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413章好大的架勢!

作者:梁七少  |  更新時間:2015-07-20 23:17  |  字數:3589字

京城,凌家。

凌雲剛老爺子正坐在大廳上,身前正有人跟他彙報一些事情,其中最重要的事情莫過於蕭家武道學院的開工建設。

聽到這則消息後,凌雲剛一張老臉立即陰沉了下去,他身為武道宗宗主,天南地北各大武道世家都要對他馬首是瞻,而蕭家居然在江海市建立了蕭家武道學院,這無疑是對武道宗的一種挑釁。

說起來武道宗並非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官方組織,是華國內各大武道世家聯合起來成立的一個宗派,從名義以及許可權上,武道宗自然是統管著國內各大關於武道方面的事情。

因此,從武道宗的規則上來說,蕭家有意要建立武道學院,理應跟武道宗打一聲招呼,通報一聲才對。

但沒有…

蕭家壓根就不曾跟武道宗聯繫過,更未曾跟凌雲剛說過一聲。

這在凌雲剛看來,無疑是對武道宗的一種挑釁,也是對凌家權威的一種挑釁。

然而,凌雲剛卻也不能指責亦或是壓制蕭家什麼,因為蕭家並沒有加入武道宗,曾經蕭家也是武道宗中的一員,不過自從蕭家二十五年前發生的那起血案過後,蕭家就退出了武道宗。

給凌老爺子彙報此事的是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子,他也是凌家宗派的人,名為凌霄,他的父親與凌老爺子是同胞兄弟,凌老爺子則是他的大伯。

「大伯,看來蕭家真的是絲毫未將我們凌家以及我們凌家所領導的武道宗看在眼裡,竟然就這樣的成立了武道學院,這是對我們凌家以及武道宗的一種極大挑釁…」凌霄開口,他眼中一目光一沉,冷冷說道,「江海市乃是武道之鄉,是武道的一個重地,眼下在江海市順從我們凌家的武道世家基本都被蕭家給打殘打廢了。比方武家還有姜家,現如今蕭家在江海市可謂是一呼百應,隱隱形成了武道世家之首的態勢。這樣的情況必須要遏制,不能任由蕭家如此發展下去,否則將會危急到我們凌家統領武道宗的地位。」

「凌霄,你言之有理。問題是,江海市遠離京城,那裡更不是我們凌家的勢力能夠伸過去的,我們凌家如何能夠阻止蕭家建立武道學院?再則,蕭家的武道學院舉行開工奠基儀式的時候,江海市的市長沈正國都出席了。這表明了一種官方態度,江海市政府支持蕭家武道學院的成立,我們只怕無法阻止這個勢頭啊。」凌老爺子皺眉說道。

「武道宗才是天下武道之首,豈可讓蕭家奪去了風頭?依侄子只見,聯合武道宗中的各大武道世家的家主,共商此事,想出一個對策。蕭家能夠成立武道學院,那我武道宗為何不可?如若由我們武道宗聯合出面成立武道學院,只怕比蕭家更加的名正言順。」凌霄說道。

凌老爺子眼中閃過一縷鋒芒,他點頭說道:「言之有理。」

說著,他看向旁邊坐著的一個冷峻陰柔的年輕男子,問道:「絕峰,你可有什麼想法?」

「堂叔的建議很好,不過我們可以雙管齊下。蕭家武道學院的建立有江海市政府的公開支持,要想阻止的確是不可能。但距離這個武道學院建成起碼還有一年左右的時間。在這期間,只要我們能夠將蕭家武館搞垮,讓其退出武道街,那這個蕭家武道學院建成了也是有名無實,淪為一場笑話罷了。」凌絕峰冷笑著說道。

「絕峰,說的再詳細一些。」凌老爺子說道。

凌絕峰眼中閃過一道森冷的鋒芒,他說道:「爺爺,當初在南宮世家做客的時候,我曾與南宮流風一起交流過如何對付蕭家的問題。當時流風建議可以利用武道宗的優勢,聯合武道宗給各大武道世家的年輕高手成立一個武館,名為武道宗武館,是武道宗名義下的一個武館。武道宗武館入駐江海市武道街,只要成立的武道宗武館將蕭家武館的弟子擊敗,處處壓制蕭家武館,那所有人都很直觀的看得到到底是我們武道宗繼承的是正統強大的武道文化,還是蕭家繼承的是正統強大的武道文化。」

「只要武道宗武館成功的壓制住了蕭家武館,這時候我們再宣布由武道宗出面成立一個武道學院,到時候別人是選擇我們武道宗的武道學院,還是蕭家武道學院。只要別人不傻都會知道做出正確的選擇。如此一來,蕭家武道學院豈非就淪為一個笑話了嗎?就此胎死腹中。」凌絕峰說道。

「妙…此法甚妙…如此雙管齊下,必可一舉摧毀蕭家。不過蕭家武館的弟子一個個都非比尋常。當初在江海市舉行的武道大會中,我親眼看過他們的對戰情況。他們的實力不能簡單的用氣勁之力達到幾階去衡量。他們的攻擊手段簡單有效,往往能夠勝過實力比他們強的對手。」凌老爺開口,他接著說道,「所以,想要擊敗蕭家武館的弟子,那我們需要從武道宗各大武道世家中挑選出氣勁之力達到六階以上的弟子,才能穩操勝算…」

「氣勁之力達到六階的弟子?」凌霄臉色一怔,他說道,「這隻怕很難找得到。各大武道世家中年輕一代弟子擁有這樣實力的並不多。」

「凌霄,你錯了。各大武道世家中總會藏匿一些天才妖孽般的弟子,這些弟子才是這些武道世家真正厲害的根基所在。現在,是時候讓各大武道世家讓他們的天才弟子出關了。唯有如此,才能有絕對的勝算穩贏蕭家武館。」凌老爺子沉聲說道。

「真要如此,那就再好不過了。那就讓蕭家在江海市多威風幾天吧,他們的噩夢馬上到來。」凌霄冷冷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