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歷史軍事

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36慕尼黑暴動

作者:龍靈騎士(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向我保證過,你不會舉行政變!現在你竟然還想欺騙我,讓我身敗名裂1 本來還很惱怒的希特勒,聽了賽塞爾的話又十分心虛,不過他還是堅定地說:「不錯,我自食其言。請原諒我。但是為了祖國的緣故,我不得不...

原本巴伐利亞州政府定於11月21日晚上的集會,慕尼黑政界和社會上的名流都參加了。

作為當地的知名人士,希特勒也受邀參加了這次宴會,他在一根柱子旁邊,與馬克斯?阿曼、羅森堡、烏里希?格拉夫等納粹黨成員一道擠在一個角落裡不顯眼的位置,誰也沒有注意他的存在。

在當地一名名叫卡爾的官員開始講話二十分鐘后,整個集會突然被完全打斷了。戈林帶著二十五名武裝納粹黨員闖入大廳。會場一下子亂了起來。在混亂中,希特勒從懷裡掏出了一把手槍,然後大吼一聲跳上一張椅子,對著天花板開了一槍,然後跳下來,走向講台。

「全國革命已經開始了。」希特勒大聲的叫喊道:「這個大廳已經由六百名有重武器的人員佔領,任何人都不許離開大廳。巴伐利亞政府和德國政府已被推翻,臨時全國政府已經成立。陸軍營房和警察局已被佔領,軍隊和警察正在納粹旗下向市內挺進。」

大廳里的許多人對這個試圖用恐嚇手段擠進政治領域的年輕暴發戶的厚顏無恥感到氣憤,然而任何人也弄不清楚希特勒的純屬虛張聲勢究竟到什麼程度。因為畢竟他們都看見大廳外面真的有大約六百名衝鋒隊員,大門口有一挺機關槍。

在前慕尼黑警察局長波納的協助下,希特勒已經說服了仍在警察局工作的一個官員弗立克,要他打電話給在大廳的警官不要干預,如果發生什麼情況只須報告就行了,讓戈林維持大廳的秩序。這些命令被弗里克一絲不苟的執行了,所以納粹黨控制了整個大廳。

希特勒看見局面得到了控制,就讓人把卡爾、洛索夫和賽塞爾趕入旁側的一間屋子裡去。與此同時,施勃納?里希特當夜驅車趕到路德維希斯霍伊去接魯登道夫將軍,因為希特勒想要他充當他的革命的名義領袖。

希特勒非常興奮,開始戲劇式地會見卡爾和他的夥伴。看見希特勒進來,卡爾惱怒的問道:「你到底想要怎麼樣?我們是政府官員!你沒有權力監禁我們1

希特勒冷笑了一聲,然後揮舞著手槍對他們說:「沒有我的許可,誰都別想活著走出這個房間。我已經和魯登道夫阻止了一個新的政府,這個政府將會帶領德國人民迎來偉大的勝利1

不過這個時候,魯登道夫還對發生的事一無所知。希特勒大言不慚的欺騙著所有人:「你們現在只有一個選擇:和我一起暴動1

他一邊說,一邊揮動著手槍,看上去象有點精神錯亂,這讓卡爾等人非常害怕。

看見自己的對手害怕和退縮,希特勒氣焰更加囂張,叫喊說道:「我的手槍里有四顆子彈。如果你們不願意跟我合作,我會把三顆賞給你們,最後一顆子彈就留給我自己。」

他舉著手槍對準自己的腦袋嚷道:「如果到明天下午我還沒有成功,我就不要這條命了。」

卡爾等人出乎意外地不為所動。第一他們覺得難以完全認真考慮希特勒的瘋話,儘管窗口有槍和武裝衛兵;第二他們覺得這個時候誰先出頭,那一定會是第一個倒霉的傢伙。洛索夫聽到自己身後卡爾和賽塞爾低聲說了一句:「欺騙」。

這個時候卡爾儘力裝出勇敢的樣子說道:「你可以逮捕我或者把我槍斃。我死不死沒有什麼了不起。」這句話讓對面的希特勒惱怒不已。

而賽塞爾緊接著上前一步,譴責希特勒沒有遵守他的諾言:「上帝!你曾經向我保證過,你不會舉行政變!現在你竟然還想欺騙我,讓我身敗名裂1

本來還很惱怒的希特勒,聽了賽塞爾的話又十分心虛,不過他還是堅定地說:「不錯,我自食其言。請原諒我。但是為了祖國的緣故,我不得不如此。」

他還想要解釋什麼,可是他看見卡爾開始向默不作聲的洛索夫耳語,他就突然大怒,嚷道:「沒有我的許可不許說話。」

政變到了此時為止,希特勒簡直沒有取得什麼實際的進展。後來,他只好一言不發走出房間,衝到大廳去,向其他人宣布:「裡面的三個人已經同意了與我一起組織新的德國政府,巴伐利亞內閣已經下台。」聽到他的話后,大廳裡面一陣歡呼。

他壓了壓手掌,示意大家安靜,然後繼續說道:「所以我提議,巴伐利亞政府由一位攝政者和一位享有獨裁權力的總理組成。我建議馮?卡爾先生擔任攝政者,波納先生擔任總理。十一月罪人政府和德國總統已經被宣布撤除。新的全國政府將在今天,在慕尼黑這個地方被任命成立。」

和歷史上一樣,希特勒就這麼兒戲的宣布了慕尼黑啤酒館暴動勝利了。這時候他還沒有得到魯登道夫將軍的支持,也沒有任何一位政府高官的妥協,甚至連國防軍的態度都沒有考慮,就這麼莽撞到極點的開始了他的宏偉計劃。

希特勒一回到納粹黨辦公大樓那裡,他的合謀者魯登道夫就來到了。他對希特勒把他蒙在鼓裡隨便擺弄很是生氣:「阿道夫!你不能這麼蠻幹!我也不是你的棋子!你有沒有想過你的行動一旦失敗了!我也會被送上法庭?」

希特勒哈哈大笑:「我不會失敗!德國人民將在我的領導下走向輝煌!走向勝利1他試圖用蠱惑納粹黨黨員那樣蠱惑魯登道夫這樣的老油條。

不過顯然他沒有成功,魯登道夫怒不可潰骸澳閼飧齷斕埃閎媚闋約海而不是我擔任德國未來的獨裁者!還讓我像一支猴子一樣去指揮你那些根本不存在的軍隊!你是不是覺得所有人都是傻子?」

不過希特勒不為所動,魯登道夫只好控制住自己,用盡量平和的語氣對希特勒說道:「希特勒先生!這是—件國家大事,我只能奉勸別人予以合作。無法真正的左右他們的行動1

希特勒搖了搖頭說道:「太晚了!我們不能再回頭了,我們的行動已經載入世界歷史的篇章。」看見魯登道夫屈服了,他的忠實手下洛索夫也只好起身對希特勒妥協:「我將把希特勒先生的願望作為命令執行。」

魯登道夫的干預起了決定性的作用。當卡爾仍然表示異議的時候,希特勒就使用了他的最後一張王牌。他對卡爾說道:「倘若閣下允許的話,我將立刻驅車去晉見陛下,也就是巴伐利亞王太子,並告訴他:『德國人民已經起來了,並且彌補了陛下先父所受的不公平待遇。』」

聽了這番話,一直搖擺不定的保皇派官員卡爾也就投降了,立刻表示同意合作並擔任國王的代表。他們達到了表面上的團結一致,全體列隊回到大廳。

當聽眾跳上了座位熱烈歡呼的時候,他們每個人都在講台上講了簡短的話,宣誓效忠,並互相握手。希特勒喜不自勝,感到寬慰,激動地說:「我就要履行我五年前在軍事醫院暫時雙目失明時所立下的誓言:要不倦不休地努力奮鬥,直到十一月罪人政府被推翻,直到在今天德國的悲慘廢墟上再次建立起一個強大的自由的光榮的德國。」

他一結束講話,酒館里聚集的他的褐衫軍就大聲的高喊起來:「德國高於一切」。

所有人都鼓掌,並且跟著希特勒高喊起來:「德國高於一切1

連綿起伏的叫喊聲中,一個穿著褐衫的男人走出了酒館,他對著看守大門的幾個褐衫軍敬了一個禮,然後點了點頭就走遠並且消失在了夜色中。

不遠處的一個小巷子里,一個男人靠著牆抽著煙,看見穿著褐衫的男人走過來,就把嘴裡叼著的煙蒂丟在地上用腳踩滅,從那個褐衫男人手中接過了一個紙條,那褐衫男子遞出紙條之後,點了點頭就轉身離開了。

他打開了紙條,借著身後窗子里透出的燈光還有月色,他模模糊糊的看清了一行小字:「希特勒在啤酒館暴動,立刻通知蓋世太保指揮加斯科爾少校。」

11月22日早上11點多的時候,納粹黨行動了起來,三千名納粹黨黨徒還有褐衫軍又重新聚集在當晚的啤酒館外面。他們分發了少量步槍還有彈藥,高喊著口號,準備發動暴動。

不受約束的隊伍拿著各種各樣的武器在希特勒、戈林和著名的恩里克?魯登道夫將軍的帶領下朝慕尼黑市中心進發。

而同一時刻,慕尼黑城外的國防軍大營里,警報聲劃破天際,一輛一輛汽車開出了倉庫,一排一排的國防軍挎著步槍整齊的排列,作為剛剛組建的國防軍第22師士兵,他們正等著一個關鍵的人物到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