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千七百七十七章 滄溟族來人

作者:驚濤駭浪  |  更新時間:今天04:52更新  |  字數:2367字

林皓明聽到這話,臉色也是一沉,雖然他對滄溟族也很好奇,但在沒有足夠實力之前絕對不會去冒險的,事實上這一次來這裡冒險,也是因為不管之前得到的消息,還是其它線索,都表明這裡的人面魔蛛只有一隻,而且實力頂多太虛中期,誰想到最弱的都有太虛中期,很顯然這是有人故意流傳出去一些假消息,甚至魂元和魂元丹的消息記載都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滿混別人的。$

其實林皓明也有些無奈,本來先一步找魂契再來封魂灣也是有打算從魔魂族打聽封魂灣消息,確認自己行動的意思,但是魔魂族內亂導致魔魂族自己也對這裡情況不清楚了,否則知道實情林皓明也不會來這裡。

當然,現在這些已經過去,而且林皓明也不得不反省,進階太虛之後,的確有些過於自大了,如今還是把事情放在眼前,看著三姐妹都驚訝的樣子,林皓明也預感有些不好,問道:「怎麼?有問題嗎?」

「不是有問題的事情,我們用母親留下的方法聯絡滄溟族的人,恐怕現在那邊已經知道你身上有聖甲蟲的事情,雖然滄溟族距離這裡很遠,但是沒有弄錯的話,他們應該是使用某種傳送手段直接把人傳送到封魂灣,到時候恐怕就會找上門來了。」幽幽臉色難看道。

「那就毀了法陣立刻離開!」林皓明道。

「來不及了,剛才的光芒就是傳送開始,如果我們人在法陣旁邊,立刻毀掉還行,現在要趕過去根本做不到,而且人一來,除非我們離開這一界,否則只要我們身上還有孽念,他們就有辦法找到我們,根本躲不了!」惜惜苦嘆道,顯然事情也超出他們預料,一切變得都那麼讓人無言以對。

林皓明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之前還是對方的籌碼,現在反而變成了一起的了。

「我想就算是滄溟族有搜尋你們的東西,也不可能在整個魔界都能查找你們,估計有一定範圍才對。」林皓明說道。

「對方估計不多久就會到封魂灣,就算對方查探我們所在的寶物有範圍限制,但覆蓋整個封魂灣還是多半能做的的!」惜惜肯定道。

「三位如果信得過我,我倒是有辦法遮掩你們身上的孽念,至少是暫時遮掩!」林皓明想了想忽然說出了這番話。

「什麼?你可以遮掩我們身上的孽念?」幽幽有些不信道。

「當然,不過最好立刻就走,否則的話!」林皓明示意道。

「你先試一試!」幽幽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讓我來!」憐憐主動湊了上來。

林皓明直接把手按在了憐憐的腦袋上,跟著一股柔和的白光一下子籠罩住了憐憐全身,但是這個時候,白光在她身上卻不停的跳動化為一股灰濛濛的東西。

「控制你身體內的孽念,不要讓其出來。」林皓明見到,這些可能蘊含法則的東西就這樣消散掉,有些可惜的勸告道。

「我明白!」憐憐聽到林皓明警告,立刻收斂起來。

其他人使用神識感應,果然發現再也感覺不到憐憐身上的孽念了。

「給我們施加那種東西,然後我們躲起來!」幽幽見此立刻下了決定。

林皓明也不猶豫,先後給幽幽和惜惜也附著上了功德,隨後幽幽帶頭朝著山上飛去。

此時在遠處,一名看上去二十來歲的俊美男子站在了空間法陣的中心,男子的臉美到了給人一種有些妖異的感覺,此時他的眼神掃視四周,並沒有發現什麼,不禁皺起了眉頭,隨後一翻手,一塊圓形玉璧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朝著玉璧直接噴出一口精氣,玉璧光芒一閃,但閃爍之後卻也只是散發著淡淡的青光,並沒有其它狀況再次發生。

「嗯?流放之人明明不久前才聯絡本族,我直接使用空間跳躍到了這裡,怎麼會不見人了?難道都被斬殺了不成,對方也應該至少也有太虛境中期的實力,難道是天合境的出手,這也太離奇了。」男子看到這番情況,不由的自言自語起來,隨後閉上了雙眼,放出了強大的神識。

不久之後,男子雙眼又忽然睜開,隨後飛速的朝著某個方向而去了。

一會兒之後,男子的身形就出現在了三姐妹居住的瀑布水潭旁邊,他目光掃過這裡的石樓和石屋,眼中再次露出了疑惑的眼神。

「奇怪啊,剛剛還在這裡才對,怎麼不見了?如果要躲起來,為何要隔空傳信,而且還布下空間傳送點,難道被人擄走了?可若是沒有天合境的實力,怎麼可能做到,而且天合境的存在,也沒有必要逃走吧?」男子站在這裡,越想越想不通怎麼回事。

此時的林皓明和三姐妹卻已經進入了山裡,在一處山腳下鑽入了一個隱秘的山洞之中。

這山洞一路往下,深入地底極深的地方,而且還有法陣防護隱匿存在,顯然是這三姐妹,或者說被流放在這裡的人一早就做好的躲避所在。

「這裡還有傳送陣?」到了最深處之後,林皓明發現一座傳送陣被布置在這裡。

「這是我們母親布下的!」幽幽答道。

「傳送到哪裡?」林皓明好奇的問道。

「不知道!」

「不知道?」林皓明聽到這樣回答,大為吃驚。

「這是一座無目的隨機傳送陣,只有一個朝著大陸上的大致方向,最後能被傳送到哪裡,沒有人知道,當初布下這傳送陣的時候,目的為了逃命,而我們本身就是被命運捉弄之人,既然如此,索性聽天由命!」幽幽幽幽的嘆息道。

從幽幽的言語中,林皓明感受到了她們對生命的絕望。

「天地無絕路,總有一線生機,大姐我們的生機或許真的已經到了!」惜惜這個時候卻忽然望著林皓明這麼說道。

「一線生機,你們這些叛徒,真是有意思啊!」惜惜的話音才落下,忽然一個嘲諷的聲音響起了。

「誰?」憐憐聽到大叫起來。

「滄溟族,暮戍!是你們聯絡了本族,但是我來了,你們卻躲起來,這真是有意思啊!能告訴我為什麼嗎?還有你們身上的白光到底是什麼,竟然可以遮蔽你們身上的孽念,真是有意思啊!」長相美到妖異的男子,在說話的同時也出現在了幾個人跟前。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