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366章我只會畫他!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除掉魔王能夠保得住我們黃金種族一脈的傳承,這豈非是很好的嗎?任何潛在的能夠威脅得到我們黃金種族的人,理應除掉。唯有如此,我們黃金種族才會得到足夠的安全。」奧古斯說道。 「魔王我見過,他是一個...

「奧古斯,你說什麼?」

聖里奧聽到奧古斯的建議后臉色一怔,顯得有些意外,開口問著。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族長,我說將魔王除掉,這是保護尤朵拉最好的一個辦法1奧古斯面對著站在王座前的聖里奧,他並不畏懼,開口說道。

聖里奧沒有說話,他看向奧古斯,奧古斯提出這個建議肯定有他的想法,他想聽聽奧古斯的想法是什麼。

果然,奧古斯接著說道:「外界中唯一接觸過尤朵拉的就只有魔王。並且當年魔王曾將尤朵拉護送來古蘭斯特城,他知道我們黃金種族的居住地。難道這不是一個危險的訊號嗎?只要魔王願意,他可以泄露出我們黃金種族的居住地,也能泄露出尤朵拉的行蹤。那外敵就能夠輕易的找到我們,從而對尤朵拉下手。所以,只要將魔王除掉,那沒人知道古蘭斯特城在哪裡,更不會找到尤朵拉。」

聖里奧擺了擺手,他沉聲說道:「魔王對尤朵拉有救命之恩,他曾救下尤朵拉,這份功勞無人可替代,是我們黃金種族一脈的重要恩人。我們豈可反過來對我們的恩人下手?這不符合我們黃金種族的信念。」

「當年魔王出面救尤朵拉,在於我們給他足夠的報酬,我們黃金種族並不欠他的。如今死亡神殿已經在準備通過魔王來查出古蘭斯特城的下落,從而對尤朵拉不利。在這樣的情況下,除掉魔王能夠保得住我們黃金種族一脈的傳承,這豈非是很好的嗎?任何潛在的能夠威脅得到我們黃金種族的人,理應除掉。唯有如此,我們黃金種族才會得到足夠的安全。」奧古斯說道。

「魔王我見過,他是一個重情義的人,我相信他絕不會出賣我黃金種族,更不會出賣尤朵拉。」聖里奧開口,他看著奧古斯還想說什麼,他伸手示意說道,「別說了,關於除掉魔王此事不要再提起。我黃金種族一脈做不出來恩將仇報之事。再則尤朵拉這些年來對魔王一直心懷感激之情,一旦讓她知道我們對魔王出手,那引發什麼後果難以想象。」

奧布里看向自己的兒子一眼,說道:「奧古斯,族長所言極是。我們都知道你是出於對黃金種族安危的考慮才提出這樣的意見,出發點是好的,說明你很看重黃金種族跟尤朵拉聖女的安危。不過我們黃金種族一脈對於恩人都是敬重有加,豈可反過來恩將仇報?此事不容再提,我會跟族長商量出對策,決不允許任何勢力來入侵我們古蘭斯特城。」

奧古斯沒再開口,他顯得有些不甘心,不過再怎麼不甘心也罷,他也不敢當著聖里奧的面發泄出來。

隨後奧古斯藉機離開了黃金聖殿,走出了黃金聖殿的他深吸口氣,像是要將心中那股滋生而起的莫名怒火給壓制下去。

原本這一次奧古斯與他的父親前來面見聖里奧是打算提出他與尤朵拉之間聯姻的事情,誰知此事還來不及說出口,菲克就匆忙趕來,從而打亂了他的計劃。

事實上,奧古斯也曾讓他的父親私底下在非正式的場合跟聖里奧提起過他與尤朵拉之間聯姻之事,在奧古斯看來,當今世上能夠配得上尤朵拉的男人唯獨是他。

尤朵拉是黃金種族一脈的聖女,身份高高在上,無人能及。

只因黃金種族一脈所看重的是黃金血脈的純凈度,黃金血脈越純凈,那身份地位就會越高。

尤朵拉自身的黃金血脈幾乎與黃金種族一脈的始祖不相上下,可想而知尤朵拉的地位有多高,受到所有黃金種族族人的頂禮膜拜。

奧古斯自身的黃金血脈比起尤朵拉只差一線,這已經是極為的了不得,被整個黃金種族所器重,更是將他看成是未來有希望成為黃金聖戰士的人,從而統領整個黃金種族一脈的黃金戰士。

正因如此,奧古斯才覺得當今世上能夠配得上尤朵拉的男人只有他,別無他人。

不過聖里奧對於奧古斯與尤朵拉之間的聯姻持有保留意見,他認為尤朵拉還未長大,自身的血脈能力還未復甦,因此婚姻之事暫且擱淺,待到日後再說。

奧古斯卻是很著急,他急於想通過自己父親身為大長老的身份,儘早的將這門婚事給定下來,因為他知道,在尤朵拉的心中一直住著一個男人,這個人正是魔王!

這也解釋了為何奧古斯在黃金聖殿內會提出將魔王除掉這樣的建議,只因他心中有妒火。

「不管如何,尤朵拉最終只會跟我在一起。我將會是族中最強大的聖戰士,而尤朵拉是聖女,我們兩人的結合是眾望所歸,是理所應當,沒有人能夠阻止,沒有1

奧古斯心中自語,他目光一沉,朝著黃金聖殿右側的一處行宮看去。

那處行宮正是尤朵拉的居住地——聖女殿!

奧古斯朝著聖女殿走去,城池街頭有著巡邏的聖騎護衛,他們看到奧古斯時都會先停下腳步,隨後致意問好。

對此,奧古斯表現出了應有的禮節與風度,他不驕不傲,也同樣還以禮節,這樣做能夠為他博來良好的名聲。

聖女殿有著專門的聖騎護衛在把守,奧古斯顯然不是第一次來這裡了,因此他走過來的時候,這些聖騎護衛都會紛紛問好,接著目送他走入聖女殿內。

奧古斯身材高大挺拔,一頭金髮金光璀璨,俊美得無可挑剔的臉型永遠帶著一絲溫和的笑意,使得聖女殿內一些聖騎護衛抑或是傭人看到他后都會有種如沐春風之感。

在他們心中,奧古斯簡直跟聖女一樣的偉大,他們也堅定的認為,最後能夠站在聖女身邊的那個男人必然就是奧古斯。

奧古斯走進了聖女殿深處,銀獅菲克現身而出,看到來人是奧古斯后他恭聲說道:「奧古斯少爺。」

「菲克叔叔,尤朵拉呢?我找她說說話。」奧古斯說道。

「公主正在畫室內繪畫。」菲克說道。

「哦?那太好了。正好我最近的畫技大漲,還想找機會跟尤朵拉進行畫技方面的交流呢。」奧古斯笑著。

「那奧古斯少爺請進吧,我在外面看守著。」菲克說道。

只要尤朵拉回到古蘭斯特城,奧古斯每天都會來找尤朵拉,因此菲克已經司空見慣,更不會阻止奧古斯去與尤朵拉相見。

奧古斯的父親奧布里身為大長老,在古蘭斯特城的政/治權力體系中,奧布里權勢地位僅次於族長聖里奧。

而奧古斯身為奧布里之子,加上奧古斯自身的黃金血脈之純凈,僅僅是次於尤朵拉,使得他在黃金種族一脈中的聲望很高,更是黃金種族所有年輕戰士心目中所崇拜的英雄。

奧古斯別過菲克,朝著裡面走去,他知道尤朵拉繪畫的那間畫室在哪裡。

只是,奧古斯從菲克身邊擦身而過的瞬間,他那張原本帶著微笑的溫和俊臉上立即烏雲密布,一張臉徹底的陰沉下來,眼中蘊含著一絲壓抑不住的森寒冷意——又在畫室繪畫?又是在畫那個該死的魔王吧?可惡!

奧古斯走到畫室門前的時候,他已經平息了心中的那股妒火,原本陰沉的臉上烏雲散開,又恢復到了原先那溫潤如玉的臉色。

奧古斯推門而入,整個畫室很大,幾乎等同於一個小型的宮殿了。

畫室的中間,架立而起的畫架前安靜的坐著一個少女,她一頭金色的長發順著後背披散而下,眉目如畫,絕美如玉,她的美麗不沾塵俗,無暇無垢,找不出絲毫的瑕疵,她手提畫筆,正在認真而又忘神的繪畫著。

她氣質高貴,有股內在的優雅瀰漫而出,身上穿著的白裙更是為她平添了幾許純凈的美感。

畫室內的牆壁上,有著金色相框裝裱起來的一張張畫像,這些畫像的表情不一,或冷峻或凝眉或微笑,唯一相同的是這些畫像永遠都是同一個人——當世大魔王,蕭雲龍!

如果蕭雲龍置身於此,那他只怕連下巴都要驚掉下來,這裡面竟然掛滿了他各式各樣的畫像,彷彿這裡面有著成千上萬個他一樣。

奧古斯走進來的時候,坐在畫架前的尤朵拉剛好畫完了這幅畫,畫紙上所畫的仍是蕭雲龍的頭像,是她在血戰之島所看到的蕭雲龍現今的頭像,稜角分明的臉型、深邃的目光、嘴角留著的鬍渣,竟是將蕭雲龍的那份成熟與剛硬的氣勢淋漓盡致的勾勒而出。

尤朵拉聽到推門聲,她轉頭一看,看到奧古斯后她盈盈淺笑,說道:「奧古斯哥哥,你來了。」

「是啊,我來了。」

奧古斯微微一笑,他走到了尤朵拉的面前。

奧古斯身材高大,英姿偉岸,俊美不凡,這樣的男人放到外面必然是無數少女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可尤朵拉對此似乎並不感冒,僅僅是將他當成一個哥哥看待。

「怎麼又是在畫這個男人?」奧古斯看了眼畫架,雖說他心中已經做好準備,可看到畫架夾著的畫紙上勾勒而出的蕭雲龍頭像時,他心中仍舊是有股滋生而起的無邊妒火,他臉色卻是平靜如常,笑著說道,「尤朵拉,你什麼時候也能給我畫一張人物畫像呢?這個要求我可是提起過很多次了。」

「對不起奧古斯哥哥,我只會畫他。」

尤朵拉一雙清澈純凈的眼眸看向奧古斯,語氣認真的說道。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