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一章軍神王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子微微一嘆:「心脈盡碎,陳太極,你此次太貪功冒進了!為何不等我?」 「我想全力以赴,為宗內取得這次勝利,但我低估了大宋國的軍神,高仙芝!好厲害的高仙芝,他鎮守南疆的時候,我還不知他厲害,甚至之...

六月初六!大陳國,落龍崗!

烏雲蓋天,陰風掃地,落龍崗駐紮著數萬傷兵,一片哀兵破敗之象,眾軍護衛著最中心的一個黃色大帳。

大帳之中站滿了官員,一起擔憂的看向正北的龍榻。

龍榻之上坐著一個龍袍老者,六十多歲,面色蒼白,不斷咳嗽,一旁侍從小心服侍,時不時為其擦去嘴角咳出的鮮血。

龍榻之上,還有一個四十歲模樣的白衣男子,此刻雙手抵在龍袍老者的後背之上,好似在為龍袍老者輸送真氣,為其療傷一般。

「噗1

龍袍老者一口鮮血噴出。療傷告一段落。但,龍袍老者的傷勢未見好轉,面容更加慘白了。

「父皇1群官之首,一個身穿蟒袍的中年男子頓時驚叫道。

「皇上1一眾官員頓時驚叫道。

龍袍老者沒有理會眾官員,而是看向為其輸送真氣的白衣男子。

「三爺爺,你不用再救了,我的情況我知道,心脈碎了,我大意了1龍袍老者微微一嘆,苦澀道。

白衣男子微微一嘆:「心脈盡碎,陳太極,你此次太貪功冒進了!為何不等我?」

「我想全力以赴,為宗內取得這次勝利,但我低估了大宋國的軍神,高仙芝!好厲害的高仙芝,他鎮守南疆的時候,我還不知他厲害,甚至之前我軍還節節勝利,一路高歌,想不到,宋王居然將軍權全部交給高仙芝,大軍交到他手中,猶如神助,神鬼莫測,我們一片大好形勢,都被他全面拆解,如潮水般的大軍,卻讓我們全面敗退啊,宋王,他還真捨得啊!咳咳1陳太極一邊咳嗽一邊苦澀道。

「我跟你說過,此次陳國、宋國之戰,涉及之廣,不是你能想象的,宋國背後的宗門和我們一樣,下了死命令,必須要勝,誰勝了,背後的宗門,就能收取那剛發現的靈石礦1白衣男子微微一嘆。

「孫兒懇請三爺爺,手刃高仙芝,否則,我陳國就一敗塗地,甚至滅國了1陳太極懇求道。

白衣男子凝眉搖頭道:「我說過,此次涉及太廣了,本來只是為了一個靈石礦,可是,此次卻是引來一個大人物的興趣,那大人物想世俗間的戰鬥,勒令我們不許插手,不說我,就是宗主,也不會為了你一個世俗國度,而去得罪那個大人物的1

「什麼?你們不能插手?咳咳1陳太極再度咳出一口鮮血。

白衣男子肯定的點了點頭:「宋國背後的宗門,同樣不可以插手,所以你不要以為你的傷是宋國背後宗門造成的,完全是高仙芝指揮的1

「咳咳咳咳咳1陳太極再度一陣咳嗽。

「報1

一個小兵沖入大帳,單膝跪地,看向面色蒼白、口吐鮮血的皇上,頓時面色一僵。

「說1陳太極盯著那小兵。

「啟稟皇上,潼關失守了1小兵驚慌道。

「什麼?咳咳咳1陳太極再度一頓咳血。

「報1

又一個小兵沖入大帳。

「啟稟皇上,成山關失守了1

「報1

「啟稟皇上,佳玉關失守了1

「咳咳咳咳咳1

大帳之中,靜悄悄的一片,只剩下群官急促的喘息聲和陳太極的咳嗽之聲。

陳太極蒼白的臉上居然咳嗽出一片血色。

白衣男子眉頭深皺,好似看出陳太極迴光返照,快要不行了一般。

大帳之中,一眾文武百官,個個面露驚慌。

「父皇,潼關、成山關、佳玉關,三個關卡一旦失手,留給宋國的,就是一馬平川啊,我,我陳國四分之三疆土,基本就完了啊1蟒袍男子面露驚恐之色。

白衣男子微微一嘆道:「輸了,還是輸了,這高仙芝,好大的能耐。陳國回天無力了1

陳太極面色已經漲的通紅:「用兵如神?用兵如神,聲東擊西,同破三關,軍心盡散,好一個高仙芝,好厲害的高仙芝,咳咳咳咳1

「陳太極,讓太子繼位吧,陳國還剩下一個虎牢關,希望多守一段時間,唉,守的再久又有何用?這一役,是敗了。只是可惜了你兒,希望宗主不要遷怒你兒吧1白衣男子臉色難看道。

「什麼?宗主的遷怒?」陳太極忍住咳嗽的看向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沉默了一下,點點頭道:「可能,我也要受到牽連,這一役,有個大人物看著,一旦陳國敗了,大人物對宗內定然失望,宗主很在乎那大人物的看法。或許,希望宗主不會遷怒吧,畢竟對方的軍神太厲害了……1

陳太極卻是忽然渾身一顫,眼中一陣變幻,好似做著一個極為艱難的決定一般。

「不,還沒輸,我們還有虎牢關,還有虎牢關1陳太極顫抖中說道。

「虎牢關?虎牢關的兵力最少,而且都是一些禁軍,與其它三關將士不同,他們就是一群沒見過血的綿羊,數量還不多。如何抵擋宋國虎狼大軍?而且,你也快不行了,你兒能力和你相差甚遠,你都擋不住,何況太子?而且國土即將喪失四分之三,大半國土失去,民心喪失,你還拿什麼跟宋國斗?而且對方還是軍神,高仙芝!山河破碎,江河日下,大勢所趨,阻止不了了1白衣男子微微一嘆道。

「不,還沒有輸1陳太極顫抖中,面露猙獰道。

「就憑這群殘兵敗將?國將滅,誰也阻擋不了,太極,你還是想想如何向宗里請罪吧1白衣男子苦澀道。

「父皇,我們還有什麼辦法嗎?仙宗又不肯插手……1蟒袍太子面露苦澀道。

陳太極閉目,整個人都在顫抖一般,過了好一會,才開口道:「不,有一個人,他,他能力挽狂瀾,他一定能1

「哦?」白衣男子微微一愣。

蟒袍太子也露出好奇道。

「太子,你去求他,只要他肯出山,只要他肯出山,我們還能贏回來,一定能!咳咳咳1陳太極咳嗽道。

「陳太極,這可不是玩笑的時候,如今陳國幾乎全面失守了,誰還能力挽狂瀾?那宋國如今眾志成城,更有軍神高仙芝一路高歌,士氣衝天,沒有我們宗門的插手,不可能改變戰局的1白衣男子不通道。

「可以,他可以,他一定可以1陳太極漲的臉上通紅。

「誰?父皇,是誰?」太子驚奇道。

「古海1陳太極極為艱難的吐出這個名字。好似自身極為排斥此人一般。

「六國首富,古老先生?」太子驚訝道。

「六國首富?咳咳咳,古海?想不到,臨死之前,我又求到你頭上來了1陳太極面露慘笑道。

「古海?就是那個三十歲以後,才開始修行,後來痴心妄想要拜入我等宗門的那根骨奇差老頭?」

「三爺爺,你知道?」陳太極愕然的看向白衣男子。

「見過,我宗門大多金丹境的人都見過他,只要到了這世俗之中,那老頭都能很快找到我們,對我們百般賄賂,求引入宗門,但,他的根骨卻是太糟了,而且修行極遲,根本難有作為,收他,只會被別的宗門恥笑而已1白衣男子點點頭。

「古海?呵,我以為壓住他和宗門接觸的機會了,想不到他居然早就繞開了我的防備。潛龍在淵,呵呵呵,咳咳咳咳1陳太極咳著血苦澀道。

「陳太極,你說古海能力挽狂瀾?你如何肯定?他只是一介凡胎,只是後天境修為而已。」白衣男子皺眉道。

「是啊,父皇,他只是一介商人,他能統兵打仗嗎?」太子也焦急道。

「他一定能!高仙芝若是軍神的話,他古海,就是軍神王!太子,由你領文武百官去求他!一定要求到他!哪怕跪,也要求到他1陳太極眼露堅定道。

「一介商賈?軍神王?」

「三爺爺,盡量滿足他的要求,他是一介商賈不錯,他是一介凡人也不錯,只有他才能力挽狂瀾,想要贏回來,只能請他!我以太子性命擔保1陳太極臉色已經漲的血紅一片。

白衣男子看著陳太極,皺眉沉思。本來已經回天乏術了,可陳太極卻一口咬定古海能夠力挽狂瀾?而且,陳太極神情不似作假。白衣男子也漸漸嚴肅了起來。畢竟,此次兩國之戰,牽扯太大,任何細節都不能等閑視之。

「我會的,宗主此次給我下放過權利,只要不過分,我都會全力滿足他1白衣男子鄭重道。

「太子,請古海出山後,想要力挽狂瀾,你要全部聽他安排,記住,任何安排,還有,稱呼他古伯伯!他曾是為父的結拜兄長!咳咳1陳太極虛弱中苦澀道。

「古伯伯?」太子露出驚訝之色。

「最後,替我對他說聲對不起,當年是我對不起他1陳太極露出一絲凄然的苦澀。

最後一句說完,陳太極閉上了眼睛,漲紅的面部,一瞬間褪色了一般,蒼白一片,沒了一絲聲息。

「父皇1

「皇上1

「皇上駕崩了1

大帳內外,頓時跪倒一片。無不哀呼不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