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376章你輸了!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銳利的刀芒之意襲殺而來,倉促間他唯有側身閃躲,堪堪避過了石天章六這一式刀招的襲殺。 然而,還不等李漠站穩身體,石天章六的刀式已經交織成了一張刀網,鋪天蓋地的朝著李漠當頭籠罩而下。 石天...

「首戰告捷,蕭家武館好樣的…」

「不愧是江海市第一的武館,果然厲害,第一戰就把東洋武者打趴了,哈哈哈…」

「看得真爽,出了口惡氣…蕭家武館威武,就是要滅他們的威風…」

「對…讓他們見識一下華國武道的厲害,省得他們一個個自視甚高,全然不將別人放在眼裡…」

演武樓內,各家武館的武師臉色激動,紛紛叫喊起來。

這一刻,他們激發出了一股同仇敵愾的團結之心,蕭家武館第一戰的勝利彷彿就是他們的勝利一樣,讓他們感到激動與自豪。

再怎麼說他們也是華國武者,而北辰武館則是東洋武者,從立場來看,他們自然是全都站在蕭家武館這一邊。

「翔子,這一戰打得漂亮…」待到吳翔走下場后,蕭雲龍笑著說道。

蕭萬軍也點了點頭,微笑著說道:「最後那致勝的一式『氣吞八荒』運用得恰到好處,非常之妙。」

吳翔臉色也顯得很高興,但他並不自傲,而是說道:「其實我也是有點取巧之意。對方並不了解華國武道,這才上當了。如實的說,對方的武技真的很強,如果他不是急於取勝,那這一戰的最終結果很難說。」

蕭萬軍眼中露出一絲讚許之色,他說道:「翔子,你勝而不驕這很好,這樣的本性繼續保持。不管如何,這一戰你勝了,這是事實。你認清到對方的強項,這是好事,日後你可以加以針對性的練習,從而再度提高你的武道修為。」

「是,師父。」吳翔點頭說道。

「這一戰誰來應戰?」

這時,一聲冷喝聲傳來,北辰武館中的石天章六走上了擂台,他臉色冰冷,目光森然,看向了蕭家武館這邊。

「我來…」

李漠開口,他朝著擂台場上走去。

今日石天章六帶人圍堵蕭家武館門口的時候,李漠與他針鋒相對、劍拔弩張,因此一看到石天章六上場,李漠心中就憋著一口氣想要跟他一戰。

李漠已經走上了擂台,與石天章六對峙而戰。

石天章六看著李漠,他冷冷說道:「我北辰一刀流的武道精華在於劍道與刀道,因此,這一次我們以兵器對戰…」

鏘…

說著,石天章六將他腰袢的武士刀拔了出來,握在手中。

「兵器對戰?」李漠眼中的目光微微一冷。

「不錯…你放心,即便是兵器對戰,我也是點到為止,不會真的取你性命。」石天章六自傲而又自負的說著,彷彿以冷兵器對戰他就鐵定了贏李漠一般。

「好,那我們就以兵器對戰…」

李漠開口,他朝著這個擂台場旁邊一個專門拜訪十八般武器的區域看了過去,他走過去,挑中了一根一米多長的鐵棍,握在手中。

石天章六盯著李漠,眼中的目光漸漸泛冷。

「開始吧…」

石天章六開口,他手中的武士刀揮舞了兩下,銳利的刀鋒切割空氣,發出了嗤嗤聲響,有股森然的殺氣在空中瀰漫著。

呼…呼…

李漠用力的揮動手中的鐵棍,呼嘯生風,他盯著石天章六,怡然不懼,冷兵器方面的對戰技巧他也曾練習過,更是向蕭雲龍討教過。說白了,冷兵器的對戰也是適用於殺人之道的攻勢,完全可以將殺人之道的招式融入其中。

嗤…

石天章六率先發起了攻擊,他手中的武士刀一揚,已經化作一道流星般直取向了李漠,刀勢凌厲,且極為的迅速,一閃而逝,卻已經是有著一縷尖銳的寒芒襲殺而至。

李漠眼中目光一沉,手中的鐵棍揮舞而上。

當…

兩人的兵器交接,傳遞而來的那一身交擊聲極為刺耳,刺人耳膜。

呼…

緊接著,李漠已經掄起了手中的鐵棍,於虛空中掠起了層層虛影,這勢大力沉的一棍朝著石天章六的臉面橫掃而去。

「喝…」

石天章六暴喝,手中武士刀橫斬而去,招架住了李漠的一棍橫掃,接著石天章六的手腕一動,於瞬息間反手握住刀柄,一刀自下而上,切向了李漠的身體。

這是北辰一刀流的『撩天式』,極為的陰險毒辣,往往能夠殺對手一個措手不及。

李漠臉色一怔,他感覺得到那股銳利的刀芒之意襲殺而來,倉促間他唯有側身閃躲,堪堪避過了石天章六這一式刀招的襲殺。

然而,還不等李漠站穩身體,石天章六的刀式已經交織成了一張刀網,鋪天蓋地的朝著李漠當頭籠罩而下。

石天章六抓住了這一絲機會,全力的將北辰一刀流的刀道施展而出,交織而成的刀網凌厲萬分,內蘊著變化莫測的刀式以及那股凌厲的殺機,這樣的刀式分明是想要置李漠於死地,而不像是在進行武道切磋。

擂台下,蕭雲龍的眉頭皺了皺眉,對於石天章六這樣的攻勢打法他心中有些惱火,如此不遺餘力的出手,只怕無法做到收發自如,那一旦李漠稍有差錯,將會被那柄武士刀給傷到,甚至會致命。

李漠也有些怒了,面對這排山倒海般籠罩而下的刀式,他猛地將打黑拳那種殺人之道的攻殺之勢融入到了鐵棍中,他自身那股強悍的爆發力量施展而出,手中的鐵棍揮舞間大開大闔,呼嘯生風,將眼前籠罩而是的刀式全都給破了。

呼…

接著,李漠手中的鐵棍直取而上,就像是一記轟殺而出的直拳般,攻向了石天章六的臉面。

這看著沒有什麼招式,實際上也不存在任何的招式,有的僅僅是快、狠、准,這是殺人之道的精華所在,也是蕭雲龍教導他們的時候所提倡的不需要死板的固定於招式的攻擊,只要能夠運用最簡潔最有效的手段將對手擊倒,那就是最好的招式…

李漠這一棍直取而來,石天章六臉色微微一怔,他手中的武士刀橫刀而出,瞬間抵擋向了李漠的這一棍。

呼…呼…

李漠這一棍被石天章六橫檔,可他的攻勢並未停下來,他手中的鐵棍極速揮舞,或橫擊、或橫掃、或直娶或抽打,沒有任何固定的招式可循,看著就像是雜亂無章的出招,可當中卻是內蘊著一股凌厲無比的殺人之道的氣勢。

石天章六忍不住皺了皺眉,李漠的這種攻擊打法讓他感到極度的不適應,因為李漠的出招雜亂無章,沒有絲毫的軌跡可循,這與他所熟悉的一招一式的招式變化全然無關,是以在李漠這凌厲的殺伐攻勢下,石天章六竟是開始顯得有些慌亂起來。

呼…

李漠又是一棍橫掃而至,鐵棍所向,碾壓空氣,發出了接連不斷的爆破聲,橫掃向了石天章六的胸膛。

石天章六心中一驚,來不及做出反擊的他手中的武士刀橫檔於胸。

當…

李漠這一棍橫掃而來,爆發出了刺耳聲響,兩人的兵器立即緊貼在了一起。

「吼…」

李漠一聲怒吼,手中的鐵棍抵著石天章六的武士刀,他腿部發力,頂著石天章六朝前沖著。

轟…

在這個過程中,李漠的右腿橫掃而出,攻向了石天章六的腰側。

石天章六無法閃躲,唯有抬腿迎接,砰的一聲,兩人腿勢對撞在了一起,在李漠那凌厲的腿勢橫掃之下,石天章六的身形微微晃動。

就在這時,李漠的額頭猛地狠狠地朝前一頂,又是『砰』的一聲,李漠的額頭狠狠地撞擊在了石天章六的臉面上,這一擊將石天章六轟得頭暈腦脹。

石天章六何嘗想到李漠還會用頭部作為攻擊手段?

事實上,在打黑拳的時候,黑拳選手的渾身上下都可作為攻擊的手段,雙手雙腳、手肘、膝蓋、頭部,甚至是牙齒等等,都可以用來作為攻擊的手段,只要能將對手打倒,無論用什麼方式都可以。

石天章六頭暈腦脹之際,李漠的左手一拳已經趁機而出,一拳轟殺而至,沒入到了石天章六的胸膛內。

石天章六口中悶哼了聲,他身形朝後倒退。

呼…呼…

李漠一衝而上,手中的鐵棍揚起,朝著石天章六當頭鎮殺而下。

石天章六毫無反擊之力,唯有奮力的提起武士刀橫檔而上,招架向了李漠手中的鐵棍。

當…當…

李漠手中鐵棍內蘊著的那股強橫的爆發力量席捲而下,震得石天章六虎口生疼,手中握著的武士刀險些握不住,都快要脫手而出,就在這時……

呼…

一聲極為銳利的呼嘯之音響徹而起,李漠手中掄起的鐵棍朝著石天章六的右側脖頸橫掃而來,這一棍石天章六毫無反應之力,竟是木然石化般的站在了原地。

嗤…

最終,李漠猛地收回了力道,他手中的鐵棍臨近石天章六的脖側時硬生生的停住了,那冰冷的鐵棍貼在了石天章六脖頸的皮膚上,直讓石天章六感覺到一股刺骨的森冷之意。

「你輸了…」

李漠盯著石天章六,一字一頓的說道。

石天章六咬了咬牙,臉色一陣鐵青,他嘴角翕動,想要說什麼卻是根本說不出口。

毫無疑問,如若是生死對戰,那現在石天章六早就死了,李漠最後時刻要不是收回力道,任由這一棍橫掃向石天章六的脖側,足以將他的脖子給打斷。

當…

李漠將手中的鐵棍仍在了擂台場上,他轉身朝著擂台下走來,這一戰勝負已分,無需在多說什麼。

那一刻,石天章六盯著李漠的後背,忽而間他眼中目光一寒,竟是握住了武士刀,身上赫然有股凌厲的殺機在涌動。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