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歷史軍事

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22蘇聯的坦克

作者:龍靈騎士(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像是間諜的代號,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蜂箱確實是一個潛藏在蘇聯的蓋世太保,也是大頭釘計劃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甚至可以說代號蜂箱的特工是德國國防軍在蘇俄部署的幾個高級間諜頭目之一。 ...

其實這個階段的蘇聯工業,尤其是重型工業還沒有迎來大發展時期,缺乏美英幫助和本身還沒有多少發展時間,讓整個蘇聯的工業水平完全可以用落後來形容。

所以阿卡多這一次前來第一是為了摸底,第二也只是為了看看有什麼辦法阻礙蘇聯發展自身的重工業,畢竟將來這裡可是阿卡多的戰略目標之一,阿卡多當然希望這裡越容易征服越好。

阿卡多的行程就這麼開始了,這個時期蘇聯還不能生產自己的坦克,所謂的蘇聯坦克部隊,是依靠繳獲的法國雷諾輕型坦克還有紡織品組成的,規模小而且戰術落後。

不過比起德國來說,這已經是相當強大的一支裝甲力量了,在雷諾坦克的仿製工廠里,阿卡多看著一名工匠用銼刀修改零件,有一種說不出的笨拙感。

「我們沒有大型機床,這些坦克損壞的零件我們只能靠工人手工修復,工作量非常大,而且非常緩慢。」工廠的負責人,一名年輕的小夥子對阿卡多說道:「聽說德國要援助我們?能不能給我們一個嶄新的機床?」

「十台!我們會從克虜伯工廠拆卸十台機床,秘密運往這裡!最新式的!最精密的機床1阿卡多笑著對這個年輕的廠長說道。

「謝謝!謝謝你!德國朋友!你為布爾什維克事業做出的貢獻,我們永遠不會忘記的1年輕的廠長伸出了自己滿是油污的手掌:「我叫瓦爾希列夫斯基!很高興認識你1

「記下來!想辦法運送十台機床交給他們,不!二十台1阿卡多對旁邊的格爾說道:「直接從巴伐利亞發動機工廠和克虜伯工廠里拆卸!我們絕不虧待蘇聯朋友1

格爾拿著筆記錄著,有些不太明白為什麼阿卡多要拆掉那些先進的機械來送給蘇聯人,不過他本著職業的守則,沒有說話。

瓦爾希列夫斯基激動地拉著阿卡多的手,眼角掛著激動的淚痕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二十台最先進的機床,這在蘇聯簡直就是無法想象的龐大資產,如果這些機床全部交給這個工廠,瓦爾希列夫斯基甚至有信心把整個蘇聯的坦克生產速度提升一倍。

旁邊的波洛夫中校很滿意德國人的辦事態度和效率,他也拿出了蘇聯軍方對於此次合作的慷慨態度:「阿卡多中校,你真是蘇聯人民的朋友!我想今天的參觀結束之後,私人請你去酒吧喝上一杯!來蘇聯怎麼能不喝一杯伏特加呢?你說對么?」

隨後他拿出了一張文件:「我們已經劃出了一片地方,供國防軍訓練和培訓人員,地點在莫斯科東南地區約220公里遠的地方,名字叫做里帕特斯克。」

隨後他在一張桌子上攤開了一張地圖,指著一個地方對阿卡多說道:「就是這裡!距離莫斯科很近,學員們可以抽空到莫斯科休假,地點是一片森林,隱蔽又安全1

「非常周到!波洛夫中校,根據合作協議我們將在這裡建立一個飛行員培訓基地,你們如果感興趣,也可以派人到裡面學習1阿卡多點頭說道。

波洛夫很高興的贊同:「當然!我們當然感興趣!不過具體的事情需要空軍人員和貴方洽談了,我只負責和你喝酒!哈哈哈哈。」

「我需要去一趟洗手間,請問這裡有洗手間么?」阿卡多很是禮貌的問道。

「當然1瓦爾希列夫斯基廠長點頭說道:「我可以帶你去,那裡很難找。」

「哦,我們的格爾少尉很好奇,這裡的吊車是怎麼工作的,我去洗手間的時候,你們可以展示一下給他看看。」阿卡多走出了一步,然後又退了回來,指了指不遠處棚頂上的一個吊車對其他人說道:「我先失陪了。」

一進洗手間,阿卡多就變了神情,他仔細的推開每一個廁所的蹲位門,確定了整個廁所沒有人才回過頭來看著瓦爾希列夫斯基廠長問道:「您把我找來這裡,究竟為了什麼事情呢?」

「你們的『蜂箱』找過我1瓦爾希列夫斯基廠長激動的說道:「他說如果想報仇就只有這麼一個機會了!他說您這次要來蘇聯,讓我想辦法和您單獨見面!所以我才用力握了三下您的手1和在外面不一樣,他說的是德語,阿卡多聽得懂瓦爾希列夫斯基說的話。

他緊張的看了一眼廁所門的方向,然後才又開口說道:「我有十幾個朋友,大家原本都有很美好的生活,革命毀了我們的一切!我原本不叫瓦爾希列夫斯基,我叫雅克布。」

阿卡多一句話不說,只是盯著面前滔滔不絕的瓦爾希列夫斯基,等他說了很多,發覺不對停下來的時候,才開口說道:「我不知道我們誰會帶著蜂箱來蘇聯,不過我沒帶那種東西,你剛才說的很像是間諜的代號,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蜂箱確實是一個潛藏在蘇聯的蓋世太保,也是大頭釘計劃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甚至可以說代號蜂箱的特工是德國國防軍在蘇俄部署的幾個高級間諜頭目之一。

不過阿卡多還沒愚蠢到被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隨便說幾句話就牽著鼻子走的地步,他不可能承認有蜂箱這麼一個人,也不可能承認自己和間諜有任何關係,就算是在德國本土都不會輕易承認,何況是在其他國家的土地上。

「圖哈切夫斯基派你來的?還是僅僅是那個波洛夫中校派你來試探我的?我來蘇聯是為了國防軍談判的,不是來從事任何間諜活動的1阿卡多輕蔑的笑了笑,說道。

「你要相信我!阿卡多中校!求你1瓦爾希列夫斯基有些絕望的哀求著說道。

「如果,我是說如果,你說的都是真的,不是你的某種幻想,那麼我建議你去找你所說的蜂箱,找我是沒有用的。因為我和你說的那個蜂箱,沒有一點關係。」阿卡多半開玩笑的說道:「下次不要這麼冒失了。」

「對不起,中校先生,我明白了。」瓦爾希列夫斯基不是一個笨人,他知道這一次確實是自己冒失了,他想要對蘇維埃政權發起複仇,想要獲得權力和金錢,所以就來冒冒失失的找阿卡多要身份和權力,不過阿卡多卻什麼都沒有答應他。

他委婉的告訴瓦爾希列夫斯基,讓他去找蜂箱,而不是稀里糊塗的來找阿卡多本人。

「什麼冒失?瓦爾希列夫斯基廠長冒犯到阿卡多中校了?」波洛夫中校推開門走了進來,一隻手還扶著解開了紐扣的褲門。

他發現了自己和瓦爾希列夫斯基的對話?阿卡多腦海中第一反應就是這個,不過他立刻就平息了震驚,因為他的話沒有任何漏洞,就算波洛夫要抓人,也只能抓瓦爾希列夫斯基,和自己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瓦爾希列夫斯基廠長剛才急著脫褲子,差一點把尿噴到了我的褲子上1阿卡多笑了笑說道。

瓦爾希列夫斯基也嚇了一跳,發現波洛夫斯基臉上並沒有什麼異常,才慢慢的恢復了臉上的緊張狀態,趁著阿卡多和波洛夫斯基兩個人大笑的時候,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然後他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早上喝了太多水,我陪著大夥參觀了一上午,憋了好久。」

波洛夫又哈哈大笑起來,站在小便池前方便起來,一臉愜意的表情。

阿卡多知道1921年的時候,蘇聯正在秘密研製開發T-18型輕型坦克,雖然距離研製成功,還有3年的時間,不過這個時候在圖哈切夫斯基的領導下,蘇聯確實在秘密研製自己的第一款坦克。

如果不遏制這種蘇聯人自行開發研製坦克的勢頭,那麼在1939年前後,蘇聯人就會開發出先進的T-34型坦克,而阿卡多知道一旦T-34量產,德國的裝甲部隊優勢就會被削弱,寶貴的坦克駕駛員損失會成倍增加。

所以如果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延緩T-34等新型坦克的研製和生產,那麼阿卡多預計在1933年前後爆發的由阿卡多親自發動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將會以德國的全面勝利而告終。

不過設想歸設想,要完成這個龐大的設想,至少要經過無數個細節上的努力,現在國防軍自身在努力,那麼阿卡多知道《冥王計劃》更需要努力,而大頭釘行動也需要更加努力才行。

這也是阿卡多沒有直接拒絕瓦爾希列夫斯基前來投誠的原因之一,阿卡多實在無法拒絕如此巨大的誘惑,如果瓦爾希列夫斯基成為國防軍在蘇聯工廠里的釘子,那麼阿卡多就有更大的把握讓蘇聯人的坦克永遠走不出自己的生產車間。

三個人一起走出了洗手間,互相打趣著回到了參觀的隊伍中,繼續對俄國落後的工廠車間品頭論足,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不過就在一行人對著一張發黃的圖紙指指點點的時候,一個年輕的聲音從後面響了起來,讓所有人都驚奇的回頭看向了說話的青年人:「你們怎麼可以讓德國人到這種保密的軍工廠里來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