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官 都市言情

終極教官 第311章燃血的戰意!

作者:梁七少

本章內容簡介:而風秋煞彷彿站不穩了般,雙腿一軟,癱倒在地。 風正華臉色鐵青,急忙派出身邊兩名弟子上前把風秋煞扶了下來。 任家、風家接連被擊敗,淘汰出局,還剩下武家跟姜家的弟子。 武家中原本實...

凌絕峰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他於武道方面的確是有著近乎妖孽般的天賦,並且博學百家,年紀輕輕可一身實力卻是強大無比,放眼整個華國在年輕一代中武道修為能夠與他比肩的並不多。

凌絕峰自身的武道修為極強,自然是獨具慧眼,看著任蒼穹原先被吳翔壓制住,他不願再看著蕭家武館又拿走一場勝利,因此出言提醒,想讓任蒼穹重新佔據主動。

誰曾想,蕭雲龍也出言指點吳翔而戰。

最終的結果是他所指點的任蒼穹落敗,相比任家,他更為丟臉。因為場中觀戰的人大部分都會認為是他經驗不足能力不夠,這才導致了原本實力更勝一籌的任蒼穹落敗。

任家家主任宏揚更是只能打掉牙齒和血吞,原本擂台對戰,外人是不能插手的,更不能指點。

吳翔是在蕭雲龍的指點下勝了,換做以往任宏揚自然是有話要說,問題是方才的對決是凌絕峰先開口指點,他豈能站起來多說什麼?那豈非是要跟凌家作對嘛。

因此,任家唯有憋著一肚子火氣的接受了這個戰敗的苦果。

風家少主風秋煞站了起來,他走上擂台,說道:「我來挑戰蕭家武館1

「李漠,你上1

蕭雲龍開口。

李漠點頭,他走上了擂台,冷眼看著風秋煞。

風秋煞臉色微白,看上去像是氣血不足一般,身上卻是有股濃厚的煞氣在瀰漫,很顯然對方的武道數路走的是陰險、詭異類型。

蕭家武館這邊派李漠登場,卻是能夠剋制住風秋煞的這種陰險毒辣的武道數路。

因為李漠打黑拳出身,黑拳擂台上他見識過各式各樣陰險毒辣的招數與攻勢,加之李漠的韌性跟意志力都很強,他不怕風秋煞這種走陰險數路的武道招數,不過風秋煞在東海市能夠與任蒼穹齊名,他自身的實力不容忽視,是以李漠也不能掉以輕心。

兩人開戰之際,蕭雲龍朝著高台上坐著的凌絕峰看了眼,冷冷說道:「凌家的孫子,這一場你還要出聲指點嗎?我怎麼聽說武道大會的對決外人不可插手?也不能插言?噢,差點忘了,你家爺爺可是武道宗宗主啊,因此你自然可以無視武道大會的規則,是嗎?」

「姓蕭的,你——」凌絕峰氣急攻心,臉色陣青陣白,他只感覺這輩子遭遇到的恥辱全都集中在今日了。

「絕峰,給我老老實實的坐著1凌老爺瞪了眼凌絕峰,語氣嚴厲的說著。

凌絕峰心中憋著股火氣,他可以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但卻是不敢對自己的爺爺不敬,他只有壓制住心頭的那股怒火,坐在原地。

砰!砰!

這時,擂台上的對決已經開始了,風秋煞憑藉詭異無比的腳步逼近向了李漠,他出手的拳勢詭異而又刁鑽,卻又極為凌厲,內蘊著一股森然可怖的陰煞之氣。

這正是風家赫赫有名的天罡陰煞拳,內蘊天罡拳勁,卻又煞氣瀰漫,剛柔並濟,可剛可柔,讓人難以防範。

李漠卻是不管風秋煞的拳勢如何的刁鑽陰險,他迎拳而上,將破手震山拳的拳勢爆發而出,同時融入了他打黑拳時那殺人之道的拳勢,一時間他的拳勢內蘊著一股銳利的拳風,破殺了風秋煞層層瀰漫而至的陰煞氣息。

嗖!

風秋煞身形忽而一動,憑藉著詭異的步伐閃到了李漠的右側方位,接著他的拳勢轟殺而出,自下而上的拳勢變化多端,卻又無比的森然,直取向了李漠的腰側肋骨部位。

呼!

李漠右腿橫掃而出,迎上了風秋煞攻殺而至的這一拳,兩人的攻勢交接之下,爆發出了一股砰然之聲。

李漠眼中目光一沉,他本身就帶著一股狠勁,這股狠勁是他以往在一次次的黑拳對決中磨練而出的,他朝著風秋煞沖了上去,極速的身形讓風秋煞想要迴避已經來不及,隨之而來的是李漠攻殺而出的拳勢。

砰!砰!

李漠拳勢滔天,將他自身的那股爆發力量悉數施展而出,他出拳的速度極快,一眨眼間已經攻殺出了六七記拳頭,每一拳都攻殺向了風秋煞的臉面。

風秋煞避無可避唯有硬憾李漠的拳勢。

而風秋煞的武道數路本身就不擅長於與人如此硬對硬的攻殺,他走的是陰柔刁鑽的數路,必須要足夠的空間讓他施展出身形,否則他自身的優勢將會蕩然無存。

然而,此刻的他已經被李漠逼到了擂台右側的一個死角,左右兩側都是纜繩,根本沒有多餘的空間給他騰挪閃移,如此一來他的形勢就顯得很不客觀了。

擂台下觀戰的風家家主風正華臉色一陣著急,他看得出來自己兒子面臨著的窘迫之境,要是風秋煞未能突圍而出,那這一戰他可就危險了。

呼!呼!

就在這時,風秋煞的腿勢猛地橫掃而起,他的左右雙腿猶如輪動而起的戰斧般接連橫掃出擊,這一腿勢竟是配合著他一定的身形步伐,暗合九宮方位,同時橫掃而出的腿勢中帶著擒拿跌倒的攻勢,一旦被他的腿勢粘上,將會被擒跌倒地。

九宮擒跌腿!

這也是風家一門傳承的武道腿法,暗合擒拿跌倒之勢,在近身纏戰中擁有著莫大的威力。

果然,風秋煞將這一腿勢施展而出后,李漠的攻勢被抵擋了下來,並且那擒跌腿勢橫掃而來,李漠一時間無法有效的破解,被風秋煞的右腿纏上,緊接著——砰!砰!

風秋煞接連兩腿踢在了李漠的身上,直讓李漠體內氣血翻騰,險些倒地。

風秋煞抓住這個機會,他身形一動,想要脫離出這個死角,可驟然間一道人影撲了上來,竟是李漠。他看得出來這個死角對於風秋煞的制約很大,豈能輕易的讓風秋煞脫困而出。

「找死1

風秋煞冷喝出口,看著李漠不要命般的衝上來,他施展而出的腿勢更加的狂暴,雙腿輪動之間颳起了陣陣猛烈無匹的腿風,朝著正衝上來的李漠當頭鎮殺而下。

李漠眼中目光一冷,他雙臂橫檔,護住自身的要害部位,接著他一記筆直的拳勢朝著風秋煞的臉面轟殺而去。

李漠這完全就是以牙還牙以血還血的打法,他短時間無法破解風秋煞的九宮擒跌腿,那他就不去破解,他只管攻擊——你的腿勢踢中我,我的拳頭也會打中你,拼的就是一股狠勁,搏殺的就是一股血性!

看看誰能堅持到最後,看看誰的意志力更強大!

砰!砰!

風秋煞一腿掃中李漠,可李漠的一拳也轟在了風秋煞的身上。

李漠將心頭的一口鮮血硬生生的壓制下去,他再度出拳,施展而出的是最為凌厲的殺人之道的拳勢,是他打黑拳時拼殺的拳頭,這不需要講究任何的技巧,關鍵就在快狠准上,一擊斃命,一擊必殺。

風秋煞極力對抗,拳腳並施,迎戰李漠那狂暴的拳勢攻殺,然而,李漠根本不去防守風秋煞的攻勢,他迎拳而上,待到對方出腿橫掃的時候,他的拳頭也轟殺了過去。

砰!砰!砰!

數番交鋒下來,李漠也不知道被風秋煞的腿勢跟拳道擊中了幾次,他口中的鮮血忍不住咳出,但他的幾道重拳也轟在了風秋煞的身上,風秋煞的傷勢也不輕,嘴角溢血,更重要的是風秋煞的眼中已經露出了一絲驚恐懼意。

面對李漠這種猶如瘋子一般,不要命的打法,他開始害怕了,心中有著恐懼之感,一旦害怕恐懼,他也就開始手忙腳亂,出現了種種破綻。

可以說從氣勢上李漠已經是佔據了足夠的上風,他那股狠勁加上打黑拳積累的戰鬥經驗,使得他全面壓制住風秋煞。

這就開始體現出來武道世家的弟子跟真正經過生死搏鬥的戰士之間的巨大區別了。

武道世家的弟子實力再強也罷,可倘若沒有過生死搏殺的經驗,沒有在歷經生死時那種磨練而出的堅強意志力,那在戰鬥的過程中到後面往往都會出現心理崩潰的情況。而有著豐富的生死對戰經驗的老兵,即便一開始他們處在下風也罷,他們也絕不會放棄,而是伺機反擊,不到倒下的那一刻決不放棄。

風秋煞身為風家少主,平日里被百般呵護,豈會經歷過種種的生死搏殺?

溫室里長大的花朵終究是無法跟外面歷經風吹雨打的參天大樹作比較。

轟!

這時,李漠避開風秋煞一腿,他右腿瞬間橫掃而出,狠狠地擊在了風秋煞的身上,更是讓風秋煞口中一股鮮血噴出。

事實上戰鬥到現在,李漠與風秋煞都負傷在身,最後時刻拼的就是一股狠勁,一股殺伐的氣勢,以及那唯有生死搏殺才能磨練出來的鋼鐵般的意志力。

很顯然,這方面風秋煞遠遜於李漠,看著李漠目露凶光,又要疾衝上來,風秋煞內心完全崩潰,自信全無,他嘶聲大叫:「我、我輸了,我認輸——」

李漠的拳頭剛揚起,但風秋煞已經開口認輸,按照規則,他是不能繼續攻擊了。

「呸1

李漠朝著地面吐了一口血水,冷冷的看了眼風秋煞,說道:「孬種1

說著,李漠朝著擂台下走去,而風秋煞彷彿站不穩了般,雙腿一軟,癱倒在地。

風正華臉色鐵青,急忙派出身邊兩名弟子上前把風秋煞扶了下來。

任家、風家接連被擊敗,淘汰出局,還剩下武家跟姜家的弟子。

武家中原本實力最強的武凌被蕭雲龍打廢了,能派上場的弟子已經不多,最終武家還是派上來一個嫡系的核心弟子,名為武烈,是武震的親弟弟武建之子。

武烈上台,要代表武氏武館而戰。

蕭萬軍與蕭雲龍商議之後讓陳啟明上台對戰,陳啟明一步衝上擂台,與武烈兩兩對峙。

武家與蕭家的恩怨由來已久,因此兩家武館的弟子站在擂台上后,都能夠感覺得到那股劍拔弩張的肅殺氣勢。

「來吧,讓我看看武氏武館的弟子有什麼能耐1

陳啟明開口,他渾身熱血沸騰,有股燃血的戰意。

事實上,蕭家武館的弟子看著前面兩場吳翔、李漠前後上台對戰強敵之後,他們一個個的戰意都被點燃了,他們要將蕭家武館的連勝勢頭保持下去,一洗三年前武道大會蕭家武館弟子全面落敗之辱!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