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歷史軍事

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8卡普的貢獻

作者:龍靈騎士(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有外交才能。他還博覽群書,閱歷豐富,能講英法德三國語言,對音樂和藝術就好像軍事戰術一樣駕輕就熟——就是傳說中的三好學生、學霸,或者說是令人嫉妒的上帝寵兒。 之所以這麼重的說他,是想向那些遠去的...

漆黑的夜幕下,德國的首都柏林,一聲清脆的槍響回蕩在夜空中,擾亂了這片刻的寧靜。

警笛隨後就響了起來,皮靴踩向地面的鏗鏘聲從四面八方傳來,政變籌劃已久,在1920年的3月爆發了。

「你們是哪支部隊的?報番號!這裡是第五街區,再向前一步我們就要開槍了1躲在沙袋後面的軍官大聲的喊道。

「立刻放下你們手中的武器!這裡由軍隊接管了1對面的人也不含糊,掏出手槍揮了揮,他的身後,一群端著步槍的凶神惡煞的德國舊陸軍就一窩蜂的沖了上去。

「呯1一發子彈打在了沙袋上,裡面的軍官還有士兵立刻就把武器丟了出來:「上帝啊!別開槍!我們投降1裡面的守軍顯然缺乏一戰的勇氣,他們想的很簡單:讓忠誠什麼的見鬼去吧,如果死在自己人的槍下那才是冤大頭呢,誰不投降誰是孫子養的!

國會大廈的門口,整齊的列隊成兩排的士兵端著長長的步槍立正站好,迎接他們的指揮官:沃爾特?馮?路特維茨將軍。

「上帝1一聲哀嘆之後,103步兵團的團長浩克無奈的把電報摔在了自己的辦公桌上,無奈的看著自己的手下們,他的辦公室里站著副團長布勒茨,三個營長:一營長維科、二營長漢斯、還有三營長布魯德,還有警衛連的亨克連長。

當然,最後排還有暫時歸屬103團的阿卡多少尉,他也剛剛聽說了柏林傳來的消息,舊陸軍最終還是和德國政府分道揚鑣了,軍人現在站到了一個非常微妙的立唱—沃爾特?馮?路特維茨將軍率領柏林的一部分駐防軍攻佔了柏林,並且向全德國的軍隊派發了電報,要求德國所有軍隊支持。

維科寬大的下巴很有普魯士軍人的味道,他皺著眉頭想了想才開口說道:「我覺得我們應該保持沉默,這事情有些古怪,雖然他們佔領了柏林,可是我們最好先看看風頭。」

「還有什麼辦法么?事到如今……」浩克想了想點頭想要表示贊同,不過他話說到一半就被人打斷了。

「對不起1阿卡多舉起了手說道:「我們應該立刻發電報,應該告訴所有人我們不願意和舊陸軍同流合污1

「少尉!那些也是我們德國的軍人!我們就算不幫忙也就算了,可是如果背後捅刀子,會被其他部隊瞧不起的1三營營長布魯德回頭看了一眼阿卡多說道。

阿卡多看了一眼浩克,然後向前走了一步,大聲的說道:「瞧不起?這算什麼理由?

「那麼,為什麼不是贊同,而是反對?你能說說么?」浩克有些好奇的問道。

「這份通電內容大家都看了吧?他們根本就沒有什麼後續準備,而且連該處理好的事情都沒處理好,我不想陪著這樣的人一起殉葬,不知道各位有沒有尋死的愛好?」阿卡多笑著聳了聳肩回答了浩克的提問。

「什麼意思?具體說說看。」屋子裡面的軍官里有兩個貴族,四個上過大學的,所以大家都很理智。副團長布勒茨對這個說法也很感興趣,看著阿卡多問道。

「他們根本沒有長久的計劃,既沒有想要成立軍隊控制的政府組織,也沒有扶植一個傀儡上台,整個柏林被搞得一團糟,如果這樣他們都能成功,那才是咄咄怪事了。」阿卡多分析了整個事件,一語就說出了行動充滿了破綻。

「這算是沒有後續準備了,可是為什麼你要說他們現在該處理好的事情都沒有處理好呢?」二營營長漢斯也迫不及待的問了一句。

阿卡多看了一眼漢斯,眉毛一挑:「如果是我策劃的這次行動,那麼至少應該把埃伯特總統抓起來,安排一次事故幹掉。即便全世界都知道是我做的,可是沒有證據,也就只能認了。這樣不管新上台的總統是誰扶持的,他都要感謝這次行動,最終執行行動的人就不會得到太重的懲處,對么?」

「高1浩克笑了笑,對阿卡多伸出了大拇指:「就像你說的,如果是你策劃的行動,那麼我們也就不會這麼舉棋不定了,只要跟在你身後等著勝利的消息就夠了。」

他站起身,走到阿卡多身邊,拍了拍阿卡多的肩膀:「不過站在軍人的立場上來說,你的處理未免太狠辣了一點,我還是希望今後你少一點戾氣為好。」

說完,他又走到副團長布勒茨身邊:「去找團部參謀,傳達我的命令,發電報,表示我們103團不支持沃爾特?馮?路特維茨將軍,我們堅定不移的站在德國人民這邊。」

第二天,沃爾特?馮?路特維茨將軍不知道聽從了哪個幕僚的稀奇古怪的建議,最終從已經辭職的德國農業部官員中,找到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不起眼的文職官員,當天就把這個名字叫做沃爾夫岡?卡普的人任命為德國總理。

雖然全國聲討不斷,可是這個臨時組建的中央政府竟然還真就工作了起來,第三天,漢堡方面就接到了一個讓人哭笑不得的關於一名少尉的晉陞任命。

是的,第105團的團長克魯澤臨行前把自己褒獎阿卡多的報告遞交給了埃伯特主持的柏林政府,可是因為兩地距離問題,直到埃伯特躲避到了柏林郊區,這封報告還在去往柏林德國陸軍司令部的路上。

不過有人還是接到了這份報告,那就是沃爾特?馮?路特維茨將軍,他本來已經被倒戈的新陸軍折騰的焦頭爛額,不過他還是決定批複這些天積累的各地報告,以此來向全國的實權將領以及他們的手下們示好。

你要知道,並不是所有人都有一個靈光的腦袋——沃爾特?馮?路特維茨將軍就是這樣一個不太靈光的將軍先生。明擺著大家不看好他的政治豪賭,他卻一心想要證明自己傑出的「能力」來感化大家……好吧,不用我多說你就知道他接下來的日子有多悲慘了。

不過阿卡多算是這次混亂的政變的少數幾個受益人之一,關於他的褒獎報告被審核通過了,就在政變的第三天,阿卡多收到了他的晉陞命令。

他被破格晉陞了兩級,直接成為了一名陸軍上尉,如果讓沃爾特?馮?路特維茨將軍知道他破格提拔的這個小子,竟然是反對他最早的人,估計會被活活氣死吧。

就在阿卡多晉陞的同時,一場席捲全國的工人大罷工開始了,因為新成立的卡普政府不被廣大人民承認,也不被軍方普遍信任,就在卡普政變的五天後,沃爾特?馮?路特維茨將軍以及沃爾夫岡?卡普被趕出了總統府,成了隨後趕到的新國防軍的階下囚。

埃伯特總統重新執掌大權,德國的秩序得以恢復,罷工也在勝利后自然的停止了。

歷史終於沒有辜負德國人民對於強盛的渴望,在用卡普開了大家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之後,一個老練而又富有活力的將軍被任命為德國陸軍總司令。

三個月後,54歲的漢斯?馮?西克特少將臨危受命,接手德國陸軍,成為新一任德國陸軍總司令。由於《凡爾賽和約》的限制,德國海軍只有15000人的規模,所以可以說西克特少將基本上就是整個德國武裝力量的最高領導者了。

沃爾特?馮?路特維茨將軍只坐了5天的總司令辦公室椅子,迎來了這個名叫西克特的身材消瘦高挺,顴骨上夾著單眼鏡片的典型普魯士軍人。西克特少將可不是默默無聞的小角色,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就嶄露頭角,作為總參謀部軍官,他於1915年組織德軍在東線的格利斯突破俄軍防線,戰功卓著。並且因此獲得了德國一戰最高軍事獎章普魯士勳章。

他曾經被借給土耳其帝國做過國防部長,是《凡爾賽和約》簽訂時候的德軍代表之一,極有耐心還富有外交才能。他還博覽群書,閱歷豐富,能講英法德三國語言,對音樂和藝術就好像軍事戰術一樣駕輕就熟——就是傳說中的三好學生、學霸,或者說是令人嫉妒的上帝寵兒。

之所以這麼重的說他,是想向那些遠去的歷史致敬,西克特將軍邁出了德國軍事力量重新崛起的第一步,卻遠沒有打響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那些德國將軍們有名。

廢話不多說,言歸正傳。

上任的西克特沒有耽誤太多時間,當天就來到自己的辦公室。他熟練的順手把厚厚一摞文件堆放在辦公桌的右上角,手指在桌沿邊有規律的敲了敲,看了看他面前年輕的助手,下達了他作為德國陸軍總司令的第一個命令:「命令,晉陞漢堡駐防軍新國防軍103團毒氣預防小組軍官阿卡多?魯道夫上尉為陸軍少校,立刻到柏林陸軍總司令部報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