最前面領頭的那幾個,是我們的人1古漢指了指遠處道。

古海點了點頭:「慢慢等吧,接下來告御狀的人會越來越多,不止宋城,連同四方城池的富商都會前來告御狀。」

「那龐太師也是罪有應得,他的吃相太難看了!這些日子,居然指揮所有家僕和下屬參與搶劫商鋪,想渾水摸魚?呵,我們早有準備,全部記錄在案了1古漢笑道。

「龐太師?癟癟老者了,想不到也這麼貪1古海感嘆道。

「貪到沒關係,孩兒最看不慣的是這老傢伙為老不尊,都一把年紀了,還不停的禍害**,幾乎每三天都要禍害一次,在他們那群腐爛貴族眼裡,這或許叫著樂趣,可在我看來,就他媽噁心,不知廉恥,聽說有過十幾個**,給這老傢伙弄死了!造孽啊1古漢恨聲道。

「所以說,報應來了1古海冷笑道。

「義父,宋王真的會斬龐太師嗎?他畢竟是宋王的老師啊1古漢有些擔心道。

「呵,老師?宋王對他的親孫子都照斬不誤,何況一個臣子?」古海冷笑道。

「嗯1古漢皺眉的點點頭。

「想必,這時候陳軍進入宋國境內的消息已經傳入朝堂了吧1

「應該傳來了,孩兒看到八百里加急沖入皇宮的1古漢點點頭。

「前線兵敗如山倒的消息,肯定也傳來了,各地城池根本毫無抵抗之力了,陳國大軍猶入無人之境,宋國百姓、軍隊都不思報國,宋王豈會不怕?此刻應該在無邊的恐懼之中1古海笑道。

「若易地而處,孩兒肯定也是驚慌莫名,宋國似乎崩潰了,只維護在表面的團結,國難當頭啊1古漢擔心道。

「是啊,國難當頭,民心已喪,病入膏肓!就好像一個生病的大人,遇到一個小孩拿刀殺來,大人雖然厲害,可現在病的動彈不得,只能任憑小孩宰割了,要是給大人時間養病,那還能恢復元氣,可如今,根本沒有時間給大人1古海喝了口茶道。

「宋國最缺的就是時間了,陳國大軍壓境,以這速度,應該要不了多久就能抵達宋城,毀滅宋國了啊1古漢沉思道。

「所以,這時候只能儘快醫好大人身體的一部分,最少能阻止小孩1古海沉笑道。

「醫?怎麼醫?得便宜的百姓,此刻排斥宋國,有錢了更惜命。而吃虧的百姓,此刻已經恨宋國、怨宋國了,他們如何還能救宋國?」古漢皺眉道。

「宋國百姓此刻分為兩種,吃虧的、得便宜的。兩方都不願意為國奮戰,那隻能選擇一方安撫。得便宜的能安撫嗎?」古海教導道。

「赦免天下搶劫之罪,讓他們抵擋陳軍?」古漢神色一動。

「可行嗎?」古海再問道。

「呃,好像不行,若是赦免他們的罪,那些吃虧的百姓會立刻造反的,宋國必將大混亂,繼續搶劫,繼續殺戮,或許不用陳軍來,宋國馬上自己就崩潰了!況且,得便宜的人也未必會去參軍,他們得了便宜,喪失了愛國之心,只要自己安享富貴,無論國家是陳、是宋都沒關係了1古漢想了想道。

「不能安撫得便宜的,那隻能安撫吃虧的1古海眼中閃過一股自通道。

「安撫吃虧的?皇宮前跪拜的這群商人,還有那些沒有搶到東西和被搶奪財物的百姓?」古漢目光看向廣場之上。

「是啊,可是,該如何安撫呢,他們的財物能夠幫找回來嗎?」古海笑道。

「絕對不可能了,那些財物被搶,現在早已被得便宜的人隱匿了,到嘴的肥肉怎麼可能吐出來?要是強制執行,定然還會更亂,那群得便宜的人肯定反抗,而且越鬧越糟1古漢神色一動道。

「那怎麼辦?」古海指點道。

「追責1古漢神色一動。

「怎麼追?」古海笑道。

「殺人,撼人心,泄民憤1古漢神色一動。

「殺誰?」

「只要能泄民憤,宋王誰都能殺,誰都要殺!就是太子,他也會殺的1古漢眼中閃過一絲興奮道。

「所以,這第三役才是最簡單的,大勢已成,無可逆轉,我們只是順水推舟,加快進程而已1古海笑道。

「是,孩兒全明白了。這龐太師,罪有應得?」古漢眼睛精亮道。

古海點了點頭。

宋城,朝堂之上。

「陳軍已經殺入我宋國了,邊城居然只抵擋一天就敗了?他高仙芝呢?高仙芝呢1宋太子焦怒道。

宋王坐在龍椅之上,臉上不停的變幻。下方大臣也是焦躁不安。

宋太子對著報信的一群人怒喝之中。

「散了,都散了,高大帥的大軍,也亂了,根本無法阻止,所有人都跑光了,沒人抵擋,有些好事的百姓,甚至幫忙打開城門,陳軍猶入無人之境,只遇到一點點的抵抗1那報信之人苦澀道。

「民心已喪?陳軍降臨,雪上加霜?」右列為首的劉丞相臉色難看道。

「怎麼辦?百姓、士兵都不願意打仗,是對我宋國失望了嗎?這古海太可怕了1

「主要還是先前的決定,當初古宋銀鋪被搶,就不該鼓勵。就不能開這個頭1

「是啊,要是不開這個頭,民心就不會喪失1

……………………

…………

……

一眾大臣此刻不停的埋怨。

宋太子露出一絲苦澀,轉頭道:「父皇,兒臣有罪,當初也是心中惱恨古海,聽了商人田漢的妖言,兒臣也悔不當初啊,可是,我再去找田漢的時候,他人已經跑沒影了。田府人去樓空1

「田漢?田漢?田?糟了1劉丞相臉色大變。

「嗯?」眾人看向劉丞相。

「皇上,老臣知道田漢是誰了,田漢,田字乃是十口向疊,而十口相疊還是古,只是一個是『十在口中』,一個是『十在口上』1劉丞相臉色一變。

「田漢?古漢?古海的第二個義子?」一眾大臣頓時臉色狂變道。

「噗通1宋太子臉色一變軟倒在地。

本來就猜測田漢是古海的人,可怎麼也沒想到,居然會是古海的義子?一直就藏在自己身邊?

「古海1宋王臉色難看至極。

「皇上,為今之計,必須安撫一部人的怨氣,讓他們去抵抗陳軍1劉丞相苦澀道。

「丞相,你說,如何安撫民怨,只要能安撫民怨,鼓動百姓抵抗陳軍,朕都答應1宋王焦急的看向劉丞相。

劉丞相沉默了一下,苦澀道:「皇上,如今,想要將搶奪的財物歸還,顯然不太可能了,來不及了,陳軍馬不停蹄的前來。就算用出我國庫全部錢財,也填不上這個窟窿。想消民憤太難了1

「跟百姓說清楚,朕也不想如此,只要百姓回心,只要百姓願意抵抗陳軍,朕願意滿足他們一切能滿足的要求。」宋王焦急道。

「消百姓之怒,消百姓之怨,消百姓之失望,需除首惡,殺人除惡,以正民心。方可讓百姓重新信任我大宋1劉丞相沉聲道。

「首惡?首惡乃是古海、古漢1宋王皺眉道。

「是啊,可是,找不到他們,如何除惡?那就下一級,當初,提出縱民為匪者為誰?激怒百姓者為誰?百姓追究者為誰1劉丞相沉聲道。

「嗯?」朝堂之中,瞬間陷入詭異氣憤。

「劉丞相,你要殺我?」宋太子陡然臉色一變。

「劉丞相,你這什麼意思?」龐太師也是臉色一變。

劉丞相微微一陣苦澀道:「太子為國之延續,不可輕殺。否則必將雪上加霜。當初太子提案,龐太師你第一個擁護,我以為你是為了宋國著想,可我怎麼也沒想到,太師你卻是為了自己。這一次縱民為匪,太師是最大的贏家吧?派出所有家僕、下屬搶劫,同時,第一時間運籌帷幄,讓自己的家僕迅速奔赴四方城池,讓你的門生故吏立刻加入搶劫之中,你龐太師搶的最多,宋國如今大亂,你難辭其咎1

「嘩1大殿之中,頓時一片嘩然。

劉丞相這是要和龐太師火拚?

「混賬,劉丞相,難道就老夫一人指使,你就沒有?朝中眾臣,哪個沒有?」龐太師頓時怒喝道。

「可誰也沒有你吃的難看,你知道皇宮之外,那群受害之人此刻都喊著誰的名字嗎?他們狀紙上羅列清楚了龐太師的所有罪狀,你的一條條罪狀清晰明朗無比,百姓希望殺你,殺你才能消除民怨。還請龐太師為了我大宋,為國捐軀1劉丞相忽然對著龐太師一禮。

「懇請龐太師,為國捐軀1一群大臣山呼拜下。

「混賬,你們,你們1龐太師指著眾人臉色難看之際。

宋王坐在龍椅之上,眼皮一陣狂跳,此刻看著龐太師,一時不知如何表達心情。

「皇上,老臣是指使了家丁,可是不止老臣一人啊,滿朝文武都有份,這一切都是古海的陰謀啊1龐太師頓時驚叫道。

「龐太師,百姓要你死,你若不死,我宋國將不復存在,為了大宋,懇請龐太師為國捐軀1劉丞相再度一禮道。

「懇請龐太師,為國捐軀1所有大臣再度山呼之中拜向龐太師。

「你們,你們1龐太師面露驚恐的看著所有大臣。

昔日這群大臣無比擁護自己,自己一聲號令,盡皆『臣附議』的聲音,其中門生故吏都有不少,可這時候,所有人都讓自己去死?

龐太師忽然一陣恍惚,仿若間,看到古海就站在此刻朝堂之上,身披戰甲,手中抓著一柄長劍,指著自己,一聲令下,所有大臣都成了古海的屬下,聽候古海命令,在逼著自己死?

龐太師一瞬間汗毛炸豎而起。

宋王從龍椅上站了起來,走到龐太師面前,忽然對著龐太師一禮道:「太師,國難當頭,懇請太師為國為民1

龐太師全身一陣冰冷。

這古海已經不是指揮群臣了,連宋王都指揮,指揮著宋王逼自己死?逼自己去死?

一個踉蹌,龐太師忽然絕望的大笑而起:「哈哈哈哈哈哈1

「老臣經歷三朝宋王,為大宋兢兢業業七十年,經歷了多少風風雨雨,解決了多少難題,為大宋鞠躬盡瘁,可到頭來卻是……1龐太師苦澀道。

「太師1宋王面露苦澀道。

「皇上,老臣不怪你,怪就怪那古海太過恐怖了,老臣如今也命不久矣,本身也活不了多久了,願我的犧牲,給大宋帶來好運1龐太師摘下自己的官帽苦澀道。

「太師高義1所有人都拜了下來。

第二日。

在宋城萬眾矚目之下。當朝太師,被羅列的一條條罪狀,綁縛到了菜市口。

一時間,宋城百姓盡皆前往,看著這『罪魁禍首』,原本已經喪失的民心,這一刻忽然有了一絲回歸一般。

「那可是龐太師啊1

「活該1

「都怪龐太師,害我傾家蕩產1

「聽說皇上還下令,查抄龐太師的家,將所有贓物歸還我們1

「太好了,皇上萬歲1

……………………

………………

……

龐太師跪在刑台上,臉上露出一絲猙獰:「古海,吾兒一定會為我報仇的1

「斬1

「1

血灌長空,當朝太師,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門生故吏遍天下,權勢滔天的龐太師,就這麼為了泄民憤,被斬首在了菜市口。

一時間,宋城慢慢恢復了一絲生氣,百姓的怨恨也消除了無數。

而站在人群後方的古海、古漢二人卻是長吁口氣。

「好了,龐太師死了,開始吧,這一役就要結束了1古海帶著一絲興奮道。

「是1古漢興奮道。

龐太師被斬菜市口的消息,快速傳向宋國天下四方。

一座座城池的城主都收到了這震撼人心的消息。

龐太師指使家僕,搶奪百姓財物,當斬,以正國法!

宋國,蓉城。城主府主廳。

蓉城主看著這份來自宋城的消息,整個人都懵了。

「怎麼可能,龐太師?怎麼可能斬他?搶奪民財?他可是太師啊1蓉城主臉色難看道。

「老爺,我們也……1一個管家擔心道。

「怕什麼?誰也不知道,那龐太師只是做的太過了,被百姓抓到了把柄而已,我們做的很隱秘,沒事1蓉城主眼皮一挑道。

「不好了,不好了,老爺1一個家丁快速跑入大廳。

「怎麼了?」蓉城主眼睛一瞪。

那家丁馬上取出一張紙道:「老爺,不好了,不知道誰整理的,現在蓉城到處都傳,小的帶回來一份1

蓉城主一把奪過,仔細看了起來,看著看著,蓉城主全身冷汗直下。

「怎麼可能,這是我指使的所有搶奪?搶奪誰、搶奪財物、派誰搶奪都記錄的這麼詳細?我自己都不記得了,怎麼可能被記錄這麼清楚?這是罪證?」蓉城主驚叫道。

「不知道,不知誰傳的1家丁搖搖頭。

「會不會是古海?他早就準備好了,所以,早就派人盯著了?」管家擔心道。

「老爺,我還聽說,很多人都出城,帶著這份罪狀,去朝都告御狀了1那家丁說道。

「什麼?告御狀?」蓉城主頓時一個踉蹌。

龐太師那麼尊貴的人,在確鑿證據面前都被斬首菜市口,自己比得過龐太師?

「老爺,現在怎麼辦啊?如今陳軍也快要打來了1管家擔心道。

蓉城主臉上一陣陰晴不定。

「宋國?再留宋國已經沒有意義了,通知所有官吏前來,我們,我們投誠陳國,我們帶著蓉城,向陳國請降1蓉城主語氣堅定道。

「啊?」二人驚訝道。

陳兩儀帶著大軍徐徐向著宋國朝都開進。

一開始還遇到一些小抵抗,可緊接著,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陳兩儀大軍所到,遠處城門打開,城中官員無比親切的迎了上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著對自己的思念。語氣中表現了對宋國的無限痛恨,和對陳國的無限愛戴。

那場面,聽者落淚,聞者傷心,哭著喊著要拜倒在自己面前。好似不讓自己收他們為小弟,他們就自刎當場一般。

「什麼情況?」

陳兩儀面露茫然。當初古秦讓他帶兵出來的時候,他還有些擔心,可入了宋國后的一切見聞,顛覆了陳兩儀的所有認知。

陳天山此刻也茫然了。

「這是宋國?」陳天山古怪道。

當初收回陳國失地也沒有這麼誇張啊,這才多久,宋國城池不是要攻取了,而是一個個城主搶著要將權利交給自己。

我是在做夢嗎?

陳兩儀、陳天山在渾渾噩噩之中,稀里糊塗的收服著宋國大片江上,這哪是收服啊,根本就是白撿,白撿都沒這麼快埃這是白送,爭先恐後的硬塞給自己。

陳兩儀整個人的世界觀都要被顛覆了。

無論百姓、官員、軍隊,一路所過,都沒有排斥自己。

這宋國是怎麼了?

陳軍徐徐向著宋城開進之中。

宋城之中,宋王聽到來自各地的消息,恨不得一頭撞死在大殿柱子上,又出了一個昏招,囚禁了太子,斬殺了太師。如今宋國城池在飛速的減少之中。

宋王還不知道。此刻的朝都宋城的大臣們,也個個露出驚恐之色。

蓋因為,每個人大臣手中,都收到了一份莫名的紙張,紙張上,寫著他們如何指使家丁搶奪民財的,這比當初龐太師的罪狀還要詳細。

一條條罪狀,讓近乎所有大臣都有股絕望的感覺。

龐太師都殺了,那我們呢?

一條條罪狀好似壓在每一個大臣心頭的大山一般。群臣一瞬間全部亂了,各自快速奔赴其它大臣府中商量。

皇宮外跪著的百姓漸漸又多了起來,來自宋國各大城池的人,有來自宋城內部的。無數百姓在請皇上繼續做主。

而宋王此刻,卻是一籌莫展,獨自坐在大殿之中。不知怎麼辦。

嘩啦啦!

這時,劉丞相帶著大量臣子跨入大殿。

「劉丞相,你們來了,如今局勢,當如何是好啊?聽說,陳軍不出五日,就能抵達宋城了。」宋王無力道。

一眾臣子相互看了看。

「皇上,得罪了1劉丞相開口道。

「嗯?」宋王臉色一變。

「來人,將皇上拿下,開四方城門,恭迎陳王入城1劉丞相一聲令下。

「幹什麼?幹什麼?」宋王臉色一變。

「皇上,我等也是被逼無奈,我們鬥不過古海的。我們也是逼不得已。還請皇上成全1劉丞相苦澀道。

「還請皇上成全1群臣恭拜道。

「你們,你們,你們還有臣子之心?我是皇帝,我是大宋皇帝,你們敢1宋王眼睛一瞪大喝道。

「皇上昏庸,致使我等臣心已喪,大勢所趨,皇上,你的那群密衛,已經被我們控制住了,再掙扎也是徒勞了1劉丞相苦澀道。

臣心已喪!喪臣心!

PS:六天時間,更新了八萬多字,今天也是近一萬字的更新。新書上傳,兄弟姐妹們,幫我撐撐場面啊!現在17k是免費章節,大家來這裡看,註冊個號,幫我收藏一下,評論一下啊,幫新書沖沖榜單,拜託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