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405章父子上陣齊修鍊!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參演了,老師會都會抓緊時間讓我們排練著,確保參演的時候不會出問題。」蕭靈兒說道。 「到時候一定要去親眼看看靈兒的舞姿如何。」蕭雲龍笑著。 蕭靈兒莞爾一笑,拉著蕭雲龍走過去與蕭萬軍、劉梅...

蕭萬軍真的是喜不自禁,他沒想到蕭雲龍如此短的時間就開始領悟到多重力道的奧義了,這真的是一件大喜事,於武道界而言更是具有極為重大的里程碑式的意義。

特別是對於選擇肉身力量修鍊的武者而言,這將是一種能夠源源不斷的提升突破自身的力量禁錮,從而能夠與氣勁之力相媲美的全新力量體系的修鍊之法。

蕭雲龍看著自己的父親很高興很欣慰,他自己心面也感到很高興,他只希望這樣高興開懷的笑容在自己父親的臉上呈現得越多越好。

看著此刻自己父親開懷的笑意,他更加堅定暫時不能將那一張殘紙之事告訴他,一切等自己的父親能夠重修出武道本源了再說。

「父親,我都能夠摸索到了多重力道的竅門,我相信父親也能夠重修出自己的武道本源。父親能夠在醫怪前輩的醫治下獲得新生,那父親的武道必然也會重獲新生,踏上武道巔峰。」蕭雲龍認真的說道。

蕭萬軍點了點頭,他眉開眼笑,說道:「雲龍,你在多重力道上的突破真的是讓我很高興很激動,同時這也給了我莫大的激勵。你說得對,無論多難的武道之路,都是由一代代武者去斬荊披棘的開創出一條武道之路。好比這多重力道,此前沒有人修鍊成功的先例。但眼下,你卻是有著極大的機會能夠修鍊成。同樣的道理,我必然也能夠破而後立,重修自己的武道本源。」

「父親有這個自信就好。」蕭雲龍笑著。

兩父子彼此交談,不知不覺,時間已經是來到了午夜時分,蕭萬軍看著天色已晚,他說道:「雲龍,回房休息吧。好好休息,明早起來我們父親一起去演武場修鍊一番。」

「好…」

蕭雲龍點頭,他也站起身準備回房休息。

蕭雲龍簡單洗漱一番后他回到自己的房中,他躺在床上,將那些從林威的書房中獲取到的絕密資料文件拿出來,放在了房中一個隱私的地方保管好。

接著,蕭雲龍將那一張殘紙拿了出來,又一次的看著這張殘紙。

之前在林家別墅的時候礙於葉曼語在場,他只是看了一次這一張殘紙,此刻在他房間內唯獨只有他一人,他拿出來后認真的看著。

一張殘紙,寥寥六字。

這六個字卻是讓蕭雲龍殺機燃起,心中充斥著一股狂暴旺盛的殺意。

他將這張殘紙拿在手中,忽而間發現這張殘紙的背後有著一個符文標記,這個標記當時在林家別墅蕭雲龍都沒有發覺,他眼中的目光一沉,銳利如刀,盯著這個符文標記看著。

這是一個血月的標記,血色的半月,隱隱透出一股極度濃郁的血腥味道,除此之外再無特別之處。

「這個血月標記是什麼意思?」

蕭雲龍皺了皺眉,他總感覺這個標記肯定不同尋常,否則林威不會特別的標註在這一張殘紙上。

難道這個血月標記是一個組織的代號?而這個組織曾參與了當年蕭家的血案?

蕭雲龍暗自想著,他心中默默的將這個血月標記記下來,如若以後遇到有人身上擁有這個血月標記,那他絕不會放過。

隨後,蕭雲龍收起這一張殘紙,躺在床上就此入睡。

……

翌日清晨。

蕭靈兒大清早的就過來喊蕭雲龍起床,蕭雲龍從床上爬了起來,一看時間也就是才八點鐘過,看來靈兒平時都是早起慣了,即便是放假了也沒有睡懶覺的習慣。

蕭雲龍唯有起床,走出去后洗漱一番,劉梅已經將早餐準備好。

「靈兒,怎麼起這麼早?今天還要去學校排練?」蕭雲龍問著。

「對啊,今天還要去學校繼續排練呢。馬上就要正式參演了,老師會都會抓緊時間讓我們排練著,確保參演的時候不會出問題。」蕭靈兒說道。

「到時候一定要去親眼看看靈兒的舞姿如何。」蕭雲龍笑著。

蕭靈兒莞爾一笑,拉著蕭雲龍走過去與蕭萬軍、劉梅一起吃早餐。

吃過了早餐,劉梅將蕭靈兒送去學校,蕭雲龍則是隨著蕭萬軍前往東院的演武常

蕭萬軍立於演武場,他對於自身拳道的理解與運用已經是達到了通達之境,而拳道通達,那是步入宗師之境的前提。

只可惜,目前蕭萬軍自身並沒有絲毫的內家氣勁,因此發揮不出通達拳道的至強威力。

蕭萬軍有著百折不撓的決心,他沉浸武道數十年,傳承著蕭家武道,可以說他以武生,也要為武而死,所以無論多麼的艱難他都要破而後立,再度修鍊出自身的武道本源,追逐武道巔峰之境。

蕭萬軍開始修鍊蕭家的八荒破軍拳,以八荒破軍拳的拳勢來激發他自身的內家氣勁之力,他深信通過一次次的修鍊,一次次的沉澱,一次次的累積,他最終一定能夠重新凝聚出自身的氣勁之力。

呼…呼…

蕭萬軍的八荒破軍拳捲起了一道道拳風,他所施展的八荒破軍拳的氣勢跟蕭雲龍完全不同,蕭雲龍講究的是力,一力降十會,因此蕭雲龍施展而出的八荒破軍拳剛猛狂暴,內蘊著一股殺伐天下唯我獨尊的霸氣絕倫的氣勢。

蕭萬軍施展而出卻是讓人感覺到一種通達之意,彷彿那一拳一式已經跟他自身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於隨心所欲中就能夠將這一拳一式給演化而出,看著如羚羊掛角毫無痕,可卻又如同風雨驟至震撼人心。

這是一種對拳道的領悟達到了高深之境的體現。

蕭雲龍在旁看著像是心有所悟,他也開始演化出了八荒破軍拳。

轟…轟…

蕭雲龍爆發而出的八荒破軍拳有著轟然之聲震蕩而起,拳勢中內蘊著的那股恐怖無邊的力量彷彿要將眼前的虛空給震蕩而開,顯得極為的驚人。

這是一種力量達到極致的體現。

但在蕭雲龍看來,這還不是他最終的力量,他最終的力量是要達到多重力道的境界。

因此,在修鍊八荒破軍拳的時候,蕭雲龍也控制自身的手臂肌肉,一拳而出,手臂上的肌肉瞬間緊繃收縮,之後又有著一股力道衍生而成,順著他的手臂灌注而下,這就是第二重力道。

眼下,他凝聚而出的第二重力道仍舊是很微弱,可相比前些天第一次滋生出第二重力道的時候,已經變強了一些。

他第一次修鍊出第二重力道的時候,滋生的那一絲力道微弱得都無法傳遞到他的拳頭,可這一次,他分明是感覺得到第二重力道順著他的手臂灌注而下,已經達到了拳頭位置,隱隱都要跟第一重力道疊加在一起了。

這是一種進步,實實在在的他能夠切身體會得到的進步…

「繼續…」

蕭雲龍開口,他心中亢奮無比,只要有進步,哪怕是付出再與努力都是值得的。

蕭雲龍將自身的八荒破軍拳演化到了極致,其中也施展出了他自身最為凌厲的殺人之道的拳術,自身那股極限力量洶湧而出,雙臂的肌肉不斷地緊繃收縮,一股股第二重力道滋生而起,在他不斷地的修鍊之下這第二重力道也開始變強了。

蕭萬軍將一套八荒破軍拳演化完畢后他停下來,看著蕭雲龍的出拳修鍊,他邊看邊點頭,感受著蕭雲龍拳勢中爆發而出的那股澎湃絕倫的力量,他終於是明白為何他的爺爺蕭山河當年走力量修鍊之道,能夠所向披靡了。

這力道之道,淬鍊到極致之後,施展出的八荒破軍拳的確是狂暴絕倫,內蘊著一股無可抵擋的威勢,可破殺當世任何強敵。

蕭萬軍在旁看著,他注意到蕭雲龍一拳轟殺而出后,手臂上的肌肉瞬間又再度的賁張收縮而起,緊接著『』的一聲,像是又有著一股新生的力道從他的手臂上灌注而出,震蕩虛空。

「這就是二重力道嗎?通過肌肉的緊繃與收縮凝聚而成,看似簡單,但如若自身的肌肉沒有經過千錘百鍊,只怕永生都無比迸發出第二重力道吧?」

蕭萬軍心頭暗想著,看著蕭雲龍已經初步的掌握了二重力道,他真的是感到由衷的欣喜。

他深信,蕭雲龍憑著自身的二重力道,日後蕭雲龍自身的實力將會更上一層樓,在武道界更是大放光彩,使得蕭家武館的武道震驚整個華國武道界。

「我也要修鍊出自身的武道本源,我與雲龍一門雙父子,如若在武道修為上都有所成就,那就不辱蕭家武道的名聲了。」蕭萬軍暗自想著。

眨眼間,蕭雲龍與蕭萬軍在演武場上修鍊到了中午。

中午日頭炎熱,蕭雲龍與蕭萬軍這才停下了修鍊,他們身上全都被汗水浸濕了。

「雲龍,休息下吧。去喝口水。」蕭萬軍笑著。

蕭雲龍點頭,他拿起一塊毛巾擦著身上的汗,離開了演武場后他索性去洗了個涼水澡,這才渾身暢爽起來。

蕭雲龍的手機放在了客廳,他回到客廳喝了點水,拿起手機一看,竟是看到有著好幾個未接來電,都是奧麗薇亞打過來的電話,但他沒接到。

接著蕭雲龍看到了奧麗薇亞的簡訊留言,讓他看到簡訊后立即去找她一趟。

「莫非奧麗薇亞有了什麼消息?」

蕭雲龍心想著,他便是跟自己的父親說道:「父親,我出門一趟,有點事情。」

「雲龍,你不多坐一會啊?記著可不要太累了。」蕭萬軍說著。

「父親我知道了…」

蕭雲龍應了聲,走出去后他騎著怪獸離開了蕭家老宅,朝著奧麗薇亞居住的名爵世紀小區飛馳而去。

……

今天,7月16,我的生日,對自己說聲生日快樂。感謝你們的支持,多謝。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