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丹神 玄幻魔法

傲世丹神 第1977章死玄邪花

作者: 寂小賊

本章內容簡介:「有,至尊神殿的殿主應該就是這種實力。」 沈翔還沒有見過至尊神殿的殿主,他只是聽說過這殿主平時很少露面,除非有什麼大事情才會出來處理,就算是舉行大比,他也不會出現的,至尊神殿的事物都是由一些...

沈翔對這蕭長樂不了解,但這傢伙卻知道他的許多事情,他在那山洞裡面殺死那個紫衣男子的事情,肯定被這蕭長樂知道了。

「你不用擔心,你在那山洞裡面所做的事情我都沒看見。」蕭長樂拍了拍沈翔的肩膀。

沈翔點了點頭,然後抱拳道:「多謝前輩理解,告辭了。」

沈翔拔腿就跑,蕭長樂說自己是六道神殿的,而他在山洞裡面用六道神鏡布置地那個殺陣,應該也被蕭長樂看見了,肯定已經知道他擁有六道神鏡,所以他才會跑得那麼快,他擔心蕭長樂要看他的六道神鏡。

沈翔一個勁的瞬移,直到走出了大山,來到一片草原上面才停下來休息,他已經連續狂奔了兩天。

「有頭緒嗎,這傢伙到底什麼來頭,太可怕了,就算面對易白東這種強者,我都沒有這種壓力。」沈翔呼了一口氣,然後放出小閃電,騎乘在小閃電的背上,返回至尊神殿。

月兒說道:「沒聽說過他的名字,但他的實力我大致可以猜到,應該是到達太神巔峰的傢伙,只差一點,就能超越太神的境界,他應該擁有十九神格的太神。」

沈翔驚嘆道:「難怪這麼可怕,至尊神殿裡面有這種強者嗎。」

月兒從背包中爬出來,跑到沈翔的懷中,說道:「有,至尊神殿的殿主應該就是這種實力。」

沈翔還沒有見過至尊神殿的殿主,他只是聽說過這殿主平時很少露面,除非有什麼大事情才會出來處理,就算是舉行大比,他也不會出現的,至尊神殿的事物都是由一些長老處理。

「這蕭長樂豈不是擁有和至尊神殿殿主一樣可怕的力量,六道神殿很多這種傢伙嗎,這麼說來,六道神殿不是比至尊神殿強大很多嗎。」沈翔驚訝道,那蕭長樂說自己原來是神風谷,後來才加入六道神殿的。

「以前的六道神殿很強大的,特別是六道神君的時期……但後來六道神君失蹤了,六道神殿也就沒落了,有這號人物我也覺得很奇怪。」月兒所知的事情,都是從獸神殿那些高層的口中得知,她本身在星月神族之中也有高貴的地位,所以會知道許多事情。

沈翔回到了至尊神殿,他沒想到要走出那個寶地的深處需要這麼長的時間,他這一趟就用了一個月的時間。

回到第十丹堂裡面,沈翔就看見水冰顏正和馮羽潔在外面的院子中整理著一些藥材。

看見沈翔和月兒回來,水冰顏就滿臉開心地走過來:「沈大哥,月兒,你們好。」

月兒十分喜歡水冰顏,她從背包裡面飛出來,撲入水冰顏的懷裡,用一雙可愛的小爪子和水冰顏嬉鬧著。

「冰顏她適應了沒有。」沈翔坐下來,幫馮羽潔弄著那些發乾的神葯,他並不認識這些看起來亂糟糟的神葯。

馮羽潔輕笑道:「你和我的擔心是多餘的,這丫頭雖然單純,但可不好騙,她有很強的感知能力,可以很敏銳的覺察到誰對她心懷不軌,她根本就不需要適應我們人類這種環境。」

沈翔看著水冰顏那天真燦爛的笑容,嘆道:「但願我們人類的環境別陰險到她的心。」

「這些是什麼東西。」沈翔問道,這些神葯很多,看起來都是一個個灰色的果子,但這些果子卻都根須纏繞在一起,需要一點點小心的把他們的根須分開。

「神息須和虛元神果,煉製神隱丹的主要兩種中品神葯,都是纏在一起的,現在需要一個個分開。」馮羽潔說道:「你去那神葯寶地有什麼收穫嗎。」

「我的收穫還可以,你這些藥材是怎麼得到的,買來的嗎。」沈翔問道。

「那個叫做謝傲的傢伙塞給我的,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莫名其妙的就給了我,也不收我的神元石。」馮羽潔看見沈翔露出了笑容,就知道這肯定和沈翔有關,然後急忙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沈翔嘿嘿一笑:「我救了這傢伙,而且他也算是熟人了,他就是九天世界的邪帝。」

馮羽潔驚訝得張開小嘴,驚嘆了一聲:「原來是邪帝這傢伙,怎麼變成這樣了,我都認不出來了,難怪他身上的氣息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你見過他。」沈翔沒想到馮羽潔進入見過邪帝,奇怪的是她竟然沒認出來。

「我當然加過他,但那時候他和現在一點都不同,根本就是兩個人,他也見過我,只不過那時候我用了其他容貌。」馮羽潔說道。

沈翔拿出了那種藍色的花兒,他在神葯寶地裡面遇到謝傲,也就是因為這些藍色的花,他簡單的把經過告訴馮羽潔。

馮羽潔旋轉著這朵藍花,皺眉道:「不知道這是什麼花,但從你的描述來看,這花的功效不一般。」

「我都懷疑到底是不是中品神葯,我只是吃下一片花瓣,藥效就非常可怕了。」沈翔說道,此時馮羽潔手中的藍色花兒,就是少了一片花瓣的。

小院子一個方向突然傳來聲音:「這是死玄邪花,你吃下一片花瓣還能活著,這是你命大,若是不懂得處理,肚子肯定會被炸出一個窟窿的。」

這是堂主駱天均的聲音,他已經出關了。

他從房內走出來,瞬間就來到桌子旁邊,從馮羽潔手中接過這朵死玄邪花,緊鎖眉頭:「這種花不應該出現讓神葯寶地的。」

月兒聽到之後,立即飛過來,驚聲道:「這就是傳說中可以輕易讓太神穿腸碎心的死玄邪花。」

沈翔聽到月兒這麼形容,頓時心有餘悸,他慶幸自己當初只是吃下一片花瓣,否則他現在肯定不能這麼舒服的坐在這裡。

駱天均看了一眼月兒,他雖然閉關,但外面發生的什麼事情他也知道一些,特別是他這個丹堂。

前段時間月兒和水冰顏進來,他就立即得知了,畢竟月兒可是星月神獸,很容易就能看出來。

「這只是中品的死玄邪花,如果是上品的,這小鬼的場子估計要得從新長出來了。」駱天均把這朵花還給沈翔,然後嚴厲地叮囑道:「不能再再吃了,這種花可是一種可以致人死亡的邪葯。」

沈翔連忙點頭,但心中卻狂喜不已,如果煉製成丹,那威力肯定很不錯,上次龍雪怡殘魂所在的那座山的那種石頭,也有著非常可怕的威力,他還沒有去煉製。

「堂主,你聽說過蕭長樂這個人嗎。」沈翔突然問道,他這麼一問,使得馮羽潔和駱天均都臉色一變,他們竟然都認識這蕭長樂。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