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歷史軍事

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30誰死誰又新生

作者:龍靈騎士(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 阿卡多點頭:「你就要死了,我沒有必要騙一個死人。一切,都為了一個超級強國的誕生。」 說完,阿卡多退了幾步,擺了擺手的同時下達了命令:「開火。」 「阿卡多!你這個魔鬼!你這個毀滅德...

半夜,總統埃伯特的家中,一聲沉悶的碎裂聲打破了寧靜,兩名穿著皮靴的國防軍士兵撞開了埃伯特家大門。

隨後,十幾名國防軍士兵端著槍衝進了埃伯特的家中,把一臉震驚的埃伯特還有他的家人圍在了正中央。

阿卡多一邊用手套拍打自己左腿的褲線,一邊一臉微笑的走進了埃伯特的客廳,看了一眼埃伯特,笑著說道:「你好,前總統埃伯特先生,你被捕了1

「混蛋!你知道你在說什麼?你這是政變!你這是襲擊德國總統!你這麼做是叛國罪1埃伯特臉色有些煞白,死死地盯著阿卡多,氣急敗壞的說道。

「這麼巧?」阿卡多哈哈大笑起來:「埃伯特,你自己犯的就是叛國罪!還有心情用這個罪名給我栽贓?」

「我叛國?我怎麼可能叛國?」埃伯特冷笑一聲否定道:「你這是誣陷!可恥的為政變找的借口1

「那你和西曼秘書兩個人半夜三更給聯軍軍控委員會打電話通風報信是怎麼一回事?能給我解釋解釋么?埃伯特先生。」阿卡多選了一個沙發,坐了下去,翹起二郎腿問道。

「報信?哦,對了,是我報的信!可是我沒有背叛德國!背叛德國的是你們!是你們這些可惡的國防軍1埃伯特惡狠狠的說道:「是你們讓整個德國變得如此貧瘠!你們就是一群自私自利的吸血鬼1

他氣憤的向前一步,甩開了他妻子拉他的手,憤怒的吼叫道:「德國馬克已經貶值成這樣了!你們仍然不斷增加你們的軍費,你們揮霍無度,購買浪費汽油的車輛,還暗中資助新式武器的開發!我已經收購了你們!所以我為了德國的未來,才舉報了國防軍1

他昂首挺胸,毫不畏懼的看著阿卡多:「尤其是你!你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違背《凡爾賽和約》擴建國防軍,是在給德國的經濟判死刑!你那個該死的《冥王計劃》讓我噁心!我恨不得把你掛在電線杆上絞死1

他滔滔不絕的演講:「只要聯軍軍控委員會抓到了國防軍的把柄,就可以更嚴厲的執行監督,國防軍就會被迫放棄那些誇張的擴軍備戰計劃!這樣政府就會有更多的錢來建設我們的國家1

阿卡多冷笑一聲:「呵呵,可是聯軍軍控委員會沒有成功,並且導致了你意想不到的魯爾工業區慘案,讓整個德國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損失!你也就成了國家的罪人1

「我不認罪!這些罪行都是你!是你阿卡多犯下的!你如果不暗中擴建國防軍,就不會有這麼多問題1埃伯特歇斯底里的吼叫道。

「你錯了!這一切都會發生,因為德國脆弱的軍事力量不足以保衛自己的國家,所以我們才遭受今天的恥辱!不過我正在計劃報復!這一點就請你放心吧。」阿卡多站起身說道。

「你!你這個混蛋!我要見西克特!他不會放任你胡來的1埃伯特大聲的說道。

阿卡多走到埃伯特身邊,湊到埃伯特耳邊,悄聲說道:「我挪用了部分公款購買了十幾家公司,每個月盈利近百萬用來支撐更加秘密的國防軍擴軍計劃,就連西克特都不知道,總有一天德國會強大起來,成為世界第一強國。」

埃伯特一愣,然後看向阿卡多,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告訴我,你真的是為了德國做這一切的么?」

阿卡多點頭:「你就要死了,我沒有必要騙一個死人。一切,都為了一個超級強國的誕生。」

說完,阿卡多退了幾步,擺了擺手的同時下達了命令:「開火。」

「阿卡多!你這個魔鬼!你這個毀滅德國的魔鬼!終有一天你會被德國人民絞死1埃伯特驚恐的看著周圍的士兵端起步槍,拉開槍栓,對他瞄準。

沒有人說話,這一秒安靜的可怕。「呯1第一聲槍響,緊接著第二聲槍響,然後是第三聲,第四聲,到最後是密密麻麻的槍響,分不清響多少聲。

1923年11月7日深夜,德國總統弗里德里希?埃伯特在家中被國防軍秘密處死,他和他的妻子共身中25槍死在客廳的沙發上。

阿卡多走到埃伯特的屍體旁邊,伸手幫他合上了眼睛:「對不起,誰也不能阻止德國的復興。安息吧,下輩子,不要和我做敵人。」

從埃伯特的家中走出來,阿卡多坐上了格爾的汽車:「去興登堡元帥那裡,開車1

深夜,正在床上休息的德國陸軍元帥保羅?馮?興登堡被自己的警衛員叫了起來,以為有一個叫阿卡多?魯道夫的上校前來拜訪,並且聲稱事態緊急必須面見興登堡。

本來警衛員是要打發走這個小小的陸軍上校的,可是當這個警衛員看見阿卡多汽車後面跟著一輛卡車,車上跳下了至少20名全副武裝的士兵,他就識趣的打消了驅趕阿卡多的念頭。

「阿卡多,我記得你!你提升上校還是我提名的,看起來最近沒有人教給你規矩了!你不知道半夜三更打擾一名老元帥是一件非常不禮貌的事情么?」興登堡哼哼的說道。

坦白的說,就阿卡多知道的興登堡生平來看,他的一生最輝煌的時刻已經過去了,那段和魯登道夫配合默契左右第一次世界大戰勝負的歲月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現在的興登堡更像是一個符號,一個代表著德國新舊交替時代的符號。

「元帥!因為埃伯特總統背叛了國防軍,出賣了自己的祖國!所以我才星夜趕來打擾您!實在抱歉1阿卡多站在興登堡面前,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

「什麼?你大半夜的叫我起來就是為了給我講個笑話?埃伯特背叛國防軍?出賣了自己的祖國?你知道亂說話是要丟腦袋的么?」興登堡一愣,然後皺著眉頭說道:「小子!想升官發財不是你這麼個做法!滾出去1

「元帥!埃伯特總統出賣國防軍,阻撓《冥王計劃》實施!證據確鑿!西克特將軍批准我逮捕埃伯特。就在剛剛,我奉命前去,可是他和家人拒捕!現在他和他的夫人已經被擊斃了。」阿卡多低頭說道,他的額頭滲出了汗滴,他的一生最重要的賭博勝負就看下一秒興登堡元帥的回答了。

可能是因為信息量太大,興登堡坐在那裡沉默了幾秒鐘,才緩緩起身盯著阿卡多,他皺著眉頭,目光一動不動,彷彿要看穿阿卡多心裡的真實想法,過了一會,他才開口問道:「你下令打死了國家的總統?」

「不!元帥閣下,我下令打死了德國人民的叛徒1阿卡多鄭重的說道。

「那麼你現在有什麼想說的?」興登堡看著阿卡多又開口問道:「讓我給你的這次行動記功?為你打死了總統而升你的職?」

「元帥閣下,我知道您一直在為參加下一次總統大選做準備,國防軍將全力支持您,明天一早您就會控制整個柏林,整個德國都會歡迎他們的新總統興登堡元帥就職1阿卡多立正敬禮說道。

這一次,沉默足足維持了十幾分鐘,興登堡坐回到沙發上,扶著下巴認真的思考,埃伯特已經死了,現在那空著的總統寶座自己唾手可得,處理了面前的上校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拉攏這個實幹的年輕人似乎更加合算一些。

「我能信任你么?阿卡多上校?」在阿卡多覺得自己會被拉出去槍斃的時候,興登堡終於開口問道。

阿卡多沒有說話,走到興登堡一旁的電話機旁邊,抓起電話大聲說道:「給我接第15師師部……雷奧!我是阿卡多!命令軍隊控制柏林!興登堡元帥已經是德國的新總統了1

興登堡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軍裝,看著阿卡多笑了起來:「埃伯特的死要保密!西克特那邊我給你說情,你不會有任何事!今天開始,你直接向我負責吧。」

阿卡多笑了起來,他知道自己賭對了,他這次行動讓興登堡提前兩年登上了總統的位置——代價是西克特不再器重他;收穫是他獲得了更獨立的發展空間。

1923年11月8日一早,國防軍和幾名政府要員向外發布了一條消息,德國總統埃伯特於7日夜間遭到德國共產黨襲擊,總統埃伯特和夫人雙雙身亡。

隨後,德國政府宣布緊急預案,任命德高望重的前德國陸軍元帥保羅?馮?興登堡為德國總統,即刻生效。

西克特在自己的辦公室里得到了埃伯特總統死亡的消息,摔了他自己最喜歡的咖啡杯,大罵了阿卡多半個小時。不過當興登堡的私人秘書趕到,轉告了興登堡支持阿卡多的意思之後,西克特不得不下達了命令,讓阿卡多負責柏林附近的國防軍新編第22師的組建工作。

就在阿卡多志得意滿的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自己的公寓的時候,一個不速之客敲響了阿卡多的房門。

「誰啊1阿卡多一邊問一邊示意格爾過去開門。

「我來投靠你!阿卡多?魯道夫上校1門剛剛被打開,站在門外的男人就笑著說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