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328章前往東靈山!(二)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他給我建議說率軍上東靈山死守,等待後方援軍。」 「我聽從了醫怪前輩的建議,率軍登上東靈山,以東靈山被據點,死守此地,不讓敵軍攻入東山城。那一場戰役非常的艱苦,敵軍人數眾多,裝備精鍊,他們源源不...

羅老與秦老爺子都是年紀古稀的老人了,已然八十歲高齡的他們一路乘機趕來身體多少有些疲累,畢竟跟年輕力壯的小夥子不一樣,是以羅老他們在東山城的這個武警部隊基地休息了半個小時,喝口茶水解解渴,待到精神體力得到恢復後繼續趕路。

羅老讓一名武警軍官安排了兩輛車子作為代步,那名武警軍官立即調來兩輛牧馬人越野車改裝的武警軍車。

「雲龍,到時候你開一輛車,小肖開一輛車。你開車跟在小肖的車子後面就行。」羅老說道。

蕭雲龍點頭應允。

羅老看著休息也差不多了,看了眼時間,已經是下午的四點鐘,也該出發了。

「我們走吧。小肖你前面開車,我給你指路。」羅老開口。

眾人開始坐上車子,秦老爺子與羅老坐在肖鷹開著的車子上,蕭萬軍與秦明月則是做蕭雲龍的車子。

兩輛車子飛馳而出,離開了武警部隊基地。

醫怪前輩隱居在東山城的東靈山上,東山城是一個小城鎮,四面環水,綠水相伴,這是一個人傑地靈的地方,曾經出過不少風雲人物,這位醫怪前輩正是東山城人氏。

蕭雲龍開車跟在後面,一路上他心情激動,只要找到這位醫怪前輩,那伴隨他父親多年的體內暗傷就有機會能夠醫治,的確是讓他為之欣喜若狂。

他在海外二十五年,如今回來了,看著父親已經年邁,且體內有傷,自己的父親卻是拖著殘破的身軀支撐起了整個蕭家,在各大世家虎視眈眈之下仍舊是挺過去莫大的壓力與波折,使得蕭家屹立不倒!

蕭雲龍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在當年蕭家遭遇圍殺那段最為黑暗的歲月里是怎麼熬過來的,想必是壓力重重。那時候面對著人心渙散、人心惶惶的蕭家,要想重新堅定信念,重新整裝待發,重新崛起,談何容易啊!

然而這些,自己的父親都挺過來了!

如今,蕭雲龍已經回歸,他覺得是應該由自己來擔當起蕭家的重任,他從未在蕭萬軍的身邊盡過一分孝心,這一次聽聞蕭萬軍的暗傷有一線希望能夠治癒,那他就會不遺餘力的完成自己這個心愿——那就是無論如何,不管花再大的代價,也要把自己父親的暗傷給治癒。

車子駛過東山城繁華的市區,又朝著郊區外飛馳而去,最終來到了一個叫東靈鎮的小鎮上。

東靈鎮上有東靈山,東靈鎮的取名正是從這座東靈山上得來。

東靈鎮上的居民都相信東靈山是有靈性的,因此逢年過節的時候都會有東靈鎮上的居民去祭拜東靈山,以殺豬宰羊的行事來祭拜山神。

不多時,在羅老的指揮下,兩輛車子已經行駛到了東靈山的山腳下。

蕭雲龍他們走下車,抬眼朝前看去,只見眼前山峰聳立,直插入雲,彰顯出一股磅雄渾的氣勢,頂峰上雲霧繚繞,如夢似幻,那裊裊煙霧就像是瀰漫籠罩在山上的靈氣一般,使得這座山也多了幾分靈韻之感。

羅老走下車,看著眼前這座高山,他心中感慨萬千,說道:「東靈鎮上的居民拜祭東靈山,這不是沒有道理的。曾記得,在戰爭時代,就在東山城內發生過一場戰役。那場戰役我也參與了,當時我率軍深入,阻攔強敵,不料卻是陷入到了敵軍的包圍圈。當時敵軍的人數十倍於我軍,形勢十分危急。當時醫怪前輩也在軍中,他給我建議說率軍上東靈山死守,等待後方援軍。」

「我聽從了醫怪前輩的建議,率軍登上東靈山,以東靈山被據點,死守此地,不讓敵軍攻入東山城。那一場戰役非常的艱苦,敵軍人數眾多,裝備精鍊,他們源源不斷的上攻,誓死要攻破我軍。我當時率軍據守的防線節節後退,就在退無可退,我已決心要跟敵軍背水一戰之際,突然間天降暴雨,暴雨磅,呼嘯而至,東靈山引發了一場泥石流,泥石流滾向了敵軍上沖的方位,使得敵軍傷亡慘重。而後,我率軍而出,趁機追殺,勢如破竹,將這股敵軍殲滅於此,創下一個壯舉。」羅老緩緩說著。

「看來這座東靈山真是一座庇護東靈鎮的福山埃」秦老爺子也感慨說道。

「所以我每次來到這裡,都倍感親切。」羅老笑著,他接著說道,「走吧,我們去東邊的山腳,醫怪前輩就隱居在哪兒。」

羅老前面帶路,繞著東靈山的山腳往前走,走了一段路程后,看到一條溪澗從山上流淌而下,在地面匯成了一條小溪,這條小溪的旁側則是圍起了籬笆,籬笆內有著三間青瓦房,瓦房前面的院子很大,院子內散落著各種各樣的草藥,正在陽光下曬著。

幾顆老槐樹在院子的西側枝繁葉茂,槐樹下一條毛髮金黃的土狗正慵懶的躺著乘涼,還時不時的吐著舌頭,散養著的七八隻雞正在覓食,其中一隻老母雞後跟著一群小雞。

這完全是一派田園光景,一如幾十年前的農村小院一般,籬笆牆、青瓦房、看家狗,幾株老樹下雞鴨成群,讓人看著像是一下子回到了幾十年前。

這時,前面一間青瓦房的門口推開,一個約莫十一二歲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走了出來,她穿著雪白的裙子,烏黑的頭髮紮成了馬尾辮甩在身後,一雙大大的眼睛宛如黑寶石般的純凈與無暇,她走出來后將院子里曬制著的草藥翻了翻,還懂得將不同類別的草藥進行歸類,小小年紀卻已經表現得極為的懂事乖巧。

「瞳瞳,瞳瞳。」

羅老看到這個小女孩后喊了了聲,他笑呵呵的快步朝前走去。

瞳瞳抬眼朝前一看,看到羅老后她展顏一笑,笑得如同一個小天使般,她飛奔般的跑過來,說道:「老爺爺,你來了呀,瞳瞳好久沒有見過你了。」

「老爺爺很忙,所以沒有太多的時間。你看這不又來看你了嘛。瞳瞳你過來,看看老爺爺給你帶來什麼好吃的了。」羅老笑著。

羅老說話間,秦明月走了上來,這一次來拜訪醫怪前輩,他們已經提前準備好了不少禮物,並且在羅老的囑咐下,還買了一些小孩子喜歡吃的喜歡玩的東西。

「你叫瞳瞳是吧?真是好乖好漂亮的小女孩。你看看你想吃點什麼呢?這裡有棒棒糖,還有金絲猴奶糖、巧克力這些。」秦明月蹲下身,打開一個袋子,笑著說道。

瞳瞳看著秦明月,又看著袋子里那些吃的,她眨了眨呀,舔著嘴兒說道:「祖爺爺說過不能隨便吃別人的東西……」

「瞳瞳,他們都是跟老爺爺過來的,怎麼能說是別人呢?以後啊,他們就是你的哥哥姐姐,你吃吧,沒事的。你祖爺爺不會怪你。」羅老笑著說道。

「那、那我吃棒棒糖吧。」瞳瞳小臉上露出了歡喜的笑意。

秦明月剝開一個棒棒糖遞給了瞳瞳,瞳瞳接過後高興的笑著說道:「謝謝姐姐,姐姐你好漂亮。」

「哇,嘴巴好甜呢。」秦明月笑著,伸手在瞳瞳的臉頰上揉了揉。

「瞳瞳,你祖爺爺在家嗎?就說老爺爺我來找他了。」羅老接著說道。

「祖爺爺在家,我去告訴祖爺爺。」瞳瞳開口,她飛快的朝著青瓦房裡面跑去。

羅老當即對著秦老爺子他們說道:「這個小女孩說起來是醫怪前輩的玄孫了。醫怪前輩的脾氣很是古怪,沒有他的應允,外人不得進入他的住所內,要是違反了他這個規定,他就會不高興。所以我們暫且等待一下吧。」

「等一等也無妨。」秦老爺子說著。

「是啊,如今已經來到了醫怪前輩的門前,等上一天也能等。」蕭雲龍說著。

說話間,卻是看到瞳瞳跑了出來,她小嘴兒嘟著,跑過來后說道:「老爺爺,祖爺爺說他病了,不方便見客,說是讓你們回去呢……真是奇怪,祖爺爺今天還好好的,怎麼就病了呢?」

所謂童言無忌,瞳瞳這句話真是讓在場之人忍俊不禁。

羅老他們從瞳瞳的話中聽得出來那位醫怪前輩是在借故裝病,有可能他是意料到了些什麼,因此不想見羅老他們。

羅老清了清嗓音,他運足氣息,語氣洪亮而又大聲的說道:「醫怪前輩,羅恆前來求見。除此之外,還有一股故人前來求見,就是秦盛烈,當年在軍中的小秦,想必醫怪前輩還記得吧?此外我們還帶來了美酒,請醫怪前輩品嘗。」

說著,羅老看向蕭雲龍,說道:「雲龍,把你們蕭家的燒刀子酒拿出來,打開,灑向地面,讓酒香味散發出來。」

蕭雲龍聞言后立即將一壇燒刀子酒提出來,拍開封泥,將酒罈內的酒水朝著地面灑落。

燒刀子酒性濃烈,一經灑落地面,那股香濃的酒味立即遠遠傳來。

砰!

突然間,前面那間青瓦房的門口被推開,一個老者沖了出來,他鼻子嗅了嗅,說道:「什麼酒?酒味如此的濃烈?如此酒味真是夠烈夠香1

說話間,這名老者看到籬笆外的蕭雲龍正抱著酒罈朝著地面撒酒,他急了,大喝出口:「你、你這個混賬小子快給我住手,這可是瓊漿玉液般的美酒,豈能如此糟蹋,快快住手1

話剛落音,這個老者竟是沖了過來,其速之快讓人咋舌。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