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歷史軍事

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9阿卡多少校

作者:龍靈騎士(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口號人人都會喊,將軍先生,您怎麼篤定我就是您需要的那種人呢?」阿卡多結束了自己的局促,盯著西克特將軍問道。 「年輕人,我活了大半輩子,如果連人都看不明白,怎麼可能做到這個位置上?」西克特頗為...

阿卡多在自己的上尉位置上做了三個月零四天,就接到了一份任命書,他坐上前往柏林的列車的時候,還有些分不清東南西北——所謂幸福來得太快,讓他有些承受不祝他有些莫名其妙,實在想不出為什麼柏林會有這麼一份命令,竟然晉陞一個剛剛陞官的上尉做上了真正的軍官末班車,讓他成為了一名新國防軍少校。

他的晉陞速度可以說是德國歷史上最快的了,一定程度上應該說他的軍銜提升是完全違規的,不過好在他有一個好運氣。

因為他的前一次提升是一個完全不合法的臨時政府操作的,而這個臨時政府說造成的混亂直到現在還沒有完全平復,人們焦頭爛額的處理各種各樣的政變後遺症,根本沒有人在意某位中尉先生被提升為上尉這種小事情。

畢竟等著處理的臨時部長們就有十七個之多,晉陞的少將中將也有二十幾個,所以中尉提升成上尉並不惹人關注。

而且關於阿卡多中尉提升為上尉的理由,是因為有克魯澤上校的褒獎,所以阿卡多的晉陞理由充分,完全符合晉陞規章制度,完全的合理合法。

相反,這一次阿卡多晉陞少校,就有很多商榷的地方了,比如說阿卡多資歷太淺,在上尉的位子上剛剛做了三個多月;並且他沒有立功,更沒有任何優秀表現,完全可以說是在毒氣預防小組的空銜上閑了足足三個月。

不過,這次少校的晉陞,是新上任的總司令西克特將軍提出的,自然沒有不曉事理的二百五反對,對於一次稀奇古怪的提升,大家都採取了默認的態度——也許這個叫阿卡多的年輕人,是西克特的乾兒子呢?管這種閑事做什麼?

成為正式軍官,待遇就是不一樣,況且這裡是整個德國的核心柏林。阿卡多剛剛下了火車,就有一名中士上前敬禮,兩個腳後跟磕在一起,脆響聲即便是在火車站這種嘈雜的地方都聽得清楚:「少校先生,總司令部衛戍部隊警衛營格爾中士向您致敬。」

阿卡多還有些不習慣,他下意識的舉起了右手,回了一個軍禮才開口說道:「你好,格爾中士,我是漢堡來的阿卡多少校,正要去總司令部報到。」

格爾中士顯然有點迷糊,他就是來接阿卡多少校的,而且也表明了自己的身份,結果面前緊張的少校先生似乎又自我介紹了一番,顯得十分拘謹,這個少校先生還非常有趣,似乎沒有一點長官的架子,也不像個貴族,總之這個少校距離傳聞中西克特將軍的私生子有一段不小的距離……就好像,就好像一個鄉下的農夫一樣土裡土氣。

走出了車站,阿卡多才有點適應了自己的新身份,一輛黑色的小汽車在擁擠的街道穿梭,劃開密密麻麻的人群,坐在後排的阿卡多看著兩面高聳的建築,聽著前面口若懸河的格爾中士介紹著柏林當地的風土人情,或者聽他抱怨****一樣的《凡爾賽和約》。

汽車在一棟建築的院子大門前停住,兩名挎著步槍的德國士兵走了過來,敬了個軍禮向車窗伸出了手:「長官,這裡是國防軍總司令部,請出示您的證件。」

搖下了車窗,阿卡多把自己的證件遞了出去,順著士兵的腋下,看見了這一側門柱上掛著一塊金屬牌子,上面用漂亮的字體寫著「德國國防軍總司令部」。

那士兵看了看證件,把證件還給了阿卡多,緊接著又敬了一個軍禮:「歡迎您,少校先生。」說完,就退到了一旁,示意放行。

門口的欄杆緩慢升起,汽車再次晃動起來,阿卡多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終於還是讓自己來到了這裡。這裡,就是自己的舞台了,用來實現自己第三帝國夢想的偉大舞台。

「阿卡多少校,歡迎您的到來,西克特將軍正在等您,請您放下您的東西跟我來。」西克特將軍辦公室的外間,一名長得非常魁梧的女秘書端著咖啡正在和一名負責收拾地面的女僕調侃,看見走進來的阿卡多之後放下了杯子,擺了擺手示意帶著阿卡多進來的格爾中士出去,然後開口說道:「您可是我見過的最幸運的人了。」

幸運么?阿卡多摸了摸鼻子,露出了一絲苦笑,二十一歲的少校,確實可以說是非常幸運了,可是現在德國軍方這一大攤爛攤子,也確實夠棘手了,他自信這個司令部里除了他,也沒有幾個人有能力接手了。

「您認識我?」阿卡多還是隨口問了一句,這裡似乎每個人都認識他,可是他卻一個都不認識。

「我是格瑞斯少尉,西克特將軍的秘書,您可以說是最近司令部里的名人了,所以我想這裡很多人都認識您了。不過,現在您認識我了1格瑞斯笑了笑,露出了日耳曼民族女性特有的彪悍以及幹練。

看到阿卡多把手臂夾著的公文包放到了門旁邊的沙發上,格瑞斯走到了西克特將軍辦公室的門口,輕輕的敲了敲門。

「進來1裡面響起了聲音,隔著門阿卡多聽不太真切,不過顯然格瑞斯聽清了,推開了辦公室的房門。

裡面正對著大門,有一張很大的寫字檯,非常大,有點大的莫名其妙。看來這裡不愧是德國國防軍總司令部,就連桌子也是全德國最大的——阿卡多不良的想道:會不會比總統先生的桌子還要大一些?

西克特少將聽見了阿卡多進來的聲音,抬起了頭,他留著普魯士標誌的兩撇鬍子,微笑著看著有些局促的阿卡多,伸手把夾在右邊眼睛上的單眼鏡片摘了下來。

「是你1阿卡多下意識的一下子就叫出了聲。他有些迷糊,他見過面前這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在那天他前往漢堡乘坐的火車上,這個中年人就坐在他的對面。

「不錯,是我。」西克特將軍笑了笑,把手裡的鏡片放在了桌子上,站起了身伸了一個懶腰:「現在知道為什麼我把你叫到我這裡來了吧?」

「還是不知道,您不如直接告訴我。」阿卡多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面前的這個最高上司會把他弄到這裡來。

「你在火車上說的話,我覺得是對的,所以我把你找來,希望你可以成為我的助手。」西克特直言不諱的說道:「我需要你這樣的人,來振興大德意志的未來。」

「口號人人都會喊,將軍先生,您怎麼篤定我就是您需要的那種人呢?」阿卡多結束了自己的局促,盯著西克特將軍問道。

「年輕人,我活了大半輩子,如果連人都看不明白,怎麼可能做到這個位置上?」西克特頗為自負的指了指自己身邊剛剛坐過的椅子,用有些調侃的語氣繼續說道:「你是不自信自己的能力,還是覺得我看錯了人?」

「將軍先生,恕我直言,這棟大樓里,沒有比我更適合的人選了!您為德國軍隊找到寶了1阿卡多立正站直,自信的說道。

「別這麼肯定,少校先生,如果你不勝任,我會把你弄出我的軍隊!另外,我不希望你只會吹牛,我需要的是確實能幹的人手1西克特指了指面前一摞文件,眼神有些犀利的盯著阿卡多,開口說道:「考驗就是這個了1

阿卡多走上前去,拿起了文件仔細的看了起來,第一頁上,赫然寫著一行大字:《德國國防軍第1師整編計劃》。

「說說你的看法,阿卡多少校。」走到一旁的沙發邊,西克特將軍坐了下去,翹起了二郎腿,端起了上面的水杯,放在嘴邊吸了一口,發出了吱的一聲。

「將軍,如果是應對未來的戰爭,我想,我們需要一支坦克部隊!一支一旦擁有坦克,就可以成為坦克部隊的『坦克部隊』1阿卡多翻看了兩頁之後,開口說道。

「《凡爾賽和約》不允許我們擁有坦克,這你知道!為什麼還這麼說?」西克特眼睛一亮,放下了二郎腿問道。

阿卡多嘴角向上微微翹起:「那我們就繞開《凡爾賽和約》,我想將軍閣下您也是這麼打算的對么?」

「繼續說1西克特一手扶著下巴,皺著眉頭說道,他感覺到自己有了一點點靈感,有什麼東西在腦海中一閃而過。

阿卡多指了指計劃說,開口說道:「這支部隊要裝備至少60門大口徑火炮,運力不足的步兵暫時配備自行車,秘密的訓練人員模擬坦克部隊,雖然我們沒有坦克,可是我們可以用帆布蒙在汽車上模擬坦克。」

「按照你的預計,這個師有多大的戰鬥力?」西克特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

「戰鬥力?」阿卡多自豪的用手指頭點了點茶几上的計劃書,輕蔑的說道:「這個師至少可以撕開兩個軍組成的防線。」

「到郊區去,找哈蒙少將,告訴他是我的意思,你去督辦第一師的整編1西克特站了起來:「一個月後,我要看見嶄新的國防軍第一師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