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六章月滿則虧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百姓家中早已哀鴻一片,絕望的沒有未來。只是無法反抗這群侵略者而已,而此刻,這群侵略者,正在日日慶祝,日日大笑,猶如魔鬼一般想要同化著他們。他們雖然被逼無奈,但內心之中,只會滋生越來越多的仇恨1 ...

虎牢關!

「噹噹噹噹………………1

鳴金收兵的聲音在虎牢關外傳出。

虎牢關是一個巨大的城樓,夾在兩座陡峭的懸崖之間,此刻,無論城樓之上,還是虎牢關外,都是一地屍體,無數火箭,硝煙四起。城樓邊上,大量雲梯此刻盡皆被大火焚燒之中。

染了白髮的古秦,站在城樓口,俯瞰下方正在撤走的大量宋兵。

古秦身後站著陳天山、陳兩儀。

「嘶,好險啊,前段時間傳來消息,高仙芝大軍被古海嚇住了,居然停兵整頓,想不到,想不到居然是騙人的,他比想象的來的更快,而且都是精兵,要不是你早有準備,虎牢關就差點被破了1陳天山一臉的心有餘悸道。

陳兩儀也是肯定的點點頭:「還好你準備了火油,在他們雲梯一上來,就用火油焚燒他們的雲梯,否則,不堪設想,不堪設想啊,果然是虎狼之兵,只要一個爬上了,都能抵得上我們五個小兵,這,這…………1陳兩儀也是心有餘悸道。

古秦沒有看二人,而是看著遠方,口中輕聲道:「二位,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說漏嘴了,記住,我現在就是古海1

古秦此刻,頭髮被染成了白色,臉上多出了大量的皺紋,雖然與古海不太像,但,見過古海的人,寥寥無幾,甚至這些年,見過古秦的人都不多,而且古秦如今模樣變了很多,一般人很難認出。古府親信更不可能拆穿。

陳天山、陳兩儀看了看古秦,鄭重的點了點頭。

當初古海安排的時候,陳天山好一陣不情願。擔心出意外,不過此刻,卻沒了怨氣,最少,古海料敵先機,剛剛連續五個時辰的進攻,居然被擋了下來。讓高仙芝無功而返了。

「我都聽你的,你要怎麼做,就怎麼做,只要能擋住高仙芝1陳兩儀堅定道。

「陳仙師,義父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大敗宋國,所以,關於義父的動向,你就不要泄露出去了,以防意外。」古秦鄭重道。

陳天山點了點頭:「我會為你保密的,只是,就剛才一次攻城,就死了三千人,高仙芝也只損失了三千人,這只是高仙芝的一小撮軍隊,他大軍源源不斷向虎牢關匯聚的時候,你如何抵擋?」

「放心吧,我相信義父,義父會很快綁住他們的1古秦沉默了一下道。

「哦?」

「剛才闖關的,可是高仙芝的先鋒大將,那個叫著『林沖』的將領,此人勇猛,需重點關注,回頭讓畫師將其容貌畫出,交給城頭上的所有士兵觀看,只要看到此人上來,立刻全力射擊1古秦沉聲道。

「好1陳兩儀應聲道。

虎牢關外。

一座大營大帳之中。

一名四十歲左右的紅衣儒雅男子,此刻手中捧著一杯熱茶,仔細的看著一個巨大的沙盤。沙盤之上,詳細的描述著虎牢關外的一切地形。

旁邊站著一群侍衛,靜悄悄的,誰也不敢打擾這捧著茶杯的儒雅男子。

男子面容俊朗,雙眉之間帶著一股說不清的英氣一般,讓人望之一眼,都是心神一振的感覺。

喝了口茶,用手在沙盤上比劃了一下。

「報1

頓時,一個渾身是血的雄壯男子,沖入大帳之中。

「噗通1

雄壯男子噗通跪地,一臉的愧疚。

而捧著茶杯的儒雅男子卻背對著他,繼續看向沙盤地圖之上。

「大帥,林沖無能,沒能攻上虎牢關,那虎牢關統帥,好似提前知道我們要去一般,早就準備好了火油,我等死傷慘重,有三千將士,不幸殞命,還有兩千傷重不一,屬下無能,造成如此大的損失,還請大帥責罰1雄壯男子跪地請罪道。

捧著茶杯的大帥並沒有調頭,繼續看著沙盤地圖。

「請大帥責罰,屬下無能,沒能攻上城樓1雄壯的林沖,再度頭磕地的請罪道。

「你沒攻上城樓,正常,你要是能攻上城樓,那就不正常了1捧著茶杯的大帥淡淡的開口道。

「啊?」林沖茫然的看著大帥。

伐陳大元帥,高仙芝!

高仙芝捧著茶杯緩緩轉過身來,看向林沖,微微一笑道:「我沒指望你能一次攻下虎牢關!只是讓先鋒部隊試試虎牢關的成色而已。你不用自責,守城的人,不是你所能對抗的1

「大帥,你不怪我?」林沖驚訝道。

高仙芝喝了口手中的茶,點了點頭道:「我已經讓人將虎牢關四周的地形偵查了一遍,不愧是古海,居然防備的如此無懈可擊,就連那險峻的山口,他也保險的毀塌了山崖,斷了我們的一條險路1

「可是,可是我們三千弟兄……1林沖依舊臉色難看道。

「好了,有戰爭,自然有死傷,這古海和我們以往見到的所有人都不同,你千萬不要小覷他,你要將他當成一個極為強大的對手才行,記住,比我都強1高仙芝沉聲道。

「啊?怎麼可能,大帥,當今宋國,我只服你1林沖頓時不通道。

「可當今天下,我只服他1高仙芝沉聲道。

「啊?什麼?」林沖驚訝道。

「雖然我服他,但,我還是要打敗他,所以,你們一定要小心1高仙芝鄭重道。

「是1

「這古海用兵,防不勝防,而且很多盤外招,更是讓你無法發現,以後,就算不是戰場上,要是有所異常的事情發生,第一時間通知我1高仙芝沉聲道。

「是1

「再攻三日,就算拚死一批人也沒關係,他們死了,虎牢關內也同樣會死一批,虎牢關內那群劣軍,看著一個個同伴死了,肯定心有異樣,三天後,我們撤軍,待來日,我等攜滾滾大軍來襲的時候,他們必將惶惶而自滅1高仙芝喝下最後一口茶,冷聲道。

「是1

三日後。

虎牢關城樓之上。

「撤軍了,他們終於撤軍了1陳兩儀此刻熱淚盈眶一般。

「可我們這三天,卻死了一萬人1陳天山臉色難看道。

一共只有十萬劣軍,死了一萬,這對士氣打擊是何等恐怖,況且對方還有七八十萬大軍壓境。

「你們擔心軍營會有騷動?」古秦輕笑道。

「會嗎?」陳兩儀擔心道。

「會1古秦一臉肯定道。

「啊?」

「高仙芝的心理戰學的家父,他會,家父豈能不會?放心吧,交給我運作,換個方式宣傳,這一萬死亡,不但不會把他們嚇成綿羊,反而會激起他們凶性,讓他們視死如歸1古秦笑道。

「啊?」

-

高仙芝騎在一匹黑色大馬之上,帶著一萬傷病,緩緩的向著不遠處一座巨大的城池而去。

雖然沒有攻下虎牢關,但,對高仙芝來說,已經滿足了,因為高仙芝已經給虎牢關的剩下陳國軍,心中埋下了一個恐懼的種子。

虎牢關陳軍死了萬人,也許能激發他們的凶性,可是,那又如何?待來日,八十萬大軍兵臨城下,內心深處的恐懼種子會迅速生根發芽,並且以最快的速度將剛蓄起的凶性全部崩碎了。

眼前是八十萬大軍的最大據點,也是昔日陳國除朝都外的最大城池,叫著『商城』,是六國首富在此發家的地方。

此刻,早已被自己拿下,以此為據點,向著四面八方的城池擴散用兵之中。

「大帥回來了1老遠的就有將士前來迎接一般。

「商城之中,可有商人有不軌行為?」高仙芝問道。

「沒有,大帥放心吧,你早已讓我們監視了,不止商城,其它城池也是如此,根本沒有商戶敢亂來1為首小將說道。

「嗯1高仙芝點點頭。

大軍緩緩踏入城中。向著城中心的一個巨大校場而去。校場也是大軍聚集之地,不算外出征戰的兵馬,此地最少有三十萬大軍在此駐紮。

離校場大營還有一段距離。高仙芝陡然眉頭一皺,卻是遠處教場傳來一陣鞭炮的聲音。

「里啪啦1

鞭炮一刻不停,喧鬧無比!

「怎麼回事?」高仙芝眉頭微皺。

「大帥,這是我宋國城池的一些富商們,前來慰勞我軍的1那小將笑著說道。

「什麼?富商?」高仙芝臉色一變。

一瞬間想到了六國首富,古海。

「駕1

高仙芝一抽馬屁股,黑馬頓時疾馳而去。

很快來到校場大營之地。此刻,一群身穿錦袍之人,恭敬的對著一個華袍中年男子行禮之中。

「太子嚴重了,我等商賈無能,只能聊表心意,真的不算什麼,都是我等心意,看到我宋國不斷強大,我們心裡開心啊,所以,我們城的商會決定,送來物質,供大軍所用,以防被陳國的古海鑽了空子1為首一個富態錦袍人極為恭敬道。

面前華袍中年男子,卻是宋國太子,此刻站在一群富商面前,眼中閃過一股滿意。

「大帥回營了1陡然一個小兵高喝。

「嘩啦啦1

四周無論是將士、太子、富商、雜役,紛紛轉過頭來。

卻看到高仙芝騎著大馬瞬間到了近前。

不遠處鞭炮齊鳴。高仙芝卻是眼中閃過一股冷冽。

「見過大帥1宋太子笑道。

「拜見大帥1一群富商略微激動的拜道。

「怎麼回事?」高仙芝冷聲道。

「哦,這是我宋國彭城的商會,聽說你下令監管天下糧倉、葯倉,以防備古海用商業作亂,切斷我等需求,所以,彭城商會自發組織了起來,運來大量的糧食、藥材,為國儘力,配合我軍1宋太子笑道。

「哦?」高仙芝微微意外。

高仙芝聽到古海領軍之後,第一反應,就是古海以商業切斷資源,早有防備,可不想宋國彭城的商會這麼自覺。

為首富商也笑盈盈道:「恭喜大帥,一路高歌,甚至滅了陳王,我等得到消息,盡皆心涌澎湃,心銳誠服,所以,才帶著一些軍需,一方面聊表心意,另一方面,帶來我等最真摯的祝賀,還請大帥允許1

高仙芝卻是凝眉盯著這一群富商。以高仙芝的警惕性,第一時間猜想他們是否是古海派來的姦細,有何陰謀,可是,看著不遠處堆積如山的糧食、藥材,高仙芝露出一絲茫然。好像不太像啊!

不過,若真是前來恭賀和提供資源的,沒必要打擊埃

「那我就代全軍感謝諸位了!本帥一路奔襲,微有疲憊,就不招待諸位了1高仙芝開口道。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1一群富商頓時笑道。

「大帥,你去休息吧,這裡有我1太子笑道。

高仙芝點了點頭。

傍晚,林沖走入高仙芝大帳。

「大帥,我已經檢查過了,糧食、藥材,沒有問題,都是最好的!看來這群富商跟古海沒有關係1

「都是最好的?」高仙芝眉頭微皺。

「是啊,這群商人太熱情了,待會還會有一場煙火大會,恭賀我們此次巨大勝利1林沖笑道。

「給我派人,盯著這群商人1高仙芝沉聲道。

「大帥,聽說他們明天一早就走了啊,怎麼……?」

「我總有種不好的預感,盯著吧,以防意外1高仙芝沉聲道。

「是1

第二日,高仙芝起床,梳洗了一番。

「里啪啦1

大營之外,再度傳來一陣鞭炮之聲。

「嗯?林沖1高仙芝一聲冷喝。

「在1林沖快速進入大帳。

「不是讓你盯著彭城富商的嗎?出事了?」高仙芝沉聲道。

「沒有啊,他們今天一早就走了啊,哦,不過,今日是鄆城的富商前來犒賞三軍,鞭炮從城外一直炸到城中大營。也是帶來的大量的藥材、糧食。看來不似作假啊1林沖笑道。

「鄆城富商?」高仙芝露出一絲茫然。

「是啊,都是糧食、藥材,都是最好的,我們派人看過了,哈哈,這下不要擔心古海從中作梗了1林沖笑道。

高仙芝露出一絲疑惑之色。

宋國朝都,宋城。田府。

古海面前是一盤圍棋,古海自己跟自己下棋,一旁站著義子古漢。

「義父,彭城商會、鄆城商會、惠城商會,不斷前往商城,按照你的吩咐送去大量的糧食、藥材,各商會在我們的挑動下,陸續在前往的路上,只是,送去如此多的糧食、藥材,又有何用?」古漢疑惑道。

古海在棋盤上落了一枚白子,露出一絲輕笑道:「是啊,又有何用?古漢,你想不到嗎?」

古漢神色一動:「噢,我知道了,義父,因為高仙芝防著我們,他們早已準備了足夠的糧食、藥材,所以,我們送去的糧食、藥材,根本沒有用處。要是糧、葯匱乏的情況下,它們會珍貴無比,可是,糧食足夠的情況下,再多也沒有用處,只能囤積在那裡落灰,還要人看管、搬運。甚至,它們還不如錢財來的實惠,錢財可以賞給三軍,以激勵士氣,可糧食,不好賞,最少在戰爭期間,賞不起來,賞了,這群將士也帶不走,糧食、藥材,形同廢物,卻又能掩人耳目1

「這叫『月滿則虧』,凡是太過,不但沒有用處,而且還會有害處1古海沉聲道。

「是,那群將士看著大批大批的贈送抵達軍營,自己卻沒有一點點的好處,心裡肯定有著一絲不平衡。」古漢笑道。

「還有呢?」古海再度落下一枚黑子道。

古漢知道古海在教導自己,也是努力分析之中,沉默了一會,古漢陡然眼中一亮,眼中閃過一絲驚駭之色。

「鞭炮、煙花?」古漢驚訝道。

古海微微一笑:「怎麼講?」

「商城駐紮三十萬大軍,另外的五十萬大軍,卻是分兵多路,在不斷收取各地的城池,商城是總部,同樣也是一個養傷的地方,精兵不斷被派出去,而傷兵不斷被運回到商城,在此養傷,療傷之中。有人斷胳膊、斷腿,渾身是傷,心中自然難過無比,身體殘疾,對未來甚至有股絕望的念頭,可這時,其他人卻在載歌載舞,鞭炮齊鳴,無比歡慶,對傷兵的心裡落差會極為巨大,這是往傷兵傷口上撒鹽啊1古漢說道。

「繼續1

「夜晚的煙花,看似炫麗,但卻好似對傷兵們的嘲諷!對殘疾者未來的諷刺!加上大量糧食、藥材運來,根本沒有分配到每個人的手中,這群傷兵會更加的心裡不平衡,憑什麼別人享受繁華勝利,而自己只能得到絕望的未來?」古漢說道。

古海點了點頭:「還有嗎?」

古漢思索了好一會,才神色一動。

「義父,你是說商城百姓?」古漢驚訝道。

古海停下手中棋子,點了點頭道:「是啊,高仙芝坑殺了六十萬陳軍,這六十萬人,可是無數百姓家裡的頂樑柱啊,他們是兒子、是丈夫、是父親,他們就是一個個家庭的精神支柱,他們死了,百姓家中早已哀鴻一片,絕望的沒有未來。只是無法反抗這群侵略者而已,而此刻,這群侵略者,正在日日慶祝,日日大笑,猶如魔鬼一般想要同化著他們。他們雖然被逼無奈,但內心之中,只會滋生越來越多的仇恨1

「待有一日,這仇恨聚集到頂點的時候,將是一股極為恐怖的力量?」古漢深吸口氣道。

「你記住,無論是誰,也無法抵擋人民海洋的怒火,當怒火浪潮席捲而來的時候,將猶如天崩地裂,勢不可擋1古海沉聲道。

「嘶1古漢倒吸了口冷氣。

「義父,孩兒可沒想到,這小小的鞭炮、煙花,居然隱藏著如此兇險的作用,居然能引動人心1

「人心,是最強大的!同樣,人心,也是最脆弱的!誅心,只是剛開始1

說完,古海再度一枚棋子落在了棋盤之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