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七章心刀刺營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見人,死要見屍,總比你們一頭霧水跑回去要好。一城的人尋找,總比你一個人尋找要好,對不對?」高仙芝安慰道。 「可是,還能找到嗎?」一個逃兵帶著一絲希冀道。 「一家一戶找,掘地三尺也要找到...

商城!高仙芝大營!

大量將士聚攏在了一個巨大廣場之上,此刻,有著數十個宋兵被捆縛而起,跪在廣場空地之上。

所有將士都盯著正南方的大帥高仙芝,還有一旁輔助中的宋太子。

「放我走,我要回去,讓我回去1

「我在前線拼殺,不顧死活,那狗官卻是在後面殺我全家,讓我走,讓我報仇1

「我全家都沒了,一把火全燒了!我要找我爹,找我娘,快放了我1

…………………………

………………

……

一群捆縛中的宋軍雙目通紅的對著高仙芝、宋太子吼著。

高仙芝臉色陰沉的盯著眼前一群躁狂的將士。宋太子也看向高仙芝。

「林沖,問清楚了?」高仙芝沉聲問道。

一旁林沖點了點頭道:「大帥,逃兵全部抓回來了,屬下也問了一下,卻是沒有防住,隨著各城池的商人前來,帶來了後方的一眾噩耗!卻是有些地方貴族,殘害將士們的家屬,他們家的親人逃出,前來報信。家屬遭到殘害,將士們才做的逃兵1

「多少人了?」高仙芝沉聲問道。

「已經有三十個家庭,遭遇不測1林沖臉色難看道。

「古海的陰謀,開始了嗎?想要亂我軍心?哼1高仙芝一聲冷哼。

「古海的陰謀?」宋太子臉色一沉。

「怎麼回事,誰到我大營散布謠言的?」高仙芝冷聲問道。

「是那群富商,那群富商的僕從中,夾雜著各城池的信使或者將士們的親屬,這些天悄然與他們接頭,帶來了噩耗,所以他們才做的逃兵1林沖解釋道。

「那群富商?哼,為富不仁,亂我軍心,該殺1宋太子眼睛一瞪道。

「太子息怒1高仙芝搖了搖頭。

「怎麼?大帥,你還要袒護那群富商?」宋太子沉聲道。

高仙芝微微一陣苦笑道:「不,太子,你看看將士們的神情!古海的陰謀已經開始了,停不住了1

「嗯?」宋太子露出一絲疑惑的看向將士們。

被捆縛著的逃兵,自然雙目赤紅,但,其它圍觀的將士們,此刻也是無比凝重的看著廣場之上,看著這群逃兵,其他戰士居然沒有厭惡的表情,反而更多的是同情之色。

要是膽怯脫逃,眾將士自然全力唾棄。可他們是膽怯嗎?他們和我們一樣,在前線拼死拼活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家裡老父母和妻兒能過上好生活?如今,我們為大宋赴湯蹈火,征戰沙場,那群狗官在後方享福也就算了,還殘害我們的父母,辱殺我等妻兒。換做誰,心中不窩火?

逃兵?去他媽的逃兵。這逃兵,逃的堂堂正正,要是我,我也逃。

況且被綁住的逃兵,基本都是戰場上的生死兄弟,流血、殘疾都沒有讓他們流淚,可後方的狗官們,太讓人寒心了。還沒盡孝,還沒給妻兒好的生活,就被他們殘害了?

如今,大帥審理此事,會如何結果?

我們的妻兒父母,會不會也遭受到水深火熱?

連父母妻兒都保不了,談什麼為國打仗?

那群富商不好嗎?最少帶來了我們後方的消息。

所有將士都瞪大眼睛盯著高仙芝,盯著宋太子,等待二人公正的決斷。不為這群逃兵,也為我們心中的擔憂。

宋太子看著眾將士們的眼神,臉色越來越陰沉。

「太子,你看到了吧,這只是開始,你要是殺了富商,殺了這群『通風報信』的人,豈不是閉塞了他們的消息通道?豈不是與那些狗官同流合污?他們在為你拼死拼活,你卻指使那群狗官不斷殘害他們的父母妻兒?」高仙芝冷笑道。

宋太子悚然而驚。

「這,這是古海的計策?他是要引起我們的炸營,引起我軍內部的嘩變?」宋太子臉色難看道。

「肯定是他,以往根本沒有消息傳來的,為何忽然冒出這麼多,三十個家庭?我想地方官也不可能這麼傻,在這個時候殘害軍人家屬,有或許有,但,不可能這麼多,而且幾乎同時冒出來,甚至一時間傳遍了整個軍營1高仙芝沉聲道。

「嘶,這古海的手,伸的可真長,居然伸到我軍營里來了?大帥,還好你發現的及時,否則,我若一怒殺了那群富商,封閉了消息,那古海指不定還有什麼詭計1宋太子臉色難看道。

高仙芝點了點頭道:「是啊1

「那現在怎麼辦?」宋太子詢問道。

「軍心已經被古海撬出了一個小窟窿,自然是不能不當回事,封閉肯定是不可能的,堵不如疏,待我慢慢拆解吧1高仙芝凝重道。

太子點點頭。

「諸位,我高仙芝向你們保證,軍人的神聖性,在此期間,有敢辱傷軍人家屬者,我一定要讓其付出十倍百倍的代價,這是我高仙鄭還請諸位相信本帥1高仙芝一聲大喝。

眾將士一起看向高仙芝。高仙種站坑行饔玫模但,猜疑終究如魔鬼一般鑽入了眾將士心中,只是看著高仙芝如何處置。

「你保證,你能保證什麼?出征前,我女兒才兩歲,剛會走路,剛會抱著我的腿喊爹爹,可是被那狗官一腳踩死了,我的女兒。」

「我爹死的早,我娘將我和弟弟拉扯大,每天幫人縫縫補補養活我,縫縫補補多了,眼睛都看不見了,被徵兵打仗,我從來都沒有怕死,就為了多立軍功,多得賞賜,以後回去好好孝順我娘,那該死的縣太爺公子,為了我家那塊地,將我瞎眼的老母親燒死在屋中,娘,孩兒不孝1

「出征前,我剛結的婚,娶的是我從小青梅竹馬的小環,小環不讓我來打仗,可我還是來了,我在前線拚死,那縣裡捕頭垂涎小環美色,將她擄走了,我弟弟四處尋找,反而被毒打了一頓,到今天才來我這告訴我,我還打什麼仗啊?我為誰打仗啊,拼死拼活,你們卻要我家破人亡,狗官,狗官1

…………………………

……………………

…………

一群逃兵痛苦的哭訴著。

其它圍觀的將士更是感同身受的捏緊拳頭,一個個心裡都極為沉重。

宋太子想要驅趕四周將士,以免影響擴大,但高仙芝卻攔了下來,越堵越是人心惶惶。

三十個逃兵不斷描述著。高仙芝卻是仔細的聽著之中。

一直過了兩個時辰,才將一切理順了。繼而眉頭深鎖。

整個廣場都是靜悄悄的一片,所有人都看向高仙芝。

沉默了一下,高仙芝探手指了指,將三十人分成兩邊,一邊有著四人,另外一邊有著二十六人。

「你們的描述,我都聽仔細了,也大概猜到了一些東西,諸位,請你們仔細聽我說,你們二十六人,得到的消息是什麼?自己的親人被擄走了,或者被帶到某處殺害了?死不見屍,而且,來報信的人是你們親人,但他們並沒有親眼看到其它親人被擄、被殺,只是聽說,不管有多大的可能性,都是猜測,對不對?」高仙芝盯著那二十六人沉聲道。

「呃?」

「可是我弟弟不會騙我1

「我堂兄也不會騙我1

……………………

………………

……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著。

「不錯,他們是不會騙你,但是,假若他們也是被騙了呢?」高仙芝沉聲道。

「嗯?」

「諸位,不覺得奇怪嗎?以前都沒有過如此多的噩耗,忽然冒出這麼多,我可以告訴你,這一切,都是那六國首富古海做的,目的就是讓我軍嘩變1高仙芝鄭重道。

「可是……1

「我憑什麼信你1

………………

…………

……

二十六人臉色一陣難看。

「不用信我,你們只要知道,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在沒有見到屍體的時候,都不要放棄希望,我馬上請皇上下令,對於你們的親人,派遣各地官府,全力尋找,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總比你們一頭霧水跑回去要好。一城的人尋找,總比你一個人尋找要好,對不對?」高仙芝安慰道。

「可是,還能找到嗎?」一個逃兵帶著一絲希冀道。

「一家一戶找,掘地三尺也要找到,給你們一個交代,如何?若真是當地官員為非作歹,我會請君令,殺無赦1高仙芝眼神堅定道。

「多謝大帥,多謝大帥1眾逃兵跪體哭訴道。

高仙芝轉頭看向另外四個依舊雙目赤紅的逃兵。

「大帥?我們怎麼辦?我們不會是假的吧?我弟弟親眼看到,我瞎眼的老母親被燒死在屋中,他是縣太爺公子,我那瞎眼的老母親1其中一人雙目赤紅的瞪著高仙芝。

高仙芝神色一肅道:「你們四個,得到的消息,鐵證如山,你放心,誰也不能讓你們流血再流淚,無論是誰,那縣太爺的公子?不,只要參與到殘害你們家庭的人,全部斬立決1

「大帥?」四人盯著高仙芝。

「由你們親自監刑1高仙芝狠色道。

「大帥,多謝大帥1

「多謝大帥1

……………………

…………

……

四人感激的不斷磕頭,也許自己一輩子也報不了仇,如今大帥給自己做主,如何能不感激?

轉頭,高仙芝深吸口氣道:「太子,我會立刻上書皇上,請皇上全力配合,此次古海來勢洶洶,還請太子支持,與我共同聯名上奏,攘外必先安內1

宋太子看了看一眾逃兵,點了點頭:「好1

高仙芝轉頭再度看向一眾將士們道:「將士們,我知道你們心有擔心,放心,我高仙芝在此承諾你們所有人的顧忌,即日起,允許諸位以書信回家,允許與家中傳信,但,不要涉及軍事機密,諸位可能做到1

「多謝大帥1無數將士頓時轟然允諾。

先前的擔心徹底沒有了,大帥允許與家中書信來往,那就可以知道家裡安全了,也可以讓家中知道自己情況了,太好了。還是大帥好。

原先心中的一絲躁動,頓時全部消失了。

「不過,諸位也看到了,這群逃兵,有四個是出於無奈,但剩下二十六個,或許都是古海的陰謀,所以,諸位若是遇到無法解決的事情,讓你們心酸的事情,可向我稟報,本帥為你們做主1高仙芝高喝道。

「古海真可恨1

「大帥放心,有什麼事情,我們一定向您稟報1

「該死的古海1

……………………

………………

……

「大帥,那群富商怎麼辦?」林沖在一旁問道。

高仙芝眉頭微皺道:「古海卻是已經出手了,卻是我大意了,鞭炮?煙火?呵,穩坐虎牢關,卻開始遙控千里之外的我軍大營了?那群富商,讓他們繼續吧,不過,接下來時刻監視,還有,從今日起,要是前來慰軍,必須低調,鞭炮、煙火,全部停止,否則,以亂軍論處1

「是1一眾將士點頭道。

一場逃兵危機,被高仙芝壓了下去。

大軍緩緩散去,一切按照正常程序繼續開始了。

高仙芝、宋太子回到營帳之中。

高仙芝親自書寫了一封書信,並且蓋了印章,宋太子也拿著自己私印蓋了上去。

「大帥,你如今一切對將士們開誠布公,更將仇恨引向了古海,將士們再無擔憂了,只是,你請父皇用重典對付這些貴族,會不會太苛刻了?」宋太子有些擔心道。

「不,太子殿下,你還沒意識到這古海的恐怖,你看到了嗎?他古海坐在家中,就已經開始亂我軍心了,古海不是沒有出戰,而是已經真刀真槍的刺過來了,這是人心之戰,剛才只是疏導了,可一旦被古海攻破,你知道有多可怕嗎?」高仙芝臉色難看道。

「啊?有那麼糟嗎?」宋太子皺眉道。

「糟?哈哈,太子,你太小看他了,一旦軍心被古海崩潰,那八十萬大軍,立馬毀於一旦了,宋國岌岌可危,隨時待滅1高仙芝沉聲道。

「啊?」

「所以,太子你自己衡量一下吧,你宋家的江山,還有這群作死的貴族,你如何選擇?在下不是危言聳聽1高仙芝鄭重道。

宋太子眼皮一陣狂跳,點了點頭道:「你放心,我再給父皇寫一封信,全力配合你1

半月之後。宋國朝都,宋城。

古海、古漢父子站在一個皇榜前,看著剛貼上去的皇榜。

「義父,高仙芝動作挺快啊,立刻就解決了這股危機1古漢凝重道。

「高仙芝的確很有才能,並且如此快速的說服了宋王,全力照顧軍人家屬,殘害軍屬者,殺無赦?更允許三軍和家中來往書信?哈哈哈1古海眼中閃過一絲欣賞。

「義父,製造軍屬消失的事情,還要繼續嗎?三軍將士好似對義父之名開始反彈了。」

「他們開始仇恨我?呵,要的就是這效果,繼續,繼續消失!他們一邊仇恨我,但一邊也會繼續猜忌宋國權貴的,恨我又如何?以後他們會知道恨我才是滅國的根源的1古海笑道。

「可是,高仙芝的軍心已經穩定了啊1

「穩定了?可是,我們已經埋下了一個霍亂的種子,一切才剛開始,我會將他們引入一個死循環的,高仙芝還想解局?他是解不開的1古海看著皇榜,露出一絲輕笑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