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歷史軍事

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29午夜的謀划

作者:龍靈騎士(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辦公區不在一個大樓,中間隔著一個警衛營區。 兩個人帶著各自的警衛員在幽暗的路燈下前行,不遠處剛剛調來的103團士兵正在跳下卡車列隊,他們奉命駐守國防軍總司令部,以便在可能爆發的政變衝突中保衛這...

西克特有些氣急敗壞的繞著屋子走來走去,阿卡多坐在沙發上沉默不語,屋子裡的掛鐘發出滴答聲,讓寂靜的夜晚顯得有些嚇人。時間就隨著這沉悶的氣氛不斷流逝,一點一滴悄無聲息。

大約一小時之前,國防軍出動了三個連的部隊,秘密逮捕了總統辦公室里僅有的三名秘書。

第一個秘書被抓起來的時候還躺在床上熟睡,國防軍衝進去的時候他連褲子還沒有穿,結果只是穿著一條白色內褲被國防軍的士兵架著拉上了卡車。

第二個秘書在酒吧喝得一搖三晃,哼著小曲走回家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家已經被國防軍部隊圍了個水泄不通,當他被凶神惡煞的士兵按在牆上搜身的時候還大聲叫喊:「我是總統秘書!我要見總統先生!你們給我等著1

第三個秘書也沒能逃走,他睡在情人那裡,可惜國防軍通過他的好友找到了那個情婦的房子,把他和他的情婦一起抓回了國防軍總司令部,兩個人都被五花大綁——國防軍的士兵只帶了一副手銬,所以為了不區別對待,只好用繩子。

結果已經出來了兩個了,第三個秘書當天帶著情人去參加朋友聚會,至少有二十個男男女女證明他們當天有不在場證明,獲得清白的秘書被安置在一個客廳里,並且由兩名國防軍士兵「照顧」。

第一個秘書那一天和七個賭友輪流打麻將,也根本沒有作案時間,他甚至交代了他自己因為輸了錢被老婆毒打的經過,看著他那痛哭流涕的臉,就算問他小時候偷沒偷過東西,他都會如實招供。

第二個秘書因為醉酒,現在仍然在審訊科的審理中,不過聽說這個二秘書是個酒鬼,因為是埃伯特的侄子才被安排到總統秘書辦公室,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草包。

西克特和阿卡多正在等待審訊的結果,可是他們已經差不多知曉答案了,能三更半夜進入總統秘書辦公室的人,除了三個秘書之外,就只有總統先生本人了。

「埃伯特沒有必要出賣我們!那時候我們只是他的一個附庸而已!我們還靠著他撥來的款項生存,他出賣國防軍有什麼好處?」西克特不解的看著阿卡多,像是在問阿卡多,也像是在問他自己。

阿卡多站起身,臉色有些難堪,他一邊向門外走去,一邊說道:「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出賣德國,所以我打算親自去問問。將軍閣下,我這就去審訊室聽聽那個酒鬼怎麼說,您有興趣一起去么?」

西克特哼了一聲,拿起自己的軍帽,在阿卡多之前走出了大門,兩個人一前一後來到了國防軍審訊科的審訊室——這個科室設在總司令部,用來審問重要犯人,不過和總司令部的辦公區不在一個大樓,中間隔著一個警衛營區。

兩個人帶著各自的警衛員在幽暗的路燈下前行,不遠處剛剛調來的103團士兵正在跳下卡車列隊,他們奉命駐守國防軍總司令部,以便在可能爆發的政變衝突中保衛這裡。

當西克特推開審訊室房門的時候,一名軍官正在向吊起來的第二個秘書臉上潑冷水,已經是11月了,天氣非常寒冷,一桶冰冷的水潑到了那人臉上,果然聽到了那人大聲的叫喊聲。

看見西克特還有阿卡多走進來,士兵和軍官都立正敬禮,那人聽到了聲音,也用迷迷糊糊的眼睛看向了門口這邊,發現了進來的西克特還有阿卡多兩人。

「將軍!救我!將軍1被吊在半空中的人大叫起來:「我是總統的秘書西曼!你見過我的1

西克特看著西曼秘書滿身污漬一臉冷水的狼狽模樣,有些不忍的閉起眼睛,沒有開口說話,反而是一旁的阿卡多一邊摘掉手上的皮手套,一邊用冰冷的語氣開口問道:「西曼先生,我希望你還是告訴我們想知道的事情。」

「可是你們什麼都沒問我啊1西曼很無辜的說道。

「……」阿卡多有點不好意思,剛才的氣勢也消失到九重天外了,他回頭:「你們還沒開始問?」

「第三審訊室和前面的審訊室不一樣,一般我們都是先打一會再問,長官1一名軍官上前解釋道:「這樣犯人才容易回想起自己做過的事情。」

「不必了1阿卡多看著酒鬼西曼嚇得魂不附體的樣子,擺了擺手說道:「直接問吧。」

軍官點了點頭,來到西曼面前,拿起文件來看了一眼,問道:「你曾經在你的辦公室兩次給聯軍軍控委員會打電話!內容是什麼?」

「什,什麼內容?」西曼有些結巴的說道。

就連阿卡多都聽出了西曼言語中的慌張,更別說一屋子的審訊專家們了。

沒有廢話,兩名軍官衝上前去,對著西曼的腰部就是一頓拳打腳踢,慘叫聲立刻就充滿了整間屋子,一旁的西克特似乎鬆了一口氣,找了個凳子坐下,盯著自己的手下拷問西曼。

「求,礙…求求你們!礙…不要!礙…不要打了……我!礙…看在上帝的面上!礙…我說!我說1西曼只挺了大約2分鐘,就把晚上喝的酒還有胃裡出的血都吐了出來,然後他就慘叫著準備招供了。

軍官和士兵一停手,他就竹筒倒豆子一樣全都說了出來:「不要……不要再打了!那天埃伯特跟我說,他受夠了國防軍的要挾和蠻橫,他打算削弱國防軍的權力,讓國防軍放棄一部分《冥王計劃》。」

他喘了喘氣,繼續說:「他不想全面阻止冥王計劃,只是想把國防軍的發展控制在他的掌握之下,所以他覺得阿卡多是一個威脅,準備除掉阿卡多。」

他看了一眼西克特將軍,發現西克特臉色非常難看,辯解道:「我和埃伯特不是叛國!我們沒有想過出賣國家!我們只是想讓軍隊收斂一些,好省下更多的錢來複興德國!我們也是正義的。」

「讓你的所謂正義見鬼去吧!你們的愚蠢直接導致了魯爾工業區危機!讓國防軍蒙受恥辱,讓德國人民飽受災難1阿卡多氣憤的說道:「西克特將軍,現在你還打算為埃伯特說情么?」

「我們不能聽任一名秘書的證詞就對總統採取措施,這是不合法律的。」西克特有些無奈的說道。

「西克特將軍,他在試圖動搖國防軍的根基!他在試圖毀滅德國!我們應該採取行動,阻止災難繼續發生1阿卡多有點不依不饒的說道:「我們應該逮捕埃伯特,並且判處他死刑。」

「我們不是警察!阿卡多上校1西克特盯著阿卡多惱怒道:「我們也不是法官1

阿卡多點頭:「對!我們不是!但是我們是國防軍1

「逮捕總統這種事情,會引起****,我們沒有任何把握可以控制局勢。」西克特皺著眉頭說道:「我們需要謹慎的思考,制定好對策。」

「我們已經有對策了不是么?」阿卡多揚起嘴角笑道:「早在去年,我就在秘密會議上為國防軍擬定了緊急預案,我們完全可以按照方案A來執行。」

「那麼,先把埃伯特抓起來吧,不要傷害他。」聽到了阿卡多的話,西克特的態度就好了很多,畢竟國防軍控制政府要比埃伯特控制國防軍要好很多。

阿卡多點頭,轉身走出了審訊室。

「帶上你的人,和我走1阿卡多看見門外的浩克團長,命令道:「讓士兵們子彈上膛!一級警戒1

屋子裡,幾名軍官在西克特的授意下,已經弔死了西曼秘書,屍體的一隻腳還在抽搐。

「你真的打算放過埃伯特總統?」浩克一邊跟著阿卡多向前走一邊開口問道:「放掉他他會報復的!等到天亮再處置他就晚了1

「你想到的問題,我當然也想到了!所以他一定會拒捕!國防軍不需要一個活著的總統,你覺得呢?」阿卡多回頭說完,就鑽進汽車,示意格爾開車。

「西克特將軍會把你送上軍事法庭的。阿卡多。對總統開槍會被絞死1浩克隔著車窗對阿卡多說道:「我們是不是再考慮考慮?」

「是的,西克特將軍不會容忍我的自作主張,不過新上任的總統先生會對我感激不盡,你還記得上次沃爾特?馮?路特維茨將軍的政變的時候,我對你說的那些話,對么?」阿卡多笑著說道。

「新總統?誰是新總統?」浩克有些迷糊,不過他還是想起了阿卡多對他說的沃爾特?馮?路特維茨將軍政變的一些問題,比如說沒有選好新總統。

看來阿卡多果然和莽撞的路特維茨將軍不一樣,他還沒開始政變呢,就有一套完整的計劃作為後續行動指導了。

阿卡多在開車的一瞬間才說道:「格爾,開車!浩克團長,現在我們就要去幹掉我們的前總統埃伯特先生,而我,之後就要干去見德國的新總統,陸軍元帥保羅?馮?興登堡先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