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402章一張殘紙!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紊亂的痕,一切看著就像是林威自己畏罪自殺一樣。 然而,在蕭雲龍這樣的頂級強者眼中,這座書房絕對沒有表面上看去的這麼尋常,至少有一點特別之處引起了蕭雲龍的注意。 這一點特別之處就是氣...

林家別墅。

蕭雲龍騎著怪獸呼嘯而至,身後坐著的是葉曼語這個彪悍的美女警官。

蕭雲龍在林家別墅前停下車,葉曼語也從怪獸後座上走了下來。

怪獸那粗獷的引擎聲引起了正在守護著林家別墅的一名警察的注意力,他走了過來,但當看到蕭雲龍與飲臉色一怔,忍不住開口:「葉隊,蕭哥,你們來了。」

如今蕭雲龍在警局中的名聲已經很響亮了,警局中的警員對他都是發自內心的敬佩。

不過在如此夜晚,這名警員看到蕭雲龍與葉曼語聯袂而來,臉上不免感到有些吃驚。

「我只是過來看看。你繼續巡邏吧。」葉曼語對著那名警員說道。

說著,葉曼語已經帶著蕭雲龍走入了林家別墅中。

那名警員沒說什麼,按理說林家別墅被查封后不能由外人進入,葉曼語當然不是外人,至於蕭雲龍……他有葉曼語帶著,也不算外人了。

葉曼語領著蕭雲龍一路走上了林家別墅的二樓,來到了林威身死的那間書房中。

書房內的一景一物都沒人去移動過,唯獨林威的屍體已經被轉移走。

書房的書桌上,仍舊是看得到殘留的一些劇毒農藥的藥水,隱隱還發出一股刺鼻的味道。

整個書房並無絲毫凌亂的跡象,一切都井然有序,因此真要是林威之死有他人在場,那不免會發生爭執打鬥,那書房中的一景一物不會如此的井然有序。

蕭雲龍走了進來,他環眼看著這個書房,沒有掙扎,沒有打鬥,沒有絲毫紊亂的痕,一切看著就像是林威自己畏罪自殺一樣。

然而,在蕭雲龍這樣的頂級強者眼中,這座書房絕對沒有表面上看去的這麼尋常,至少有一點特別之處引起了蕭雲龍的注意。

這一點特別之處就是氣息……

強者留下的氣息…

林威服用劇毒農藥而亡的時候,這個書房中還有至少一個人存在,那是一個強者,甚至遠勝於李風雲這樣氣勁之力達到了七階的恐怖強者…

林威的這間書房內曾有如此恐怖強大的強者逗留,難免會有自身的一些氣息殘留下來。

這一絲殘留的氣息很淡,也唯有一定級別的強者才能感應得到。

蕭雲龍走到書房的辦公桌後面默默地站著,他的眼前彷彿呈現出了一幅畫面……一個擁有著恐怖勢力的強者鉗住了林威的咽喉,控制住了林威的身體,接著一隻手強制性的操控著林威的右手,逼迫林威自己服下了一瓶劇毒農藥。

而後,這個恐怖強者鬆開了鉗住林威咽喉的手,可仍舊是控制著林威的身體,林威倒在書桌前,他身體仍舊是無法動彈,但一雙手卻是在書桌上不斷地來回划動著,直至毒發身亡。

當即,蕭雲龍眼中的目光陡然一沉……書桌?手指痕…

「快,燒開一壺水,我需要大量的水蒸熱氣…」

蕭雲龍彷彿想到了什麼,他猛地開口說道。

一旁的葉曼語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蕭雲龍此舉是要幹什麼。

蕭雲龍也沒時間跟葉曼語解釋,他走出書房外,在二樓的客廳中找到了一個燒水的電磁爐,他將這個電磁爐拿起來,走去洗手間接滿水,而後拿著爐子來到書房內,插上電燒了起來。

葉曼語有些愕然,她當然不會認為這是蕭雲龍口渴了想要燒水喝,她不明所以,因此忍不住問道:「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蕭雲龍說道。

蕭雲龍掏出根煙點上,靜靜地抽著,等著這一壺水燒開。

約莫五六分鐘后,電磁爐中燒著的水滾沸而起,滾滾熱氣冒出。

蕭雲龍見狀后他掐滅了煙頭,將這一壺水端起來,移到書桌的中間位置,他隨手拿起書桌上的一個文件夾當做是扇子,將這個電磁爐的蓋子上不斷冒騰而出的熱氣扇向了書桌桌面。

隨著一股股滾沸而出的水蒸熱氣扇到了書桌桌面上,奇異的事情發生了,竟是看到這個書桌的桌面上開始呈現出了一道道指痕般的線條,這些指痕線條在水蒸熱氣接觸到桌面上后開始顯化而出。

「這是……」

葉曼語驚住了,她走上前來,看著書桌桌面上的這些指痕線條,她驚訝無比,顯得難以置信。

「這就是林威臨死之前雙手在書桌的桌面上掙扎划動,從而留下來的痕…書桌上難免會有灰塵,林威的雙手在書桌上不斷地來回划動,從表面上看自然是什麼痕都沒留下。不過只要用水蒸熱氣撲上去,熱氣沾著桌面上的細微灰塵,就會顯現出林威臨死前雙手划動的指痕。」蕭雲龍開口,他語氣一沉,急促說道,「快,你快用筆將桌面上的這些指痕痕都記錄下來,否則一會兒就沒了。」

葉曼語如夢方醒,她從書桌上找到了筆跟一張白紙,她站在書桌後方原本林威坐著的椅子前,拿起筆開始在紙上描繪出此刻書桌上顯化而出的那些指痕痕。

最終,書桌上顯化而出的指痕痕逐漸淡化下去,而葉曼語也已經將這些指痕痕都大致的勾勒繪畫出來。

蕭雲龍將手中提著的電磁爐放下,他走到了葉曼語身旁,接過那張紙,放在了書桌前,他說道:「這就是死者遺言,也就是林威臨死前想要告訴別人的秘密。」

葉曼語皺了皺眉,忍不住問道:「可是,從這些又能看得出來什麼呢?」

「你再認真看看,這些手指在桌面划動的痕並非是雜亂無章的,而是線條明確的指向了某個方位。」蕭雲龍沉聲說道。

葉曼語臉色一怔,她定眼認真的看著,還真的是注意到在空白紙上繪畫而出的那些指痕痕的確不是雜亂無章的,而是一條條一根根線條的明確指向了書房中的某個位置。

如果說,林威臨死前雙手手指在書桌上的滑動是一種無意識的或者說是垂死掙扎的抵抗,那這些痕理應混亂無比毫無頭緒才對。

但這些勾勒而出的痕卻是很明確,一根根線條指向了某個方位,彷彿在暗示別人什麼信息。

蕭雲龍與葉曼語順著這些線條痕所指的方向看去,他們的目光全都不約而同的看向了書房前面門口背後的方位。

兩人面面相覷對視了一眼,便是朝著書房的門口方向走去。

不過這門口的背後就是牆壁,並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東西,難道地板下暗藏什麼玄機?

蕭雲龍蹲下身,敲擊著地板,發覺這一帶的地板都是實心的,並沒有什麼玄機可言。

他皺了皺眉,對著葉曼語說道:「你從那邊的牆壁敲擊過來,看看這堵牆是不是有什麼玄機在內。」

葉曼語點頭,她與蕭雲龍從門口背後這堵牆的兩邊朝中間認真仔細的敲擊著。

砰…砰…砰…

蕭雲龍與葉曼語一路敲擊而來,牆面發出的都是砰砰的實心聲音,並無異常。

「咯咯咯……」

突然間,當蕭雲龍一路敲擊到中間位置的時候,牆體上發出的聲音不同了,竟是『咯咯』的空心聲音…

這個位置是空心的,果然暗藏玄機…

葉曼語心中一喜,她走過來,與蕭雲龍沿著四周敲擊,確定了這個空心部位的大小,空心部位是一個長約二十厘米,高十厘米左右的暗格。

蕭雲龍右手握拳,嘗試性的在這個空心位置上揮拳而出。

砰…

蕭雲龍一拳而下,這個空心部位的牆面朝內微微凹陷。

蕭雲龍不再遲疑,又是一拳而出,爆發出了強橫的力量。

轟的一聲,這個牆面被擊穿了,僅僅是一層薄薄的木板層,外面塗抹白灰,外表看著跟真正的牆體一樣。當即,這個牆面露出了暗藏在內的一個暗格。

「這是什麼?」

葉曼語開口,看到了這個暗格內放著的一疊疊文件。

她伸手拿起了一些文件看著,蕭雲龍將裡面其餘的文件也全都拿出來,他看了眼,臉色微微一沉。

這些赫然都是林威生前手寫記錄下來的一些事情,裡面大部分是關於他通過威勝集團暗中幫助南宮世家完成的各種黑幕交易。

其中,甚至還記錄了南宮世家採取種種惡劣手段來迫害其競爭對手的事情,比方說雇兇殺人,比方說惡意製造意外的死亡事故等等。

並且那些受害人的姓名、身份等信息都很詳荊

這一份份文件資料都是手寫的,都是林威的筆跡,很顯然這些東西是林威給自己留下的一個後路,一旦他被南宮世家逼迫,那他將會拿出這些東西來制衡南宮世家,甚至要將南宮世家拖下地獄。

可惜的是,這些被他私密保存的東西他未能來得及拿出來就死了。

忽而間,蕭雲龍眼角的餘光一瞥,看到了這個暗格的右上角位置上還有著一張殘紙,他伸手過去拿出這張殘紙,明顯的看到這張殘紙上有著被撕開過的痕。

看來這原本是一張完整的紙張,不知何故被林威撕掉了大半,只留下小半邊的殘紙。

殘紙上有字,短短的六個字……

蕭家血案,南宮…

這張殘紙上寫著這六個字,從被撕開的地方看,後面還寫著什麼,可惜卻看不到了,已經被撕掉。

看到這六個字的瞬間,蕭雲龍如遭雷擊,身體僵化。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