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十三章第一役,喪軍心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你征戰沙場多次,從來都是沖在最前面,很多次都是命懸一線,為了大帥,我們可以連命都不要,因為我們相信大帥,大帥能夠給我們未來,大帥能夠帶我們建功立業,大帥可以護著我們1林沖恨喝之中。 林沖的恨,...

皇太孫的忽然出現,就好似一口瀑布落下,將高仙芝的所有威信光焰盡數澆滅了!

八十萬將士,忽然間面無表情的盯著高仙芝,好似要高仙芝給個說法一般。

帥台之上,眾人此刻盡皆神態各異。

宋太子臉色不知道是喜是悲。

林沖雙目充血。

高仙芝卻是瞪大了眼睛。

可縱是眾人震撼於皇太孫的到來,那皇太孫離帥台也越來越近。

「你,你是誰?」高仙芝瞪眼喝問道。

「是我啊,高大帥,我是宋正西!快,快幫我將追來山賊抓起來,我要殺了他們,我要他們死!我差點就見不到父親了1宋正西狼狽的叫道。

「不可能,我兒在宋城,已經被斬於菜市口,你到底是誰?」宋太子只能怒喝道。

「爹,不是你派高大帥救我的嗎?上斬頭台的時候,悄悄用人替換了我?真是孩兒啊,高大帥安排好了一切,把我救下來了啊,我只是跟高大帥演了一場戲,騙騙那些蠢貨而已啊,爹!你不知道?哈哈哈,看來高大帥沒有告訴你啊1宋正西頓時興奮的叫道。

「嘶嘶嘶嘶1

四面八方,儘是將士們抽氣的聲音。

高大帥一手安排?演了一場戲?騙騙那些蠢貨而已?

宋正西自己都沒有發現,他的每一句話,甚至每一個字都好似一把把的尖刀,不斷插入八十萬將士的心中。

我等只是蠢貨?高仙芝只是給我們演了一場戲?騙騙我們,讓我們去送死?

什麼古海的陰謀。全是高仙芝騙我們的。那古海哪有那麼誇張厲害?不是嗎?這皇太孫就是最好的證明。

殺了皇太孫,給大家公道?全是放屁!

皇上下旨,重罰欺辱軍屬者?全是放屁!

我們親人遭到當地貴族殘害,都是古海的陰謀?全是放屁!

我們的書信是古海陰謀?全是放屁!

……………………

………………

……

當宋正西出現的那一刻,剛剛樹立起來的戰意,頓時蕩然無存,古海在所有人心中埋下的霍亂的種子,一瞬間生根發芽,快速生長出一顆參天大樹。

宋正西的話,更是句句誅心。

「孽子,住口1宋太子頓時一聲大喝。

宋太子也看出了眾將士的目光,他們眼中居然慢慢布滿了仇恨。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看看1

「我也要回家看看。他媽的,我要回去1

「不打了,為了他宋家打死打活,他們卻在後面害我們家人,完了還罵我們蠢貨?」

……………………

………………

…………

八十萬將士開始騷動了,一時間,就好似沸水開始慢慢沸騰了一般。嗡嗡嗡的一片。

此刻,最難過的,當屬林沖了。

林沖扭頭,雙目布滿血絲。淚水滑落而下。

「大帥,我林沖跟隨你多年,隨你征戰沙場多次,從來都是沖在最前面,很多次都是命懸一線,為了大帥,我們可以連命都不要,因為我們相信大帥,大帥能夠給我們未來,大帥能夠帶我們建功立業,大帥可以護著我們1林沖恨喝之中。

林沖的恨,林沖的大喝,頓時讓四周靜了下來。

「我們可以為你連命都不要,大帥你就這樣對我們嗎?那天,那天我家慘事還沒傳來,十五個弟兄家裡傳來噩耗,你為了保住皇太孫,讓我解決,讓弟兄們開不了口,你讓我殺了這十五個兄弟1林沖一聲大喝。

「嘩1

頓時,八十萬大軍再度一片嘩然。

原本聽皇太孫的話,還有些人質疑,可是,林沖不一樣,林沖可是大帥的親信,親信到所有安排都會跟林沖講。

可誰也沒想到,一群將士受了苦,受了災,大帥沒說要幫助,反而要林衝殺了他們?

帥台之上,那十五人也站在上面,本來是為了幫高仙芝鼓舞士氣的,可是一聽到林沖的話,所有人都是一激靈,一起看看高仙芝。

大帥那天就要殺我了?讓林大人殺了我們?

「大帥,我的家人呢?你說給古海抓走了,可這怎麼回事?你為什麼要殺我們?我們為你賣命,你卻要殺我們?」十五個將士頓時驚叫道。

「林沖,你閉嘴1高仙芝臉色一變喝道。

「閉嘴?那你告訴我,宋正西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說要殺他明正典刑嗎?你不是說要殺了他為小蝶報仇的嗎?你不是說…………,嗚嗚嗚1林沖恨哭之中。

「宋正西不是我救的,是古海,古海救的!林沖,你冷靜,這都是古海陰謀1高仙芝面露苦澀的叫著。

快?自己的動作終究沒快過古海的陰謀。

一頓飯的功夫都不給自己,一頓飯的功夫都來不及嗎?高仙芝心中一片悲涼,古海的計策來的太密集了,太多太快了,次次刺入人心最脆弱處。。

高仙芝明白是古海的陰謀,可林沖怎麼可能相信?

宋正西就是最好的證明。

「夠了,什麼狗屁古海陰謀1林沖悲恨的吼道。

眼前高仙芝,好似已經成為自己仇人了一般,林沖面露猙獰。

下方宋正西卻是再度開口道:「大膽,林沖,你敢對大帥無禮嗎?高大帥,你之前不是說的嗎,等我回到軍營,你就將這群混賬解決了嗎?我已經回來了,林沖他們也沒有用處了啊1

宋正西一聲大喝。好似火薪點燃了汽油桶。

「轟1

八十萬大軍頓時一片轟鳴,徹底炸開了。

宋正西瞪著眼睛,不明白這怎麼回事?不是父親、高仙芝做的一場戲嗎?怎麼回事?

「高仙芝,枉我為你賣命這麼多年,你這個人面獸心的禽獸,我要殺了你為小蝶報仇1林沖一聲大喝。

拔出長刀,頓時向著高仙芝殺去。

而帥台上一群林沖的下屬,此刻也是到了爆發的邊緣,隨著林沖的出手,頓時拔出長刀。

「殺1

「轟隆隆1

帥台上頓時亂作一團。

「保護大帥1

「殺1

………………

…………

……

整個軍營都已經沸騰了。混亂不堪,將士們再也不服管教了。

誰也不再聽上面的命令,吵吵嚷嚷,甚至有些人渾水摸魚,開始搶劫軍營的倉庫。

一時間,整個軍營都是亂作一團,有要殺高仙芝的,有要保護高仙芝的。有殺太子的,有保護太子的。就連宋正西四周也是亂作一團。

八十萬大軍,一朝崩散了。

收拾行李,快速回家的,搶劫軍營,相互砍殺的,一片混亂。

就在此刻,一支五萬大軍從虎牢關奔赴而來。

領軍的不是旁人,卻是新的陳王,陳兩儀。

陳兩儀旁邊騎馬的是陳天山。

「兩儀,剛才一支煙花上天,是大帥說的山賊傳來的信號,讓五萬大軍立刻衝擊宋軍大營,你怎麼要親自出來?」陳天山皺眉道。

「有太爺爺你在身邊,我安全應該沒問題的,大帥讓我鼓舞士氣,我就來了,父皇臨死前說,都聽他的,我一切照做1陳兩儀沉聲道。

「可是,這也太誇張了點吧,他說沒事就真的沒事?你只有五萬劣軍,對面可是八十萬虎狼軍啊,而且高仙芝還在營中,這,這不是去送死嗎?」陳天山皺眉道。

「我相信父皇1陳兩儀皺眉道。

「唉!算了,到時我儘力護你周全,你別跟你爹一樣,到時離我太遠,想救都來不及1陳天山說道。

陳兩儀點了點頭。同時大喝而起。

「將士們,你們都看到了,這群宋軍窮凶極惡,就算投降他們,他們都要斬殺,他們根本不給我們活路。你們都看到了吧1陳兩儀大喝道。

奔跑中的將士臉色一陣難看。

「大帥派人已經打聽清楚了,宋軍已經下令,破開虎牢關,就全面屠城,你們的父母、兒子都要被殺,你們的妻子、女兒都要為奴,你的家產,全部被他們瓜分,前線消息你們也知道了,我陳軍六十萬將士都被坑殺了。你們還有僥倖嗎?」陳兩儀高喝道。

「沒有1一眾將士紅著眼睛道。

「為了我們的家人,隨我殺,願老天垂憐,我等拼殺,能換來父母安詳,能換來妻兒活命,用我們的死,換家人的活。反正都要死,敗了要死,降了也要死,不如隨朕,以命換命,殺1陳兩儀高喝道。

「殺1五萬將士一聲高喝。

「轟隆隆1

眾將士繞開一個山坡,頓時殺到了宋軍大營。

可是,五萬大軍到宋軍大營不遠處的時候,看到的卻是烽煙四起的宋軍大營,一片混亂,一片狼藉,四周將士更是相互廝殺,根本不像整軍嚴明的宋軍大營埃

陳天山揉了揉眼睛:「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這是八十萬虎狼軍?」

陳兩儀卻是激動萬分。

「全軍,隨我殺1陳兩儀一聲大喝。

「轟1

五萬陳軍,猶如死神的鐮刀一般,快速沖入分贓不均的『烏合之眾』大營之地。

「敵襲、敵襲、敵襲,整軍迎敵1有人高喊了起來。

可是,此刻宋軍將士們的心已經野了,哪還管什麼狗屁整軍迎敵埃搶了東西,就跑。

「嘩啦啦1

頓時,戰爭變的詭異了起來。

五萬將士,追著八十萬將士屁股後面跑,一面倒的戰爭,卻是反過來一面倒了。

五萬陳軍此刻殺的酣暢淋漓,雖然以前沒有上過戰場殺過人,可現在為了家人,殺一群逃竄之人,卻是輕而易取,更是爽快至極。

原來,宋軍也不怎麼樣啊!

虎牢關上,古秦扶著城樓欄杆,目射遠處,十里之外,煙火衝天,隔著遙遙十里都能聽到陣陣慘烈的聲音傳來一般。

「來人1古秦沉聲道。

「在1幾個古府侍從恭敬道。

「立刻飛鴿傳書陳國各大城池,傳信四方,高仙芝敗了,八十萬大軍盡數毀滅,高仙芝生死不知,些許逃兵,將要逃回各方城池,傳令各方古家店鋪傳播消息,鼓勵百姓,斬殺各方守城的宋軍駐兵,殺一賞金,殺十賞爵。有怨報怨,有仇報仇,六十萬被坑殺的陳軍,各百姓家裡的男丁,是到報仇以慰先靈的時候了!另,被宋國奪取的城池,鼓勵當地豪強,率領家僕全力反擊,奪回城池,論功行賞,一切城池權利職務,陳國王室與眾豪強平分,多勞多得,在自己家門口,建功立業吧1古秦沉聲道。

「是1一眾古府侍從恭敬道。

八十萬大軍,猶如喪家之犬,此刻不堪一擊的徹底崩潰了。

五萬陳軍,猶如天兵天將,所到之處,所向披靡。

一方視死如歸,一方無心戀戰,戰爭,近乎已經沒有懸念了。

高仙芝、宋太子在一群親信的護送下,躲過了這場兵災。

可高仙芝卻是手臂上被林沖斬開了一道口子,血流無數。

不過,此刻手臂的疼痛都是次要的,逃出兵災,在一個山坡下休息,看著遠處狼狽宋軍的時候,高仙芝心中的痛才更加劇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古海?古海?」高仙芝露出一股頹然之色。

自己已經馬不停蹄了,可還是趕不上古海的速度啊,古怪的計策居然如此迅猛,如此迅捷?人老成妖,對比四十年前,古海此刻更加的老辣,更加的可怕了。

「完了嗎?現在怎麼辦?」宋太子也是絕望道。

高仙芝深吸口氣道:「真相早晚會清晰的,好在我已經坑殺了六十萬陳軍,陳軍如今數量極少,無法再有大動作了。而我宋國大軍,軍心散了,軍心喪失了。不過,還能可以重新凝聚的。只是……1

「只是什麼?」

「我能在最快的時間重新凝聚軍心,只是,我擔心古海比我更快。他可能更快1高仙芝苦澀無比道。

數日之後,商城。

昔日宋軍駐紮的城池,此刻有著一部分宋軍在此留守。可是,就在剛才,一些店鋪忽然傳出消息。

高仙芝大敗,八十萬大軍一潰千里。高仙芝生死不知。宋軍敗了!

消息傳來,很多商城百姓都懵了。

傳出的消息還有鼓勵奪回城池的。

當地豪強、百姓紛紛露出茫然之色。

前段時間,日日煙花爆竹的慶賀,早已在死了家裡頂樑柱百姓的心中埋下了刻骨的仇恨。殺了我兒,殺了我父親,殺了我們全家的依靠,你們卻是載歌載舞、煙花慶祝?無異於傷口上撒鹽。一個個百姓恨不能扒了他們的皮、吃他們的肉、喝他們的血、啃他們的骨頭。可是自己沒有力量。他們那麼多人。自己只能被壓迫,只能看著他們殺了自己親人而默默哭泣。

現在,古家店鋪傳來的消息,頓時慢慢僚起了眾人心中的仇恨,撩起了眾人的火氣,撩起了眾人的殺意。

城中的留守宋軍也發現,這段時間,百姓看自己的目光有些不一樣了,不是之前那麼畏懼了,好似不再遮掩的暴露一絲絲仇恨的目光了。

只是,沒有確切消息傳來,即便百姓、豪強再大的仇恨和慾望,都沒有敢出頭的。

可就在這時,第一批逃兵回來了。

「敗了,敗了,全敗了,八十萬宋軍,一敗千里1

當第一個逃兵訴說出前線戰果之後。

商城豪強們的心瞬間活絡了起來,宋軍敗了,那陳國就能恢復以前了?高仙芝都生死不知,那誰還能擋住古海?那商城早晚不是回歸陳國?

與陳國王室平分一城?

沉寂了一晚上。慾望、仇恨在醞釀了一晚上以後。第二天清晨,隨著第一個喊殺聲響起,頓時點燃了整個商城。

「打死你這個混蛋,我兒死的慘啊,活活被坑殺死的,我也打死你,打死你,嗚嗚嗚嗚1

「你殺我爹爹,我也殺了你1

「還我夫君,還我夫君1

「哥,弟弟給你報仇了1

「殺了我兒,你們還要放煙花慶祝?老子就是拼著骨頭散架,也要扒了你們的皮1

……………………

………………

……

商城留守的宋軍並不多。

在豪強的帶領下,百姓的群情激奮下,懸賞、仇恨共同驅使下,一場人民**的戰爭開啟了。

不止商城,被奪取的陳國十八座城池,此刻同樣上演著這一幕慘烈的虐殺。

留守宋軍,根本阻擋不住這無邊的仇恨和無邊的慾望。

殺、殺、殺,亂、亂、亂!

一片的混亂。

數日之後,清河宗。一間大殿之中。

清河宗主、宋甲宗主帶著各自弟子站在兩邊。

那身穿男服的美麗少女帶著流年大師和三個下屬站在正北主位。

面前站著來自陳天山,還有宋甲宗的弟子。恭敬的向少女稟報之中。

「三個月?不,還不到三個月。宋國八十萬大軍,一敗塗地?高仙芝更是狼狽逃竄?陳國的城池,收回大半?這僅僅只用了三個月?」流年大師露出驚愕之色。

「是1陳天山興奮的說道。

而另一個宋甲宗弟子卻是一臉的頹然。

「怎麼可能,他古海施了什麼妖法?」宋甲宗主頓時驚怒道。

「哈哈哈,宋甲宗主,別置氣,聽他們怎麼說,哈哈哈1清河宗主卻是滿意的大笑而起。

男裝少女卻是眼中一片精亮,少女自然明白高仙芝的厲害,少女想過很多可能,可沒想到古海用了如此短短的時間,就大敗了宋國八十萬虎狼軍,還收回大半陳國國土?這,這怎麼做到的?

對了,還要除去來回稟報的時間,也就兩個月左右,一切都逆轉了?他怎麼做的?

宋城,古漢興奮的向古海稟報著前線消息。

古海卻是坐在一個圍棋棋盤面前,手中不斷落子之中,棋盤極為詭異,一般棋盤橫豎各十九條線,而此刻,古海的棋盤之上,橫豎已經各自三十條線了。

每多一條線,棋盤上就多了無數變數,可古海卻是生生的多出二十二條。一切顯得那麼詭異。

而且,古海一直都是自己跟自己下棋,從來沒有讓人參與過。

「義父,成了,哈哈哈,高仙芝一敗塗地,軍心喪失,想要重聚軍心,不是那麼容易了。」古漢笑著說道。

「滅宋計劃,第一役,算是完成了1古海落下一枚白子道。

「是啊,第一役,喪軍心!接下來,就是第二役?」古漢盯著古海。

「滅宋計劃,第二役,喪民心1古海雙眼微眯,落下一枚黑棋。

「民心盡喪,人心動蕩,義父,民心可不好喪啊1古漢皺眉道。

「高仙芝、宋太子、宋王應該已經恨透了我吧?這股恨,就是喪失民心的基矗民為邦本,本動則國搖1古海深吸口氣,眼中閃過一股凌冽道。

PS:今天三更,所以第一更提前了,為了感激昨天的盟主,在第三更的時候會重說,存稿不多,各位見諒,前兩個盟主,我會過幾天陸續補上爆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