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十六章是獎是罰?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 「不歸還古海,那就是入我國庫,那大肆搜殘Ч是什麼?與民爭奪贓物?國與民爭?你這是要將我宋國官方與百姓孤立?不,是對立?」宋太子冷笑道。 「啊?老臣絕沒有這個意思1劉丞相馬上搖頭道。 ...

「轟1

古宋銀鋪坍塌而下。

「啊1

「我的腿1

「我的銀子1

……………………

………………

…………

一連串的慘叫聲從廢墟中傳出。古宋銀鋪外,很多搶到金銀之人,倉皇而逃。

隔壁酒樓之上。

古漢也驚愕的看著這一幕。

「義父,這古宋銀鋪怎麼會倒了?」古漢驚奇道。

古海冷冷一笑道:「古宋銀鋪可不僅僅是金銀,各種傢具都是最高檔的,甚至房梁、柱子,都是用的金絲楠木。」

「啊?他們連房梁、柱子都搶?」古漢徹底被這群搶劫的人服了。

「白得的東西,誰會不要?」古海露出一絲冷笑道。

「轟隆隆1

頓時,大量的城中守衛從遠處跑來。

「呼1

還有少許翻找廢墟的人,快速一鬨而散,轉眼就沒有了。

「城衛來了,看來宋城這鍋水要煮開了,晚上你去趟太子府,推波助瀾,明日朝會才是關鍵1古海沉聲道。

「是,義父放心,孩兒這些年為了太子成為儲君,可是花了無數代價,雖然不能左右太子思想,但,講幾句讓太子聽得進去的話,卻是不難1古漢自信的笑道。

古宋銀鋪被搶,消息一瞬間在宋城傳遍了。

那可是宋城最大的銀鋪,內藏財富可是不計其數,無數百姓湧入,轉眼間一夜暴富。

很多沒有來得及參與的人,都是捶胸頓足,一陣眼紅,同時也在等著官府的消息。

參與之人,同樣藏匿起了贓物,等待官方的消息一般。

宋城,瞬間變的平靜了下來,比之前些日子都要平靜,都在翹首以盼,都在耐心等候。

因此,只有這一個古宋銀鋪被搶,其它古府產業,此刻還沒有遭到百姓的搶奪,所有人都在等候消息,等候第二天朝會上對此事定性的消息。

消息傳遞到了朝中各大臣的手中,如此巨大的消息,的確讓無數官員都是忽然間心情複雜,明日朝會,不知如何表態?

很多大臣奔走四方,尋找同僚商議明天早朝的事宜。

消息同樣傳遞到了皇宮之中。

很多後宮之人紛紛叫好。

「好,搶的好,古老魔的東西,就是要搶1

「要是我,我也搶,那古宋銀鋪啊,就連我也就去過幾次,那奢華程度,比之皇宮還要厲害1

「這下好了,古海的店鋪被搶了,皇上一定開心,民心可用啊1

……………………

………………

……

很多人叫好,而老皇帝也在上書房中聽著下屬仔細稟報先前的一切,眉頭緊鎖,分析著一切種種。

「去請龐太師、劉丞相前來商議1老皇帝吩咐道。

「是1

太子府中。

宋太子聽著下屬稟報今日古宋銀鋪的消息。

「好,哈哈哈,古海的店鋪被搶,真是痛快1宋太子面露猙獰道。

兒子宋正西的死,讓宋太子對古海的恨早已攀到了巔峰,此刻只要有一點關於古海的壞消息,宋太子都一陣解氣。

「太子,此刻可不是高興的時候1面前一個幕僚苦笑道。

「嗯?」宋太子皺眉的看向面前的幾個幕僚。

「太子,古海的店鋪被砸、被搶,的確是大快人心的事情,但,此事背後,卻隱藏著令人糾結的問題。」一個幕僚苦笑道。

「什麼問題?」宋太子沉聲道。

「此案如何定性?古宋銀鋪,的確是古海的店鋪,此次被百姓所搶,對這些搶劫的百姓,該罰,還是該獎?百姓所做,是對是錯?

說百姓錯吧,他們在為國盡忠,呃,最少表面上他們站在道德制高點上,他們在報國,報國是無罪的,哪怕任何手段!可是,若說百姓對吧,那就觸犯了法律,我宋國之法極為嚴明,這屬於搶劫行為,不管對方是誰,也不能搶劫。搶劫就是犯法,視我大宋法律於不顧,法律,國之重器,不得亂之,法律就是治民的根本,踐踏法律,就是踐踏王權。」一個幕僚說道。

「是啊,太子,說百姓錯,百姓在報國!說百姓對,百姓在踐踏律法!百姓是對是錯,到底該獎還是該罰?我想現在,群臣都在頭疼,而宋城百姓也在等著明日早朝給出的定性1另一個幕僚也苦笑道。

宋太子張了張口,一時訝然。百姓是對是錯?這需要官方給個定性,可此時如何定性?

屋中一時陷入了沉默,這是一個極為棘手的問題。

「要是當初我大宋官府查抄古宋銀鋪,就沒有這麼多問題了1宋太子苦笑道。

「不,太子,兩國交戰,不斬來使,古海店鋪在此,沒有足夠證據他們對我大宋有危害,是不能亂查抄的,否則會引起連鎖反應,商人不敢跨國、跨地域行商,況且,古海的店鋪太大太多了,一旦全面查抄,很可能將宋國商業體系弄亂了,百姓忽然很多東西買不到,必然產生民變,再其次,宣傳古海之惡,只是為了防止古海陰謀,百姓只會恨古海,卻不會怕。若是全面清洗,很可能形成一種宋國危難的感覺,會造成民心惶恐1

宋太子面色露出一絲古怪。

「可能皇上也想過查抄古宋銀鋪,甚至可能為了杜絕隱患準備去做了,畢竟,雖然有損失,但或許還在控制之內。但,終究遲了一步,被百姓搶先了。如此一來,情況就更加複雜了!今日搶劫古宋銀鋪的百姓,當如何定性?獎還是罰?」幕僚苦笑道。

宋太子:「……………………1

屋中再度陷入了一陣沉默。本來一件開心的事,此刻怎麼變的這麼詭異了起來。

「太子殿下1

一個僕從從屋外走入。

「怎麼了?」宋太子沉聲道。

「田先生求見1那僕從恭敬道。

「田先生?田漢?那個商人?」

「這田漢的確有點腦子,可惜他太專註財富了,雖然以大財富供於太子府,可卻不插手太子府事宜1

「不插手才好,太子的事,怎麼能讓一個商賈隨意插手?」

………………

…………

……

一眾幕僚竊竊私語之際,宋太子已經命人去請了。

很快,古漢被引入屋中。

「草民見過太子殿下,見過諸位大人1古漢笑著說道。

「田先生不必多禮1太子笑道。

一眾幕僚也是微微笑了笑,畢竟古漢從來不插手太子府的事宜,與眾人也沒有利益衝突。

「田先生,你此來何事?」宋太子好奇問道。

古漢微微一陣苦笑道:「想必太子也知道古宋銀鋪的事情了吧1

「哦?」眾人神色一動。

「先生為此事而來?」宋太子皺眉道。

「田某不敢妄斷此事,田某無才,只是一介商賈,無法為太子分憂,此次前來,只是帶來一點田某看到的東西,或許在我一介平民眼中看到的東西與諸位大人的角度不一樣,僅供諸位參考1古漢客氣道。

「哦?」眾人好奇的看向古漢。

第二日,宋城,朝堂之上。

宋王坐於龍椅之上,俯瞰群臣,群臣好似經歷過了一場激烈的爭吵,很多人都依舊面紅耳赤,此刻所有人都看向中心的宋太子。

「父皇,諸位同僚,是對是錯,我等已經爭論了好久,百姓搶奪古宋銀鋪,乃是踐踏律法,可搶的卻是古海店鋪,古海早已被傳為魔頭,剪除魔翼,卻也是匡扶正義。各有所論,本宮不才,說說我的想法1宋太子鄭重道。

「太子請說1左列龐太師沉聲道。

宋王也盯著宋太子。

宋太子點了點頭道:「父皇,諸位同僚,假如百姓有罪,搶奪有罪。劉丞相,你先前說的最激烈,就由我來詢問,你來解答,百姓既然有罪,按照你所說,當如何處置?」

群官右列為首一老臣走了出來。

「歸還當日所有搶奪,略作懲罰,引以為戒1劉丞相鄭重道。

「百姓願意自己歸還嗎?我想,基本所有人都不願意歸還了。況且到底誰搶的,搶了什麼,都很難查清吧,難道還滿城搜捕?我宋軍剛剛因為古海而毀了八十萬大軍,現在卻幫古海挽回損失?這,這讓百姓如何看?」

「可以查封,不歸還古海1劉丞相皺眉道。

「不歸還古海,那就是入我國庫,那大肆搜殘Ч是什麼?與民爭奪贓物?國與民爭?你這是要將我宋國官方與百姓孤立?不,是對立?」宋太子冷笑道。

「啊?老臣絕沒有這個意思1劉丞相馬上搖頭道。

「百姓搶了古海的東西,我官方若是出手,卻沒有名義處置財物,交給古海不行,自己留著用也不行,都是遭到罵名!我宋國前期已經大肆宣揚古海之惡,立場永遠不能有變,絕對不能站在古海的一邊,幫古海挽回損失,更不能在百姓心氣正高的時候,打擊百姓恨古海的信心1

「百姓因為痛恨古海,當然,也有一些人渾水摸魚,但,因為恨古海,才有了這衝動,民心可用,說明我等先前的宣傳起到效果了,最少,古海的陰謀詭計,不能再施展在百姓身上了,所有人都會防備古海了1宋太子沉聲道。

「那太子的意思是,百姓不能罰?」劉丞相皺眉道。

「不錯,他們是剪除古海羽翼,才去的古宋銀鋪,自然不能罰1宋太子鄭重道。

「不能罰?可他們踐踏了我大宋律法,難道還要獎勵不成?我大宋律法是神聖的,不容踐踏,誰也不能!否則,一旦律法崩潰了,百姓心中沒有了律法,那宋國就要走到滅亡了1劉丞相焦急道。

「劉丞相,你多慮了,這也是我正要說的,律法是死,人是活的,此次事情特殊,所以,我們應該剝離開來看1宋太子笑道。

「哦?剝離開來?怎麼剝離?」宋王疑惑道。

「父皇,兒臣認為,我們如今糾結此事的定性,有些亂了,律法和報國相衝突,都是因為古海這個危害,假若,我們將古海從我宋國律法剝除開來呢?」宋太子笑道。

「嗯?」眾人皺眉的看向宋太子。

「危我國者,決不能姑息,古海的店鋪,我宋國律法為何要保護?兒臣反而覺得,百姓做得對,做得好。在我們還在想著要不要查封古海店鋪的時候,百姓中愛國者已經早了一步,開始出手了。因為他們堅信,古海的一切都是對我宋國有害的,民心與我大宋在一起,我們為何還要傷了民心?我們應該支持百姓,支持民心,因為民心堅定,國本堅固!百姓向著我大宋,難道還要為難不成?」宋太子開口道。

「嗯?」群臣皺眉思索。

「我們早期做了那麼多宣傳,宣傳古海之惡,才有昨日反古海事件,今日我們要是懲罰了反古海的人,那我們先前的宣傳是什麼?笑話嗎?嘩眾取寵?還是玩笑?國無信不立!君無戲言!國威不容褻瀆1宋太子擲地有聲的喝道。

龍椅之上,宋王雙眼微眯,點了點頭。

「太子,你的意思,非但不罰,還要嘉獎?獎勵他們搶劫?」劉丞相臉色難看道。

「嘉獎不必,口頭鼓勵即可,赦他們無罪1宋太子鄭重道。

「可,可太子可知道,如今朝堂之外,無數百姓翹首以盼,就等待我們的消息,一旦定性,再難更改,赦他們無罪,還要口頭鼓勵,今日過後,明日我宋城其它古海店鋪,就接連遭受搶奪,你相信嗎?」劉丞相皺眉擔心道。

「呵,劉丞相,你這麼擔心古海產業為何?」宋太子冷聲道。

「我關心?我關心什麼!只是古海有多少產業?你知道有多少財富嗎?為何不官府查抄,這一搶奪,可……1劉丞相焦急道。

宋太子冷冷一笑,搖了搖頭道:「財富是多,我知道,無論是誰都會眼紅的,哪怕我知道這麼多的財富,我也會眼紅,我也想自己查抄下來。可是,劉丞相,你不要忘了,是這些財富重要,還是我宋國重要?」

「嗯?」大殿中所有人都是神情一肅。

「父皇,古海的財富是多,誰也想要,可是,比起我大宋江山來說,根本不算什麼,既然古宋銀鋪已經定性了,百姓去搶古府的財物,那就搶吧,官府查抄,百姓也搶奪,要是產生衝突怎麼辦?與民相爭?萬一被古海做了文章怎麼辦?」宋太子沉聲道。

「可……1劉丞相焦急道。

「父皇,百姓因為我們宣傳古海之惡,才搶奪古海財富,這是順我大宋,當鼓勵!古海的財富讓與百姓,才會讓百姓感恩。百姓信服,才讓我們的宣傳更有說服力,古海財富雖多,但,還是我大宋江山重要。兒臣覺得,昨日反古海事件,當鼓勵,不當罰1宋太子鄭重的對著老皇帝開口道。

群臣竊竊私語了一會。

「老臣支持太子所言,財富雖多,但若安民心,一切值得1龐太師開口道。

「臣附議1

「臣等附議1

……………………

…………

……

一時間,朝堂之上一面倒的站在了宋太子這邊。

宋王坐在龍椅之上,看著大臣們近乎一面倒的支持太子,也最終點了點頭。

的確,查抄這麼多財富又有何用?要是宋國被古海滅了,再多的財富也享用不到,只要自己的江山還在,一切都會有的。

「朕准太子奏1宋王開口道。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1

朝會的消息,以第一時間傳了出去。

古海、古漢一直都關注著朝會,朝會一下,有人第一時間來稟報了。

「義父,太好了,宋太子用我昨日所言,朝堂之上,定性了嘉獎宋民反我古家。正式將大宋國推向萬丈深淵了1古漢興奮的看向古海。

古海端著一個茶杯,喝了一口,嘴角露出一絲輕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