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歷史軍事

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40一帆風不順

作者:龍靈騎士(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國防軍內部活動!這也給我控制國防軍帶來了困難。」西克特無奈的說道。 「所以你沉不住氣了?」皇太子有些不太高興:「急三火四的邀請我來觀禮這次軍事演習,好讓大家知道你的立場,爭取更多的支持者?」<...

這一刻的阿卡多還真的有點志得意滿,畢竟他終於還是改變了歷史,提前壯大了國防軍,現在的國防軍底子非常的雄厚,足夠他在未來的十年裡成倍的擴編這支軍隊。

而同一時刻,遠在柏林的西克特將軍卻在為他自己一聲的夢想努力謀划著。

與阿卡多精心培養的幾個未來的裝甲師不一樣,西克特把自己手中的幾個師都弄成了精銳步兵師和騎兵師,他的部隊多數裝備自行車和馬匹,甚至還裝備了馬車還有騎兵。

以西克特最看重的第1師為例,哈蒙將軍的國防軍第一師有將近13000人,卻只有140輛汽車和52輛裝甲車,大部分士兵配備了自行車或者馬匹,這個師還有一支獨立的多達3000人的騎兵部隊。

哈蒙為此沒少向西克特將軍抱怨,因為同樣是國防軍主力部隊的第15師,裝備了裝甲偵察車70輛,汽車500多輛。但是第15師只有1萬人,並且有上千人的部隊正在接受坦克訓練,他們將裝備坦克進化成真正的裝甲師。

可是西克特對阿卡多的努力不屑一顧,他始終認為戰爭將會以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爭模式繼續,所以他熱衷於那些過時的裝備,比如說自行車和戰馬。

他當然知道阿卡多在巴伐利亞州南部山區里進行秘密軍事演習,把德國傳統的例行軍事演習丟給了哈蒙指揮的國防軍第1師,並且美其名曰:防止聯軍軍控委員會窺視國防軍秘密。

所以這一次西克特準備了一場盛大的軍事演習,用來打擊阿卡多的囂張氣焰,用來挽回他在國防軍中的主導地位,因為他感到了危機,有越來越多的國防軍士兵和軍官甚至高級將領都加入了一個秘密組織,而這個組織他已經調查了好久,但是只知道叫做大德意志黨。

因為這件事,加斯科爾少校還被西克特點名批評過,蓋世太保在其他方面的調查諜報工作都無可挑剔,可是偏偏就在大德意志黨的調查工作中毫無進展。

一直到現在西克特心中還隱約有著悶氣,不過他不想用什麼借口除掉阿卡多,畢竟阿卡多也是在想盡辦法壯大國防軍,況且他知道阿卡多私人擁有不少公司企業,這些企業和公司都在贊助國防軍的發展,於公於私西克特都不想背上兔死狗烹的罵名。

可是他這麼想,其他人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國防軍例行演習正在進行,各國的觀摩團都擠在一起有說有笑,這一次盛大的演習與其說是軍士訓練,不如說是相聲表演。

沒有坦克的國防軍騎在高頭大馬上,士兵們抬著50多斤重的馬克沁重機槍奔跑在戰壕之間,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德國的武裝力量有任何威脅。這次演習在合適的時機合適的地點,狠狠的扇了一直強調國防軍正在大規模重新武裝的聯軍軍控委員會的耳光。

「西克特將軍。」坐在西克特將軍身邊的一位中年人笑著說道:「能來看這麼壯觀的軍事演習真讓我非常開心。」

這個中年人穿著華美的普魯士軍裝,胸前掛著各式各樣的儀式勳章,看上去英武非凡。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坐的位置竟然是西克特的右手邊,這個中年人地位竟然比西克特還要尊貴一些。

這個人就是西克特今天刻意請來觀禮的德國前皇帝威廉二世的大兒子,也就是前德意志第二帝國皇太子、德國原皇儲殿下費里德里希?威廉?維克多?奧古斯特?恩斯特——聽到這麼長的名字你就知道這個人在貴族圈子裡是多麼的拉轟牛掰。

這些年來,西克特一直都保持著與前皇帝家族的聯繫,因為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保皇派,他有的時候甚至痛恨魏瑪共和國,痛恨不作為的舊陸軍。

「這是獻給殿下您的禮物。」西克特指了指那些精神面貌一新的國防軍士兵說道:「即使只有一萬人,這些國防軍士兵也能打敗十薄K們是最好的1

「您會支持我回到這裡,拿回我父親曾經擁有的一切么?」皇太子看著遠處正在實彈射擊的重機槍連,斜過頭問自己一旁的西克特將軍。

「這還需要時間,那些剛剛掌權的商人們可不那麼容易對付!國防軍里始終有他們的聲音,我一直致力於排除這些反對者,可是沒有取得進展。」西克特很想告訴這位皇太子,奪權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現在的形勢對皇室來說並不有利。

「是啊!太多人背叛了!包括那些一直以來支持著我們的人!這些小人遲早要面臨正義的審判1皇太子有些憤怒的皺了皺眉頭:「興登堡那個混蛋竟然當上了總統,他在我父親面前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軍官而已1

他看了一眼西克特,知道談論軍隊里的人物對自己沒有好處,因為貶低興登堡就是在辱罵現在的西克特,於是他很快就轉移了話題:「還有那個該死的古斯塔夫?克虜伯!他是依靠我父親的信任才娶了貝塔?克虜伯小姐的!他竟然最終倒向了那些唯利是圖的商人1

「而且最近他和阿卡多?魯道夫上校走的很近,支持他的一些國防軍內部活動!這也給我控制國防軍帶來了困難。」西克特無奈的說道。

「所以你沉不住氣了?」皇太子有些不太高興:「急三火四的邀請我來觀禮這次軍事演習,好讓大家知道你的立場,爭取更多的支持者?」

西克特點頭:「是的,我要旗幟鮮明的和代表那些商人的阿卡多決戰了!我相信興登堡會站在我這邊,最後我們將獲得整個國防軍的控制權,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把皇帝陛下迎接回德國了。」

「你就沒想過那些商人們的反應?他們也許會更加激烈的反抗!而且興登堡那邊也不好確定。」皇太子的語氣中略微有些緊張,以為一旦西克特的計策成功,他就再次獲得了呼風喚雨的權力。

「興登堡總統是一個保皇派!相信我1西克特得意洋洋的說道。因為遠方炮兵陣地正在實彈射擊,他說話的聲音大了不少。就在他身後不遠的地方,德國外交部部長古斯塔夫?斯特萊斯曼揚起嘴角笑了起來。

與此同時,消息已經傳到了巴伐利亞州南部山區的秘密軍事基地里。克虜伯在休息室圍著阿卡多打轉:「這可怎麼辦才好!西克特竟然把皇太子搬出來了,這樣一來那些舊貴族和皇帝陛下的支持者都會站到他那邊去了,我們就要完蛋了。」

阿卡多笑了笑:「為什麼要這麼說?既然皇帝下台了,那就證明資本家的力量已經足以動搖皇權,我們有什麼好怕的?」

克虜伯有些怒其不爭的說道:「可是這些商人並不全都支持你,我原本也是皇室的追隨者,有可能某一天我也會倒過去!到時候你就一無所有了!弄不好還要上斷頭台。」

「你?你才不會倒過去!因為倒過去沒有任何利益1阿卡多笑了起來:「不過他們崛起總要有軍隊的支持,可是軍隊的態度並不統一,比如說我,比如說興登堡總統。勉強行動只會帶來內戰。」

「你怎麼這麼篤定興登堡總統不會倒向保皇派!要知道,他一年前還是和皇帝陛下來往密切的保皇派重要人物。」克虜伯焦急的說道。

阿卡多看著焦急的克虜伯,有些打趣的說道:「你放心吧,興登堡元帥是皇帝的忠實擁護者,可是興登堡總統絕對不希望有這麼一個皇帝陛下。」

「如果皇帝歸來,星堡讓他成為宰相呢?」克虜伯想了想又說道。

「還記得俾斯麥么?」阿卡多哈哈大笑起來:「星堡成為宰相,那西克特放在哪裡?國防軍元帥?他現在已經是了1

克虜伯放下心來,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這麼說我們這一次其實不用擔心什麼了?」

「擔心什麼?擔心這些人挑出來自己找死?」阿卡多喝了一口咖啡說道:「我更擔心的是皇室為了好處站在某些政黨後面煽風點火,而不是站在某幾個人後面妄圖重掌大權。」

「你就這麼提防希特勒的納粹黨?他現在人還在監獄里。」克虜伯解除了危機感,此時此刻心情大好,頗有些不以為然的說道。

阿卡多搖了搖頭:「你也進過監獄,結果不久后就成了民族英雄。如果不是需要納粹黨在一邊攪局,我那天就應該下令開槍打死阿道夫?希特勒。我一直擔心這是我做的最大的錯事。」

「這一次我們什麼都不做?是不是太便宜西克特那個老頭了?」克虜伯轉移了話題,不再和阿卡多爭論納粹黨,畢竟希特勒是阿卡多曾經的好友,克虜伯覺得和阿卡多在一起談論希特勒的生死似乎有些不禮貌。

「注意你的稱呼!克虜伯!西克特是國防軍振興不可或缺的人物!雖然他和我們不是一個陣營的,你還是要對他保持尊重1阿卡多提醒道:「另外,我當然不會什麼也不做。」

克虜伯一愣,然後哈哈大笑起來。

………………

作者註:原本歷史上西克特將軍允許皇太孫威廉王子作為士兵參加了1926年舉行的軍事演習,本文為了劇情需要改成了皇太子並且提前到了1924年,請熟悉歷史的諸位不要怪罪。多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