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401章死者遺言!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世家嗎?」葉曼語冷冷說道。 「南宮世家?他們在我眼裡,還談不上最頂尖的那一撮人。這個世界上的權力類似於金字塔。站立於塔尖上的人才是這個世上真正的強者,他們制定遊戲規則,下面的人需要遵守這個遊戲...

板橋路,順意大排檔。

蕭雲龍騎著怪獸呼嘯而至,仍舊是上次與葉曼語吃過一次飯的那家大排檔,停下車后蕭雲龍走過去,一眼看到了邊角位置的一張圓桌上坐著的葉曼語。

蕭雲龍口中叼著根煙,走到葉曼語的身旁坐了下來,一口煙氣流經肺部后徐徐吐出,他看著葉曼語那張明艷的鵝蛋臉,問道:「這麼急找我出來,到底有什麼事?」

葉曼語看向蕭雲龍,她壓低了聲,說道:「林威死了。」

「嗯?」

蕭雲龍有著短暫的錯愕,旋即他恢復了平常之態,他說道:「林威?林家之主?今天死的嗎?」

葉曼語點頭,她說道:「今天突然有人爆料林威的威勝集團涉嫌重大的經濟犯罪,證據確鑿,此事驚動了江海市的公檢法三大部門。之後,我隨著監察部門的人帶隊前往林家別墅,卻看到林威已經死了。」

說著,葉曼語盯住了蕭雲龍,說道:「我好像發覺你聽到林威死後都沒有感到任何的意外與驚詫?彷彿這一切都在你的意料之中。」

蕭雲龍抽了口煙氣,他雙眼一眯,問道:「葉警官,你這是什麼意思?懷疑林威之死與我有關?」

葉曼語說道:「我沒有這個意思。我並未懷疑他的死與你有關,我只是覺得你或許知道更多的內幕。因為從現場林威的死狀來看,有些疑點,他的脖子上明顯有著一個手指印痕。但法醫那邊的鑒定結果是林威自己服用劇毒農藥而亡,說白了就是畏罪自殺。可我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當然不是這麼簡單。林威算是一個商界中的風雲人物,他能夠將威勝集團發展到此等規模,帶領著林家走向昌盛,成為江海市中一個底蘊深厚的世家。你說,這樣的人會畏罪自殺嗎?」蕭雲龍冷笑了聲,說道。

葉曼語臉色一怔,眼眸的目光變得銳利起來,她問道:「你的意思是林威根本不是畏罪自殺?你知道些什麼,跟我說說。」

這時,大排檔的服務員已經將葉曼語點好的菜端了上來,一大份干煸羊肉,一鍋熱氣騰騰的牛雜羊雜的湯鍋,還有一鍋豆豉燜黃花魚,香飄四溢,誘人胃口。

「先吃點東西吧。」蕭雲龍開口,他喊服務員拿過來幾瓶冰鎮的啤酒。

末了,蕭雲龍打開了兩瓶啤酒,一瓶遞給了葉曼語,倒也不需要用杯子,直接對著啤酒瓶灌著喝。

蕭雲龍動筷子,開始大快朵頤,這大排檔的菜品做得的確是很不錯,很符合他的胃口。

「你這混蛋,你倒是別顧著吃埃你跟我說說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林威之死的背後到底藏著什麼黑幕?」葉曼語盯著蕭雲龍,急聲問著。

「林家實則是一個隱世世家的附庸家族,這個隱世世家在毗鄰江海市的江華市中,叫做南宮世家。」蕭雲龍開口,他接著說道,「毫不誇張的說,林家能有今天,在於其背後有著南宮世家的鼎力扶持。換言之,林威就像是南宮世家養著的一條狗,南宮世家就是林威包括威勝集團的實際主人。」

「既然是狗,那當然要聽主人的話。如有一天,這條狗不再聽主人的話,甚至還想反咬主人一口的時候,這個主人自然也就沒必要繼續養著這條狗。」蕭雲龍說道。

葉曼語臉色一怔,她聽明白了蕭雲龍的話,她說道:「南宮世家?你的意思是是南宮世家逼死了林威?」

「對…否則為何突然間有著大量的確鑿證據呈遞到江海市公檢法機關面前?這些證據當然是南宮世家暗中提供的。」蕭雲龍冷笑著,他說道,「說到底,這些年來林威通過威勝集團暗中通過各種非法手段,也不知道給南宮世家謀取了多少利益。這裡面全都是見不得人的黑幕交易,如若這一切公開了,即便是南宮世家都要受到牽連。」

說著,蕭雲龍抬眼看向了葉曼語,說道:「如果換做你是南宮世家的主人,你會怎麼做?當然是要棄車保帥,把林威跟威勝集團扔出去充當替罪羊,可保南宮世家安然無恙。所以,林威的死不過是在早晚之中。」

「這個南宮世家真是無法無天了,在他們眼中還有律法可言嗎?」葉曼語臉色一怒。

蕭雲龍「咕嚕咕嚕」的又灌了幾大口啤酒,清涼的啤酒下肚的確是讓人倍感清爽,他笑了笑,說道:「在我眼中,南宮世家與林威不過是狗咬狗罷了。這兩家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林威掌控的威勝集團通過各種陰謀手段也不知道害得多少公司企業、投資人破產,也不知道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因此從道德層面而言,林威罪該萬死。但從律法層面而言,林威即便是罪大惡極也應該交由司法機關去定罪裁決。可是,曼語,你別忘了,律法是由人來制定的,這世上有些人就是可以無視律法的存在。」

「你說的是南宮世家嗎?」葉曼語冷冷說道。

「南宮世家?他們在我眼裡,還談不上最頂尖的那一撮人。這個世界上的權力類似於金字塔。站立於塔尖上的人才是這個世上真正的強者,他們制定遊戲規則,下面的人需要遵守這個遊戲規則,而這個遊戲規則可以體現在律法上,也可以體現在生殺大權上。在我看來,南宮世家還遠遠達不到能夠制定遊戲規則的地步,但憑著他們的勢力與人脈,多少可以在小範圍內改變一些規則。」蕭雲龍說道。

葉曼語雙拳一握,她深吸口氣,說道:「林威的確是罪該萬死,但如若林威是被南宮世家謀殺,那絕不能讓他們逍遙法外。再則,你不是說南宮世家本身也是充滿了坑臟與黑暗嗎?」

「你想藉助此事來查出南宮世家的犯罪事實?我勸你還是放棄吧。」蕭雲龍開口,他接著說道,「林威的屍體已經被轉移走了吧?」

「對啊,被帶去醫院的太平間了。」葉曼語說道。

「那現在林威的屍體應該被火化了。就算你對林威之死存在什麼疑慮,比方說你提到的林威脖側有指痕存在。但隨著屍體被火花,你還能查得到什麼?」蕭雲龍說道。

「火化?這不可能…林威的屍體剛轉移去太平間,怎麼會突然間火化?」葉曼語不可置信的說道。

蕭雲龍臉色平靜,他語氣淡然的說道:「你要不信,可以現在打電話去問問。林威的屍體要不第一時間處理掉,南宮世家如何安心?」

「這、這……」

葉曼語臉色怔住,她口中囁嚅,儘管她不願相信,心面卻是覺得蕭雲龍所說的是真的。

蕭雲龍輕嘆了聲,說道:「曼語,你是一個正直的警察,嫉惡如仇,眼裡揉不下一粒沙子。這樣的品質的確很好,這個社會也需要你這樣的警察。但你也要記住,這個世界並非只有黑白兩種顏色,更多的是介於黑白之間的灰暗,這才是這個世界的真實顏色。也許我們無力去改變什麼,所能做的就是堅守本心,做好自己…」

葉曼語稍稍沉默,她呢喃說道:「你說得對,這個世界有很多地方有很多領域都充斥著灰暗。我們確實沒有能力去改變什麼,但我心有不甘,比方南宮世家,明知道他們不乾不淨、罪行累累,卻只能任由他們逍遙法外嗎?」

「不,絕不會…」蕭雲龍眼中目光一沉,眼底深處閃過一縷殺機,他說道,「時機未到,就讓南宮世家多快活幾天吧。總有一天,他們會嘗到惡果。」

「希望會有那一天的到來。」葉曼語說道。

蕭雲龍眼中閃過一縷鋒芒,像是想起了什麼般,他說道:「曼語,林威身死的地方你們警方已經保護起來了吧?」

「對啊,今晚有警方的人輪流值班,守著林家別墅。」葉曼語說道。

「如果你方便,那不妨帶著我去林威身死的地方看看。」蕭雲龍說道。

葉曼語怔住,她看著蕭雲龍,說道:「這有什麼好看的?林威的屍體已經被轉移走,你還去看什麼?」

「林威多少也算是一號人物,稱得上是老奸巨猾。他就算是死了,也會想方設法的留下一些線索。這叫死者遺言。」蕭雲龍說著,他站起身,說道,「走吧,你帶我過去一趟。」

葉曼語唯有站起身,她沒有開車過來,便是坐上了蕭雲龍的怪獸。

轟…

怪獸啟動而起,一踩油門之下呼嘯如飛,朝前飛竄而出。

那巨大的衝力直讓後面坐著的葉曼語身形有些不穩,她匆忙中立即伸手抱住了蕭雲龍的腰身,當她反應過來后心中不免有些惱意,潛意識裡認為這是蕭雲龍故意的。

但她並未說什麼,相比上次那天晚上她都主動的擁吻蕭雲龍,眼下這不過是伸手一抱蕭雲龍的身體,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

她只是覺得她抱著蕭雲龍的時候感覺到很踏實,很沉穩。

有時候她真的是看不懂蕭雲龍,沒事的時候他尋尋常常,還有點懶散可惡,可實際上他卻是很強,強大得離譜。並且他對這個世道,對人心看得很透,這是一種睿智成熟的體現。

這樣的生活閱歷與通達的目光沒有一定的經歷當然無法積累而來,是以她很好奇蕭雲龍的過往到底是怎麼樣的?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