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八章來世不要說愛我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了?你怎麼這樣了?」林沖驚訝道。 看到林沖,小雨頓時哭訴了起來。 「姐夫,你要為姐姐報仇啊,姐姐死不瞑目啊,嗚嗚嗚嗚嗚嗚…………1小雨跪在地上抱著林沖的腿哭訴之中。 「小蝶?小...

商城,高仙芝大營!

中心大帳之中。

宋太子、高仙芝坐在一旁品茶,林沖恭敬的站在面前。

「如何,現在士兵士氣怎麼樣?」宋太子笑著問道。

林沖點點頭道:「大帥的安排,的確讓將士們變的更加積極了,同時無比仇恨古海,如今能夠與家中書信來往,更是心氣極高,收取四方城池的時候,越發的兇猛,我們對三關之內的城池收取,越來越快了1

「那群富商呢?」高仙芝喝了口茶問道。

「富商如今不敢放肆了,誰也不敢放鞭炮、煙火,一切低調,最多帶來一些後方書信,或者偷偷夾雜著一些苦主,不過,經過大帥的描述,那些苦主失蹤的家屬,一眾將士們都將罪名落在了古海身上,眾將士也沒有多大脾氣了1林沖敬佩的說道。

「古海此人用計,防不勝防,那群富商,小心盯著,也別讓他們長時間接觸將士們。有違抗者,立刻拿下1高仙芝喝了口茶說道。

「是,大帥放心,只是……1林沖忽然皺起眉頭。

「哦?」高仙芝陡然神色一緊,又出什麼蛾子了?

高仙芝自從知道古海是對手后,就從來沒有敢有一絲鬆懈,哪怕一點小的細節也要小心,畢竟,不久前的嘩變差點就悄無聲息的發生了。

林沖看了看宋太子。

「怎麼回事?還要我迴避嗎?」宋太子沉著臉說道。

「不是,大帥,太子,你們應該知道,可能是古海擄走了一些軍人家屬,然後嫁禍給當地官員,雖然不對,但,卻引起人心惶惶。即便大帥已經請皇上下令重刑以待,以安軍心了,可這被『滅門』的事件,還是不斷發生1林沖解釋道。

「不錯,如今只能四處尋找了,這事我們都知道,此次又有什麼不同的?」高仙芝疑惑道。

「此次目標,鎖定了當朝皇太孫,宋正西1林沖沉聲道。

「什麼?」宋太子臉色一變的忽然站起身來。

皇太孫?那就是自己的兒子埃自己兒子遠在朝都宋城,怎麼也被陷害了?

高仙芝也是瞳孔一縮。

「以前只是普通官員、貴族,此次卻是皇太孫?古海這是要露出獠牙了?」高仙芝臉色難看道。

「怎麼回事?」宋太子臉色一變道。

「來自宋城的消息,有著十五起滅門慘案,矛頭都指向了宋正西,而且因由,都是宋正西貪圖美色,為禍宋城,此刻有著十五個將士,正跪在我的帳前,求我請大帥做主之中1林沖皺眉道。

「混賬古海,嫁禍我兒?林沖,你跟他們說清楚了嗎?這些都是誣衊1宋太子焦急道。

林沖皺著眉頭道:「屬下查了,來報信的,都是十五個將士的親人或者至親書信,不過,有著十三個只是人員失蹤,那古海還沒有喪心病狂的殺害軍屬1

「咦,要是古海直接殺了那群家屬,直接嫁禍我兒,豈不是對他更有利?」宋太子皺眉道。

「不好,不好1高仙芝臉色一變。

「怎麼了?」

「我剛剛想到,那古海用心之歹毒,好可怕,差點又被表象蒙蔽了,他的毒計裡面居然藏著毒計!古海擄走了那群軍人的家屬,軍人們雖然仇恨古海,但,心中都帶著一絲希冀,認為親屬還活著,最少還活著,他們對古海的只是恨,還沒有達到死仇的程度,最少古海沒有殺了他們全家,在這群軍人心中,被古海擄走,反而是最好的結果,要是真如來報信之人說言,那才是真正的噩耗。我壓住了他們怒火、觀念,他們不是消氣了,而是克制住了,這被壓制的怒火,若是再度爆發,即便我的話也不會聽了。而且,親人若真在古海手中,這群軍人戰鬥的時候,就會有投鼠忌器!雖然只是極少數一群人,但,情緒會蔓延的!不知道古海還有什麼其他陰謀用在他們身上,要是策反他們,豈不……1高仙芝臉色不斷變換。

「策反?嘶1宋太子也是抽吸了一口冷氣。

「林沖,你說那十五個將士,十三個是家屬下落不明,可是,還有兩個呢?」高仙芝盯著林沖。

林沖臉色一陣難看,看了看太子,低下頭道:「的確是皇太孫,宋正西所為1

「嗯?」宋太子臉色一沉。

「太子,屬下直言了,皇太孫宋正西,這些年仗著自己身份,在宋城禍害了多少良家婦女,您又不是不知道,兩國交戰前,太子你還為他關照過宋城官員,幫助壓下皇太孫的一件醜事1林沖小聲道。

「1宋太子卻是一拍桌子。

「林沖,你肯定皇太子所為?」高仙芝也是臉色一陣難看道。

「是,那兩個人,都是跟隨屬下的,弟子知道,他們的妹妹都極為漂亮,當年都想要許給我,但,我有了小蝶,不想納妾,所以一直沒成,來信之人,是他們的生死兄弟,只是昔日戰爭傷殘了,在家修養,他親眼目睹了一切,甚至他們家屬的屍體。更帶來了一些他們家信物1林沖小聲道。

「啪1宋太子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之上。

「小兔崽子,臨行前我要他不要惹事生非,一路上也不斷寫信回家給他娘,約束著他,想不到,想不到……1宋太子痛苦道。

「你剛才說,是他們的生死兄弟傳來的消息?那個傳消息的人可靠嗎?會不會被古海收買?你要知道,有些友情厚不厚,不是在於經歷了什麼,而是出賣的籌碼有多少?」高仙芝沉聲道。

宋太子眼睛一亮,對啊,那來信之人,也可能被收買了一下埃

「屬下不敢保證,但,他們一直跪在我的大營外,求大帥給個交代,按照頒布的重刑,對欺辱軍屬的人,立刻量刑,而皇太孫之罪,當斬立決!他們懇請大帥秉公辦理!為他們親人報仇1林沖沉聲道。

「這,這結果還沒出來,怎麼量刑?」宋太子焦急道。

林沖看了看宋太子道:「太子,屬下雖然不敢保證什麼,但,皇太孫真能做出這些事情,況且以前你在宋城還能壓制皇太孫,如今你離開這麼久了,沒多少人能約束皇太孫了,若真是古海收買,那古海此次也做的太絕了,因為這十五個將士出征前,皇太孫已經表現出令他們厭態了。已經深入人心,而且若說傳信人有問題,我雖然不敢保證,但,我相信,九成不會有問題,那個人我見過,寧死不屈,情深義重,而且此次,有屍體為證1

「九成可能是我兒?」宋太子臉色難看之際。

「他們要按照軍法,讓皇太孫死1林沖點了點頭。

「宋正西不能死1高仙芝臉色一沉道。

「嗯?」宋太子眼睛一亮的看向高仙芝。

而高仙芝卻是臉色陰沉。

「我算看明白了,皇太孫只是一個大旗,今日若是殺了皇太孫,明日就會有當朝太師的罪證送來,後日就會有當朝丞相的罪證送來,就會有一眾皇子、王爺的罪證送來,那時每日殺王親貴胄,已然動搖全軍的軍心了!仗也別想打了,朝堂之上也將風聲鶴唳,動搖國本了。」高仙芝臉色難看道。

「宋正西不能死?」林沖驚訝的看向高仙芝。

「古海的陰謀,來的太密集了,不能再停留了,需要馬上召集所有軍隊,儘快進入大決戰,立刻兵發虎牢關,以傷拼傷,儘快結束。否則,誰也防不住了1高仙芝臉色難看道。

「那,那現在怎麼辦?他們還跪在我大帳之外1林沖擔心道。

宋太子也盯著高仙芝,此刻,宋、陳之戰,關乎到一切,若高仙芝一臉肯定的要殺宋正西,即便自己這個太子也攔不住,真攔不住,上有當今皇上,甚至還有仙宗盯著。自己根本救不了宋正西了。

可現在,高仙芝要救下宋正西?

「大帥,你這樣,算不算以權謀私?袒凶叱善?」林沖皺著眉頭道。

「不,情況比我想象的還要棘手,必須立刻壓下去,太子,由你下令,立刻收攏攻取四方城池的將士,立刻匯聚八十萬大軍,立刻兵伐虎牢關,只要破了虎牢關,古海再多陰謀詭計也沒用了1高仙芝沉聲道。

「好1宋太子點頭感激道。

「那宋正西呢?」林沖看向高仙芝。

「你剛才說你帳外跪著十五人,其中十三個應該容易讓他們剋制,將所有髒水全部潑在古海身上,至於大營中所有家屬消失的將士,立刻挑出來,允許他們回各自家裡,與全城一起找尋他們的家屬,他們應該願意。」高仙芝沉聲道。

「屬下明白,將這些不安定因素剔開,可是,那兩個九成被宋正西殘害的將士呢?」高仙芝沉聲道。

「穩住他們,將消息封鎖,甚至讓他們回朝都打探究竟,一定要將消息約束到最小1高仙芝沉聲道。

「萬一他們堅決需要大帥為他們做主呢?」林沖皺眉道。

「此刻,大局為重!林沖,你跟我多少年了,你應該明白,慈不掌兵1高仙芝眼中泛出一絲寒光。

「是1林沖皺眉走出了大營。

宋太子一條條命令快速下達了出去。

林沖也再度見到那跪著的十五人。

安撫了其中十三人,將髒水潑在了古海身上,讓他們前去準備收拾行李,回朝都找親人。

可還有兩個卻是盯著林沖。

兩人雙目已經哭紅了,跪在地上不肯起來。

「撕拉1

一人撕開自己的上衣。

「大人,你看,我這身上,都是跟你一起拼殺留下的刀疤,跟你這麼多年,我從來沒有一句怨言,可現在,我那小妹被侮辱了,我那老母親被屠殺了,我一家都被滅口了,我只求大人幫我做主,大人,屬下跟隨你這麼多年,求你一件事都不行嗎?」

「大人,你不要勸了,老五什麼人,你見過,他的命也是我救的,他無兒無女,行動不便,會被錢財打動嗎?就算給他再多錢,他也用不出去啊,他會騙我?他帶來的什麼信物?我妹妹這塊小石頭,一直掛在脖子上,從來不離身,在衣服裡面,誰也不知道,老五不是為我妹妹收屍,他能得到?大人1

二人不停的磕頭。

林沖此刻心裡也不好過。雖然相信了二人,但大帥的交代……。

「你們別擔心,馬上回朝都,查清楚,要是真的,再……1林沖勸道。

「不,我們一回去,誰還會認?到時再請大帥做主,我們兩個小人物,連回營都不可能,我雖然是大老粗,我明白,現在不得到大帥的令法,以後永遠都沒機會了1

「大人,我知道,以前欺負別人的都是小官小吏,想怎麼殺都沒關係,此次是皇太孫,是真正的大人物,我們就是螞蟻,或許半路上就不知道怎麼死了1

「大人,我已經將消息傳出去了,現在軍營很多人都知道了,皇太孫滅我滿門,戰亂期間,按律當斬!可那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誰敢找他麻煩?以後他就是皇太子,再以後就是皇上,我們一生一世都無法報仇了,大帥不是說為我們做主嗎?現在,讓他做主啊,他要不做主,那他就是放屁!大帥軍令就是放屁1

「放肆1林沖眼睛一瞪。

兩人頓時頭拚命磕地。

「大人,我們要報仇,哪怕死,我也要報仇!當初徵兵的時候,我們是聽你的才來打仗的,可是,聽你的,我們全家都死了。大人,嗚嗚嗚嗚……1

林沖此刻也是無比難受。可是又沒有辦法。

「大人,我們拼死拼活,為了什麼啊?宋正西是未來君王,我們為他拼死拼活,他卻在後面搞我們全家!嗚嗚嗚1另一人哭著說著。

「大帥一定會給我們交代的,但,此刻戰況危急,等戰爭結束,我就是拚死,也要為你們向大帥請法1林沖勸道。

「大人,你比我們清楚,戰爭結束,到時大帥的話都沒人聽了,有什麼用?嗚嗚嗚1另一人哭訴道。

林沖咬了咬牙,此刻不得不狠下心腸來。看向二人,眼中泛出一絲不忍的寒光。手中更是按到了刀柄之上。

「姐夫,姐夫1忽然,大帳外傳來焦呼之聲。

卻是一個極為瘦弱的男子,面容蒼白,衣服破爛的闖入大帳。跟著後面的是兩個衛兵。

「大人,我看是你家人,就沒攔著1兩個衛兵進來解釋道。

「嗯,你們出去吧1林沖點點頭。

兩個衛兵馬上出去了。

「小雨,你怎麼來了?你怎麼這樣了?」林沖驚訝道。

看到林沖,小雨頓時哭訴了起來。

「姐夫,你要為姐姐報仇啊,姐姐死不瞑目啊,嗚嗚嗚嗚嗚嗚…………1小雨跪在地上抱著林沖的腿哭訴之中。

「小蝶?小蝶?小蝶怎麼了?」林沖頓時臉色狂變,按著刀柄的手猛然一顫。驚恐的看向虛弱的男子。

「姐姐,姐姐被皇太孫宋正西害死了,我們全村的人,都被宋正西手下的爪牙殺死了,一把火全燒了,全死了,全部死了!嗚嗚嗚嗚1小雨痛哭之中。

嗡!

林沖陡然一陣天旋地轉。出征前的畫面頓時在腦海中充斥。

「夫君,你不要去打仗好不好,我們就做個富家翁,不是挺好的嗎,你去打仗,我害怕1

「小蝶,相信我,沒事的,我跟隨的是大帥,只要有大帥,就不會有危險,相信我1

「可是,嗚嗚嗚,你這一去,要是有個萬一怎麼辦?我不能沒有你啊1

「不會有事的,追隨大帥建功立業,是我畢生夢想,相信我1

「可是,打仗都會死人的,你要是…………,嗚嗚嗚1

「我去意已決,你不要說了!要是我死了,來世我再愛你1

………………

…………

……

來世,我再愛你?

林沖頓時一個踉蹌,當時只是太想追隨高仙芝了,所以一時氣話,而且還是建立在自己死的前提上。可不是小蝶,可不是小蝶!

現在想起來,當時小蝶有多傷心啊!自己當時為什麼不多站在小蝶角度考慮一下,我怎麼那麼自私啊?

小蝶?我不要來世再愛你,我就要今世!

林沖顫抖之中。小雨再度說了起來。

「姐夫,是宋正西,是他,他看上了姐姐,你知道的,上次燈會。你走後,宋正西幾次來騷擾姐姐,姐姐都不肯,直到那天,直到那天,宋正西想要非禮姐姐,被姐姐打了一巴掌,他回去就找了一批人來,想要強行淫辱姐姐1小雨哭著說道。

「宋正西?」林沖整個人都在顫抖之中。

「姐姐誓死不從,一頭撞柱子上死了。宋正西惱羞成怒,讓一個下屬淫辱了姐姐屍體,更殺了全村的人,就連姐姐屍體也沒放過,包括我,每人補了一劍,一把火將全村燒了,全死了,全死了,嗚嗚嗚1小雨哭著說著。

噗通!

林沖忽然跪在了地上,痛苦抱著頭,痛苦無比。

此次出征,一方面想要建功立業,更重要的是此次回去能夠做大官,讓小蝶做官太太,永遠幸福快樂。可是………………!

「小蝶,我不該走的,我不該走的!在你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卻幫宋正西打仗,我卻在幫宋正西打仗1林沖抱頭痛哭著。

「姐夫,姐姐撞牆臨死前,看著北方,好像看著你的方向說了一句話!很凄涼1小雨哭著說道。

「姐姐說:『林沖,來世不要說愛我/」小雨痛苦的回憶道。

來世不要說愛我?

來世不要說愛我?

不要說愛我?

……………………

………………

……

林沖腦海中不斷回蕩著小蝶臨死前的絕望和無助還有心死!

「啊1林沖抱頭嘶喊了起來。

林沖的喊聲非常巨大,一聲痛苦的嘶喊,整個軍營都聽見了。

「大人,你還想滅我們口嗎?還想讓宋正西逍遙法外嗎?」

「什麼狗屁大局,什麼狗屁戰爭,我只要家人能活過來,大人,求你,讓大帥給我們報仇吧1

「大人,嗚嗚嗚嗚嗚1

大帳之中一片哭泣之聲。

而林沖痛苦的大喊,早已引動軍營四方人關注了。

過了好一會。

林沖猶如行屍走肉般的走出大帳,後面跟著小雨與兩個痛苦的小兵,緩緩的走到中軍大帳之外。

走到高仙芝的大帳之外。

林沖緩緩脫去了身上的戰袍,脫去了官身。**著上身,跪在高仙芝大帳之外,身上的無數刀疤猙獰無比,讓人望之一陣心寒。

身後的兩個將士,也是如此,脫去了上衣,露出猙獰刀疤。一起跪在高仙芝大帳之外。

「大帥,林沖跟隨大帥十五年,殺敵五百人,重傷十次,輕傷五十次,出生入死,赴湯蹈火,從未抱怨,如今,林沖家破人亡,懇請大帥做主,明正軍法,明正國法,斬殺皇太孫,宋正西1

「懇請大帥,兌現承諾,明正軍法,斬殺宋正西1兩個苦主將士也是痛苦的大吼道。

先前另外十三個被勸走的人聽到消息,也快速跑了過來。

「懇請大帥,明正軍法,斬殺宋正西1十三人一聲大吼。

而跟隨林沖一直出生入死的將士們,得到消息,看到林沖跪下,也跟著跪了下來。

林沖是高仙芝的先鋒大將,戰鬥在第一線,與死神擦肩中的隊友們,才是真正的生死兄弟。林沖一聲拜,數百人跟著跪了下來。

沒過多久,高仙芝大營之外,已經跪了五百多人,各個脫了上衣,露出身上無數軍功刀疤。

林沖深刻的知道,悄悄找高仙芝,肯定沒用,想要報仇,只能全軍皆知。

果然,此刻,大營中幾十萬人,都聽到了林沖的高喝。

刑上皇太孫?這個未來極為可能是皇上的人。這個,可能嗎?

林沖的苦真不真是一回事,大帥的態度是另一回事,大帥會為了林沖得罪皇太孫嗎?不久前所承諾的,能夠兌現嗎?會不會因為對方身份,就收回之前所言?軍令如山,還是軍令兒戲?

無數人都關注了過來。

宋太子正在那邊下令,忽然聽到林沖大喊斬殺宋正西,也是心中一抖。

而高仙芝此刻,卻是坐在自己大帳之中,坐在自己的椅子之上,隔著門帘,看著大帳之外,雖然看不見,但高仙芝卻猜到外面的情形,眉頭皺成了川字。

「啪1

高仙芝手中的茶杯被捏碎了。

「古海,我還是低估了你的速度,連給我喘息的時間都沒有嗎?」高仙芝臉色難看道。

宋國朝都,宋城。

古漢看著面前一個瘸腿的男子,那瘸子臉色陰沉的盯著古漢。

「信,我已經寫過去了,希望你能兌現你的承諾,不要傷害我那兩兄弟的家人1瘸子沉聲道。

「老五,你放心,他們絕對安全,此次逼不得已,還請見諒,兩軍相爭,必有死傷,我們這樣做,已經將傷亡降到最小了,一旦戰爭結束,他們所有人都將安全1古漢鄭重道。

瘸子捏了捏拳頭,也只能無奈。

原來,林沖的兩個屬下的家庭慘劇,都是假的。

古漢安排好瘸子老五,就去見古海了。

古海此刻正看著一個棋盤,沉思之中。

「義父,你沒看新的消息嗎?」古漢問道。

「即便是飛鴿傳書,消息也太滯后了,不看也罷,此刻,或許林沖已經開始炸營了吧1古海落下一枚黑子笑道。

「義父,你前期準備這麼多真消息、假消息,只是為了這個林沖嗎?」古漢好奇道。

「不錯,真真假假的消息,都沒有關係,只要最關鍵的一個消息是真的,那就行了,宋正西咎由自取,理該受到懲罰!而且還是當朝皇太孫,也算遇到我遇巧了吧1古海再度落下一枚白子道。

「可,假如沒有宋正西這件事,怎麼辦?」古漢好奇道。

「沒有這件事?」古海停了下來看向古漢。

「是啊,假如宋正西沒有殺小蝶呢?」

「呵呵,沒關係,此策本來就叫『無中生有』,沒有小蝶,還有小貓、小花、小文。而且說起來,一開始我都沒準備用宋正西,畢竟皇太孫的身份,還不夠尊貴,這宋城之中,還有太師,還有丞相。用他們做引子,都沒有關係。這關鍵的環節,只需要填充上一枚黑棋,我這一盅之中,可不止一枚黑棋1古海笑道。

說著,從一旁擺放大量黑棋的小盅里取了一枚黑棋,放在了面前棋盤的一個位置之上。

古漢神色一動,點了點頭道:「如此看來,是宋正西自己趕上了,也是他運氣不好,只要位置對了,誰都可以代替的?」

「不錯1古海微微一笑。

「可如此大的代價運作,只為了這林沖,一個宋正西,夠嗎?」古漢擔心道。

「夠了,因為他是皇太孫,如今,八十萬大軍肯定都盯著呢,就看高仙芝給全軍一份怎麼樣的交代1古海露出一絲自信的輕笑道。

「我若是高仙芝,即便皇太孫,也要殺1古漢沉思了一下。

「是啊,殺!可是,這盤棋才剛開始,所以,我卻要這皇太孫,活1古海說著一枚白子緩緩落在了棋盤之上。

啪!

PS:今日更新爆發完畢!明天穩定兩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