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970章天衍中的大事

作者: 寂小賊  |  更新時間:2014-04-16 23:52  |  字數:2570字

特么對於151+看書網我只有一句話,更新速度領先其他站n倍,廣告少

沈翔來到黃錦天的住所這間小宅距離村子熱鬧的地方比較遠因此這兒也比較安靜這並不是黃錦天的住所而是姚曉紅老婆婆從小長大的地方

這個村子是草木精靈的聚集地姚曉紅從小在這裡長大她在外面闖蕩了很長時間之後再次回到這個地方

黃錦天是和沈翔一起進入至尊神殿的只不過黃錦天沒有加入至尊神殿而是選擇到太神之境去闖蕩但看他現在的樣子好像是打算安定下來一樣這並不像是黃錦天該有的生活方式

沈翔喝了一口黃錦天給他倒的果汁非常香甜他一口喝完了但黃錦天卻沒有再給他倒一看就知道他對這些果汁很珍惜

「師傅你的那個大劫……」沈翔剛剛說到這裡黃錦天就猛的瞪了他一眼因為他不想讓自己剛剛結識的老伴知道這件事

黃錦天給沈翔傳音道:「你不用擔心我的事情不就是一個破劫嗎等來的時候我自然能渡過你可別告訴這老婆子被她知道的話她肯定會整天擔心這擔心那的會弄得我心煩的」

沈翔嘿嘿一笑表示意會他也希望黃錦天能渡過那個大劫他覺得黃錦天現在突然和這老婆婆成為一對說不定會讓他更加有衝勁渡劫的時候更加有信心

「你小子在至尊神殿裡面不是呆得好好的嗎現在跑出來幹什麼不老老實實躲在裡面怕跑出來可別惹事」黃錦天又給沈翔倒了半碗那種好喝的果汁黃錦天本來就是一個大吃貨對好吃的東西都非常珍愛

姚曉紅在外面掃地哼著小曲雖然她看起來是個老婆婆但此時卻給人一種非常年輕的感覺

沈翔小口喝著那種果汁雖然好喝但他捨不得一口喝光:「我出來找神葯的師傅你這到底是什麼果汁真好喝」

黃錦天把那瓶子收起來:「這種神果可是我用命換回來的你可別想喝完我的」

沈翔笑道:「有沒有那種神果給我一小塊果肉就行了」

黃錦天看見沈翔這種笑容就知道如果他不給的話沈翔肯定會和他沒完的只要割出一小塊給沈翔

「小鬼這段時間你給我在至尊神殿裡面好好獃著我感覺你要出大事了我無聊的時候就會幫你預測未來」黃錦天叮囑道

「師傅不用你告訴我我已經有這種預感了其實就算我在至尊神殿里呆著可能也避免不了」沈翔嘆了一聲上次易白東被那些神國召喚去他就知道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黃錦天敲了一下沈翔的頭:「是不是你又惹什麼大事情了都不知道收斂一點整天讓我操心」

沈翔揉著頭嘀咕道:「師傅這是那些神國要對付我只是因為我身上有弒神劍法和天煉之術這些禁忌神功前段時間易白東就被叫去神國問話他說再過一個多月我們至尊神殿的大比上那些神國會派人過來」

黃錦天皺著眉在小廳中來回走著他好像也知道一些那些神國的事情:「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就要舉辦大比這個時間點和我預測的一樣難道我用天衍術算出來的大事和你沒關係」

「沒關係你又算得出來」沈翔撇了撇嘴

黃錦天拿出他那本天衍神錄來回翻動著喃喃自語著:「不對肯定有大事發生到底是什麼大事連天衍術都算不出來了」

沈翔也很好奇是什麼大事他說道:「該不會至尊神殿的大比吧這也算是大事情了」

黃錦天搖頭:「絕對不是我算出來的大事情都是關係到今後世界的運行而這件事貌似和你關聯因為我剛開始就是從你身上算出來的」

「這麼詭異」沈翔想不明白一個多月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可以影響到世界的運行他就算再怎麼闖禍好像也辦不到這樣的事情吧

姚曉紅從外面走回來看見沈翔的杯子已經控了她便責怪道:「老頭子你怎麼不給他倒滿走來走去幹什麼」

姚曉紅看見黃錦天愁眉緊鎖像是想著什麼重要的事情也沒再說他而是自己拿出一個小瓶子給沈翔倒上那種果汁然後對沈翔慈笑道:「年輕人多喝一點這樣才能有力氣懲奸除惡」

沈翔笑著喝了一口然後連連讚歎這種果汁他現在明白為什麼黃錦天這麼珍貴這些了原來他給了許多姚曉紅看得出他對這個「老戀人」非常疼愛

「師傅我先走了我還要去尋找神葯」沈翔喝完那杯果汁對黃錦天喊道

黃錦天走來走去像是在施展天衍術演算著什麼一樣他聽見沈翔說要走也只是隨意地說道:「走吧路上小心」

姚曉紅把沈翔送出門口然後叮囑了幾句非常關心沈翔把沈翔當作孫兒一樣看待

感受到老人家的關愛沈翔心中也是暖暖的然後朝著姚曉紅指的方向走去

離開村子月兒說道:「那老奶奶是草木精靈不錯但她似乎已經失去了力量否則她不會這麼蒼老她肯定經歷了十分可怕的事情幸好她還保持著一定的草木精靈的天賦她應該能感應到一些神葯所在能輕鬆知道神葯在什麼地方」

現在沈翔明白為什麼之前這姚曉紅能有一些比較珍貴的神葯原來她有這種能力

遠離了村子但沈翔依然沒有讓小閃電出來因為他擔心遇到那些紫煙神山的天神他現在已經易容紫煙神山的天神根本認不出他但卻認得出小閃電

他離開姚曉紅的家曾經詢問過這位老人家得知這個地方依然屬於神葯寶地只要運氣好在這裡面還是可以找到珍貴神葯的

沈翔挎著背包獨自一人走在古林之中太陽下山的時候森林裡面冷風陣陣枝葉搖動發出陣陣詭異的聲音再加上今天夜晚的空中有著厚雲古林中非常漆黑就顯得有些陰森了

「這森林沒有發光的花草真黑」遠處傳來一道抱怨聲

沈翔走在路上突然聽見有人在說話這也是他心中想說的而讓他驚訝的是這聲音他非常熟悉他沒記錯的話這人名叫展羲正是他在那客棧裡面遇到的那個第三丹堂的年輕煉丹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