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十一章反間計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 前兩天叛逃的人,被宋軍,一個不留,全部斬殺了? 一瞬間,虎牢關城樓上的所有將士都是倒吸了口氣。一些原本蠢蠢欲動,準備跟隨叛逃的人,原先的一切僥倖心理,頓時蕩然無存。 叛逃?那是送死啊...

一輛馬車快速出了宋城!

馬車之內,卻是驚魂未定的皇太孫,宋正西。

宋正西倚靠在馬車的窗口,感受著馬車的顛簸,回憶著之前與那古怪男子的對話。

「高仙芝?怎麼可能,他要殺我,怎麼會救我?」宋正西瞪著眼睛看向古海。

古海微微一陣輕笑,搖了搖頭道:「皇太孫,你還看不透嗎?今日只是一場戲而已,你可是皇太孫,你還沒明白如今形勢嗎?」

「什麼形勢?」

「當今皇上,如今年歲幾何?」

「呃?我皇爺爺今年八十二?你什麼意思?」宋正西茫然道。

「宋、陳之戰,你知道嗎?」

「陳國只剩下虎牢關了啊,不過,現在好像有個古海領兵。貌似很厲害的樣子!就連高仙芝也畏懼三分,才有了條條重典?」宋正西皺眉道。

古海微微一笑道:「八十萬虎狼之軍,十萬綿羊之軍,大勢所趨,誰能回天?一個小小老頭,就行了嗎?你信嗎?他高仙芝一代名將,領兵兇猛無敵,不,就算沒有高仙芝,哪怕一個傻子領兵,只要指揮八十萬大軍死拼不就行了?哪有這麼複雜?你覺得呢?」

「對,對,我也知道,之前高仙芝那麼厲害,怎麼會有一個老頭攔路?難道裡面有隱情?」宋正西開始懷疑了起來。

古海微微一笑,並沒解釋。

「怎麼回事?你告訴我,怎麼回事?」宋正西想不明白。

古海沒有回答,而是看向王宮方向,微微一嘆道:「皇上,也老了1

「嗡1

宋正西腦中一陣轟鳴,就是一旁的主判官也驚的冷汗直下。

「你,你是說,我父親要篡位?」宋正西一個激靈道。

這一個激靈,不知道是驚懼還是激動,雙目死死的盯著古海。

古海微微一笑道:「我可什麼也沒說……1

「我明白了,八十萬大軍?父親跟隨去前線,主要是為了掌握八十萬大軍?收取陳國,只是舉手之間,父親沒有立刻滅了陳國,只是為了爭取時間,父親將有大動作了?」

古海看看宋正西,這皇太孫雖然年輕,但心中還挺陰暗的?這陰暗的事情,自己只是開了個頭,他就能自己補腦了?

「高仙芝雖然是大帥,但,識時務者為俊傑,你懂的?」古海問道。

「我懂,我皇爺爺就算在位也沒多長時間了,況且還……,高仙芝還是跟著我父親才有前途,高仙芝這是巴結我父親?高仙芝早就是我父親的屬下了?我都明白了,我都明白了1

「可,高仙芝為何要回來逼皇太孫呢?製造死亡?」一旁主判官知道自己聽了這些,只能一條路走到黑了。

宋正西眼睛一瞪道:「笨蛋,你這都不明白?高大帥不是救了我嗎?他是讓我離開,以防來日八十萬大軍兵臨宋城,我遭遇不測,早早的將我轉移走而已,這樣,我就不會被人盯著了1

一旁古海盯著宋正西,果然,此人內心無比陰暗。

「這位,呃,我問你,那林沖他們一群人呢?」宋正西忽然皺眉問道。

古海露出一絲冷笑道:「你認為,他們還能活著回來?」

「對,對!哈哈哈,高大帥好本事,還找了如此借口1宋正西馬上興奮道。

「皇太孫,如今你已經『死了』,所以,你不能再出現在宋城,甚至,你活著的消息,不能走漏一絲一毫。」古海鄭重道。

「我明白,你們送我出城,可是,我要躲在哪裡呢?」

「哪裡都不安全,都可能被發現,只有一個地方最安全1古海沉聲道。

「哪裡?」

「高仙芝的軍營,太子的身邊!高大帥已經備好了馬車,你馬上離開宋城前往軍營,可好?」古海盯著宋正西。

宋正西興奮的點點頭:「好,好,我聽你的1

宋城,城外一個小山坡之上,古海負手而立,看著載著宋正西離去的馬車,身後站著古漢。

「義父,一切已經安排好了,虎牢關要有一場好戲看了1古漢笑著說道。

古海點了點頭。

-

虎牢關外!

八十萬宋軍壓境,浩浩蕩蕩,雄壯無比。

八十萬虎狼軍此刻,一個個戰意高昂,雖然前段時間被古海的陰謀搞的心潮起伏,但,所有人都堅信,大帥一定會給大家一個交代。

當朝皇太孫,又如何?

最近來的信中更是清楚的描述了家裡的情況,一切風平浪靜。根本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主帥大營,宋太子此刻一臉的煩躁。

自己已經到虎牢關外了,算算時間,高仙芝一群人應該很快就要回來了。高仙芝回來,也就意味著……。

宋太子捏著手中的毛筆,久久不能落筆,不斷的深呼吸中,壓下心中的惱恨。自己兒子被斬了,自己卻無能為力?

「古海1宋太子眼中越發的仇恨。

「太子殿下1殿外有人恭敬道。

「進來1宋太子壓著心中怒火,放下毛筆道。

很快,一個官員走入大帳。那官員面露喜色,可看到宋太子陰沉的臉,頓時神色一肅,猜到是為皇太孫的死傷心,自己絕對不能表露喜悅。

「太子,我們抵達虎牢關外的第二天而已,已經有三十六人從虎牢關逃出來,向我們投誠了1那官員捏了捏拳頭道。

「哦?古海准他們出來?」宋太子疑惑道。

「古海當然不願意,這些人都是趁著夜色,從城牆上順著繩子逃出來的,這才是第一波,我想明天會有更多,後天更多,哈哈哈,我們還沒進攻,虎牢關內,已經開始亂了!天助我軍啊1那官員情不自禁的笑道。

可皇太孫新喪,太子自然笑不起來,那官員一看太子表情,頓時臉色一變,再度變的嚴肅了起來。

「已經三十六人了?他們投誠?可帶來了什麼消息?」宋太子沉聲道。

「是的,這群人都是陳國昔日一些貴族子弟,陳國要是滅了,他們就什麼也沒有了,他們逃出來,只是為了搏一個出生,自然知無不言,什麼都說了,裡面的軍隊數量、四方防禦強弱,甚至主帥大營在什麼地方,都馬上告知了,太子,稍後我會將最詳細的情報整理給你,這群人暫時怎麼安排?」那官員問道。

「先看押起來吧,問出一切消息,甚至古海的所有情況,記住,我要所有情況1宋太子沉聲道。

「是1那官員應聲道。

官員退了出去,宋太子依舊臉色一陣陰沉,雙目泛著血光的看著遠處虎牢關方向。

「古海?你逼死我兒,我要你滅族1宋太子臉色陰寒的自語著。

虎牢關內。一間大殿之中。

古秦佯裝古海,坐在主位,看著面前一堆資料,一旁坐著陳兩儀、陳天山二人,二人雖然身份尊貴,但,此刻卻沒有絲毫打攪古秦的意思,也不會插手古秦的所有事宜。

面前,站著一大群的官員,有武將、有文臣,此刻眾人焦躁不已。

但,看到一頭白髮的『古海』氣定神閑的表情,一個個焦躁的心也平靜了很多。

「大帥,宋國八十萬大軍,已經兵臨城下了,我們最近雖然不斷招兵,但,如今也只有十二萬人啊1

「是啊,大帥,大帥將十二萬軍打散,重新編製,雖然看上去更加勇猛了,可對方卻有八十萬人啊1

幾個官員擔心的看向古秦。

古秦停下手頭工作,看了看一群官員,淡然道:「怕什麼,這虎牢關,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十二萬大軍在此,我又加固的城牆,以及四方天險,八十萬大軍如何?就是八百萬大軍,也休想闖關!昔日高仙芝鎩羽而歸,不就是例子?」

「呃?是1眾人點頭道。

雖然依舊擔心,但,見『古海』說的如此輕描淡寫,眾人頓時輕鬆不少。

「大帥,前天晚上有三十六個士兵叛逃,其中三個還是小將,聽過大帥您的各種布置啊,他們會不會將我軍機密泄露出去啊1一個紅袍官員面露焦急之色。

紅袍官員一開口,其它官員也是紛紛露出擔心。

「報1

一個綠袍官員闖入大殿,面露焦急道:「大帥,大帥,不好了,剛才,剛才左先鋒大將,帶著五十八人,叛逃了,從城牆西南角逃了,屬下看到了,他們跑向宋軍大營了1

「啊?」大殿之中頓時一片嘩然。

「完了,完了,這可怎麼辦啊?」

「叛逃的人越來越多,對我軍士氣是極大的打擊啊1

「接下來,越來越多的人會叛逃的啊1

……………………

………………

……

眾官員議論紛紛,此刻一片焦急。

「完了?」陳兩儀臉色難看道。

陳兩儀明白,這就是一個連鎖反應,只要有這一人逃,那這股士氣就泄掉了,現在幾十個人叛逃,這不是泄掉士氣的問題,根本就擋不住他們逃跑啊,接下來,肯定越來越多。這還沒開始交戰呢,虎牢關就亂成一團了,這還打什麼?

陳天山也焦急不已,看向古秦焦急道:「大帥,現在怎麼辦,你不是說要做軍中動員嗎?快快止住這股風氣啊1

所有人都焦急無比,只有古秦,此刻依舊氣定神閑,端起一杯茶,輕輕喝了一口。

陳兩儀、陳天山氣的就要怒起。

這時,一口茶喝下的古秦卻是輕飄飄的一句話,讓整個沸騰的大殿一片寂靜。

「急什麼?他們是我派過去的1古秦淡淡道。

「呃?」

所有人瞬間啞火。驚訝的看向古秦,眼中充滿了驚嘆。

接著,剛才焦急的官員們,一起長呼口氣,個個笑了起來,好似剛才的焦急並不是自己一般。

只有幾個官員,此刻卻是陡然瞳孔一縮,屏住了呼吸。

第二日,宋太子大營。

宋太子這段時間一直煩躁之中,喪子之痛還沒消退,此刻,一封密報有展露在了自己面前。

宋太子看著密報,陡然瞳孔一縮。

面前一眾下屬好奇的看向宋太子。

「太子,信上怎麼說?」一個下屬好奇道。

「哼1宋太子的煩躁好似有了宣洩的地方一般,一聲冷哼。

「啪1

一掌,宋太子將手中的密報拍在了桌案之上。

「太子,昨夜又有八十六人來降,在外面守候之中,而且帶來了最新消息,要不要……?」一個官員小聲問道。

「來降?哈哈哈哈哈,古海!你還真當我傻是吧?對我用這計倆?哼,來人,將所有來降之人,全部捆綁起來,押到虎牢關城樓之下,給我斬!細作?本太子最恨的就是細作,還是古海的細作,哼1宋太子一聲冷哼。

虎牢關外不遠處。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啊,宋太子,我是來投降的啊1

「我要見高大帥,我帶來虎牢關的消息啊,大帥,不要殺我啊1

「求你了,放了我,我來投降的啊,還帶來消息,不要殺我啊1

…………………………

……………………

…………

虎牢關外,哭喊聲一片。

一共一百八十六人,此刻被捆綁而起,帶到了虎牢關城樓不遠處,好似在給古海示威一般。

城樓之上。

古秦負手而立,身後站著陳天山、陳兩儀,還有一眾官員,一起看著不遠處小土坡上的一幕,一個個露出驚詫之色。

遠處,五百宋軍,押著不久前叛逃的一百八十六人?什麼情況?

古秦淡淡道:「將士們想看,就讓他們到城樓上來看吧1

「啊?噢1陳兩儀馬上點頭道。

虎牢關內,無數翹首以盼的將士在一聲令下,快速的衝上城樓,站在城牆的四方,對著遠處望去。

「啊?那是左先鋒?啊,那是王伯爵,啊,那是張大人?」

「看,昨天他們喊我一起叛逃的,我沒理他們,這是怎麼回事啊?」

「這都是這兩天叛逃的人啊?」

……………………

………………

……

大量陳軍露出驚訝之色。

就看到,城外土坡之上,一個將軍模樣的人,一揮手。

「斬1

「吼1

「轟隆隆1

一百八十六個頭顱,頓時拋飛而出,身首異處。

前兩天叛逃的人,被宋軍,一個不留,全部斬殺了?

一瞬間,虎牢關城樓上的所有將士都是倒吸了口氣。一些原本蠢蠢欲動,準備跟隨叛逃的人,原先的一切僥倖心理,頓時蕩然無存。

叛逃?那是送死啊!

遠處,五百宋軍踏馬,快速離去,留下一百八十六具屍體倒在血泊之中。整個城樓上都是一片死寂。

「大帥,你派他們出去,可是……1陳兩儀臉色難看道。

這時,古秦卻是微微一笑:「他們不是我派出去的,不過,現在應該沒有將士再願意叛逃停

「呃?」陳兩儀微微一愕。

兩天後,高仙芝終於從宋城回到大營。

「太子,中計了,那是古海的反間計,你,你不該殺了他們啊!現在虎牢關中的軍士,都要拚死了啊1高仙芝一臉鬱悶的焦急道。

「反間計?」宋太子臉色一變。

「古海曾言,圍三缺一,就是讓他們逃過來,讓他們有僥倖心理,可以自己亂成一團,可是,你,你將圍三缺一的『一』也給圍了起來啊,你殺的不是一百多個叛徒,你殺的是陳軍的僥倖,你殺的是陳軍的心啊,這下,他們沒了僥倖心理,定然拚死一搏啊,再虎狼的將士,也比不過不要命的將士啊!我就晚回來兩天,就兩天,唉,唉1高仙芝一臉苦澀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