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歷史軍事

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38死神的鐮刀

作者:龍靈騎士(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有被通過,西克特不知道出於私憤還是公義,動用了他在國防軍里的力量,讓這一次阿卡多的晉陞被阻止了。 西克特為了阻止阿卡多晉陞付出的代價也是非常巨大的,他被迫同意了魯茲上校的晉陞,並且親自批准了魯...

兩側樓房裡的狙擊手沒用多久就開火了,他們被命令不許向希特勒開槍,這個命令是阿卡多親自下達的。

並不是阿卡多心軟,就像剛才希特勒不打死阿卡多是不願意在幾百名國防軍士兵面前故意殺人一樣,阿卡多不打死希特勒也有他自己的考慮。

他需要這麼一個人來對付國防軍里自己的反對者,也需要這麼一個人來攪渾政界的水來方便他渾水摸魚,即使他知道這麼做非常危險,但是他依舊還是不得不冒險嘗試讓希特勒活下去。

不過別人可就沒有希特勒那麼幸運了,希特勒一旁的未來空軍元帥赫爾曼?戈林被狙擊手一槍打穿了腦袋,倒在地上的時候雙腿還在不停的抽搐,他的鮮血濺了希特勒一身,把他嚇得直叫。

希特勒感覺到了危險,他彎著腰靠向一旁的牆角,不過他一旁的施勃納?里希特可就沒有那麼好運氣了,他被一槍打中了大腿,所以一下子倒了下去。

不幸的是他在倒下去的時候本能的向一旁伸出了手臂,想要扶住什麼東西,結果他一把就拉住了想要躲避的希特勒。他這麼一拉,直接把希特勒的胳膊拉脫臼了。

希特勒感覺到自己受傷了,他不知道肩膀只是脫臼了,骨頭裡傳來的劇痛讓他最後一絲勇氣也消失殆盡,希特勒丟掉了手槍,轉身就向後跑去。

他這麼一跑,丟下了還亂在一起的三千名納粹黨黨徒,讓這場鬧劇更加得不可收拾。納粹黨竟然連像樣的抵抗都沒有,就被幾百名國防軍士兵繳了械,他們跪在地上高舉雙手,甚至連抬起頭看一眼都不敢。

事情爆發的太快,就當希特勒跑上不遠處的一輛汽車,司機發動汽車開出幾百米遠的時候,赫爾曼?戈林這個原本在歷史上赫赫有名的空軍元帥的屍體還帶著體溫,一隻腳還不斷的抽搐。

阿卡多可等不了那麼久,他直接命令士兵前往漢夫斯丹格爾的別墅抓人,因為他知道希特勒只有那麼一個去處,而且他怕希特勒進監獄的時間錯位太多,歷史就不會像他熟悉的方向發展了。他想要扭轉乾坤的那個點在巴巴羅薩計劃,在蘇聯之戰——而不是現在。

在這場鬧劇一般的衝突中,一共有17名納粹分子和3名警察被打死。多死的一名納粹黨徒名字叫赫爾曼?戈林,目前為止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

希特勒果然躲藏在漢夫斯丹格爾的別墅,國防軍趕到那裡的時候他企圖自殺,卻最終放棄了這個打算,他被帶上手銬的時候異常的沮喪,一路上什麼話都沒有說。

審判希特勒的工作就不是阿卡多的事情了,雖然他知道希特勒將會有一個漂亮的翻身仗打,納粹黨也將在這次審判之後真正的崛起,不過他也在等待,等待崛起之後的納粹黨摧枯拉朽的毀滅保守的政治力量。借刀殺人,哪怕最後借來的刀傷了自己也在所不惜。

阿卡多借著這個機會,趕到了德國南部山區,視察了那裡的秘密軍事基地,下令把那裡儲藏的另外500門大炮還有10萬發炮彈以及50架老式的雙翼戰鬥機賣給中國,不用貨幣結算,這批軍火全部用橡膠來購買。

這次交易經過蘇聯境內的運輸線秘密完成,雖然成本非常高昂,可是既能解決德國缺少橡膠的困境,又能瞞過一些英國法國的耳目,所以代價還在可承受範圍之內。

德國在中國的新朋友蔣介石慷慨的同意了阿卡多的交易,秘密的在廣州成立了由德國和廣州革命政府共同控股的聯合貿易公司,這家公司向德國出口橡膠,換回火炮和炮彈。

為了彌補國防軍日益龐大的秘密開銷,阿卡多甚至說服了興登堡總統,把德國公司名下的一處中國鐵路所有權賣給了中國公司,獲得的利潤直接用來購買緬甸以及馬來西亞生產的橡膠原料。

緊跟著,阿卡多並沒有返回柏林,而是乘坐飛機直接飛往了德國魯爾工業區,參觀了那裡的克虜伯武器工廠。早就得到了消息的古斯塔夫?克虜伯親自趕到工廠,帶阿卡多參觀了自己的工業帝國。緊接著又趕到MAN公司視察了坦克車的生產進度。

當他看見那輛已經差不多完工了的第二輛「P-2號戰車」地盤的時候,差點激動的說不出話來。因為阿卡多的建議,還在圖紙上的P-1號戰車就被全盤否定了,裝甲太薄,火力太弱,還沒有無線電設備的空間,1號戰車現在已經不入克虜伯工程師們的法眼了。

這是一輛2號戰車的原型車——雖然一輛1號戰車都沒有生產,可是設計人員還是用自己的方式把它保留了下來,他們在命名的時候越過了1號戰車的編號。

在改進了傳動裝置和減震器之後,P-2號戰車搭載了一門20毫米的速射炮還有一挺機槍,這些武器被集中布置在一個可以旋轉的炮塔上,根據性能指標來看,這種坦克戰車完全超過了它的假想敵法國雷諾坦克。

這種戰車的前裝甲厚度達到了15毫米,並且根據阿卡多的要求可以使用螺栓來臨時加厚這些坦克的前裝甲板,設計人員和國防軍派來的駕駛員對這種坦克愛不釋手,看見阿卡多到來的時候,紛紛希望能夠早日量產這種新式坦克。

雖然在坦克項目上克虜伯因為資金和技術困難進展並不迅速,但是在火炮生產上,克虜伯工廠就顯得如魚得水起來。

有了阿卡多的提示和要求,克虜伯工廠現在已經開始使用流水線來生產標準化和通用化的88毫米口徑大炮。這種大炮被當做標準的防空高射炮生產,並且在緊要時候也可以用來平射反坦克,偶爾也可以用高爆彈客串一下支援火力。

根據要求,這種火炮大部分零件都可以和海軍用88毫米高射炮通用,這種設計讓克虜伯節約了兩個廠房還有十條炮彈生產線,那些過時的數量繁多的火炮生產設備被列車運往蘇聯,高價出售給重工業嚴重不足的紅軍工廠。

石油從羅馬尼亞和蘇聯進口,用去了國防軍大量的真金白銀,鐵礦石要從挪威進口,讓德國的外匯儲備雪上加霜,阿卡多手裡雖然有許多前景不錯的工廠,但是因為這些工廠和公司自身的發展需要,阿卡多也擠不出更多的錢來支持國防軍的繼續擴張了。

而因為大德意志黨的暗中運作,以及興登堡代表的一部分一戰老將軍對於西克特將軍越來越不信任,由興登堡總統下令,國防軍新編第2師師長柴希維茲將軍被撤換,第2師由原運輸兵總監部運輸營的營長魯茲上校代任師長,運輸營則交給了阿卡嬲諾呂鋨采儺!

因為魯茲上校是阿卡多提拔到運輸兵總監部的,所以可以說興登堡把第2師、第15師、第22師全部都交給了阿卡多。

不過在隨後的國防軍晉陞名單中,魯茲上校被獲准晉陞為少將,比魯茲晉陞上校時間稍長的阿卡多晉陞少將的提名卻沒有被通過,西克特不知道出於私憤還是公義,動用了他在國防軍里的力量,讓這一次阿卡多的晉陞被阻止了。

西克特為了阻止阿卡多晉陞付出的代價也是非常巨大的,他被迫同意了魯茲上校的晉陞,並且親自批准了魯茲擔任第2師的師長,並且他不情願的向興登堡交出了新編第3師的控制權。

不過誰都沒有想到的是,第2師的師長魯茲少將,在晉陞為少將的第二天就秘密加入了大德意志黨,成為了大德意志黨黨內現階段僅有的三名將軍。

不過事情並不全是順利的,大德意志黨內第一次出現了不同的聲音,愛因斯坦博士因為反對阿卡多擴軍備戰的總體方針,寫信給阿卡多,拒絕了國防軍軍事科技顧問的職務,並且在信中措辭嚴厲的批評阿卡多「不顧來之不易的和平陰謀挑起戰爭。」

阿卡多不得不回信給這個滿心正義又倔強死板的科學家道歉,承認自己玷污了神聖的科學事業,並且承諾放棄利用愛因斯坦等科學家研究的成果擴大戰爭。

他還讓克虜伯和外交部長古斯塔夫?斯特萊斯曼疏通關係,把愛因斯坦介紹到柏林大學擔任教授,讓加斯科爾少校安排了至少20名蓋世太保監視並且保護他。

在隨後召開的國防軍發展會議上,阿卡多勸說興登堡同意擴編運輸兵總監部運輸營的提議,將這個營秘密擴編成德國第一支裝甲部隊——第25裝甲師。在德國裝甲兵經驗最豐富,理論研究也最透徹的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被提升為中校,暫時負責擴編任務。

同樣不太看好裝甲部隊前景的興登堡想也沒想就同意了阿卡多的建議,而一直不覺得裝甲部隊能夠有所作為的西克特將軍也沒有費力氣從中作梗,於是德國歷史上第一支裝甲兵部隊正式成立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