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五章古老魔頭

作者:觀棋  |  更新時間:2015-04-19 00:02  |  字數:4623字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清河宗,一間小院。

少女堂主和流年大師對弈之中。

面前站著清河宗主、宋甲宗主和陳天山等人。

「古海還沒露面?」少女堂主落下一枚黑子問道。

陳天山微微一陣苦笑道:「是,古海為了以防萬一,計劃沒有泄露一絲一毫,答應宗主打敗宋國,那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到!」

一旁宋甲宗主冷笑道:「打敗?哼,他古海雖然用陰謀詭計亂了宋軍,可宋軍就是敗逃了,也還有幾十萬,可陳國呢?已經被高仙芝坑殺了六十萬大軍,而且各地經歷了大清洗,早已虛弱不堪了,哪有軍隊進攻宋國?可宋國依舊上下一心。全國宣傳古海的陰謀,誰還會上當?這已經是古海極限了!」

清河宗主卻是大笑道:「你還不知道他怎麼做呢,就開始否定他了?是不是太早了?」

「哼!」宋甲宗主一臉不爽道。

此刻的清河宗主卻是一副揚眉吐氣的感覺。自己當初的選擇果然是對的。

「大師,你看呢?」少女堂主笑看流年大師道。

流年大師凝眉苦笑道:「這個古海的確出乎我意料,這盤棋下到這裡,已經足顯其強大的布局能力了,驚才絕絕啊。可到這裡,居然還沒結束,呵呵,每個人下棋的路子不一樣,我卻有些看不透他這盤棋了!」

「看不透,就接著看!我到要看看,他這盤棋,到底會下的如何驚艷!」少女堂主眼中閃過一股亮光道。

------------

宋城。

隨著古海一聲令下,那些昔日被悄悄抓起來的軍人家屬紛紛被放了出來。

本來就被宣傳炒熱的宋城,在這群軍人家屬的忽然出現,頓時徹底沸騰了。

「二嬸,你、你們沒有被皇太孫迫害?該死的古海,原來都是他搗的鬼,真的是他。害我給侄子寫了一封假的家書啊。都怪他啊!」

「三姑,你還活著啊,我以為你死了呢,該死的古海,都是他,都是他!可憐我那表哥,至今生死不知,下落不明啊!」

「古海可恨!」

「要不是古海,高大帥早就贏了,我兒也不會下落不明啊!」

「都怪古海!」

「古老魔頭!」

……………………

………………

…………

一時間,宋城之中,民怨沸騰。

宋太子坐在府中,聽著城中探子不斷來報。

「古海居然自己放出了這群軍屬?哼,這下沒人再聽他狡辯了,古海,我看你陰謀還怎麼得逞!」宋太子面露猙獰道。

兒子之死,至今猶如鯁骨在喉。不讓古海身敗名裂,宋太子誓不罷休。

「太子,如今城中,只要被扣押的軍屬回來,無不個個唾棄古海,恨不能扒古海皮,吃古海肉!」一個探子笑道。

「扒他的皮,吃他的肉?本宮也想!宋城搜索的怎麼樣了?」宋太子冷聲道。

「已經搜了所有地方,並沒有發現六七十歲的外來老者。」那探子苦澀道。

「古海已經離開宋城了?哼,那就在附近城池找,一個個找,一定要找出來,本宮要將他碎屍萬段。」宋太子冷聲道。

「是!」

「無論官方還是民間,繼續宣傳古海的醜惡,要讓所有人都恨古海,讓所有茶館的說書人,從現在開始,天天抹黑古海,有多黑,抹多黑!」宋太子冷聲道。

「啊?太子,如今已經全城激憤了,不,全國激憤了,還要推波助瀾嗎?」

「哼,本宮這是防患未然,那樣,古海再有一點點動作,哪怕稍有對我們不利的,都可以全部推到古海身上!」宋太子冷聲道。

「是,我這就去通知!」那探子馬上應聲退出了。

----------------

宋城,一間酒樓之上,酒樓包間的窗口處擺放著一桌酒席。

古海、古漢坐在窗口,看著樓下街道,旁邊站著古府親信,戒備四方。

古海因為染了頭髮,同時做了些許的化妝,根本不似六七十歲老頭,看起來也就四五十歲而已。

此刻坐在窗口,端著酒杯看著下方街道。

「義父,那就是我古家在宋城最大的銀鋪,古宋銀鋪!」古漢看著街對面的一個巨大的銀鋪微笑道。

古海喝了一口清酒,淡淡一笑道:「古宋銀鋪?這還是我當年親自剪綵的,古宋銀鋪的老掌柜三年前走了吧?」

「是,三年前老掌柜死後,他兒子接替了掌柜之位,如今執掌這間銀鋪,我先前按照義父要求,已經給他交代過了。到時他心裡有數!」古漢鄭重道。

古海點了點頭,雙眼微眯的盯著整條街道。

古宋銀鋪,雖然是一個巨大的商鋪,但,此刻卻沒有多少人進出,很多百姓,此刻都圍在古宋銀鋪之外,對著古宋銀鋪指指點點,不斷謾罵之中。

「哼,這古宋銀鋪,就是古海那老魔頭的店!」

「古老魔頭的店?我以後再也不進去買銀飾了!」

「黑心的古老魔,去死吧!」

「皇上怎麼還允許古老魔的店開在我大宋國?這些年,賺了我大宋國多少錢!」

「呸,要不是律法不允許,我早就將古老魔的店鋪砸了!害人的古老魔!」

「我的兒啊,就是那老魔頭抓了我,然後騙了我兒,我兒到現在都生死不知,我跟你拼了!」

「張大娘,別衝動,大夥幫我拉著張大娘,砸了可是要賠錢的,你好不容易逃出來的!」

「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