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歷史軍事

我的第三帝國書坊 4和平條約

作者:龍靈騎士(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賣了的感覺。 大家寄希望於戰爭後期劇烈的政治變革,也就是廢除德國皇帝威廉二世的獨裁統治,實行議會民主制度會緩和戰敗的制裁程度的希望徹底破滅了。 德國市民衝上街頭,抗議這個合約,畢竟德國...

「沒,沒有。」為首的年輕人有些結巴,顯然他被阿卡多的氣勢震懾住了。

阿卡多向前一步,用左手指了指胸口的鐵十字勳章,左手手背上滿是凝結的疤痕,看上去讓人心驚動魄,他看到三個人都略微後退了一小步,再次開口道:「這裡的人都是肯為這個國家流血的英雄,你們卻想勸說他們為貪圖虛偽的和平接受屈辱?」

「滾出去1希特勒得到了強援,大喊一聲。

「滾出去1屋子裡的傷兵被鼓動起了鬥志,他們更願意接受自己是個英雄,這個說法至少現在深入人心。

站在椅子上的青年又退了一步,一腳踩空,摔倒在了地上,惹來一片鬨笑聲,三個年輕人在大笑聲中逃一般跑出了傷兵大廳。

「阿卡多1得到了發泄的希特勒高舉起右手大喊起來。

傷兵們跟著喊了起來:「阿卡多!阿卡多1

嘩啦一聲脆響,一個鋼製的飯盒被摔在了地板上,坐在阿卡多身邊的希特勒氣急敗壞的抱怨:「這些該死的布爾什維克!總有一天,我要把它們都抓起來!統統絞死1

「生氣是沒有用的。」阿卡多微笑著說道:「任何思潮都有它存在的道理,戰爭打到這個時候,確實已經沒有多少人支持了。」

「不!我寧願戰死在前線!也不願意接受失敗!英國人!法國人!還有該死的美國人1希特勒揮舞著拳頭,激動的說道。

戰爭並不會因為某個小人物的義憤填膺而發生轉變,第三天,也就是1918年11月9日這一天,一名老牧師趕到了波默拉尼亞省內的小城巴斯瓦爾克,向準備重返前線的希特勒等人通告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先生們,我是博格爾牧師,很遺憾的來告訴各位,霍亨佐侖市議會不再懸挂德國皇冠,德國已經成為共和制國家了。」這名老牧師很艱澀的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上帝啊,您在說什麼呢,皇帝陛下他,他……」希特勒有些獃滯的望著老牧師,阿卡多看到他的嘴唇有些發抖,聲音甚至都有些扭曲,沒有經歷過帝國制度的人不會理解這種發自內心的崇拜和服從,但是確確實實這種心情存在,有時候還刻骨銘心。

環視四周,不少人已經跪在地上哭泣了起來,有些人則是在大吼大叫,大家對於自己發誓效忠的帝國轟然倒塌,顯然非常的難過和悲傷,甚至還有更嚴重的一種情緒——絕望。

是的,絕望,希特勒就已經絕望了,他寄予厚望的戰爭失敗了,他的精神寄託倒塌了,他都不知道自己還為什麼生存,還為什麼呼吸。

阿卡多想像幾天前那樣,用一番慷慨陳詞的演講來痛罵走面前的老牧師,可是他發現一切在即將發生的真實歷史面前全都蒼白無力,德國皇帝確實走下了他的歷史舞台,而屬於德國巔峰的舞台,還沒有拉開帷幕。

看著周圍騷動的人群,阿卡多輕輕的嘀咕著:「上帝,如果讓我跪著才能獲得生存,那麼請賜予我一柄長劍,我寧願握著它死在爭取自由的戰場上。」

「阿卡多先生,您是一位真正的德國人,一名真正的德國軍人。」希特勒聽見了阿卡多的嘀咕,這時候他已經滿臉淚水,他泣不成聲的說話,就像一個失去了父親的孩子。

拍著希特勒的肩膀,阿卡多用堅定的目光盯著哭泣的下士,力量大的震動了兩個人身上的紐扣勳章:「我們要做點什麼,不然德國就被那群蠢貨毀了1

「我們能做什麼?」希特勒有些迷茫,他有過從政的念頭,可是那些貴族大人物還有老牌政客們強大無比,他根本無法用一個下士軍銜還有平民身份來打敗如此強大的對手。

「我們從政1阿卡多堅定的說道:「借著人們打破傳統的風潮,我們可以獲取很多支持者!我們和老牌貴族還有政客們不同,我們有先進的思想,更重要的是我們有更加堅定的信念1

「什麼信念?」希特勒疑惑的看著阿卡多。

「德國必將征服世界1阿卡多抿著嘴,輕輕的說出了重如泰山的誓言。

歷史終究會記住今天,這一天的夜裡,一個叫阿道夫?希特勒的下士寫下了這麼一句話:「是步入政壇,還是繼續當建築師,我曾經猶豫過,如今我不再猶豫了,今天夜裡,我下定決心,步入政壇。」

而另一個年輕人,阿卡多則說出了一句被人遺忘的話語:「德國必將征服世界。」

我們先把年輕人的狂語放在一邊,世界的另一個角落裡,聯軍的政治家們正在挖空心思給德國一個驚喜。

11月11日,德國在康比恩森林投降。

第二年,1919年的5月7日,協約國在柏林發表了沒有經過與德國協商而片面制定的凡爾賽和約。對於一個在最後一秒鐘還沉溺在幻想中的國家的人民而言,這是一個驚人的打擊。

《凡爾賽合約》規定,德國必須歸還普法戰爭時期獲得的阿爾薩斯以及洛林地區。

合約規定,德國劃分出東部相當大的一片領土,割讓給波蘭,從而使波蘭獲得出海口。而東普魯士成為了和德國再沒有接壤的飛地。

合約規定,德國割讓石勒蘇益格州的一部分給丹麥。一些先前由德國控制的地區或者由聯軍佔領,或者由新成立的國際聯盟委託管理。

合約規定,協約國撤出萊茵河地區后,這裡將變成非軍事區,德國不能駐軍以及修築軍事工事。

當然,合約還規定,德國失去全部的海外殖民地,另外德國政府要向協約國賠償巨額的戰爭賠款。

然而這份長達75000多字,款項多達440條的合約里,最重要的部分還是關於解除德國武裝的。

無論出於什麼樣的原因,凡爾賽合約的制定者們企圖永遠削弱德國可怕的軍事力量。他們摧毀或拆除德國的大部分武器和武器生產設施,尤其禁止德國擁有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出現的四種新式武器:飛機,坦克,潛艇,毒氣。

合約還有步驟的削弱德國的武裝部隊,根據條款規定,德國現有的14000架飛機必須全部上交給協約國部隊或就地拆毀,海軍將只象徵性的保留15000人,起裝備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生產的老式戰列艦、輕巡洋艦、驅逐艦、魚雷艇。除此之外,就連大部分的商船都被作為戰爭賠款沒收。

最最嚴厲的打擊落在了德國陸軍身上,這些擁有普魯士軍事傳統的驕傲軍人被狠狠壓榨。

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德國陸軍擁有兵力200萬,而合約將使如此規模的德國陸軍在1920年初壓縮到僅僅10萬人。入伍必須自願,而且必須取消普遍義務兵制度。

誕生過德國無數名將的總參謀部被徹底取消,軍校被取消,禁止使用坦克重炮以及毒氣,合約甚至對機關槍和步槍等輕武器以及彈藥的數量都有細緻入微的規定。

這個合約簡直就是羞辱,一名美國議員富有遠見的指出:「這不是一個和平條約,這裡面至少孕育了11場戰爭。」因此《凡爾賽和約》在美國參議院沒有通過。

1919年5月7日,《凡爾賽和約》的內容被公布了出來,德國人民被凡爾賽合約苛刻的內容震驚了。所有人都義憤填膺,有一種被出賣了的感覺。

大家寄希望於戰爭後期劇烈的政治變革,也就是廢除德國皇帝威廉二世的獨裁統治,實行議會民主制度會緩和戰敗的制裁程度的希望徹底破滅了。

德國市民衝上街頭,抗議這個合約,畢竟德國是在具有戰爭潛力的時候稀里糊塗的戰敗的,被人當做戰敗者羞辱到了這種程度,是所有人都不能容忍的。

6月16日,協約國向德國提出了最後通牒,要求德國必須在24日以前接受和約,否則停戰即告失效,協約國將「採取它們認為為實現他們的條件所必須的步驟。」

如果拒絕和約,德軍能夠抵抗協約國不可避免要從西方發動的進攻嗎?總統向德軍最高統帥部提出了這個問題。埃伯特說,「如果最高統帥部認為軍事上抵抗有些成功的可能,我就設法使議會拒絕接受和約。」

興登堡元帥對埃伯特作了這樣的答覆:「一時戰端重起,我們能夠重克波茲南省,守住東部邊境,但是在西部,很難指望我們能抵抗敵軍的強大攻勢,因為協約國在人力上佔優勢,而且他們有能力在兩翼包抄我們。因此,總的來說,軍事行動是否能成功,是頗可懷疑的,但是作為一個軍人,我不能不感到,與其接受恥辱的和平,不如光榮地戰死沙常」

軍隊表示武裝抵抗不會有結果,而且會造成陸軍珍貴的軍官團的消滅,甚至造成德國本身滅亡的可能。

既然軍隊領導人承擔了責任,國民議會終於以絕大多數通過簽訂和約。這個決定通知協約國駐柏林代表克里孟梭時,距協約國最後通牒期限只差19分鐘。四天以後,6月28日,獲勝的盟國簽署了凡爾賽條約,德國政府沒怎麼拖延便批准了條約的條款。條件很苛刻。德國被迫R起戰爭的責任,並賠償戰爭造成的所有損失。在協約國規定的最後期限前19分鐘,德國政府終於屈服了,儘管德國社會黨總統弗雷德里希?埃伯特認為這個合約是「不能實現和不能負擔的。」

戰爭的開始和結束與小人物們似乎永遠沒有關係,第一次世界大戰從一個王儲被槍擊開始,稀里糊塗的被一群高官們簽了字結束。

是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就跟歷史上一樣,在一群政客的妥協中草草的結束了,德國士兵們還在期待著反擊的早上,接到的卻是後撤的命令。

希特勒崩潰了,他所在的奧地利步兵團,被解散了,他正憧憬著為德國流干最後一滴鮮血的時候,德國的大人物們卻恬不知恥的投降了。

在希特勒的痛哭聲中,在阿卡多的安慰中,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了,德國的戰爭機器被肢解,屈辱悲憤充斥著整個德意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