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427章古堡里的談話!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中,能夠在公開場合佩戴這枚族徽的只有一個人……羅斯才爾德家族第六代傳人大衛·羅斯柴爾德男爵… 是的,眼前這名年紀約莫在六十多歲,鼻樑高挺,目光深邃,整個人身上煥發出一股蓬勃的精氣與銳氣的老人正...

法國,波爾多左岸的上梅多克產區。

這裡以生產優質的葡萄酒而著稱,其中舉世聞名的拉菲古堡酒庄就是位於這個地區。

而拉菲古堡酒庄的擁有者正是羅斯才爾德家族。

拉菲古堡酒庄的附近也聳立著一座氣勢恢宏的城堡,這座城堡顯得極為古老,能夠看得到古堡上留下了斑駁的歲月痕。古堡的城門高大無比,中間是一個拱形圓門,足夠容納七八輛車子一起並齊駛入。

此外,這巨大的拱形圓門兩側也分別有著兩道小門,平時的時候正中的這扇巨大的拱形圓門是緊閉著的,唯有這座古堡迎來重要的客人的時候,這道拱形圓門才會打開迎接。

整座古堡氣勢恢宏,卻又顯得極為低調,唯有正中那拱形圓形的大門頂端有著一個五箭齊發的特有標記,稍有見識與眼裡的人,都認得出來這是羅斯才爾德家族獨特的五箭齊發的家族徽記。

這座恢宏龐大的古堡裡面就是莊園式的建築,這些建築保留著歐洲古代宮廷式的建築,因此顯得典雅而又高貴。

古堡內有著眾多莊園,其中後方的一個莊園被開發成為了一個極其遼闊的高爾夫球場,此刻,晨陽普照而下,一名老者正揮舞著手中的球杆在擊球。

他的穿著顯得很簡單,外表看去並無絲毫花哨奢侈之感,事實上這名老者身上的衣服全都是由英國皇室供奉的首席設計師專門為其設計而成,他身上穿著的白襯衫的衣袖挽起,襯衫胸前別著一枚圓形的徽章,徽章上雕刻著的正是羅斯才爾德家族的族徽。

整個羅斯才爾德家族中,能夠在公開場合佩戴這枚族徽的只有一個人……羅斯才爾德家族第六代傳人大衛·羅斯柴爾德男爵…

是的,眼前這名年紀約莫在六十多歲,鼻樑高挺,目光深邃,整個人身上煥發出一股蓬勃的精氣與銳氣的老人正是羅斯才爾德家族現任的掌權人。

他正在揮杆擊球,整個高爾夫球場除了一些拱手站立著的僕人之外,並沒有其他人。這些僕人也充當他的球童,當他揮杆擊球的時候,會有人專門替他撿球。

大衛每天清晨都會抽出時間來鍛煉一下,而他鍛煉的方式通常就是打打高爾夫球。

沒一會兒,大衛身上已經微微出汗,就在他想要停下來休息一下的時候,一名器宇軒昂的年輕人走進了球場,他有著一頭棕色的頭髮,臉型英俊非凡,穿著一身燕尾服,舉手投足間流露出一股極度優雅的氣質。

這種優雅的氣質並非是刻意而為,而是從他的骨子裡自然而然的釋放而出,如此氣質的培養所需要的是有著深厚的家族底蘊作為背景,才能一代代的熏陶而出,絕非一朝一夕暴發戶式的就能夠培養得出來的。

因此,按照歐洲上流社會的定義,這個年輕男子是一名真正的紳士。

「亞撒,怎麼有空過來找我?以往想要找你陪我打一場高爾夫球,那可是比登天還難。」大衛看著這名年輕人,微笑的說道,那雙睿智的老眼中閃動著一絲慈愛之意。

年輕男子淡然一笑,他脫下身上的燕尾服,旁邊早有僕人伸出雙手恭敬的接過其脫下的燕尾服,另一名僕人則將一桿高爾夫球杆遞給了這名年輕人。

這名年輕男子接過球杆,走過去后他姿態優雅,舒展寫意,猛地揮杆擊球。

嗖…

白色的高爾夫球在半空中化作一道優美的弧線,噗的一聲,落入了前方的洞口。

一桿進洞,這在高爾夫球中也被稱之為老鷹球。

年輕男子對於這個結果顯得極為滿意,他一笑,隨著他臉上綻放而出的笑容,灑落在他臉上的金燦晨陽都要為之失色,他說道:「父親,你看,我又一桿進洞了。您的球技跟我可是相差很大,所以老是陪您打球,我可沒什麼興趣。」

「高爾夫球中,一桿進洞更多的是靠運氣。比方這標準桿三桿的球,父親寧願用一桿再加上一推,使得這球穩穩入洞,也不會去賭這一桿進洞的概率。」大衛說著,他看向這名年輕男子,接著說道,「你要記住,運氣並非是你真正實力的組成部分,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夠終身被好運眷顧。自身真正的實力才是最值得去依賴的,當你擁有真正強大的實力時候,即便是沒有運氣,也能夠憑藉實力創造出足夠的運氣。明白嗎?」

眼前這個年輕人正是這位掌管著羅斯才爾德家族的掌權人的兒子……亞撒·羅斯柴爾德。

亞撒一笑,他放下手中的球杆,說道:「父親,這個道理我自然是明白的。所以我一直在提升我自身的實力,無論是在家族的產業管理,還是家族核心的金融業上,抑或是個人的武道實力,我都沒有一刻放鬆。不過父親,我也不能一直躲在您的身後,被您一直庇護著。我想我該出去走走了。」

「嗯?什麼意思?」大衛一雙老眼看向了亞撒。

「也許父親您還不知道,我們家族頒發出來的一枚黃金騎士勳章出現了。這個消息我也是剛從薩克哪兒得知。」亞撒說道。

薩克也是羅斯才爾德家族的一名成員,主管的是羅斯才爾德家族海外市場的合作業務。

「黃金騎士勳章?這數十年來,頒發出去的黃金騎士勳章唯有一人,難道他出現了?」大衛聽聞這個消息后他臉色一怔,眼中閃過一絲意外之色。

當今世上,能夠讓大衛為之臉色動容的消息已經不多,但黃金騎士勳章的出現,卻是讓他臉色有些震動。

「對,魔王出現了…根據薩克傳來的消息,一個叫什麼韋恩的家族海外代言人在東方國度華國的江海市中正跟一家公司談判合作事宜。也不知道談判的過程中出了什麼事,接著這枚黃金騎士勳章出現,這名代言人立即聯繫了薩克,告知了這一消息。」亞撒開口,他接著說道,「這些年來,父親頒發出去的黃金騎士勳章唯有給魔王。我想除了他,不會有其他人了。」

「應該就是魔王了。這個世界上能夠讓我欣賞的年輕人不多,魔王絕對是其中之一。不僅是因為他的強大,更是在於他的正義、血性以及勇於擔當的責任感…」大衛微微一笑,他接著說道,「不過據我所知,魔王絕非貪圖名利之人。如若他貪圖名利,當年他將我救出之後護送我們家族的船隊,事後我讓他留在我們家族中,都被他拒絕了。」

「大概四年多前,父親秘密前往南非的戴比爾斯公司進行考察,戴比爾斯公司擁有全球70%的鑽石產量,因此這一塊一直都是我們家族著重經營的業務。但至今都沒有查到父親當年的行蹤為何會泄露出去。因此在南非,父親遭遇到了當地多達七股武裝分子勢力加上黑暗世界中三大勢力的聯合,整整十股勢力聯合一起攔截父親,與父親身邊的人手展開了一場血戰。」亞撒開口,他臉色露出一絲回憶之態,「當時情況危急,父親身邊的人一個個都被擊殺,而家族要想派人增援已經來不及。於是我們聯繫了魔王,恰好當時魔王與他的傭兵團正在南非一帶。我們請他出手,解救父親,不曾想魔王竟然答應了。」

「魔王立即率領他傭兵團的弟兄一路殺伐而來,從外圍突破了這十股勢力的火力防線,硬生生的從中殺出一條血路,來到父親身邊,護送父親迅速離開南非。轉而登上輪船,從太平洋海域返回到家族中。」亞撒緩緩開口,他繼續說道,「正因如此,父親才給魔王頒發了黃金騎士勳章,在我看來即便是給魔王頒發一百枚一千枚黃金騎士勳章也不為過。否則當時那樣的情況,父親一旦被對方劫持,那我們家族所面臨的將會是高達千億美金的勒索贖金…」

大衛點了點頭,回想起當年那一幕,他一張老臉上不免仍是顯得心有餘悸,他緩緩說道:「所以我說魔王是一個真正的戰士,一個真正的勇士。我記得當時他衝到我面前的時候,他渾身是血,身上多處重傷,腰側跟後背都有槍傷。但他連皺一皺眉都沒有,更沒有理會他身上的傷勢,而是與他的兄弟一路護送我離開。也許在當時魔王跟他的兄弟並非是實力最強的,但魔王身上彷彿有著一股魔力,他能夠讓他身邊的弟兄全都跟他團結一心,悍不畏死。這好比我們家族五箭齊發的族徽所代表的意義,一支箭容易折斷,五支箭聯合在一起就不容易折斷。團結一心,所爆發出來的能量是無法估計的。」

「可惜當年我並不在族中,未能見到魔王一面。事後聽著父親談及這驚心動魄的一戰,我都感到熱血沸騰。因此,如今魔王亮出了這枚黃金騎士勳章,我想親自去華國的江海市一趟,會見魔王。」亞撒說道。

「你想去見魔王?」大衛問著。

「父親一直教育我,要懂得當一個感恩的人。魔王救過父親,等同於挽救過我們家族的命運。如此恩情我豈能忘記。所以我要去華國,我想知道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才促使魔王亮出黃金騎士勳章。」亞撒開口,他接著說道,「再則,父親你也知道我對武道一直很感興趣。魔王是一個強者,對於強者我一直心懷敬佩。我來找父親,實際就是跟您請命的,請您允許我去華國一趟。」

「魔王亮出黃金騎士勳章,倒也是值得你過去一趟。」大衛點了點頭。

亞撒一笑,他說道:「父親,這麼說您答應了?」

「哈哈,見到魔王了代我向他問聲好。也帶去我的個人邀約,他要是有空了可以過來我這裡,我請他品嘗拉菲古堡最好的葡萄酒。」大衛朗聲笑著說道。

「父親,您的話我一定會帶到。」亞撒也笑著,臉上情不自禁的閃現出一絲激動之意。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