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歷史軍事

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17惡魔的右手

作者:龍靈騎士(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有軍官耐心的講述著。 「你應該命令你的部隊在這裡停下來,派出裝甲偵察車偵察這裡這裡還有那裡!確認敵軍的陣地位置,然後布置進攻,你們都是國防軍重要的人才,我不想因為一次沒有經過準備的大意進攻,損...

西克特第二天就趕回了國防軍總司令部,畢竟一個總司令一天到晚呆在演習地區並不是什麼好事情,雖然全世界都知道現在德國國防軍就這麼幾個人幾條槍,總司令和別的國家的集團軍司令管的人差不多,可是西克特還是不想承認這個無奈的事實。

所以呆在自己的辦公室,幻想著自己擁有十幾個集團軍,是一件讓西克特非常愜意的事情。

「格瑞斯少尉1舒爽之餘,西克特叫來了自己衷心耿耿的女秘書:「今天阿卡多的採購報表應該遞交上來了吧?有沒有提到採購汽車的款項?」

這個問題讓格瑞斯陷入了昨天她和阿卡多的談話之中:

格瑞斯擔憂的問阿卡多:「可是將軍如果詢問起來,我不敢隱瞞!如果露餡了,將軍也就不再信任我了,你的隱瞞也就失敗了1

阿卡多笑了起來:「我的親信用一筆錢在慕尼黑買了一個公司,公司的名字很有意思,名字叫做Baye日scheMotorenWerke,巴伐利亞機械製造廠,我給這個公司的愛稱叫『寶馬公司』。」

阿卡多指了指計劃書,對格瑞斯笑著說道:「今後我的汽車和裝甲車採購全部都會註明寶馬這個詞,你上報馬匹西克特也不會說什麼的,如果他發現了,你可以把責任直接推給我。」

「你的意思是?」格瑞斯皺著眉頭問道。

「今後的報賬,國防軍的採購中,寶馬多少多少,其實是寶馬摩托車和汽車多少多少。不是真的馬匹,懂了么?」阿卡多說完,就結束了這一次談話。

格瑞斯想到這裡,笑著對提問的西克特將軍彙報:「阿卡多中校這次提交的報告上,採購了寶馬300,看起來他還是很喜歡馬匹的。」

「這個阿卡多,昨天還和我嘴硬,最後還不是偷偷改正了自己的激進錯誤?這個年輕人啊!哼哼。」西克特笑了笑,拿過報告粗略的翻了翻,看到了汽車採購那一欄上還寫著200輛汽車的時候,很不開心的哼了一聲,合上了正本報告,丟在了一邊。

「你下去吧1西克特閉起眼睛捏著鼻樑,對著格瑞斯擺了擺手說道:「我累了,需要休息一下。」

就在西克特在總司令部里被阿卡多的寶馬名頭騙了的同時,阿卡多正在演習現場親自調教他的裝甲兵指揮官們。他

指著對面的一處樹林,阿卡多對著圍繞在他周圍的一群年輕的士兵還有軍官耐心的講述著。

「你應該命令你的部隊在這裡停下來,派出裝甲偵察車偵察這裡這裡還有那裡!確認敵軍的陣地位置,然後布置進攻,你們都是國防軍重要的人才,我不想因為一次沒有經過準備的大意進攻,損失你們當中的任何一個1阿卡多嚴厲的講述著他的作戰原則。

他伸出四個手指頭,每說一句就彎下一個:「發現敵人,找到弱點,雷霆一擊,休整補充!這是基本作戰原則!明白了么1

「要經常維護你們的最可靠的戰友,坦克!清理炮管,包養發動機,確保所有的艙門都可以自由開啟關閉。」阿卡多幾乎每一次演習都會不厭其煩的叮囑這些年輕的坦克兵們,因為阿卡多知道他們每一個人都是最寶貴的財富。

「長官。」一名大約三十五歲的德國軍官正在記錄阿卡多的話,他用拿著鋼筆的那隻手舉手,請求發言。等到阿卡多看向他,他才忐忑的問道:「如果我們失去制空權,怎麼辦?」

阿卡多興趣滿滿的看著這名提問的軍官,他的這張臉讓阿卡多熟悉不已,能在這裡見到這位歷史上的牛掰人物,讓阿卡多激動萬分,看了他幾秒鐘,阿卡多才開口問道:「上尉,你叫什麼名字?」

「長官!我叫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是一名第10輕騎兵營的一名連長。」古德里安挺直腰桿敬禮,大聲的自我介紹。

阿卡多有點哭笑不得,第二次世界大戰里大名鼎鼎的閃電戰戰術專家,世界首屈一指的裝甲兵理論奠基人,被人稱為裝甲兵之父的古德里安將軍,現在在他的手下做一名連長,世界還真是奇妙。

「怎麼讓天空屬於我們,那是我的問題;你們的問題是怎麼用最小的代價取得最輝煌的戰果1阿卡多笑著回答了古德里安的問題,然後指了指他,繼續說道:「好了!今天就先說到這裡,你跟我來一趟。」

帶著古德里安走到了一棵大樹下,看見周圍再沒有什麼人了,阿卡多回頭對古德里安說道:「你對我所說的裝甲兵理論了解的很透徹!誰給你分析的?」

「長官!我參加過一次觀摩演習,英國皇家坦克營曾經展示過坦克突擊的威力,我回來還寫過一份很詳細的報告!幸運的是英國人沒有看好那次演習,不幸的是我們也沒有精力去探討這些。」古德里安很難過的說道:「我的報告沒有得到任何迴音,所以我只能自己靠想象來推演我的設想。」

他一邊說一邊熱切的看向阿卡多:「可是,有一天,我的騎兵部隊被當做虛擬的坦克部隊來培養了,這讓我一下子有了希望,沒想到在德國能出現您這麼有眼光的軍官,我相信您一定能帶領我們取得下一場戰爭的勝利1

「想要徹底吃透裝甲兵的一切,我還做不到!古德里安上尉!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我親自去做,我一個人的時間畢竟有限,所以我需要理解我的人支持我的人。」阿卡多用手掌撫摸著大樹那粗大的樹榦,有點孤獨有點感傷的說道。

「中校!我願意成為您的支持者!我想我能夠理解您!從我聽說您的那天起,我就是您狂熱的追隨者1古德里安的臉上泛起激動的潮紅,阿卡多甚至都有點懷疑下一秒古德里安會推倒強*暴了他。

可惜基情戲碼沒有上演,古德里安在那裡激動的訴說著:「阿卡多中校!讓我成為您忠實的追隨者吧!我願意為證明您的裝甲兵理論付出生命1

「奠基一個理論,尤其是一個實用理論,是非常枯燥的,它需要龐大無比的數據支撐!所以我打算讓你去幫我拿到第一份詳細的數據來驗證我們的裝甲兵理論!你願意么?」阿卡多看著古德里安問道,他打算把面前這個年輕人,培養成未來的超級統帥。

「樂意之極1古德里安立正敬禮。

「今年,也就是1921年的秋天,我會把你調往國防部運輸兵總監部!在那裡全面了解裝甲摩托化部隊的後勤保障工作!然後我會立刻安排你前往慕尼黑,到那裡的一個摩托化運輸營實習。有問題么?」阿卡多問道。

古德里安滿臉興奮的表情:「非常樂意!長官!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向您保證!我會為德國裝甲兵奉獻自己的一切1

送走了自己的腦殘粉外加未來的牛掰將軍古德里安,阿卡多坐到了草坪上,靠著大樹嘆了一口氣,他不是和古德里安隨便說說,他真的有些累壞了。

其實早在一年多以前,阿卡多就開始為德國空軍的未來拚命奔走了。儘管西克特將軍青睞騎兵和自行車顯得有些不合時代潮流,但是他很有遠見地預料到空軍將會成為一支獨立的武裝力量,這一點上他和阿卡多不謀而合。

所以在西克特的首肯下,阿卡多在改頭換面的總參謀部里設立了一個叫特別航空處的部門,這個部門在人數不多的軍官團中保留出180個名額,吸收一些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老飛行員。阿卡多把這些「特殊任務的顧問」分派到主要部隊中去,向這些部隊的士兵和軍官們灌輸空軍意識。

這麼做的目的是在即使沒有飛機的情況下,步兵以及虛擬的裝甲兵軍官們可以在演習中制定戰術的時候考慮到友方以及敵方飛機可能採取的行動。

就在這個時期,解除克虜伯等德國兵工廠生產能力的工作,聯軍軍控委員會卻因為國家眾多執行得並不徹底。

在阿卡多的授意下,德國國防軍把克虜伯工廠生產的1500門嶄新的大炮偷偷藏在了山區中的秘密基地里。這次行動是由國防軍出面在夜間完成的,而且時間恰到好處,趕在了軍控委員會的軍官來到克虜伯工廠之前。

而克虜伯工廠自己也偷偷將另外的1500門大炮運往荷蘭的一個皮包公司藏了起來。

檢查的過程中,一名協約國監察員還是發現了了克虜伯上交的大炮比法國情報部門的估計少了整整3000門。於是雙方發生了爭執。

克虜伯方面的人辯解聲稱,法國情報部門誇大其詞。最終聯軍軍控委員會的監察員們作出了妥協打破了僵持的局面,在這些監察員的面前,克虜伯工廠重新開工生產,生產了整整3000門大炮,這些嶄新的大炮被運走銷毀,隨後工廠的夾具以及壓具也被拆除。

從這件事上,就不難看出,整個聯軍軍控委員會對德國的武裝規模監察的漏洞百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