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歷史軍事

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41記者的屠刀

作者:龍靈騎士(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卡多上校力量並沒有我們想象中那樣龐大,他的升職被西克特阻止了,這說明阿卡多這個人在軍方的底蘊並沒有我們估計的那樣可怕。」 「那個匿名電話沒有再打來了?」戴高樂突然問道。 「沒有,從埃伯...

「看報!看報1一個報童揮舞著手中的報紙,在街道中央大聲的吆喝:「前皇太子殿下參加軍事演習,作為首要嘉賓觀禮!軍方支持皇室復辟1

另一個方向上,一個年輕的書包攤攤主也在扯著嗓子大聲叫賣:「快來看啊!快來看啊!德皇派出自己的兒子!國防軍總司令西克特將軍公開支持皇帝陛下1

高高的窗口,裡面的窗帘被拉上,一名戴著圓通軍帽的法國軍官回過頭來,看著自己的比利時同事開口道:「用得著這麼推波助瀾么?這麼做可不不一定可以把那位已經坐了三年多德國國防軍總司令的西克特趕下台。」

格魯多上校微微一笑:「我們獲得了很多情報,德國正在大規模的武裝自己,我們只是暫時沒有證據而已,我們誰都清楚,德國至少藏了10個師的部隊。」

「這又怎麼樣?我們上面的那些大人物也都很清楚德國國防軍隱藏了實力,可是他們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法國軍官攤了攤手說道:「我不是聯軍軍控委員會的人,我只是來訪友的。」

格魯多上校攤了攤手無奈的說道:「戴高樂中校,你要知道,除了我們這些人,沒有人把崛起的德國國防軍當做威脅。這些大人物們覺得波蘭都要比德國強大得多。德國隱藏的實力也不足為懼,一旦開戰法國三天就能打過萊茵河,打到柏林也就是幾個月的時間。」

「難道我們就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破壞《凡爾賽和約》么?」夏爾?戴高樂鬱悶的說道:「在這裡做些小動作?能阻止國防軍重新武裝自己?」

「我們這可不是小動作了,你要知道,德國國防軍一直在西克特將軍的支持下秘密擴充自己的實力,我們如果這一次可以直接讓西克特滾蛋,那麼德國國防軍的擴充就會遭遇挫折。」格魯多笑著說道。

「可是你們還是拿阿卡多?魯道夫上校一點辦法都沒有。」戴高樂皺著眉頭說道。

格魯多上校點了點頭:「所以我們只好先拿西克特將軍開刀了,而且阿卡多上校力量並沒有我們想象中那樣龐大,他的升職被西克特阻止了,這說明阿卡多這個人在軍方的底蘊並沒有我們估計的那樣可怕。」

「那個匿名電話沒有再打來了?」戴高樂突然問道。

「沒有,從埃伯特總統死後,電話就再沒打來過,我們也再沒有得到價值如此高的情報了。」格魯多搖了搖頭說道。

「情報部分顯示,同時失蹤的還有埃伯特總統的一個秘書,看起來我們失去了一個很好的盟友。」戴高樂嘆了一口氣說道。

格魯多上校點了點頭:「我們會注意的,注意保護下一個主動投靠過來的盟友。」

「看報!看報1樓下的報童叫賣的更大聲了。

德國資本家們憤怒了,他們聚集在一起要求德國政府嚴懲西克特將軍,他們聲稱「必須讓這個傲慢的老頭償一點苦頭」。這一早上已經有四個舊貴族還有十七個大財團的代言人找到了興登堡總統,向這位剛剛坐上總統寶座的老元帥提出了兩個完全相反的要求。

資本家和財團代言人要求興登堡總統嚴懲西克特將軍,解除其國防軍總司令的職務,因為西克特邀請皇室成員參觀軍演的做法已經超出了他的職權範圍,並且威脅到了德國的國家安全。

可是一些興登堡的舊同事還有幾個老牌貴族卻發出了不同的聲音。他們請求興登堡支持西克特,鎮壓資本家的無理要求,甚至有人直接要求興登堡迎接皇帝陛下從荷蘭回歸,重新統治偉大的德意志帝國。

第二天,興登堡給巴伐利亞州的軍營打電話,很快找來了自己信任的年輕心腹阿卡多?魯道夫上校。

「我能信任你么?」一見面,興登堡就看著阿卡多問道。

「我剛下飛機就趕到這裡來了,總統先生。」阿卡多站在興登堡面前:「如果您有需要,我可以立刻控制柏林市區。」

「警察和蓋世太保都可靠么?」興登堡繼續發問。

「加斯科爾少校就在辦公室,他可以為我們執行任何命令。警察局長我在機場聯絡過,柏林隨時可以戒嚴。」阿卡多繼續回答。

興登堡點了點頭,問出了這次會面的第三個問題:「阿卡多中校,我這麼做算不算對皇室的背叛?我為他們服務了幾十年。」

「興登堡總統,您願意背叛和犧牲選舉您成為總統的所有人,包括犧牲您自己的生命來完成自己的忠誠么?」阿卡多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

「帶這份文件去西克特的辦公室,他被革職了。」興登堡愣了大約幾分鐘,然後從自己的辦公桌上拿起了一份文件,很是落寞的對阿卡多說道:「替我向你認識的所有商人轉達我的話,興登堡將捍衛民主政權到最後一刻。」

「是!大德意志萬歲1阿卡多立正敬禮,然後轉身走出了興登堡的辦公室。

走出了總統的辦公室,阿卡多就用總統秘書的電話打給了西克特將軍秘書辦公室。

「您好!這裡是國防軍總司令部秘書辦公室,我是西克特將軍的秘書格瑞斯上尉,有什麼可以效勞的?」那邊剛剛升職的秘書格瑞斯女士拿起了電話問候道。

阿卡多聽她說完,下令道:「我是阿卡多,你現在用西克特的名義給哈蒙將軍打電話,叫他帶著警衛去第15師師部,找雷恩將軍。」

「你要對西克特將軍動手了?」格瑞斯那邊小聲說道:「我才不會幫你做什麼對不起西克特將軍的事情。」

「要對付西克特的人不是我!是興登堡總統!我出手西克特將軍還有活路,如果換成別人西克特就完了1阿卡多皺著眉頭說道。

電話那邊沉默了許久,最終傳來了格瑞斯的聲音:「好吧!我會幫你。我要一個少校軍銜。」

「沒有問題,格瑞斯少校。」阿卡多點頭說道,說完就掛掉了電話。

然後他又抓起了聽筒,接通了到第15師指揮部的電話:「雷恩將軍,我是阿卡多?魯道夫上校。」

「大德意志萬歲!魯道夫主席先生,有什麼命令。」電話那頭,雷恩少將沒有任何遲疑的立正問道。

「哈蒙會到你那裡!給我扣住他,派人配合第1師里的黨員,接管國防軍第1師。」阿卡多命令道:「沒有我的命令,一名士兵都不可以離開營房。」

「是1雷恩說完就掛掉了電話。

……

西克特在辦公室里煩躁不安,兩天里報紙上對他進行了肆無忌憚的攻擊,有些人甚至說他是皇帝的走狗,他雖然有心為德皇復辟,但是他敢對天發誓絕不是現在。

德國的報紙鋪天蓋地的攻擊他,國外的報紙也跟著推波助瀾,一時間西克特感覺自己陷入了無比尷尬的境地。

「鈴,鈴,鈴。」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西克特一把抓起了聽筒:「我是西克特將軍,你是哪位。」

「我是威廉皇太子!我在一所朋友的公寓給你打電話!你應該立刻行動!調集軍隊控制柏林!不然一切都晚了1電話那頭傳來了焦急的聲音:「我的一個朋友來電話說,興登堡倒向商人那邊了1

「什麼?」西克特一驚,站起身來,餘光就看見了窗外停了兩輛警車,不少警察正在周圍集結。

他立刻掛掉了電話,又抓起了聽筒,接通了柏林郊區第1師的指揮部:「你好,我找哈蒙少將。」

「西克特將軍,這麼巧?我是第15師的師長雷恩少將,哈蒙將軍在第15師指揮部做客,他和浩克團長有很多事情要聊。」電話那邊說完就掛掉了。

「混蛋1西克特一下把手中的電話聽筒摔到了地毯上。

「這可不好!西克特將軍!你摔得可是公家財產。」沒有敲門,阿卡多就帶著格爾推開了西克特將軍辦公室的大門,看見西克特摔電話的舉動,阿卡多笑著說道。

「是你把哈矇騙到第15師去的?」西克特盯著阿卡多問道:「這次記者的攻擊也是你策劃的?」

「我可沒那麼大的能量,這次事件主要是聯軍軍控委員會下的手,他們計劃阻撓國防軍的振興,你被他們抓到了把柄,所以才有了這次的攻擊。」阿卡多說道:「我只是叫一些記者朋友幫忙報到了一下這次事件,算是幫了他們一個小忙。」

「興登堡元帥也是被你說服了?」西克特不死心繼續問道。

阿卡多哈哈大笑了起來:「我的將軍閣下,我從來沒有說服過興登堡總統,你看,他是總統閣下,並不是元帥了。沒有人願意讓其他人在自己上面指手畫腳,尤其是以前曾經被人指手畫腳過的總統閣下!我沒有勸說任何話,他是自己選擇的。」

「我想知道,你贏了,打算怎麼處置國防軍呢?」西克特盯著阿卡多問道,他的話語里充滿了不甘和落寞。

「我不會做任何處置,國防軍將繼續執行《冥王計劃》!它會在我手中變得更強。」阿卡多鄭重的說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