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歷史軍事

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28開花結果

作者:龍靈騎士(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個電話是提醒軍控委員會盯住你。」 阿卡多沒有說話,就好像是在發獃,如果不是呼吸聲,加斯科爾少校估計都覺得是電話掉線了。大約過了幾分鐘,阿卡多終於開口:「立刻調查電話的來源!蓋世太保的內部也要調...

「阿卡多中校,我發現我越來越看不透你了。」西克特坐在搖晃的汽車上,看著副駕駛座位上的阿卡多。

「我應該怎麼理解您這句話代表的意思?是褒獎還是訓斥?」阿卡多回過頭來笑著問道。

「據我所知,你在3年前只是一個列兵,甚至連基層軍官都算不上,檔案上寫著你是一名孤兒,父親只是一名中學老師,母親是傭人,都在戰爭初期死去。對不起,我不是要揭你的傷疤。不過你所表現出來的才華甚至超過了老陸軍參謀本部的那些個老謀深算的傢伙們。」西克特有些疲憊的說道:「我派人調查你,卻實在不知道你究竟是從哪裡學到的這些能力。」

「天生的。」阿卡多笑著回答:「我堅信德國必將強盛,所以我盡我所能去努力。」

「很多人也努力,卻沒有你這樣的高度,阿卡多中校。」西克特閉起眼睛,似乎在等阿卡多一個合理的解釋。

「我在漢堡駐紮了一年,研究了古老中國的《孫子兵法》,看了克勞塞維茨的《戰爭論》,很不幸的是,我研究明白了,研究透了,所以我知道的比任何人都多,看到的未來也比任何人都遠。」阿卡多說話的時候看見西克特睜開了眼睛盯著他,一臉的震驚和好奇。

「所以我認為,我被神派到這個世界上,那麼就是來振興國防軍的!這一點無需質疑。」阿卡多用堅定的語氣說道。

西克特看了一會阿卡多,然後笑了起來:「德國需要你這樣的人,我會給興登堡元帥寫封信,由他提名晉陞你為國防軍上校,恭喜你阿卡多?魯道夫。」

「謝謝!西克特將軍1阿卡多敬了一個普魯士標準軍禮說道。

「還有!今天你對埃伯特總統說的那句話我很喜歡1西克特得意洋洋的說道:「我很喜歡你說的那句國防軍站在我這邊1

第二天,埃伯特總統迫於內部和外部的雙重壓力,宣布進入緊急狀態,提升西克特將軍擁有的許可權,給予了西克特近乎獨裁者的龐大權力。

西克特也沒有辜負埃伯特總統的期待,立刻下令國防軍第1師開出柏林,對巴伐利亞州境內的右翼分子進行鎮壓,這一行動得到了當地愛國人士和人民群眾的支持和歡迎。

當地人熱烈歡迎了趕來的德國國防軍,給這些軍人帶路,幫助這些軍人抓住當地的右翼分子。有了這些人的幫忙,國防軍在巴伐利亞州的行動異常順利,幾乎可以用馬到成功來形容。

而國防軍騎著高頭大馬走在馬路上的照片,也被各國記者紛紛轉載,一時間成了國防軍的宣傳海報。

法國徹底啞口無言了,法國軍方宣稱的德國秘密製造坦克大炮的謠言並沒有得到證實,相反德國人裝備的自行車和戰馬等裝備確實已經非常落後了。

國防軍給人的印象是沒有坦克沒有大炮,就連汽車都少的可憐,部隊基本上以自行車和馬匹代步,和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候的水平沒什麼兩樣,根本就不像是一支現代化的軍隊,就連它落後的鄰居波蘭,軍事力量都比國防軍強上百倍。

於是國防軍在巴伐利亞的行動結束之後,聯軍軍控委員會被英國和比利時兩國提議裁撤了三分之一,最為強硬的法國更是被迫撤回了接近一半的軍事觀察員。

德國被允許生產民用航空器,被允許開發新型裝甲車裝備警察用於鎮壓各處的暴動,而且允許掌握更多的槍支和彈藥,用來應對越來越危險的德國與法國的邊境問題。

法國部隊被迫從魯爾區撤退,這次行動的負責人也是提議人戴高樂上校被降職處分,分配到法國新成立的坦克部隊去做一名副團長,而且法國政府無條件的在聖誕節的這一天特赦了已經判刑的火炮大王古斯塔夫?克虜伯。

德國迫不及待的在之後的三個月內下水了兩艘驅逐艦,成立了兩個「新」的步兵師。並且與英國和比利時兩國協議,修改了《凡爾賽和約》中關於國防軍人數的條款,更改之後的國防軍陸軍人數從10萬人上調到12萬人,海軍從15000人上調到17000人。

不要小看這一點點的修改,歷史上這次修改事實上是不存在的,這次艱苦的談判是由阿卡多提議,西克特親自安排外交部長古斯塔夫?斯特萊斯曼進行的反擊法國的外交攻勢,雖然合約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這次修改卻非常重要。

第一,因為這次修改,原本一直在減少的國防軍武器庫開始緩慢加強,這讓一直以來只是銷毀武器的聯軍軍控委員會增加了幾十倍的工作總量,因為他們需要頻繁的計算銷毀和製造之間的數量差額——加上他們的人數被削減,使監督工作更加艱難。

第二,因為國防軍的數量增加,那麼裝載阿卡多《冥王計劃》的國防軍這個容器被擴大,也讓這裡面的水更深更渾,也就讓國防軍擺脫了更多的監管和束縛,有記錄顯示,1923年年底,國防軍實際數量已經達到23萬人,大約是德國應有總量的二倍。

而阿卡多也終於迎來了自己帶兵的機會,1923年11月阿卡多奉命前往巴伐利亞州鎮壓那裡的一次由德國共產黨領導的武裝起義,而這次任命完全是走過場,阿卡多被派往巴伐利亞州,他剛剛從柏林奉命坐上火車,本來由他指揮的部隊就已經開始了行動,而阿卡多剛剛趕到巴伐利亞州駐守國防軍新編第2師為他準備的辦公室,獎勵他的文件就郵寄到了。

因為他「在這次鎮壓中的卓越表現」,被興登堡提名,國防軍總部批准,正式任命他為德國國防軍上校。

……

聯軍軍控委員會,一名剛剛調任到這裡的年輕法國軍官正在辦公桌前書寫著什麼。

「斯聶塞中尉,這裡有些文件,你幫忙交給比利時的格魯多上校!他等著要這些文件。」那年輕的女軍官把手裡的文件放在了年輕人的桌子上,就轉身和身邊的一位帥氣的法國軍官打情罵俏起來。

叫斯聶塞的中尉拿起了文件,看見第一頁上寫著阿卡多晉陞為德國國防軍上校的消息,也看到了文件上貼著的照片中,那張熟悉的臉孔。

他一邊走一邊隨意的翻看著一摞厚厚的文件,皺著眉頭把裡面的內容記在心裡,這份文件似乎每一頁都是有關阿卡多的,十分詳細的記載了阿卡多最近幾個月參與德國國防軍鎮壓巴伐利亞州共產黨的事情。

而最後一頁,提到了有一個神秘的電話兩次打入聯軍軍控委員會的辦公室,舉報了國防軍。斯聶塞中尉眼睛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然後很自然的合上了文件,送到了格魯多上校的辦公室。

而1923年11月5日,正在巴伐利亞州辦公室里吃早餐的阿卡多,接到了一個來自柏林的電話。

「阿卡多上校!我是加斯科爾少校,祝賀您晉陞成為上校1電話那邊,傳來了加斯科爾少校的聲音。

「謝謝。」阿卡多笑著說道。

電話那邊,加斯科爾少校的聲音突然變得沉重起來:「獵鷹發回了消息,我們內部有人泄露了消息,上一次被迫執行的犀牛行動就是因為其中一個電話,而另一個電話是提醒軍控委員會盯住你。」

阿卡多沒有說話,就好像是在發獃,如果不是呼吸聲,加斯科爾少校估計都覺得是電話掉線了。大約過了幾分鐘,阿卡多終於開口:「立刻調查電話的來源!蓋世太保的內部也要調查!把這隻背叛國家的老鼠揪出來1

「是1加斯科爾那邊說道。

掛掉電話,阿卡多檢查了一下自己的手槍,然後大聲叫道:「格爾!格爾!進來1

格爾走了進來,立正敬禮:「什麼事情?上校。」

「給手槍備彈!情報部門說我們最近被聯軍軍控委員會的人盯上了!注意安全1阿卡多想了想繼續說道:「準備行李!我們趕回柏林!叛徒的事情我打算親自督辦。」

「是1格爾轉身就走出了阿卡多的辦公室。

阿卡多連夜趕回柏林,在火車站就給駐紮在柏林郊區的15師103團團長浩克以及105團團長克魯澤打了電話,命令很簡單:「如果接到阿卡多的命令,立刻開入柏林,用裝甲車控制所有重要的設施和部門。」

隨後,阿卡多就帶著格爾趕去了國防軍總司令部,見到了等在那裡的西克特將軍。

「這次發現證明了我們的諜報工作卓有成效。」西克特先是誇獎了阿卡多的大頭釘行動:「你創建蓋世太保的工作真的非常成功。」

「沒什麼值得誇獎的,將軍閣下。」阿卡多皺著眉頭說道:「我們只是發現了一根埋在自己骨頭上的釘子而已。」

晚上8點多的時候,電話局的調查結果終於被送到了國防軍總司令部。而這個時候,阿卡多和西克特正坐在一起等這個結果。

加斯科爾少校打開了文件夾,震驚得說話都有些不太連貫了:「電,電話,電話是,是從,是從總統秘書辦……辦公室里打,打到聯軍軍控委員會的。」

「你說什麼?」西克特站了起來,有些獃滯的看著面前站著的加斯科爾。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