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歷史軍事

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34大德意志

作者:龍靈騎士(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也來聽一聽,看看站在你的立場上,對我們討論的事情的看法。」 「那我就聽一聽。」克虜伯笑著說道,和斯特萊斯曼部長兩個人坐到了沙發上,聽阿卡多把斯特萊斯曼部長的設想又說了一遍。 「這件事還...

「你可出不起那麼多錢,克虜伯先生。」阿卡多笑著說道。

克虜伯以為阿卡多在和他開玩笑,跟著笑了起來:「你說說看!要多少錢?我還真想把你從國防軍里挖出來。」

「因為使用了新設計的玻璃瓶和全新的生產線,可口可樂公司在美國每個月為我帶來大約……大約40萬美元的收入。」阿卡多笑著盯著克虜伯。

他又伸出了第二根手指頭:「寶馬公司有德國國防軍還有美國陸軍的訂單,而且中國那邊也有業務,大概每個月能有20萬美元的收益。」

緊接著他沒有理會震驚的克虜伯的表情,繼續笑著說道:「漢莎航空也有我的股份,賓士汽車廠也是我的。我還在火炮大亨克虜伯先生的山間別墅里有一個常年保留的客房,你說說看,我值多少錢?」

克虜伯有些驚喜的裂開嘴笑道:「白嵐花集團的神秘幕後老闆是你?天啊你是怎麼發覺了那麼多有潛力的公司,然後把這些公司都整合到一起去的?」

他握著阿卡多的手不住的顫抖:「你簡直就是一個商業奇才1

阿卡多有些尷尬,他很想對面前的火炮大王說:如果您從2014年穿越回來,您也能記住那些鋪天蓋地的跨國公司廣告。

克虜伯今天確實被阿卡多震撼了。那些突擊步槍、通用機槍、量產壓縮成本后的大炮、後勤保障簡易化思想,還有那個超級坦克的設計圖,讓克虜伯覺得阿卡多就是一座挖都挖不完的寶藏。

「阿卡多上校!我發現我已經徹底崇拜上了您!無論您打算做什麼!我古斯塔夫?克虜伯都將全方位毫無保留的支持您!哪怕為此下地獄都在所不惜1當天傍晚,就在阿卡多要起身離開的時候,克虜伯抓著阿卡多的手用激動的聲音說道:「您是我見過的最讓人敬佩的德國軍人,克虜伯會堅定的站在您的身後,為您的國防軍重建計劃貢獻所有的力量1

阿卡多拍了拍克虜伯的肩膀,微笑著為這一天兩個人的談話畫上了句點:「克虜伯先生,國防軍也會成為您堅實的後盾,讓我們一起為德意志的崛起努力吧。」

……

1923年11月13日,阿卡多?魯道夫上校被調往總統辦公室,擔任國防軍駐總統辦公室最高聯絡官,兼任總統軍事事務幕僚。有了這個身份,他以少校的身份,開始和很多老牌將軍們坐在一張桌子上討論問題,並且掌控了國防軍內部很大的話語權。

「阿卡多上校,最近您似乎有很多心事,不知道我有什麼可以幫忙的么?」斯特萊斯曼部長坐在阿卡多的辦公室里,端著咖啡杯微笑著問道,他今天上午正好有空,就到總統軍事事務辦公室做客,和自己一直看好的軍方代表聯絡一下感情。

「國防軍內部出現了一些納粹分子,雖然他們的勢力還很弱小,不過這個苗頭實在是讓人不安。」阿卡多揉著眉頭說道:「為了遏制這種危險的思想,我最近開除了一個少尉,還警告了一個中尉,一年前軍隊里還沒有任何信仰,可是一年後我就不得不疲於應付納粹信仰的滲透。」

斯特萊斯曼部長把咖啡放在了茶几上,看上去對阿卡多的憂慮並不在意,用慵懶的口氣說道:「阿卡多上校,您也未免太在意納粹這個小黨派了,要知道我們的敵人還有很多,比如那個陰魂不散的聯軍軍控委員會,所謂的德國社會主義工人黨只不過是個小問題。」

小問題?再過十年,你們這些大人物就會被納粹這個小問題趕盡殺絕,最後連骨頭渣都不會剩下!我沒有你們這種樂觀態度,我只是想把一切不安定因素扼殺在搖籃里。阿卡多有點惱怒的想道。

「一直到現在,我的決策還沒有出現過失誤,所以你只要幫我想個辦法就可以了。」阿卡多隻好用這個理由搪塞一下,好打消斯特萊斯曼部長的顧慮。

「就好像你到現在為止都沒有給國防軍更換過武器裝備,拿著幾百萬美元的武器採購款到處修橋鋪路。這也是你早就計劃好的?」斯特萊斯曼部長問道。

阿卡多點了點頭:「我習慣把一切周密的計劃,然後體會那種盡在掌握的感覺。」

「不錯的感覺,不像我們外交部,對任何談判都只能聽天由命。」斯特萊斯曼部長攤了攤手說道。

阿卡多笑了笑:「有一天,你會體驗到一切盡在掌握的感覺的,那些曾經囂張無比的人在你面前只能彎腰鞠躬。」

「我喜歡和你談話,和你談話總是能讓我非常開心!相信我,阿卡多上校,不知道為什麼,無論你說出多麼狂傲的話,我都從內心裡感覺到你可以實現它。」斯特萊斯曼部長說道。

「實現這些東西需要無數人一同努力。」阿卡多點了點頭:「也包括你的努力!還是幫我想一想,看看怎麼阻止希特勒的納粹黨對國防軍的滲透吧。」

「當然,這很簡單。」斯特萊斯曼部長笑著說道,然後提起了咖啡壺往自己空了的咖啡杯里倒咖啡:「如果你向一個空杯子里倒咖啡,會發現這是一個非常容易的事情。」

他倒滿了咖啡,然後看著阿卡多,繼續往咖啡杯里倒咖啡,讓咖啡溢出了咖啡杯,任由咖啡流到咖啡杯下面的托盤裡:「可是你如果向一個滿了的咖啡杯里倒咖啡,就非常困難。」

「你的意思是?」阿卡多眼前一亮,似乎有什麼主意在腦海中一閃而過,卻沒有抓祝

他不得不佩服這些搞政治的大人們,他們似乎天生就長了一顆勾心鬥角的腦袋。阿卡多雖然有前世的歷史經驗和科技預知,能夠擺平很多問題,可是在政治還有心機方面,確實還比不上這些人老成精的怪物們。

看阿卡多不說話,斯特萊斯曼部長哈哈大笑:「阿卡多上校,不必著急。你畢竟是個軍人,肚子里可能沒有那麼多彎彎繞。」

他敲起二郎腿,很是隨意的說道:「德國軍隊歷來不允許有信仰,幾年前你們只對皇帝陛下效忠,現在的國防軍只對政府負責,可是國防軍缺失了皇帝這麼一個效忠的對象,他們的信仰也就缺失了!納粹党進入國防軍佔領這麼塊信仰空白的地區,當然非常容易,如果我們為他們找到新的信仰,那麼納粹黨滲透國防軍就不那麼容易了。」

「新的信仰?」阿卡多點了點頭,接著又搖了搖頭:「西克特不會允許這麼做。」

斯特萊斯曼部長哈哈大笑:「可是阿卡多?魯道夫上校允許!有你在暗中支持,又是秘密發展,肯定比沒人支持又只能暗中發展的納粹黨發展快得多。」

阿卡多沉默了,這個誘惑確實非常大,如果他成立一個黨派,然後用這個黨派控制國防軍,那麼第一可以讓自己牢牢地抓住國防軍的指揮權;第二可以阻止希特勒的納粹黨在國防軍里肆無忌憚的擴張發展。

「當,當,當。」敲門聲響起,打斷了阿卡多的思路,格爾走了進來,立正彙報道:「上校,古斯塔夫?克虜伯先生拜訪。」

「正好!聽聽克虜伯先生怎麼說。」阿卡多笑著站起來。

斯特萊斯曼部長跟著也站了起來:「沒想到上校還和克虜伯先生有交情,我越來越覺得跟隨您是正確的選擇了。」

「沒想到部長也在這裡,哈哈。」克虜伯走進來的時候看見了斯特萊斯曼,兩個人互相握了握手,然後克虜伯笑著說道:「看來阿卡多上校正在忙,我來的不是時候埃」

「不!你來的正是時候。」阿卡多擺了擺手說道:「我們正在商量一個事情,你也來聽一聽,看看站在你的立場上,對我們討論的事情的看法。」

「那我就聽一聽。」克虜伯笑著說道,和斯特萊斯曼部長兩個人坐到了沙發上,聽阿卡多把斯特萊斯曼部長的設想又說了一遍。

「這件事還有一個好處!阿卡多?魯道夫上校,您的朋友和追隨者已經有很多很多,他們不再拘泥於國防軍一個地方,有外交部的高官斯特萊斯曼部長,有我這樣的軍火商,有國防軍,有商人,還有政客官員,你需要,或者說我們需要一個組織,把我們大家聯繫起來!讓這個團體更加強大,以便維持我們這個團體的集體利益。」克虜伯聽完了阿卡多的敘述,點頭贊同道:「我們需要這麼一個團體。」

兩天後,克虜伯包下了柏林一家不太大的酒店,在裡面舉行了一個私人性質的聚會,聚會來的人比克虜伯想象的還要多,因為不只是商人,軍人,政客,官員,還包括科學家,工程師,貴族。

阿卡多上台進行了一次演講,內容非常簡短,只有一句話:「我們今天聚集到這裡,是為了準備用生命振興德國,歡迎各位加入大德意志黨1

這一天,阿卡多當選為大德意志黨黨主席,而大德意志黨的主要成員包括阿卡多的秘書兼警衛格爾、國防軍運輸部少校古德里安,103團團長浩克,105團團長克魯澤等軍人;也包括克虜伯企業首腦古斯塔夫?克虜伯、賓士汽車公司執行官卡爾?本茨、巴伐利亞機械製造廠股份公司執行官甘美路?卡斯丁哥尼、白嵐花集團副總裁萊因哈特等商人;還有著名科學家,定義了相對論的愛因斯坦;以及外交部長古斯塔夫?斯特萊斯曼這樣的政客官員。

這一刻,大德意志黨正式成立,它一誕生,就因為加入者的背景成為了一個強大的集團。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