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歷史軍事

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23大人物

作者:龍靈騎士(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一起喝酒。 阿卡多指望略微強大起來的中國拖日本人的後腿,中國指望德國人的幫忙好抵抗日本人的欺壓,雙方一拍即合。 先是見了赫魯曉夫這麼一個日後大人物,又見了中國一代梟雄蔣介石,阿卡多還真...

「赫魯曉夫同志!帶德國朋友到這裡來,是圖哈切夫斯基將軍同志的命令!你有什麼可質疑的?」瓦爾希列夫斯基回頭看著自己的手下,有些不滿的說道。

「就算沒有那些資本家們的幫忙,我們也能自己生產自己的坦克!生產自己的大炮1赫魯曉夫大聲的反駁道。

赫魯曉夫?這位就是那個有名的尼基塔?謝爾蓋耶維奇?赫魯曉夫?阿卡多覺得自己的腦袋有點轉不過來了。

前兩天他和列寧還有斯大林的辦公室只有一百多米遠的距離;昨天他還和蘇聯歷史上著名的軍事家圖哈切夫斯基將軍坐在一個談判桌上;今天他見到了蘇聯的又一位領導人赫魯曉夫;過些日子自己要趕去中國,在廣州面見另一個歷史大佬——這是歷史名人大聚餐么?這演員陣容也太豪華了點,很有一種大片的感覺了。

「您好,赫魯曉夫先生,沒有人質疑蘇聯人民的智慧和能力,不過如果有了德國的援助,那麼你們將會節省大量的時間不是么?而不論是你們,還是我們,大家都需要時間!足夠的時間1阿卡多笑著說道。

「哼1顯然今年才剛剛29歲,尚且沒有進入莫斯科工業學院學習的赫魯曉夫先生還沒有1929年之後的那種成熟的政治手腕,現在他有的,只是對布爾什維克事業的一腔熱情:「少套近乎!你們都是資本家的看門狗而已1

阿卡多很想對赫魯曉夫說:你也不過是布爾什維克主義的看門狗而已!而且倒霉的是你還是一隻將來註定要被拋棄的看門狗!

不過他沒有說,只是裂開嘴對著一旁的翻譯布魯克笑了笑,沒有把這個冒失的小夥子放在眼裡——其實現在的阿卡多也剛剛23歲多一點,還不如現在的赫魯曉夫年紀大。

「赫魯曉夫同志!給我閉嘴!阿卡多是列寧同志,斯大林同志的重要客人!你如果破壞了革命事業!拿什麼來和人民交代?」波洛夫中校皺著眉頭呵斥道:「滾回你的工作崗位上去!不然我就寫信給斯大林同志,讓他把你弄到西伯利亞去當礦工1

瓦爾希列夫斯基也在一旁幫腔:「你太過分了!赫魯曉夫!回去給我寫一份檢查!明天下班之前交給黨組織!我要在檢查上看到你的深刻反省1

「好了!不要嚇我們的工人師傅了。」阿卡多全解道:「我想我也對蘇聯的工業基礎有了一個深入的了解,我還有要事,就不耽擱了,明天一早我就乘坐火車離開莫斯科。」

赫魯曉夫還想要說點什麼,可是已經被兩個同事拉著走遠,只是回過頭惡狠狠的盯著阿卡多。

第二天,阿卡多就收拾行李準備從克林姆林宮出發,趕去莫斯科城外的火車站。

在火車上,阿卡多和布魯克等三人的獨立包廂里,阿卡多打開自己帶密碼鎖的特製文件包,翻看著裡面簽署的合作協定。他這一次可沒有白來蘇聯,而是足足帶走了整整十二份各領域的協定,包括蘇聯向德國提供四億公斤大米,二十萬頭牛,五百萬桶燃油,還有雙方合資修建莫斯科到柏林之間的鐵軌。

儘管英國對於讓蘇聯得到一部分利益有些不滿,可是想到由德國牽線搭橋不算失了顏面,又遏制了日本在遠東地區的囂張氣焰,還白白得到了25萬桶燃油的好處,也就默許了德國和蘇聯的這次合作,因為德國國防軍的大部分合作內容英國人是被蒙在鼓裡的。

英國不知道德國在蘇聯秘密培訓航空兵和裝甲兵的事情,也不知道德國在秘密援助蘇聯建設自己的重工業,更不知道德國國防軍正在蘇聯秘密建設工廠,生產炮彈和大炮。

總算是離開了蘇聯,阿卡多在火車上看見了草原,看見了鐵路兩旁趕著羊群的亞洲黃種人。

而且阿卡多發現,隨著火車的停靠,火車上的乘客也起了變化,原本還是清一色哥薩克白人的火車上,黃種人漸漸多了起來,在最近的一次停靠之後,火車上明顯已經是黃種人居多了。

而且伴隨著火車車輪撞擊鐵軌交接處的當聲,阿卡多聽到他們都在用漢語交流。

阿卡多推了推身邊睡得一塌糊塗的警衛員格爾,示意他擦一擦嘴角的口水,還沒等阿卡多派格爾去問問火車到哪了,阿卡多此行的翻譯,國防軍後勤部的翻譯布魯克就從不遠走了過來,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對阿卡多說道:「長官,我們到中國了。」

「這位是?」阿卡多隱約覺得面前這位黃皮膚的留著禿頭的帥氣男子很面熟,不過卻沒有貿然相認。

「這位,就是中國政府的實權派代表,孫中山先生的私人特別顧問,蔣介石蔣先生。」翻譯恭恭敬敬的介紹道。

「哦!舅羊大民1阿卡多用自己變了調的嗓子流里流氣的冒出了一句中文:「蔣先深,我哼歡飲膩地稻來。」

蔣介石伸出手來和阿卡多握手,然後微笑著說道:「沒想到阿卡多中校先生中文說得這麼好,想必也是很了解中國的了,我很歡迎中校先生到中國來。」

阿卡多笑了笑,改回到德語:「蔣先生見笑了,我只是隨便翻了翻字典,臨時學了幾句話而已。」

「阿卡多中校是我們中國人民的朋友,也是我蔣某人的朋友,至少我黨很感謝中校先生提供的優秀武器。」蔣介石很是客氣的陪著阿卡多走到了會客室。笑著說道。

「蔣先生,我想我們抑制日本在遠東的發展這一利益是一致的,而我們在遠東地區的經貿利益也是一致的,既然我們在核心利益上都是一致的,那麼我們就是朋友對么?」阿卡多笑著說道。

翻譯布魯克把話講給了一旁傾聽著的蔣介石。

蔣介石聽完點了點頭:「阿卡多中校,明人不說暗話,德國願意支持國民黨政府,並且為我黨政府打開國際局面,輸送最急需的軍火物資,我們感激不盡,也願意秘密的付出您開出的代價。不過能不能給予我們一個更優惠的價格?」

「明面上的價格,我可以再讓一成!不過暗中的費用,不能再少了!你知道我是在為什麼忙活!對么?」阿卡多斟酌了一會,才開口說道。

「您真是一個慷慨的人,阿卡多中校!我想這一次中國行,您一定不虛此行!來人啊,把資金匯入阿卡多指定的銀行賬戶。」蔣介石目的達到,大笑著邀請阿卡多一起喝酒。

阿卡多指望略微強大起來的中國拖日本人的後腿,中國指望德國人的幫忙好抵抗日本人的欺壓,雙方一拍即合。

先是見了赫魯曉夫這麼一個日後大人物,又見了中國一代梟雄蔣介石,阿卡多還真是有一股收穫頗豐的感覺。當然如果可能,阿卡多甚至想看一看******,和這位從老師一路走上國家領導人寶座的傳奇式的人物握一握手。

當然,可能這個願望有些不太現實,因為現在這個時候,這位中學老師才剛剛在遊船上開完會,而剛剛誕生的中國共產黨可以說還在襁褓中,還沒有日後那呼風喚雨的實力。

對於阿卡多這一次的亞洲之行,英國政府是知道的,他們不知道的是,阿卡多不止為英國帶回了1000萬美元的軍火訂單,不止為德國的軍工企業帶回了4000萬美元的軍火生意,還秘密的從中國人和美國人手裡拿到了差不多1700萬美元的「賄賂」。

所以阿卡多結束了這一次的旅程,帶著志得意滿的表情,登上了前往印度的輪船,從那裡他將經過蘇伊士運河抵達地中海,再從那裡返回德國。

旅途不算很短,但是也不算很長,阿卡多為了避開在中國無孔不入的日本間諜,刻意沒有到德國駐中國領事館,而是輕車簡從秘密的從英國人佔領的香港上了船,如同一根輕柔的羽毛,沒有驚動任何灰塵。

不過他在平靜的1922年年初用自己單薄的翅膀捲起了一場毀天滅地的國際風暴,1922年1月1日元旦這一天,第一批德制軍火在漢堡港口裝運上船,在英國驅逐艦的護航下,駛出了港口。就就連英國人都不知道的是,在同一時間,300門阿卡多藏在南部山區的一戰時期剩下的大口徑榴彈炮,以及配套的9萬發大口徑炮彈,在東普魯士秘密裝車,由鐵路經蘇聯運往軍閥混戰的古老中國。

而德國借鑒了英國的小型坦克設計被阿卡多下令開始秘密生產,這些只配備有兩挺機槍的微型坦克被當做商品,直接販賣給正在暗中籌備力量的蔣介石蔣中正先生。而這位蔣先生的經濟來源,是和阿卡多站在同一個經濟戰線上撈錢的美國大佬們。

因為有了阿卡多,所以蔣介石更早的得到了美國的支持,也獲得了更多的資金援助,將會更早一些成為孫中山手下的超級將領,更早的取代孫國父成為中國炙手可熱的梟雄領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