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349章血龍會!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天的排氣管噴出的尾焰讓人心驚,滂湃的動力驅使之下怪獸的車速達到了一個極致,朝前飛奔而去。 金剛一直以來都跟在喬四爺身邊,今晚金剛獨自一人前往蕭家武館找他,此事就透著一種蹊蹺感,因此他急於趕到蕭...

蕭雲龍看到是鐵牛的電話,他走了出去才接,鐵牛這麼晚打電話過來,想必是有什麼事情,如若真的有事那就由他出面即可,無需讓蕭萬軍得知後去擔心。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喂,鐵牛,什麼事?」蕭雲龍走到外面的院子,接電話后問道。

「蕭大哥,金剛大哥現在在武館,說找你有要緊之事。」鐵牛電話中語氣急促的說道。

「金剛找我?四爺跟他在一起嗎?」蕭雲龍問著。

「四爺沒在,只有金剛一個人行色匆匆的過來了。」鐵牛說道。

「我知道了,你讓他先等著,我馬上過去。」蕭雲龍開口,說完后他走進大廳跟自己父親打了聲招呼,說道,「父親,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出去一趟,順便晚上就過去明月山莊了。」

「好,好,你去吧。」蕭萬軍點頭說道。

蕭雲龍騎上怪獸,朝著武道街方向風馳電掣而去,一路上他的速度極快,怪獸的引擎聲轟鳴咆哮,四根直插上天的排氣管噴出的尾焰讓人心驚,滂湃的動力驅使之下怪獸的車速達到了一個極致,朝前飛奔而去。

金剛一直以來都跟在喬四爺身邊,今晚金剛獨自一人前往蕭家武館找他,此事就透著一種蹊蹺感,因此他急於趕到蕭家武館去看看具體的情況。

武道街,蕭家武館。

蕭雲龍晚上十點一刻左右趕到,他停下怪獸,一個箭步衝進了蕭家武館。

「蕭大哥…」

金剛正在蕭家武館內,看到蕭雲龍走進來,他一下子站起身來,臉上閃現出一股焦急之色。

吳翔、李漠、鐵牛、陳啟明他們陪在金剛身邊,看到蕭雲龍后他們也紛紛招呼了聲。

「金剛,你找我有急事?四爺呢?怎麼沒跟你一起?」蕭雲龍問道。

「四爺今晚去阻止血龍會的人了,時隔五年,血龍會的人再度捲土重來,妄圖侵佔稱霸江海市的地下勢力。四爺得知風聲之後立即前往阻攔。我看血龍會這一次來勢洶洶,四爺孤掌難鳴,因此我特地跑來找蕭大哥你去幫幫忙。」金剛語氣著急的說道。

「血龍會?」蕭雲龍皺了皺眉,他並不知道這股勢力,一聽喬四爺有難,他沉聲說道,「那就無需多言,金剛你前面帶路,帶我去找四爺。」

「蕭大哥,我們也跟著去吧。說不定還能幫得上忙。」吳翔開口說道。

「你們……」蕭雲龍皺了皺眉。

「蕭大哥,武道大會對戰中我們受的那點傷已經沒事了。你不用擔心我們的傷勢,現在我們都挺好的。四爺有難,我們無論說什麼也要去幫上一把。」吳翔說道。

「行,那就走吧…」

蕭雲龍點頭說道。

得知喬四爺有難,蕭雲龍不需多問,直接前往救援。

一如當時蕭家武館遭到青龍會的青龍血衛圍殺的時候,喬四爺得知就立即趕了過來,並且隨同他一起殺上了青龍山莊;也一如當初死亡神殿分子入侵江海市的時候喬四爺第一時間帶著金剛與張傲來支援。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這是蕭雲龍在世的一個做人道理,姑且不說他遇到危急事情的時候喬四爺能夠奮不顧身的挺身而出,僅僅是沖著喬四爺與他結交成為兄弟,那他就會第一時間衝過去支援,即便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

跟隨出來的吳翔、李漠、鐵牛、陳啟明四個人坐上了金剛開過來的吉普車,蕭雲龍則是騎著怪獸,兩輛車子呼嘯而飛,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開車行駛的過程中,蕭雲龍與金剛保持電話通訊,金剛簡單的跟蕭雲龍講解喬四爺與血龍會之間的恩怨問題。

血龍會屬於北方的一股龐大的地下勢力,五年前血龍會妄圖侵佔江海市,當時江海市的地下勢力在血龍會面前不堪一擊,節節敗退。眼看著江海市即將落入血龍會之手,被血龍會霸佔的時候,喬四爺現身而出,主動約戰血龍會的老大李風雲。

喬四爺與李風雲在江海市北郊之外的憾龍山之巔展開對決,那一戰沒有人能夠去見證,只知道那一戰過後,血龍會老大李風雲率領著血龍會退走,返回北方,就此緩解了江海市地下勢力被侵佔的危機。

如今,江海市的三大地下勢力青龍會、鐵狼幫、江山會已經被瓦解,血龍會得知了這個消息,他們覺得這是一個大好良機,於是捲土重來,要藉機稱霸江海市的地下勢力。

喬四爺得知了這個消息,他義無反顧的動身去阻攔血龍會的人手。

這隻因喬四爺覺得這是他身上的一種責任,當年他阻止過血龍會入侵,這一次血龍會再度捲土重來,那他就要再一次的挺身而出。

這是一種俠義之舉,更是有著一股勇於擔當的大無畏精神。

……

憾龍山位於江海市北郊之外,憾龍山形似龍首,盤踞當空,顯得巍峨磅,大氣浩蕩,故有撼龍之名。

憾龍山下有著通往江海市的一條主通道,從北方前來江海市,走陸運的話這條通道是最主要的通道之一。

此刻,憾龍山山腳下停著五輛一致的吉普越野車,整整二十名男子站成一列,身披甲衣,臉色冷峻,有股肅穆森嚴的氣息在瀰漫,當中內蘊著的那股狂暴濃烈的殺意席捲當空。

在他們的前面,站著兩名男子,為首一人面容冷峻,身上有股磅威勢,他獨自一人站著,便是猶如一座大山般的橫在這二十名男子的面前,難以逾越。

這名男子正是喬四爺,在他的身邊站著一個臉色沉穩,身上卻是透出一股鐵骨傲氣的中年男子,正是張傲。

喬四爺冷眼看著面前的這二十名殺氣騰騰的男子,他臉色巋然不變,開口淡漠的說道:「血龍會的血龍甲衛?不知你們如此大張旗鼓的前來江海市意欲何為?江海市如今難得恢復平靜,如若你們抱著稱霸江海市地下勢力的目的而來,那我喬四就請你們回去吧。江海市地下勢力不願在掀起腥風血雨,也望你們不要無端挑起事端。」

「喬四,我們又見面了…」

對方一個站在中間的男子走了出來,他三十歲出頭,身材雄偉,體格健壯,他眼中的目光直視向喬四爺,絲毫不掩飾他眼中的那股濃烈的敵意,從他的身上有股逼人的威勢在瀰漫,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強者。

「原來是血龍會八大堂主之一的剛熊。的確是多年未見了。你們血龍會的老大李風雲呢?為何不見他現身?」喬四爺看向這名男子,語氣淡漠的問著。

「面對你,還不需要我們老大出面吧?」剛熊開口說道。

「五年前李風雲敗北而退,在我面前他沒有自傲的資本吧?」喬四爺冷笑了聲。

剛熊眼中的目光陡然一沉,他冷冷說道:「五年那是我們老大重承諾、守信義…否則當時你真以為憑著你一己之力就能夠逼退血龍會?當時如若我血龍會的甲衛一齊殺上,就算是十個喬四也要被鎮殺…」

喬四爺眼中精芒閃動,他心知剛熊所言屬實,當年他約戰李風雲,提出的條件就是李風雲要是戰敗那就無條件的退出。

結果李風雲的確是戰敗了,他也信守承諾的率領著血龍會退出。當時如若李風雲反悔,那人數眾多的血龍會之人一齊殺上,喬四爺的確是無力阻攔。

「李風雲信守承諾,戰敗而退。這點上我很欣賞他說到做到的作風。如今你們再度捲土重來,意欲何為?如果你們還想著侵佔江海市的地下勢力,那我是絕不會答應的。」喬四爺開口,他深吸口氣,說道,「這一次,你們就算是一起上,我喬四也要跟你們戰鬥到底…」

「哈哈,那你真的是太過於自傲了…李老大五年前惜敗於你,回去之後閉關修鍊整整三年,突破了他自身的境界。如今李老大的實力難以估量,你根本不是李老大的對手,更無法阻止李老大的腳步…」剛熊忽而狂笑而起。

「無論成敗,我都會站出來阻止…再則,事在人為,我既然能夠阻止你們一次,為何就不能阻止第二次?江海市的地下勢力好不容易平息了戰亂,恢復了良好的秩序,我喬四是在這座城市長大的,因此我絕不能看著你們胡來,讓江海市的地下勢力再度陷入到血雨腥風當中。」喬四爺冷冷說著,語氣堅決如鐵。

「如今江海市的地下勢力群龍無首,青龍會、鐵狼幫、江山會這三大勢力已經覆滅。我血龍會接管江海市的地下勢力是順勢而為,也是大勢所趨。喬四,我奉勸你還是認清事實,憑著你無法阻止我血龍會的腳步。如若你識時務,站在我血龍會這一邊,那李老大肯定會不計前嫌,且對你委以重任。這豈非是一舉兩得的好事?何樂而不為礙」剛熊勸告說道。

「我心意已決,今晚你們要麼退,要麼戰…」喬四爺開口,態度不容改變。

「可惡…看來我是白費口舌了…好,既然你想死,那我們成全你…」剛熊暴喝而起,有股內斂著的殺機席捲而出。

一直未開口的張傲冷笑了聲,他說道:「口氣真大,也不怕閃了自己的舌頭。就讓我看看你們這些血龍甲衛到底有什麼過人的能耐…」

「戰…」

剛熊不再多言,他冷喝出口,右手一揮,身後站列著的一個個血龍甲衛身形紛紛展動,一股凌厲的殺機迸發而出,他們如同出動掠食的凶獸般朝著喬四爺與張傲撲殺而上。

,!r40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