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332章生或死!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自身的那股爆發力量多麼的強橫。不僅是自身力量強大就行。還需要一股堅韌的耐力。否則拖著走不了幾步就會氣喘吁吁。 「小子。你很不錯嘛。有老夫一些當年的風範了。」醫怪眯著眼。笑呵呵的說道。 ...

蕭雲龍方才還真的是有些驚險。特別是這頭野豬朝著瞳瞳衝過去的那一刻。

蕭雲龍殺伐多年。也曾多次在深山野嶺裡面戰鬥過。自然是沒少與遇到深山野嶺中的一些猛獸。

長年累月下來。蕭雲龍也總結出了一些對付深山野嶺中的一些猛獸。比方說惡虎、豹子、黑熊、野豬等這些猛獸的應對方法。

在沒有任何的武器情況下。對付不同的猛獸採取的策略不同。

比方說對付野豬。不能與野豬進行陣地戰。野豬速度快。衝刺迅猛。更是皮糙肉厚。因此與野豬在地面對戰是極為危險的。稍有不慎將會被它那粗長的獠牙刺中。最好的辦法就是伺機騎上野豬的後背。迅速的將野豬的雙眼轟爆。第一時間更新

野豬雙目失明之下只會發瘋的亂竄。等著它耗儘力氣倒地再殺。或者在這個過程中重拳轟擊它的腦袋。將其徹底打暈倒地再殺。

蕭雲龍以前也曾赤手空拳的擊殺過一些野豬。不過跟他現在擊殺的這頭野豬比較起來。那些曾擊殺過的野豬算是小野豬了。

醫怪抱著瞳瞳走來。盯著這頭野豬。說道:「死了。」

「死了。」蕭雲龍點了點頭。他轉眼看向瞳瞳。問道。「瞳瞳。沒事吧。剛才是不是被嚇到了。」

「剛才瞳瞳感到好害怕。不過現在已經不害怕了。大哥哥你好厲害。你救了瞳瞳呢。」瞳瞳開心的笑著。

「沒事了就好。」蕭雲龍一笑。伸手揉了揉瞳瞳的臉頰。

醫怪上下打量了眼蕭雲龍。第一時間更新語氣略帶讚賞的說道:「不錯啊小子。果不愧是蕭家的男兒。這份膽識跟勇力算是不辱沒你蕭家的名頭。」

方才如若沒有蕭雲龍。那瞳瞳可就有致命危險了。因此醫怪看向蕭雲龍的目光已經大為不同。既讚賞又感激。

「醫怪前輩過獎了。」蕭雲龍笑著說道。

醫怪從那個尼龍袋子中將一根麻繩仍給蕭雲龍。示意了他一眼。

「這是。」蕭雲龍好奇的問道。

「當然是把這頭野豬捆上。然後拖下山。這活兒不應該是你來做的嗎。你好意思讓我一個老頭子賣力的拖著。」醫怪朝著蕭雲龍翻了個白眼。像是看白痴般看著他。

蕭雲龍臉色一怔。第一時間更新而後苦笑而起。。這特么的算是什麼活埃這三百多公斤重的野豬讓我一個人拖下山。累死個人埃

蕭雲龍滿嘴苦澀。卻也唯有走上前。用麻繩困住了這頭野豬的後腿。而後將麻繩攬在自己的右肩上。就此拖著往山下走。

一路上瞳瞳蹦蹦跳跳。顯得很開心。她看著蕭雲龍滿頭大汗。不由問道:「大哥哥。你是不是很累埃瞳瞳幫你一起拉好不好。」

蕭雲龍哭笑不得。心想著你那點力氣只怕這頭野豬的一隻腿都抬不起來。還怎麼幫。

「瞳瞳。我不累。沒事的。我一個人就行了。」蕭雲龍說著。

蕭雲龍也只有打腫臉充胖子了。這麼重的一頭野豬。換做兩個成年男子也拖不動。蕭雲龍卻是憑著一己之力的拖著。可見他自身的那股爆發力量多麼的強橫。不僅是自身力量強大就行。還需要一股堅韌的耐力。否則拖著走不了幾步就會氣喘吁吁。

「小子。你很不錯嘛。有老夫一些當年的風範了。」醫怪眯著眼。笑呵呵的說道。

蕭雲龍都忍不住破口大罵了。心想著你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埃這累活真不是誰都能做得來的。

拖著行走了將近一半的路程。突然間。看到前方有著五名壯漢朝著山上走來。他們手中都拎著獵槍。冷不防看到前面的醫怪跟蕭雲龍他們后臉色為之怔祝

「大頭。你這小子總算是來了。快、快過來。」醫怪看到這幾個壯漢后開口說了聲。

「太老爺。您怎麼上山了。咦。這頭野豬……你們把這頭野豬獵殺了。」一個為首的壯男跑上來。他方頭大腦的。難怪被醫怪稱之為大頭。

「見過太老爺。」其餘的壯漢也走上了。他們對醫怪極為敬重。僅僅是從稱呼中可見一斑。

「太老爺我趕這麼早上山當然是獵殺這頭野豬去了。你們一個個愣小子。獃頭獃腦、笨手笨腳。天天上山圍剿也奈何不得這頭野豬。這不。太老爺我一上山。手到擒來。這就是最好的證據。」醫怪神采飛揚。指著這頭野豬說道。

一旁的蕭雲龍為之汗顏。明明是自己擊殺的這頭野豬。怎麼從醫怪他老人家口裡說出來變成是他獵殺的了。

當然。蕭雲龍也不好意思揭穿醫怪他老人家。唯有站在一旁笑著不語。

大頭嘖嘖有聲。走上了查看這頭死去的野豬。看著看著他『咦』了聲。說道:「太老爺。好像這頭野豬的頭部沒有發現彈孔埃看著像是被重力撞擊之下死去的。」

醫怪眼看著真相就要被揭穿。他冷喝了聲。說道:「你這愣小子懂什麼。你們幾個還站著幹什麼。還不快把這頭野豬抬下去。給我記住了。這頭野豬宰了之後最好部位的肉塊給我送過來。」

「是。是。太老爺。我們這就扛下去。」大頭開口。用麻繩將這頭野豬前足後腿都捆上。

隨後一名壯漢將一根準備好的粗大如腿般的木柱從這頭野豬腿中間穿過。大頭跟一名壯漢在前面扛起這根木柱。另外三名壯漢在後面扛起。一路抬著這頭大野豬走下山去。

「呼。」

蕭雲龍總算是鬆了口氣。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可算是擺脫這個有苦又累的活兒了。

蕭雲龍隨著醫怪走下來。走下山腳后醫怪想起了什麼般。他看向蕭雲龍。說道:「小子。去把你父親帶到我哪兒來吧。」

蕭雲龍聞言后臉色一怔。旋即他欣喜若狂。忍不住顫聲問道:「前輩。你的意思是……」

「七八嗦。還不快去。」醫怪打斷了蕭雲龍的話。

「是。我這就去。」蕭雲龍開口。他身形一動。朝著雲來客棧飛跑而去。

「這小子……」醫怪看著蕭雲龍飛奔而去的身影不由得微微一笑。而後他輕嘆了聲。自語的說道。「山河兄。你的後人前來求醫。我與你有著數面之緣。也曾把酒言歡。故此我會儘力醫治。但是生是死。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

雲來客棧。此刻已經是清晨七點鐘。

蕭雲龍衝進了雲來客棧。來到了他們訂下的那間小院。看到院子門口緊閉。他奮力的敲門。

門口打開了。肖鷹探身而出。看到蕭雲龍后他臉色一怔。說道:「蕭兄。你這是剛回來。昨晚你去哪裡了。」

「後面再細說。現在我有急事。」蕭雲龍開口。衝進了院子內。

羅老與秦老兩個老人早就醒了。他們早睡早起。已經養成習慣。聽到外面的動靜后他們推門而出。看到蕭雲龍跑進來。

「雲龍。你這是怎麼了。」秦老爺子問著。

「醫怪前輩他、他答應給我父親看病了。」蕭雲龍喜不自禁的開口。他說話間走向蕭萬軍的房間。用力的敲著門。

蕭萬軍也醒了。他打開門。方才他隱約聽到蕭雲龍的說話聲。是以他語氣略顯激動的問道:「雲龍。你是說醫怪前輩要給我看病了。」

「對。方才醫怪前輩讓我過來把父親帶過去。醫怪前輩他總算是同意了。」蕭雲龍笑著說道。

另一間房間的門口也打開了。秦明月走出來。她語氣興奮的說道:「雲龍。這是真的嗎。醫怪前輩他同意了。」

「對。同意了。我們這就過去。」蕭雲龍開口。而後他想起了什麼。看向羅老與秦老。說道。「羅老。秦老爺子。你們要不要吃點早餐。」

「你這渾小子。都什麼時候了還吃早餐。醫怪前輩性情古怪。既然他現在答應要給萬軍看玻那就早點過去吧。大家洗把臉就趕過去。」羅老語氣極為高興的說道。

當即。眾人飛快的洗漱一番。而後便是朝著醫怪的居住地走去。

蕭雲龍他們趕到后。看到醫怪正坐在院子內悠閑的喝著早茶。醫怪看到了他們。說道:「都進來吧。」

「醫怪前輩。」

羅老他們走來。紛紛笑著跟醫怪打了聲招呼。

待到眾人坐下來后。醫怪看向蕭萬軍。說道:「你體內這個暗傷至少已經有二十個年頭以上了吧。」

蕭萬軍臉色一驚。震驚於醫怪居然能夠猜得出來他體內暗傷殘留的大體年份。他當即點頭說道:「已經足足有二十五個年頭了。」

「這些年來你是不是主要以中藥內服的方式穩定體內暗傷。其中的一味主葯成分是紫河草。」醫怪又問著。

「前輩高見。慧眼如炬。的確如此。」蕭萬軍心悅誠服的說道。

醫怪喝了口茶。說道:「你用此法壓制傷勢倒也沒錯。只是你這暗傷時間太久了。並且。你最近是否與人動武。導致暗傷複發。口中還咳血了。」

「醫怪前輩。正是如此。昨日父親與一個武道世家家主在擂台一戰。導致暗傷複發。」蕭雲龍說道。

「哎。」醫怪輕嘆了聲。他說道。「你雖說常年服藥壓制你體內暗傷。但這暗傷的傷勢並未好轉。而是在暗中不斷的惡化。並且你傷在本源。可以說你的丹田本源這個暗傷長年累月不斷地惡化發酵之下已經達到了一個即將全面爆發的臨界點。你昨日與人動武。引發暗傷複發。這就像是一根導火線。將你體內暗傷常年惡化發酵的情況引導而出。就像是火山爆發一般。已經難以阻擋。」

蕭雲龍聞言后臉色大變。迫不及待的問道:「前輩。難道就沒有醫治的辦法了嗎。請求前輩一定要想一想辦法埃」

「僅有一法。但極為兇險。」醫怪臉色凝重的說道。

「如何兇險請前輩明言。」蕭萬軍說道。

「用這個方法。那你只有兩個選擇。。生或死。不是生就是死。別無他路。再則此法我鑽研而出。卻從未有過臨床試驗。因此生死的概率各佔多少。我也不敢妄下結論。」醫怪沉聲說道。

此言一出。眾人臉色皆變。非生既死。這樣的方法當真是兇險無比。誰敢輕易的去賭一賭。

至少眼下還活著。倘若真的冒險去試一試醫怪的這個治療之法。很有可能就此死去。

蕭雲龍嘴角乾澀。他緩緩問道:「前輩。我父親這個傷勢。如若採取保守治療的方式。就是通過藥物調養。那能活多長時間。是否能夠一路終老。」

醫怪搖了搖頭。他說道:「如若採取保守治療。即便是由我來開出藥方固本培元、好生調養。那最多也只能活一年。所以。昨日我不近情面的讓你們走。就是想讓你回去好生的處理後事。趁這一年的時間將身後之事安排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