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章心刀刺營

作者:觀棋  |  更新時間:2015-04-16 03:32  |  字數:5263字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商城!高仙芝大營!

大量將士聚攏在了一個巨大廣場之上,此刻,有著數十個宋兵被捆縛而起,跪在廣場空地之上。

所有將士都盯著正南方的大帥高仙芝,還有一旁輔助中的宋太子。

「放我走,我要回去,讓我回去!」

「我在前線拼殺,不顧死活,那狗官卻是在後面殺我全家,讓我走,讓我報仇!」

「我全家都沒了,一把火全燒了!我要找我爹,找我娘,快放了我!」

…………………………

………………

……

一群捆縛中的宋軍雙目通紅的對著高仙芝、宋太子吼著。

高仙芝臉色陰沉的盯著眼前一群躁狂的將士。宋太子也看向高仙芝。

「林沖,問清楚了?」高仙芝沉聲問道。

一旁林沖點了點頭道:「大帥,逃兵全部抓回來了,屬下也問了一下,卻是沒有防住,隨著各城池的商人前來,帶來了後方的一眾噩耗!卻是有些地方貴族,殘害將士們的家屬,他們家的親人逃出,前來報信。家屬遭到殘害,將士們才做的逃兵!」

「多少人了?」高仙芝沉聲問道。

「已經有三十個家庭,遭遇不測!」林沖臉色難看道。

「古海的陰謀,開始了嗎?想要亂我軍心?哼!」高仙芝一聲冷哼。

「古海的陰謀?」宋太子臉色一沉。

「怎麼回事,誰到我大營散布謠言的?」高仙芝冷聲問道。

「是那群富商,那群富商的僕從中,夾雜著各城池的信使或者將士們的親屬,這些天悄然與他們接頭,帶來了噩耗,所以他們才做的逃兵!」林沖解釋道。

「那群富商?哼,為富不仁,亂我軍心,該殺!」宋太子眼睛一瞪道。

「太子息怒!」高仙芝搖了搖頭。

「怎麼?大帥,你還要袒護那群富商?」宋太子沉聲道。

高仙芝微微一陣苦笑道:「不,太子,你看看將士們的神情!古海的陰謀已經開始了,停不住了!」

「嗯?」宋太子露出一絲疑惑的看向將士們。

被捆縛著的逃兵,自然雙目赤紅,但,其它圍觀的將士們,此刻也是無比凝重的看著廣場之上,看著這群逃兵,其他戰士居然沒有厭惡的表情,反而更多的是同情之色。

要是膽怯脫逃,眾將士自然全力唾棄。可他們是膽怯嗎?他們和我們一樣,在前線拼死拼活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家裡老父母和妻兒能過上好生活?如今,我們為大宋赴湯蹈火,征戰沙場,那群狗官在後方享福也就算了,還殘害我們的父母,辱殺我等妻兒。換做誰,心中不窩火?

逃兵?去他媽的逃兵。這逃兵,逃的堂堂正正,要是我,我也逃。

況且被綁住的逃兵,基本都是戰場上的生死兄弟,流血、殘疾都沒有讓他們流淚,可後方的狗官們,太讓人寒心了。還沒盡孝,還沒給妻兒好的生活,就被他們殘害了?

如今,大帥審理此事,會如何結果?

我們的妻兒父母,會不會也遭受到水深火熱?

連父母妻兒都保不了,談什麼為國打仗?

那群富商不好嗎?最少帶來了我們後方的消息。

所有將士都瞪大眼睛盯著高仙芝,盯著宋太子,等待二人公正的決斷。不為這群逃兵,也為我們心中的擔憂。

宋太子看著眾將士們的眼神,臉色越來越陰沉。

「太子,你看到了吧,這只是開始,你要是殺了富商,殺了這群『通風報信』的人,豈不是閉塞了他們的消息通道?豈不是與那些狗官同流合污?他們在為你拼死拼活,你卻指使那群狗官不斷殘害他們的父母妻兒?」高仙芝冷笑道。

宋太子悚然而驚。

「這,這是古海的計策?他是要引起我們的炸營,引起我軍內部的嘩變?」宋太子臉色難看道。

「肯定是他,以往根本沒有消息傳來的,為何忽然冒出這麼多,三十個家庭?我想地方官也不可能這麼傻,在這個時候殘害軍人家屬,有或許有,但,不可能這麼多,而且幾乎同時冒出來,甚至一時間傳遍了整個軍營!」高仙芝沉聲道。

「嘶,這古海的手,伸的可真長,居然伸到我軍營里來了?大帥,還好你發現的及時,否則,我若一怒殺了那群富商,封閉了消息,那古海指不定還有什麼詭計!」宋太子臉色難看道。

高仙芝點了點頭道:「是啊!」

「那現在怎麼辦?」宋太子詢問道。

「軍心已經被古海撬出了一個小窟窿,自然是不能不當回事,封閉肯定是不可能的,堵不如疏,待我慢慢拆解吧!」高仙芝凝重道。

太子點點頭。

「諸位,我高仙芝向你們保證,軍人的神聖性,在此期間,有敢辱傷軍人家屬者,我一定要讓其付出十倍百倍的代價,這是我高仙芝的承諾,還請諸位相信本帥!」高仙芝一聲大喝。

眾將士一起看向高仙芝。高仙芝的承諾終究有些作用的,但,猜疑終究如魔鬼一般鑽入了眾將士心中,只是看著高仙芝如何處置。

「你保證,你能保證什麼?出征前,我女兒才兩歲,剛會走路,剛會抱著我的腿喊爹爹,可是被那狗官一腳踩死了,我的女兒。」

「我爹死的早,我娘將我和弟弟拉扯大,每天幫人縫縫補補養活我,縫縫補補多了,眼睛都看不見了,被徵兵打仗,我從來都沒有怕死,就為了多立軍功,多得賞賜,以後回去好好孝順我娘,那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