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418章藍梅的秘密!(一)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會眼睜睜的看著茂業集團就此倒下。所以,你出手相助我能夠理解。但我只有一個要求,不要再跟柳乘風往來。柳乘風此人不過是一個見風使,他得勢的時候眼高過頂囂張跋扈絲毫不將你們一家子放在眼裡。他失勢有難的時候卻...

蕭雲龍看著夜色籠罩下的柳如煙,後園六角樓亭這邊的光線略顯暗淡,因此柳如煙整個人也恍如籠上了一層神秘的輕紗般,看得不真切,卻是有股讓人無從抵抗的魅惑氣質。

蕭雲龍笑了笑,他心中何嘗不了解柳如煙那番話的含義?

他伸手過去拉住了柳如煙的手臂,讓她坐在了自己的身旁,他柔聲說道:「你提前跟我說這些,是擔心以後你出手幫助茂業集團渡過這一次的難關的時候,我知道了生怕我會怪罪你?」

柳如煙臉色微紅,她輕抿著潤紅的嘴唇,沒有說話卻已經是在默認。

「傻瓜,我怎麼會怪罪你呢?」蕭雲龍笑著,忍不住在她的臉頰上捏了捏,他繼而說道,「茂業集團現在面臨危機,如若你不出手幫助一下茂業集團,我反倒是覺得這跟你的本性不相符了。茂業集團是你們柳家傳承下來的產業,不僅是你,你的父親也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茂業集團就此倒下。所以,你出手相助我能夠理解。但我只有一個要求,不要再跟柳乘風往來。柳乘風此人不過是一個見風使,他得勢的時候眼高過頂囂張跋扈絲毫不將你們一家子放在眼裡。他失勢有難的時候卻是厚顏無恥的去求助你們。如果你們一家對他沒有點提防,日後保不准他還會做出傷害你還有你家人的事情來。」

柳如煙點了點頭,她說道:「你說的我都知道。我想幫也是幫茂業集團,至於我的大伯他只是我名義上的大伯罷了。等茂業集團渡過這一次難關,日後我不會跟我大伯有什麼接觸來往的。包括他所說的要利用茂業集團的資源來幫我公司發展之類的話,我不過是當做耳邊風。」

蕭雲龍一笑,他禁不住摟住了柳如煙妙曼的腰身,將她整個人往自己的身上靠著。

柳如煙檀口微啟,忍不住輕呼了聲,然而沒等她回過神來,蕭雲龍的臉面已經是埋深在了她的粉頸間,傳來的那一陣陣宛若蜻蜓點水般的輕吻直讓她芳心一陣急促起來,嬌軀微微輕顫著,性感的身段也隨之起伏。

「你這個壞人……你還真的是不分時候不分場合啊,太壞了…」

柳如煙幽嗔了聲,她連忙站起身來,否則這樣一直坐在蕭雲龍的身邊跟自投羅網沒什麼區別,到時候她想反抗都沒法反抗。

「誰說的?如煙你就凈瞎說。你看這夜黑風高的,豈非是卿卿我我的最好時機?再看這四周無人的,此地豈非就是最好的幽會場所?這天時地利都佔了,無論是時候還是場合都大大的好埃」蕭雲龍正兒八經的說道。

「噗……」

聽蕭雲龍這麼一說,柳如煙禁不住輕笑出聲來,她沒好氣的白了蕭雲龍一眼,說道:「好啦,我該回去了。我之前跟果兒還有奧麗薇亞說去一趟洗手間的,再不回去她們可要起疑心了。再說今晚的宴會可是明月主持的,你還這麼不老實。」

說著,柳如煙轉身就走。

「喂,如煙,你怎麼能這樣,那我剛冒騰起來的滿腔熱情可怎麼辦啊?」蕭雲龍說著。

「你找明月去,這樣豈非更加的名正言順。」柳如煙輕笑了聲,頭也不回的走了。

蕭雲龍禁不住笑了笑,他不急於返回紅梅山莊的大廳,他抽出根煙點上,準備一根煙抽完了再走回去也不遲。

眼下秦明月與她的團隊正在給韋恩通過TTP演示來展現出秦氏集團的實力,這相當於一張名片,讓韋恩了解秦氏集團的實力以及在海外市場的建樹,至於後面是否要開展合作,今晚之內不會有結果。

不出意料,接下來的幾天韋恩帶過來的那幾名投資顧問還要針對秦氏集團的產業與自身的實力進行評估,得出一個評估報告后,韋恩才會決定是否跟秦氏集團合作。即便是達成合作意願了,還會有一些利益條件上的談判。

一根煙抽完,蕭雲龍站起身拍了拍屁股就往回走,然而朝前走了沒幾步,冷不防的竟是看到一道身影腳步沖忙的跑了出來,他定眼一看,竟是藍梅。

此刻的藍梅腳步顯得有些踉蹌,臉色也極為蒼白,跑出來后正順著後園一條廊道快步走著,似乎想要去什麼地方。

然而她走了幾步之後,雙腿像是支撐不住了般,一下子癱軟倒地,而她的雙手正在拚命的抓撓著自己的頭部,似乎正在承受著什麼痛苦,一顆顆冷汗從她的額頭上滲出,她張著嘴,想要叫出聲來,卻又克制住了,倒在地上的身軀顫動不已。

「梅姐……」

蕭雲龍看到這一幕後他連忙三步並兩步的走了過去,他藍梅的身體扶了起來,急忙問道:「梅姐,你怎麼了?你哪裡不舒服?」

藍梅看到了蕭雲龍,她口中粗喘著起,她強忍著此刻那種頭疼欲裂的感覺,一字一頓的說道:「前、前面有間屋子,麻煩你、你帶我過去,快……」

蕭雲龍見多識廣,看到這樣的情況后他心知極有可能是藍梅身上的暗疾發作了,他臉色一沉,將藍梅攔腰抱起,快步的朝前走著。

藍梅此刻已經渾身乏力,她那堪稱是熟透了的身軀完全趴在了蕭雲龍的身上,所帶來的是陣陣沁人心脾的嬌嫩柔軟之感。

不過此刻蕭雲龍也無暇去感受這些,他心急如焚,心知藍梅這種狀況如若不得到迅速的緩解,那後果將會很糟糕。

蕭雲龍抱著藍梅往前快步的走著,這條廊道盡頭,有著一棟三層高的小樓,原本紅梅山莊就是藍梅的產業,指不定藍梅在紅梅山莊的時候就住在這三層小樓內。

「梅姐,是這棟小樓嗎?」蕭雲龍語氣急切的問著。

藍梅點了點頭,她都要說不出話了,那種頭疼欲裂彷彿有著千百根銀針扎頭的刺疼之感都快要讓她失去了理智。

蕭雲龍抱著藍梅快步走進了這棟小樓內,小樓沒有鎖門,他直接推門而入。

「上、上樓,二樓右手邊的房間……」

藍梅急促的說著。

蕭雲龍二話不說,抱著藍梅蹬蹬蹬的就跑上了二樓,來到了她所指點的那間房間內。

蕭雲龍推門而入,這是一間室,室內充斥著一股清幽淡雅的香味,與藍梅身上的味道有些相似,看來這裡果真是藍梅居住休息的室。

蕭雲龍立即將藍梅放在了室內的床上,藍梅伸手指著床頭櫃的第一個抽屜,說道:「裡面有、有三瓶葯,幫我拿出來,每瓶葯拿出來一粒,我吃了葯就好了。」

蕭雲龍拉開抽屜,果真看到裡面有著三個白色的藥瓶,但藥瓶上沒有任何的標籤,所以也不知道這是什麼葯。

蕭雲龍從這三個藥瓶中各自倒出了一粒葯,他不知道這些都是什麼藥物,他放在鼻端聞了聞,忽而間他臉色微微一怔……

「嗎啡?」

他辨別得出來這三粒葯中有一粒葯的主要成分就是嗎啡。而嗎啡主要的作用就是鎮痛,有著極強的鎮痛作用,但嗎啡要是長期服用,將會形成極為嚴重的藥物依賴性。

蕭雲龍皺了皺眉,他眼中的目光看向了藍梅,他走過去,坐在床邊上,問道:「梅姐,你現在是什麼感覺?是不是感覺到頭很疼?彷彿有什麼東西要從頭顱內鑽出來一樣的刺疼感?」

「不僅如此,你心面還很恐懼,你的精神高度緊繃,像是下一刻你那緊繃的精神都會崩斷。你全身都在冒冷汗,已經陷入到了往昔的一種場景內,而你明知道這種場景都是虛幻的,但你還是陷入進去,需要依賴藥物來穩定你的精神,是這樣嗎?」

蕭雲龍語氣一沉,接著問道。

「我、我……你、你怎麼會了解得這麼清楚?快,快給我葯,我怕一會兒我會徹底的失控,我真的好難受,好痛苦,快給我葯……」藍梅開口說著,她央求起來,眼眸中浮現出了一顆顆晶瑩的淚花。

「梅姐,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的情況如若一直用藥,到最後你根本無法擺脫藥物的依賴性。到時候你整個人就毀掉了。」蕭雲龍沉聲說著。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有什麼辦法?我本以為去歐洲散散心旅遊一趟,就能夠徹底的擺脫這一切,誰知道又發作了……啊,我真的好痛苦。」藍梅說著,她已經在開始用力的揪著自己的頭髮。

蕭雲龍眼中閃過一抹沉重之色,到現在他已經大體知道藍梅患的是一種怎樣的病症了,估計跟他心中的猜測**不離十。

「梅姐,這些葯你不能吃。你要相信你自己,你能夠不靠藥物也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蕭雲龍開口,他眼中閃過一絲決然之色,猛地將手心的那三粒葯給仍在了地上。

接著,蕭雲龍雙手按住了藍梅的腦袋,他緩緩說道:「梅姐,放鬆,徹底的放鬆下來,不要被你腦海中產生的那些幻象所迷惑。你回想著你之前在歐洲遊玩時的那種美好的心情,想象一下你現在正在法國,正沿著塞納河散步,晚風輕佛,河水清澈,緩緩而淌。遠處傳來歌聲,輕柔動聽,有人放著煙火,璀璨的光輝照亮了蒼穹,一切是如此的美麗與浪漫……」

蕭雲龍口中說著,同時他的雙手正在輕輕地按摩著藍梅頭頂上的相關穴位,他要讓藍梅平靜下來,唯有平靜了她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